陈扬说道:“我昨日看那紫玉仙府的洞中有一温泉,紫嫣多长时间泡一次温泉?”

    胡长春微微一惊,说道:“公子问这做什么?”陈扬说道:“你别误会,我不是对紫嫣有什么想法。请大家看最全!而是她既然和陈亦寒没有发生关系,想必她泡温泉的时候,陈亦寒会有所避忌。我要趁这个机会抓住紫嫣,逼迫陈亦寒就范。”

    不管陈亦寒是就范还是不就范,这对陈扬来说都是有利的。若是不就范,那紫嫣会对陈亦寒死心。陈亦寒就会失去强援!

    若是就范,自然一切好说,直接都去众星殿好了。

    胡长春恍然大悟,他说道:“紫嫣小主人每隔三天,都会在晚上泡一次温泉。她泡温泉的时候,我们会在洞府外面守着。而事实上,紫玉仙府是有结界存在的。外人很难找到紫玉仙府。上次公子你能准确找到,是因为我们将结界撤去,好引你上钩而已。”

    陈扬说道:“我有个计划,首先,你要回去安定陈亦寒的心。让陈亦寒不必四处逃窜,让他知道我根本没有外援。这是计划第一步,而第二步,要让他怀疑你。怀疑你和我勾结在一起,因为你不回去,他无法安心待在洞府内。而你回去,他必定会起疑,这是必然的两步。要做到这两步,并不困难。”

    “公子的第三步是?”胡长春问。

    陈扬说道:“这件事需要你高度配合,我有一枚戒须弥,到时候我抓一条蛇放在戒须弥里。在蛇中植入我的精神印记。然后你将戒须弥找机会丢入到温泉池里。这样就会造成一种感觉,你和我配合起来,一起来抓紫嫣。”

    胡长春吃了一惊,说道:“陈亦寒既然对我起疑,就会格外留意。那么,戒须弥里是假的公子,他一定会有所察觉。”

    陈扬说道:“没错。他一定会有所察觉。我相信陈亦寒对我一定够了解,虚虚实实的把戏我跟他玩了不少。这个时候,他会觉得,我抓紫嫣是引他入网,而我实际上是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胡长春说道:“陈亦寒会以为公子你是要去夺取水月洞天法宝。他也会知道,你一定已经知晓水月洞天的机关。所以,他会在水月洞天里埋伏公子你。”

    陈扬说道:“没错,而事实上,我还是要抓紫嫣。这其中的弯弯道道,每一步都要走的精妙,要将陈亦寒的心理把握清楚。不然的话,一旦东窗事发,咱们两人都要死无葬生之地。”

    胡长春大为赞赏,说道:“公子此计甚妙。”

    “这个计划到底灵不灵,那就一切都要看你的表演了。”陈扬说道。

    胡长春说道:“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陈扬说道:“好!”

    第二天,胡长春便朝紫玉仙府飞回。

    在下午的时候,胡长春到达了紫玉仙府。紫玉仙府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人。不过胡长春没有等待多久,接着陈亦寒和紫嫣还有另外三名老者就出现了。

    “胡老,你怎么会回来的?”紫嫣冷淡的问胡长春。

    胡长春微微一怔,他说道:“看来小主人并不太希望老奴能够回来。”

    紫嫣说道:“我自然希望胡老你能回来,可胡老你若已经变节,又让我如何欢迎?”

    胡长春眼中闪过寒色,他说道:“是不是一定要老奴死了,小主人才相信老奴的清白。”

    紫嫣说道:“胡老你不必发怒,只是我与亦寒均觉奇怪。你既然已经落入到了陈扬的手中,何以能够毫发无损的回来?”

    胡长春说道:“因为他在老奴的脑域中打下了一道精神印记,他控制住了老奴。也希望老奴能够回来,所以,老奴才能回来。”他顿了顿,说道:“精神印记之恐怖,乃是修仙者的噩梦。老奴之所以假意曲迎陈扬贼子,便是知道小主人和少主有本事抹掉老奴脑域中的精神印记。只要这精神印记除掉,老奴又怎会背叛小主人您呢?”

    紫嫣微微一怔。

    陈亦寒便说道:“胡老,你的精神印记我的确有办法抹去。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抹去,就算抹去了,陈扬也不会知晓。”他顿了顿,说道:“只是我更好奇,陈扬让你回来,是打算让你做什么的。”

    胡长春说道:“他让老奴回来有两个目的。”

    胡长春说道:“第一个目的就是让少主您知道,他在大康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外援,大康皇帝只给了他一个字,绝!至于第二个目的就是想让您就乖乖待在紫玉仙府里。”

    “让我待在紫玉府里,对他有什么好处?”陈亦寒说道。

    胡长春微微一笑,他拿出一枚戒须弥,说道:“他还给了老奴一枚戒须弥。这戒须弥里有一条水蛇,水蛇可以在水中呼吸。而他在水蛇身上植入了精神印记。便是让老奴将戒须弥丢入到温泉之中,假装他是藏在温泉里面。”

    紫嫣变色,说道:“他想做什么,这个无耻之徒!”

    胡长春说道:“趁着小主人你洗澡,然后抓住小主人,以此来威胁少主。当然,这是他的虚招。实际上……”

    陈亦寒说道:“实际上,他的目标是水月洞天。看来你已经将水月洞天的秘密告诉了陈扬。”

    胡长春说道:“老奴实在没办法,为了取信于那贼子,只有将水月洞天的秘密说出。陈扬是精通阵法之人,老奴当时也不敢撒谎。”

    紫嫣说道:“他是想让我们以为他要来抓我,然后我们都在外面埋伏。其实他已经悄悄去夺取水月洞天了。水月洞天是我们紫玉仙府的镇府之宝,而亦寒也还急切需要水月洞天。若是他得了水月洞天,亦寒绝对会失去方寸。到时候会妥协他也不一定。”

    胡长春说道:“这的确是他的计划。他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在那黑暗曼荼罗里,老奴和他打了一场。老奴输了,便假意答应从此效忠于他。老奴现在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是,他虽然聪明,机关算尽,但他却算不到老奴对小主人的忠心。也算不到老奴的精神印记是可以被抹除掉的。按照他的计划,老奴此时回来,应该是要装作侥幸逃出,回来报信。而且还要极力让你们相信老奴的话。”

    “紫嫣,你将胡老脑域中的精神印记先抹除掉。”陈亦寒说道。

    紫嫣点点头,说道:“嗯!”

    随后,紫嫣便就当众施法,过不多时,胡长春脑域中的精神印记就被抹除掉了。

    胡长春欣喜若狂,下跪说道:“老奴多谢小主人,多谢少主!”

    紫嫣说道:“胡老,对不起,刚才我还对你多有怀疑。”

    胡长春不禁老泪纵横,说道:“小主人能够相信老奴,老奴已经死而无憾了。”

    陈亦寒却是忽然说道:“那这么说来,陈扬就在这附近了?”

    胡长春说道:“没错。不过他很灵醒,咱们要去外面抓他,是有些麻烦。”

    陈亦寒说道:“那倒是,胡老,你将他给你的戒须弥给我看看。”

    胡长春说道:“是,少主!”

    陈亦寒接过戒须弥,马上感应里面。他发现里面果然有条水蛇,还是养在水里面的。

    而水蛇的身体里真有一道精神印记。

    陈亦寒冷冷一笑,说道:“这戒须弥里居然还能流通空气,真是不错。”说罢又道:“也罢,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好好陪他做场戏,来个引君入瓮。”他说完就将那枚戒须弥丢入到了温泉之中。

    紫嫣又问胡长春:“陈扬打算怎么潜入到水月洞府之中去?”

    胡长春说道:“他会藏入指定地点的一枚戒须弥中,老奴到时去取,然后将他带进来。”

    紫嫣说道:“原来如此。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胡长春说道:“小主人什么时候沐浴,他便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陈亦寒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刘老,赵老,你们陪着胡老先下去休息吧。我和紫嫣还要好好商量这个事情。”

    那刘老和赵老便说道:“是,少主!”

    随后,刘老和赵老,还有郑老就陪着胡长春下去了。

    待他们走后,紫嫣微微皱眉,说道:“亦寒,你觉得胡老的话可信吗?”

    陈亦寒说道:“我们到里面说话。”他说完就牵了紫嫣的手。

    紫嫣脸蛋微微一红,但却没有挣扎,就任由陈亦寒牵着她的雪白的芊芊玉手。

    到了里面的密室之中,陈亦寒开始来回踱步。

    “我这个大哥,虽然我恨他入骨,但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的鬼点子是最多的。太多的人都落入过他的圈套!”陈亦寒说道:“大康皇帝对他用绝字,倒不算意外。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想这个计策出来。”

    “可是,我相信他绝不会这么傻。”陈亦寒跟着说道:“精神印记能控制高手不假,可也有太多的高手能够抹掉精神印记了。陈扬也一定能想到这一点,他不会真的相信就凭精神印记便能控制住胡长春。”

    “那亦寒你的意思是……?”紫嫣微微失色,问道。

    陈亦寒眼中闪过寒光,说道:“陈扬一定还有别的手段在控制胡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