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峰朝秦林一笑,说道:“二弟,你再说这些,我就要用脚踢你了。请大家看最全!”

    秦林赧然一笑,说道:“好,我不说了。”罗峰又道:“事实上,我在拜我师父的时候,就已经是八重天中期了。这几个月来,师父教我的是修心,是境界。水到自然渠成,却不是盲目的提升境界,就能达到效果的。”

    陈扬说道:“沈前辈的教徒方式,果然有些与众不同。不过既然前辈这么说,就一定有前辈的道理。”

    罗峰笑笑,随后又说道:“从今尔后,咱们又在同一个战壕里作战了。”

    “对了!”陈扬想到什么,又说道:“陈亦寒之前不是在神族里面吗,怎么他现在又跑到了祁连山上去了。”

    罗峰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他本来的确是在神族的,但我和师父前去之后,他就连夜跑了。大概也是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怕我会给他穿小鞋吧。”

    陈扬恍然大悟。

    如今的陈亦寒不再是以前的陈亦寒了。以前有魔帝陈天涯给陈亦寒撑腰,陈亦寒自然是可以横冲直撞的。但现在,陈天涯被困陨石流中,陈亦寒自然要懂得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

    秦林说道:“这一次三弟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将陈亦寒请回众星殿。我们本就是打算来叫上大哥你,然后一起去寻那陈亦寒的晦气。”

    陈扬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点抓了陈亦寒好回去交了任务。如此一来,二哥你的排名又可以靠前了。”

    “排名?”罗峰奇怪。

    陈扬便将永生风云榜说与罗峰听了。

    罗峰听后不由一笑,说道:“这还挺有趣的,当初在神域之内,也有一个山河榜。不过如今看来,当初我们在神域时,便觉神域已是绝顶。但眼下再看当初的神域,已经不值一提。”

    陈扬说道:“神域是在大千世界,大千世界里的资源有限,神帝能够做成那个样子,已经很是不错了。”

    罗峰说道:“三弟你说的有道理。”

    秦林说道:“那咱们就出发吧。”

    陈扬和罗峰点头。

    不过就在这时,秦林和陈扬的玉简上突然传来了讯息。

    两人微微一怔,接着就拿出了玉简查看究竟。

    那玉简上却是说道:“星主颁布新规,永生计划之内的天命者,不得帮助自身任务之外的天命者执行任务,违者立即杀无赦!”

    “这……”秦林呆住了。

    这意思就是,他不能帮助陈扬去缉拿陈亦寒了。

    “这倒不奇怪!”陈扬先一笑,说道:“星主订立永生计划,总有不完善的地方。他发现咱们居然可以合作,于是觉得不行,就把规则给改变了。”

    秦林虽然老实,但却不笨,他说道:“星主的永生计划乃是想要重新打造众星殿,按这个说法,他管我们怎么做呢,我们将任务完成就好了啊!这个规定,看不透。”

    陈扬也觉得纳闷。其实这个纳闷也是很早就有了。反正也猜不透,陈扬干脆也懒得多想了,便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二哥你和大哥赶紧就先回众星殿交任务吧,这样二哥你也好让排名靠前。”

    罗峰说道:“我还没有加入到众星殿里,三弟,我先和你一起去缉拿陈亦寒吧。”

    陈扬说道:“还是算了,事实上,如果我真需要帮助,蓝紫衣出手就可以了。这是锻炼我的一个机会,大哥你还是快和二哥回去吧。放心,一个陈亦寒,我能搞定的。”

    罗峰说道:“三弟,你可别逞强,这事开不得玩笑的。”

    陈扬说道:“放心吧,大哥,我怎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这种玩笑。”

    罗峰考虑一瞬,说道:“还是不行,陈亦寒如今是九重天中期的修为,三弟你纵使计较很多。但要抓住他还是很难。”

    秦林一笑,说道:“这点我倒不太担心。三弟之前可是让星主高手尽出,最后都没办法抓住的人。”

    罗峰说道:“哦,还有这么一处?”

    陈扬哈哈一笑,他说道:“好啦好啦,大哥,二哥,我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我要去办正事了。你们尽快回到众星殿去吧!”

    罗峰说道:“……”

    秦林便说道:“大哥,三弟一向独立,他可以的。”

    罗峰见秦林也这么说,便道:“那好吧。”

    随后,三兄弟便先分别。

    那祁连山就在天洲之内,陈扬驾驭黑莲宝座朝着祁连山飞去。他在黑莲宝座上时倒想起了小龙,便想着将小龙召唤回来。但奇怪的是,小龙这家伙居然怎么也寻不到了。就像是飞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这家伙,去哪里呢?”陈扬暗自腹诽,但他并不担心小龙的安危。以小龙的本事,这世上虽然可以有打败它的人,但却很难有能杀死它的人。

    如果小龙再归位,陈扬基本上是可以纵横天下,难尝一败了。

    陈扬想想,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蓝紫衣有她的打算,她若出手,自己去抓陈亦寒是没有半点难度的。但真若如此办了,那于自己来说,未必是好事。

    而小龙若回来,许多事情都可以办成。可这都不利于自己的修为增长和心性磨练。

    想通了这一节,陈扬仰天长啸起来。

    祁连山连绵千里,放眼望去,一片青翠碧绿,就如绿色的海洋一般。

    下午三点,陈扬到达了祁连山的上空。

    那明媚的午后阳光照耀在林海之上,那是极其美丽的风景。

    按照玉简上给的信息,陈亦寒是躲在了这其中的一个洞府里面。陈扬直接就飞了过去,寻到了那洞府。

    陈扬降落到了这洞府的前面,他抬头看了过去。

    “紫玉仙府?”陈扬暗自皱眉,心道:“这里怎会有这么一座紫玉仙府,陈亦寒又怎会藏在里面?莫非紫玉仙府还是陈亦寒的一桩大机缘。”

    紫玉仙府的洞府外面,藤蔓丛生,看起来,就是一座天然山洞。

    陈扬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贸然进去,又怕里面有诈。可若不进去,那怎么抓陈亦寒?

    陈亦寒耗得起,自己绝对是耗不起的。

    “先进去小心查探。”陈扬随后就定了主意。

    他是不敢用神识去查的,神识进去,那是属于大范围的探察,一不小心就会被里面的高手发现。陈扬不知道紫玉仙府里面到底是个什么存在,或则说紫玉仙府根本就已经是荒废之地,没有人。

    如果里面没有别人,那自然是最好。但陈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陈扬探入洞府之中,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这里面却是一个开阔的洞府,有温泉腾腾,也有石桌,石椅。这石桌,石椅上打扫的很干净,这里显然并没有荒废。

    当然,也有可能是陈亦寒带了丫鬟什么的。

    陈扬身形一闪,朝洞府里面的一条甬道里探去。

    怎知道人还未进去,里面突然一道拳风凶悍无双的轰杀过来。

    陈扬吃了一惊,这拳风中精神奥义强大,有种撕裂一切的愤怒。“绝对的高手,但不是陈亦寒!”

    陈扬不及多想,他身子一晃,一招移形换影便避开了这迎面一拳。

    陈扬身子落地,抬眼看去便见一名黑衣老者从甬道里闪了出来。黑衣老者长发披肩,眼神锐利,脸型瘦削,并且脸上有许多的斑点。

    陈扬正欲说话,这时候,陈亦寒的声音忽然传了来。

    “我的好大哥,我等了你许久,你总算是来了。”

    还是那副懒洋洋的调子,听了就让陈扬有些咬牙切齿。陈扬回身便看见陈亦寒居然是从洞口进来的。他原来不在洞府里面,他是在狩猎!

    陈亦寒并不是一个人进来的,陪着陈亦寒的还有四个人。这四人乃是三男一女,那三男都是穿黑衣的老者,那女子却是二八年华的样子,一身白衣出尘,容貌美丽至极。

    女子脸色冷淡,但和陈亦寒却显得有些亲密。

    陈扬再细看陈亦寒,他不由骇然失色。因为陈亦寒的修为……这家伙的修为已经到了九重天巅峰了。陈扬看不真切陈亦寒的修为,但却能感觉到,绝对的九重天巅峰,就离十重天一线之隔。

    这家伙的修为进展怎地如此之快?

    而且,那女子的修为也非常的高,似乎也是九重天巅峰。还有这些老者,全部都是九重天中期的修为。

    全部都是绝顶高手!

    陈扬一瞬间就陷入到了绝顶的危机之中,他也不由庆幸,幸好没让大哥和二哥前来。不然这次自己就将他们真个要害惨了。

    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蓝紫衣前来,那也是有些吃力的。

    “我的好大哥,你大概忘了一件事。”陈亦寒戏谑一笑,说道:“气运是盛极而衰的,我之前气运屡次不如你。但是如今,我死里逃生,咱们之间的气运早已逆转了。所以,今天你是必死无疑!”

    陈扬不发一言。

    “哈哈……”陈亦寒大笑起来,他说道:“到了这个境地,你还在想法子逃走吗?你觉得,你有可能逃走吗?”

    陈扬干脆不说话了。

    陈亦寒冷冷说道:“将他围起来。”

    “是,少主!”几名黑衣老者轰然应是,于是迅速就将陈扬包围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