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宁怔怔的看着陈扬,说道:“扬哥哥,是不是我答应你,你就会安心?”

    陈扬点点头。请大家看最全!

    宋宁说道:“好!”

    陈扬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宋宁随后主动的吻上陈扬的唇,她像八爪鱼一样的缠着陈扬,又低低的说道:“扬哥哥,再爱我一次。”

    陈扬自是欣然从命,翻身就将宋宁压在了身底下。

    于是,一轮欢歌又起,自是抵死缠绵,极尽人间之乐。

    当陈扬跟宋宁说早上要离开的时候,宋宁呆了一下,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道:“嗯!”

    陈扬说道:“宁儿,对不起,我……”

    “扬哥哥,我明白的。”宋宁说道:“你是有大事要做的人。你能抽出时间来看我,我已经很满足了。”陈扬搂住宋宁,只能喃喃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早上吃过早餐之后,陈扬就要离去。

    霓裳都为之感到震惊,因为陈扬这也走的太急了。但宋宁都没说什么,所以霓裳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陈扬向霓裳说道:“霓裳姑娘,我会尽全力帮你寻找你的唐凌哥哥,他的基本信息我也记在了心里。不过,如果我真见到了他,你有什么话想要带给他吗?”

    霓裳微微一怔,她沉吟半晌,之后就在陈扬耳边耳语了一句。

    陈扬微微一呆,霓裳却是脸蛋微微一红。陈扬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道:“好,那咱们江湖路远,有缘再见。”

    宋宁安慰霓裳,说道:“我扬哥哥走遍诸多世界,人缘也很广。他会帮你找,便在这阴面世界之中,我们也会帮你寻找。尽管人海茫茫,但我相信,我们的心诚也一定会感动老天爷。”

    霓裳点点头,说道:“谢谢你,宁儿妹妹。也谢谢您,陈扬大哥!”

    陈扬一笑,他转身就对宋霜雪说道:“四姐,我就走了。宁儿要多拜托你来照顾了。”

    宋霜雪有些不爽,她冷淡的应付了一声。

    陈扬自也不以为意,他最后才向宋宁说道:“宁儿,那我走啦!”

    宋宁点点头,她嫣然一笑,说道:“放心吧,扬哥哥,我会好好的啦,你不用挂念我的。”

    陈扬说道:“嗯!”

    随后,陈扬祭出黑莲宝座。他踏上黑莲宝座,呼啸一声,便飞入到了云层之中。

    这一幕让霓裳再次目瞪口呆。她真是第一次见到会飞的人!

    在陈扬飞走之后,宋宁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扑簌簌的眼泪。

    陈扬心里清楚,宋宁是在故作坚强。但陈扬也不想拆穿宋宁,他心中也是难以言说的惆怅和复杂。

    这世间,他终究还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任你神通广大,本领滔天,可终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可奈何。

    说神仙,道神仙,谁说神仙无忧愁?

    大道三千,谁可看破?

    陈扬很快就收拾起了自己的情绪,大敌当前,他不会让这种小忧愁来主宰自己的情绪。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一趟大千世界见见沈墨浓。毕竟霓裳这个事情,得给人办办。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

    沈墨浓没想到陈扬这么快就去而复返了,在燕京,两人见面。沈墨浓本来还在处理公事,听说陈扬来了,便又急急忙忙前来和陈扬见面。

    见面就在沈墨浓的曼城小区房子里。

    陈扬看见沈墨浓还是有些把持不住的,以前那是没想法。现在沈墨浓都是自己的媳妇了,那自然是没什么好客气的。

    尤其是此刻,沈墨浓身穿黑色风衣,胸前高耸。那英气和傲人融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奇异魅力。是让男人觉得能征服沈墨浓这样的女人,那真是一大快事和一大成就的感觉。

    所以,陈扬就毫不犹豫的将沈墨浓压到了身下。

    床上的沈墨浓敏感的闻到了陈扬身上有其他女人的气味,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很快就融入到了陈扬的热情之中。

    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若还要来为此发泄怨言,那就不是她的性格了。

    自己选的路,无论苦甜都得自己尝。

    一轮激情碰撞之后,陈扬大感爽快,这样流连于两个绝色美女之间,真有种做帝王的快感。他心想着要是那天能来个大被同眠,那真是死也值了。

    当然,这么个不要脸的想法,他敢想,可沈墨浓她们也是绝不会同意的。他不要脸,姑娘们可还要脸啊!

    沈墨浓享受着性带来的冲撞和余韵之后的美妙。她的脸蛋都是潮红一片!

    好半晌后,沈墨浓才回过神来。

    “我这床上又被弄得黏糊糊了,才换洗的床单。”沈墨浓微微埋怨,接着又娇笑一声,说道:“我说你这家伙,你不是走了么,又突然回来。难道大白天急匆匆找我,就为了这点男女之间的事儿?”

    陈扬说道:“那可以吗?”

    沈墨浓微微一怔,她接着说道:“当然可以,我巴不得你永远留在这里。但这也不可能啊!”

    陈扬哈哈一笑,又说道:“今晚我就不走了,明早再离开。”

    对于留在燕京,陈扬倒没有什么顾虑。因为沈墨浓人在京畿之中,几乎是不害怕任何人的。而且她主掌情报,也是国家重要机关人员。她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

    沈墨浓说道:“好,那你晚上陪我去逛逛街。王府井晚上那边还是很热闹的。”

    陈扬说道:“没问题。”

    沈墨浓一笑,说道:“你突然回来,肯定还是有些事情要我去办。说吧,别不好意思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还是你最了解我。”

    沈墨浓说道:“那是当然!”

    陈扬说道:“是这样的……”

    当下,陈扬将霓裳和唐凌的故事说了出来。并且也将唐凌的一些特征和年龄都说了出来。

    沈墨浓说道:“你这是又让我公器私用啊!堂堂国安部门,居然去帮一个小女子寻找情郎去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那谁让你是我老婆呢,这怎么能不利用下职务之便呢。”

    若是之前,沈墨浓肯定不会和陈扬开这样的玩笑。她受陈扬恩惠甚多,这种小事,那里会推辞。现在则就说话随便多了。

    沈墨浓白了陈扬一眼,又说道:“虽然叫唐凌的人很多,但是这个唐凌的经历最是不同,若真在华夏之内,要辨别出来也不是很难。不过我就怕他根本没有在华夏入户,上身份证。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很难找了。”

    “你顺带着找找,咱们也就尽人事,听天命,问心无愧即好。”陈扬说道。

    沈墨浓说道:“嗯!”

    相比较而言,陈扬是喜欢和沈墨浓待在一起的。没有那么多沉重的压力,这是宋宁无法和沈墨浓相比的。

    宋宁于陈扬的爱是要沉甸甸许多的。

    陈扬可以想象就算自己不在了,沈墨浓一样可以坚强的活着,也不会一直沉浸在自己的阴影之下。但宋宁却不行!

    在燕京待了一天之后,第二天,陈扬正式和沈墨浓告别。

    随后,陈扬离开了燕京。

    之后,陈扬燃烧了手中的玉简。他在原地等待了大约十个小时,十个小时之后,众星殿的黑衣祭司前来迎接陈扬。黑衣祭司是乘坐般若天舟而来 ,那般若天舟一共有三十艘。般若天舟脱胎于众星殿,可容纳二十余人。

    虽然说是舟,但里面还是封闭空间。

    陈扬进去之后,黑衣祭司启动天舟。

    般若天舟在虚空之中穿梭,跳跃虫洞等等,火速前往火星!

    在十个小时之后,陈扬终于再次回到了众星殿。

    到达众星殿之后,陈扬第一时间到了星一殿交了妖血晶石。

    那么多派出去的人,陈扬是第一个回来交任务的。妖血晶石经过胡战审核之后,胡战也将一枚拳头大小的晶石作为奖励交给了陈扬。

    陈扬接过晶石,随后告退,离开了星一殿。

    时间是上午十点,听涛轩里,蓝紫衣正在房间里盘膝修炼。

    陈扬快步进了听涛轩,那林雅思,林雅容两个丫鬟立刻上前迎接。“公子爷,您回来啦!”

    陈扬微微一笑。

    他同时觉得自己有些疏漏,应该给这两个丫鬟带些来自地球的礼物的。可惜在地球的时候,全然没有想到。

    陈扬随后问道:“蓝姑娘呢?”

    林雅思说道:“小姐在房间里修炼。”

    陈扬哦了一声,然后就去往蓝紫衣的房间。他在房间前还没敲门,里面便传来蓝紫衣的声音。“进来吧。”

    陈扬推门而入,便见蓝紫衣还是一袭紫衣,她容貌端庄而秀丽,沉稳而雍容,就这般盘坐在床上。

    “我感觉我走的时候你是这个状态,回来的时候,居然一点都没变。”陈扬不由一笑。

    蓝紫衣淡淡一笑,却不回应这个无聊的问题,只是说道:“任务完成了?”

    “当然!”陈扬说道:“还真是幸运,很容易就通过国安查到了妖血晶石的蛛丝马迹。”

    蓝紫衣说道:“找东西这种事情,和能力大小倒没太大关系。非得有些运气,你让星主去找妖血晶石,也许他到死都找不到。但你反而就找到了,这就是运气的区别。”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那还是需要些能力的,不然的话,晶石没拿到,小命都要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