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静静的听着。请大家看最全!

    沈墨浓继续说道:“我现在选择的路,已经不是普通人的路。自从和你认识之后,我大概想要将在我身上,那属于你的印记抹去,都已经是不可能了。甚至说,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也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陈扬说道:“我们之间,说这些就没意思了。”

    沈墨浓说道:“有一段时间,我想要摆脱在我身上,属于你的印记。我试着去接受别的情感,但发现这根本办不到。而在你得知洛宁死的那一天,我看着你那么痛苦,我的心也跟着崩溃了。那一刻,我好想死的人不是洛宁,而是我。至少,你不会那么的痛苦。只要你能好过一些,让我做什么都愿意。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知道,原来你早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面。”

    陈扬身子一震,他看向沈墨浓。说道:“你……”

    沈墨浓说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她顿了顿,说道:“我知道,我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不过就是肉身之事,没什么看不开的。如果昨晚和我在床上的是别的男人,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那个人是你,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是老天帮我跨出去的一步,我不要再迈回去。”

    “墨浓!”陈扬微微叹了口气,他说道:“我没你想的那么好。”

    “我知道,洛宁的死让你很消极。你不想再和其他女人牵扯上关系,你怕她们如果也出事的时候,你又要经历那样的痛苦。”沈墨浓说道。

    陈扬呆了一呆,他在想,自己真只是这样想的吗?好像不太对。

    “不是!”陈扬忙说道:“我是一个漩涡的中心,离我越近,就越危险。”

    沈墨浓说道:“这个理由,更是荒唐。乔凝与我,早就是在你的漩涡中心了,无论你怎么做,这都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不做你的女人,就不在你的漩涡中心了吗?”

    陈扬摸了摸头,他突然又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但随即又有些疑惑,说道:“额,难道你跟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做我的女人?”

    沈墨浓脸蛋微微一红。她旋即正色说道:“我是想告诉你,你是我唯一的男人。以后,我也不可能再跟别的男人一起。至于你要怎么做,怎么想,我没办法。但我不愿意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咳咳!”陈扬看了一眼沈墨浓,他心里自然是喜欢的。

    男人,男人的劣根性啊!

    陈扬对乔凝的感情是真,爱灵儿更是真。可他却也同样喜欢着沈墨浓啊!当沈墨浓说出这样的话时,他的确没有拒绝的力量啊!

    “额!”陈扬又觉得有些尴尬,和无所适从。因为沈墨浓在他心里,一直都是有些高山仰止的。她是女皇啊!

    怎么也没办法把她当作苏晴那样,可以来任意调戏啊!

    这个心理过程还是需要适应的。

    “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沈墨浓忽然说道。

    陈扬微微一怔,说道:“走?”

    沈墨浓说道:“你不是急着要去见宋宁吗?”

    陈扬大为尴尬,老脸都红了。“也不急着走。”

    沈墨浓戏谑一笑。

    陈扬再次摸了摸后脑勺,他说道:“也就是说……以后咱两的事就定了?”他本是情场高手,但在沈墨浓面前,却有些像雏鸟。

    沈墨浓说道:“我是希望,我将来能够帮到你的。如果有幸,无量杀劫你我能一起度过。到时候,我会辞去燕京这边的工作……”

    陈扬说道:“额,你这工作也能辞?”

    沈墨浓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打算。我跟了你,虽然我内心强大,但这里我是不好意思长期待下去的。所以,我大概会去国外定居。”

    陈扬心下一沉。这让他很抱歉,他说道:“对不起。”

    沈墨浓说道:“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自己的选择。人总不能把所有美好的事儿都占着了。”她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可能长期陪着我。说实话,我也不太需要。你那时候没那么忙了,每年能来陪我一段时间便可以了。也许,我还会有孩子陪着呢。”

    陈扬知道,他尽管可以用自己的财力打造一座岛屿出来,然后将他的女人们聚集在一起,愉快的生活。但这终究在现实里不太可能。因为她们会不习惯,会不适应。自己也不能让她们卑微到尘土里去。

    “如果,我真能够修炼到一定的程度,我很期盼着可以和你一块遨游虚空呢。”沈墨浓说道。

    陈扬说道:“也许,我会死!”他的眼神微微一黯,说道:“接下来的几天,可以说是我最放松的。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不确定我是否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像我这样一个人,其实是没资格谈感情的,谈一个,等于祸害一个。”

    “我知道!”沈墨浓说道:“我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才不能将这迈出去的一步收回去。我怕有一天听到你出世的消息,我除了遗憾,后悔,却不能做任何事情。至少现在,我不再有遗憾。”

    陈扬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墨浓,他说道:“我真希望,我不是什么天命之王。”

    “可你若不是你,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沈墨浓站了起来,她指着窗外,说道:“你若只是芸芸众生里,忙碌的一人。我又怎会看上你?而你若真是芸芸众生的一员,当你要为了生计去苟且,忙碌的时候,你觉得你真就喜欢那种生活吗?”

    陈扬再次呆住。

    “人生,不可能占据所有的好。”沈墨浓说道:“非洲小国家的国王可以娶好几个女人,国的总统和女秘书多说几句都会被传丑闻,绯闻。”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突然笑了笑,然后说道:“墨浓,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不再憎恨我这个身份。我想,若是让我和芸芸众生的一员来相比,我宁愿是现在的我。我不能得到了优待,却去恨老天对我不公。至少,现在的我可以……”

    “可以什么?”沈墨浓说道。

    陈扬忽然欺身上前,一下将沈墨浓压在了沙发上。沈墨浓就在他的身下。

    沈墨浓顿时脸红。

    陈扬吻上她的红唇,然后邪魅一笑,说道:“至少现在的我,可以吻到你。不然的话,我永远只能仰望你,就像一个**丝,永远只能仰望他的女神。”

    沈墨浓呼吸顿时就有些急促,她说道:“你先起来。”

    陈扬说道:“休想!”然后就深深的吻了上去。

    这是一轮激烈的热吻。

    沈墨浓被吻的喘不过气来了。唇分之后,沈墨浓撇过了头,却是不敢看陈扬。

    陈扬于是就自个的好好研究下沈墨浓傲人的地方了。这让沈墨浓羞得要钻到地洞里去,她一把将陈扬给推开了。

    “你这家伙,太不要脸了。”沈墨浓闪回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陈扬不由好笑,他闻了闻自己的手指,上面还残留了一些香味。他也没有继续去找沈墨浓,也知道沈墨浓面皮薄,自己不能再得寸进尺了。

    陈扬想到了乔凝。他想,自己和沈墨浓是阴差阳错跨出了这一步。而自己和乔凝呢?

    乔凝不会主动跨出去的。那自己还是要主动一些,婆婆妈妈,当真是不得劲儿。

    陈扬的心理包袱轻了许多,在接受苏晴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要痛痛快快。但后来经历了陈妃蓉,灵儿,洛宁之后,他又变的胆怯起来。如今因为沈墨浓,他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只觉得这么一想之后,心意通畅,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沈墨浓出来之后说道:“肚子饿了,下去吃东西吧。”

    陈扬说道:“好!”沈墨浓便出门,陈扬忽然上前,拉住了沈墨浓的手。沈墨浓立刻抽出手,道:“干嘛?”

    “额,这不是很正常嘛?”陈扬说道。

    沈墨浓说道:“我不习惯,而且,这里是燕京啊!”

    “燕京怎么了?”陈扬说道。

    沈墨浓说道:“这里的情报眼线很广的,要是我和你牵手的画面被传回去,你让我以后怎么混?”

    陈扬说道:“那……也没撒大不了的嘛!”

    沈墨浓一笑,说道:“你要真觉得没撒大不了那就随你,只要你不怕我爷爷把你逮过去审问你。”

    陈扬吓了一跳,他想想那种场面都犯怂呢。接着,他想想又不对,说道:“那咱们俩经常住在一块,不也会惹人非议嘛?”

    沈墨浓说道:“那不要紧,我的话,我爷爷还是相信的。”

    陈扬说道:“哦!”

    在外面的时候,陈扬和沈墨浓还是没什么改变。到了晚上回家之后,沈墨浓先洗澡。洗完澡之后就回卧室里了。而且还将房门反锁住了。

    陈扬洗完澡之后,来扭沈墨浓的房门立刻就发现了房门被反锁的事实。

    这家伙这个郁闷啊!

    他于是敲门。

    沈墨浓在里面说道:“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陈扬这可就不干了,丫的,你跟我说了那么多,说服我接受你。结果老子心动了,你倒躲起来了不接客了,这算个神马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