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虽然有时候胆大妄为,但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妖血晶石在他看来绝对是烫手的山芋。请大家看最全!这里面的力量,他都没有把握来掌控。所以,他就更不会来让其接触沈墨浓。万一留下什么隐患就不好了,毕竟沈墨浓的修为还不太行。

    不过这时候,陈扬一笑,说道:“有好东西给你。”

    “又有好东西?”沈墨浓疑惑。

    陈扬便将那两颗内丹晶核取了出来。这两颗内丹晶核比不上陈扬在北海里吞噬的,但是两颗晶核如果利用好了,至少可以提升两百万的脑细胞。

    “这是什么东西?”沈墨浓看着这两颗拳头大小的黑色晶核,不免奇怪发问。

    陈扬说道:“我说了,好东西。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的静下心来。你家里有没有檀香?”

    “还搞的这么浓重,焚香沐浴的。”沈墨浓说道。

    陈扬说道:“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你造化足够,这两个东西可以让你修为提升到八重天初期。当然,这是比较困难的,但七重天绝对没问题!”

    “什么?”沈墨浓顿时震惊了。

    陈扬说道:“所以我说,你先要静下心来。”

    沈墨浓也知道陈扬的性格,不会拿这种事来无的放矢。当下她点点头,然后起身去房间拿了衣服,接着就去浴室洗澡。

    陈扬盘膝而坐,开始静心运气。

    沈墨浓洗澡出来后,她换上了宽松的家居服。然后,她又点了檀香。

    如此之后,她就盘膝坐在沙发上。

    陈扬问道:“准备好了吗?”

    沈墨浓说道:“等等!”她又换到了地上盘膝而坐。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还不够平静。这样吧,我先去洗澡睡觉,等你什么时候真正能够平静了,然后再来找我。”

    沈墨浓说道:“好!”随后,她不由苦笑,说道:“三年前,还是我在教你。现在却变成你来指点我了。”

    陈扬一笑,说道:“这很正常,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尊嘛!”天亮之后,明媚的阳光照耀进来。

    陈扬起床之后,看见沈墨浓还在盘膝静坐。

    陈扬说道:“咱们下去吃早餐吧。”

    沈墨浓睁开眼,点点头,说道:“好!”

    这一整天,陈扬也没急着要走。他现在是没有什么压力了,那妖血晶石在手。他可以好好享受这里难得的悠闲时光。

    陈扬有些想去见苏晴,也有些想去见宋宁。但他有他的压力,那里是被尘封起来的记忆。如果现在去揭开,不知道会给他们带去什么麻烦。

    沈墨浓也知道陈扬的心思,她说道:“我会派人跟苏晴沟通,解释你现在的难处。但是你的那位宋小姐,我的人也过不去。”

    陈扬笑笑,说道:“多谢了。”

    “说这就见外了。”沈墨浓道。

    “我突然想起,我可以做一件事情。”陈扬忽然说道。

    “哦,什么事情?”沈墨浓问。

    陈扬说道:“当年董川用计杀了我天都师父,抢了我天都师父的人皇镜。那人皇镜还是我送给天都师父的,这笔账,现在想来是可以和董川算一算了。我去哪里找董川报仇,顺便还能见下宋宁。这倒不会让人起疑,怀疑到宋宁和我有关系。”

    沈墨浓说道:“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陈扬说道:“不用。我处理完了董川的事情,就直接回众星殿了。毕竟现在还不是贪图享乐的时候。”

    沈墨浓说道:“离一月之期还很远,你何必这么急着回去?”

    陈扬苦笑说道:“说实话,现在你让我放松一两天还成,要让我十几天的这样闲着,我自己都觉得难受。”

    沈墨浓也懂陈扬的感受。如今天道杀劫降临,他是身处在漩涡的中心,自然是没办法保持那种悠闲的心态的。就像是那种在上市公司,公司里一团糟,作为董事长,那里能静下心来去度假啊!

    到了晚上的时候,沈墨浓终于完全静下心来。

    在房子的客厅里面,熄灭了灯光。

    沈墨浓盘膝而坐。

    “这么大,怎么吞?”沈墨浓拿着拳头大小的晶石,问。

    陈扬说道:“入嘴即化,没问题的。”

    沈墨浓说道:“这么神奇?”她将内丹晶核送入到嘴中。果然,那内丹晶核化作了营养,进入到了沈墨浓的身体里面。

    陈扬默默的在一旁守护沈墨浓。

    沈墨浓一直都很平静,她就这样默默的运功。陈扬平心静气,便能感觉到沈墨浓的气息还是很平稳的。这说明没有任何的问题。

    “再来一颗!”沈墨浓忽然伸手。

    陈扬微微一怔,他说道:“不能求之过急的。”

    沈墨浓说道:“我已经到了六重天巅峰,营养虽然依然还很强大,但不足以冲破壁垒。这个时候若不给我,便会前功尽弃。”

    陈扬犹豫一瞬,最后还是将手中的内丹晶核递给了沈墨浓。

    沈墨浓迅速吞噬。

    陈扬小心谨慎的看着沈墨浓。

    意外发生在十分钟后。

    十分钟后,沈墨浓开始脸蛋发烫,她的身体变得通红,脸蛋就如红番茄一样。

    这是极其骇人的。

    陈扬吃了一惊,暗道:“莫非是走火入魔了?”

    “啊!”沈墨浓忽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她接着吐出一口鲜血来。

    “墨浓!”陈扬失色。

    沈墨浓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起来,陈扬迅速上前,以手探沈墨浓的手脉。

    这一下探去,陈扬不由身子巨震,骇然欲绝。原来在沈墨浓的身体里,法力狂猛乱窜,她的血液翻滚,整个身子里面,就像是被煮沸了一样。就连她的脑域也如此,再这样下去,沈墨浓必定会焚身而死。

    这不是欲hu焚身,而是真正的滚烫!

    这种温度是身体不能承受的,也更不是大脑能够承受的。若不是沈墨浓的体格强大,这时候她本该就已经死了。

    “怎么办?”陈扬也是急了。他迅速施展地煞之精,进行物理降温。

    房间的温度迅速下降,不一会后,这房子里便处处结满了冰霜。这样的降温也成功的降低了沈墨浓身体里的温度。

    但这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外面虽然冷了。但沈墨浓的核心还是滚烫无比!

    陈扬顾不得其他了,觉得这时候必须要重症下猛药了。他先将自己的手指划开一道口,然后将手指送到沈墨浓的口里。

    沈墨浓立刻吸食了陈扬的鲜血。

    只进去三滴鲜血,陈扬便立刻将手指收了回来。他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他的鲜血融合了地煞之精,已经是冰冷属性。那么自己的鲜血一定可以将沈墨浓滚烫的身体降下温度。

    也的确是如此,沈墨浓的身体很快就冰了下去。

    随后,她的神智开始清醒起来。

    沈墨浓立刻再次盘膝,她顺利的冲破了六重天巅峰的玄关,到达了七重天巅峰修为。

    呼!

    沈墨浓睁开了眼睛,她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向陈扬说道:“好险!”

    陈扬也松了口气,说道:“我说了,你还是太激进了。我没打算你同时将两颗晶石都吞噬掉。修炼之道,讲究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

    沈墨浓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只是刚才机会太好了,我怕我会一直停留在六重天上面。就差一口气。”

    陈扬说道:“若不是我刚好在,我的血液刚好有抑制热毒的作用,你刚好就死了。”

    沈墨浓吐了吐舌头,居然难得的扮了次可爱。

    便在这时,沈墨浓忽然打了个冷战。

    她的情况再次产生了变化。“好冷!”

    沈墨浓的身上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出了白色的冰霜,她感觉到血液都在冻结。

    “陈扬……这是怎么回事?”沈墨浓不由骇然。

    陈扬也是吓了一跳,他说道:“糟糕,我的血液太凶了,正在将你冰冻!”

    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

    因为陈扬的血液与地煞之精融合,已经是极寒之物。若不是极寒之物,他又怎么可能承受住地煞之精呢。

    一滴血液,就足以让沈墨浓承受不了。更何况,陈扬一次给沈墨浓服食了三滴血液。

    若不是沈墨浓自身刚才的热毒抵消了陈扬血液的一些威力,沈墨浓只怕早已被冰冻成渣了。但眼下,沈墨浓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这种寒冷从内而发,是她根本就抵抗不了的。

    “好冷,好冷!”沈墨浓都快被冻成冰棍了。她的眉毛,头发上也结出了白色的雪霜来。

    陈扬也是急得不行。

    “这可怎么办?”

    再这样下去,沈墨浓非得冻死不可。

    陈扬焦躁的走来走去,他这时候当真是急得直跺脚了。

    沈墨浓语音颤抖起来。“陈扬……陈扬……?”

    陈扬将客厅里的空调打开,专门制热,又将暖手炉找来,被子找来,统统给沈墨浓用上。

    但这并没有作用,因为寒气是从内朝外的。

    陈扬快要急死了,他虽有百般智计,但此时却是手足无措,觉得没有任何的办法。

    沈墨浓牙齿打颤,说道:“陈扬,我怕……我是不行了。你……你不要自责……不要伤心。能够认识你,这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今日不怪你,是我自己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