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说道:“不管怎样,我会竭尽全力来帮你寻找。 ”陈扬说道:“如果这妖血晶石曾经出现过,那么要找到并不算很难。就是怕这玩意在什么渺无人烟的地方。若真是如此,那才叫人绝望。”

    沈墨浓说道:“没错,的确如此。所以我就纳闷,为什么你找不到就会有性命危险?”

    陈扬沉吟一瞬,说道:“其实跟你说了也无妨,只是你听来会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沈墨浓说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是会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呢,你只管说来。”

    陈扬便干脆将众星殿的事情告诉了沈墨浓。甚至将神帝等人被星主困住的事情也说了。

    沈墨浓一听这话,她的脸色也就凝重起来。因为她知道,事情的确是很严重的。

    “想不到这个星主居然能将神帝他们都给困住,真是不可思议。”沈墨浓说道。

    陈扬说道:“星主能困住神帝他们,倒非是星主强过神帝他们。也是机缘巧合,陈凌前辈的元神遨游虚空,被陨石流困住。开始陈凌前辈以为不过是太空中的意外事故,并未放在心上。哪知道却是从此被深困阵心中间,而神帝前辈也是为了搭救凌前辈,才深入阵中。那陨石阵我虽然没有看见,但猜想也知道乃是借助了天然陨石流,这种太空天然力量,实在非是人力能够抗衡的。只可惜,我现在修为浅薄。若是我修为再高一些,我倒有信心去太空一趟,看能不能破开那阵法。”

    沈墨浓说道:“我看你还是算了。神帝和陈凌前辈他们都破不开的阵法,你能有什么办法?”

    陈扬却是不多说,他不会来跟沈墨浓吹嘘自己的破阵天赋有多高。

    陈扬不去救神帝他们,首先第一个条件是他去不了。蓝紫衣有办法前去,但据说那里还有星主的神秘势力在护航。即便是陈天涯他们去了,也被困在里面。陈扬肯定不会让蓝紫衣去冒这个险。第二个条件就是,即使是要破阵,即使是他有破阵之法,但是以陈扬目前的法力,也绝对是破不了阵的。

    这点自知之明,陈扬还是有的。

    救神帝他们,这是陈扬绝对要做的事情。但不是现在,这个事情,必须是谋定而后动,因为机会只有一次。

    而且还有,陈扬现在是为星主办事,他被星主精神印记所控制,此时若是和星主对着干,那绝对是找死。

    那精神印记,陈扬是经过研究的。就像是一根羽毛在自己的脑域大海里飘荡,无根无萍,但却任凭海浪冲击,便自随波漂流,永生不灭。

    陈扬知道自己是根本破不掉那精神印记的。

    至于蓝紫衣,蓝紫衣也说是破不掉,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至于她为什么不担心,陈扬也不知道。

    “要找妖血晶石,不能光从名字上去找。也许,这晶石在人世间的名字,根本就不叫妖血晶石呢。”沈墨浓分析着说道。

    陈扬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查查档案,看有没有变异人。现在的,以前的,都查查。不止是国内,也要查国外的卷宗。”

    沈墨浓说道:“我们在国外也有情报人员,这个我都会去查。”

    陈扬说道:“一切都拜托你了。”

    沈墨浓一笑,说道:“你跟我还这么客套。”她顿了顿,说道:“其实我不怕别的,就怕无法帮你寻找到妖血晶石的信息。”

    陈扬说道:“我相信,事在人为。这么多年来,什么枪林弹雨我没有闯过?这么多生死险关我都一路走过来了。难道一个妖血晶石就能把我给毁了?”

    沈墨浓说道:“没错,你是个擅长创造奇迹的人。”

    故人相见,自然是有聊不完的话。沈墨浓先致电给她的手下,快速查找档案,尽全力寻找。另外,沈墨浓又说道:“今天咱们就耽误一天时间,好好叙叙旧吧。我晚上请你去吃重庆的火锅。”

    “重庆?”陈扬说道。

    沈墨浓一笑,说道:“没去过吧?”

    陈扬说道:“还真没去过,不过咱们现在是在燕京,你要怎么过去?”

    “当然是坐飞机去啊。”沈墨浓说道。

    陈扬说道:“你买飞机了?”

    沈墨浓道:“去你的,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买飞机。我是国家干部,还要不要注意影响了。我朋友的私人专机,跟他开口借用下,没什么问题。”

    陈扬笑说道:“你要不是国家干部,保证他不借你。”

    沈墨浓说道:“去你的。”

    陈扬说道:“不过这火锅,重庆火锅咱大燕京不也有吗,干嘛还得非劳师动众的去重庆呢?”

    沈墨浓说道:“你这土鳖,你在唐人街吃的华夏菜,和在咱华夏吃的华夏菜那是一个味儿吗?”

    陈扬说道:“那倒也是。”他顿了顿,说道:“不过啊,要去重庆,那也不用借专机啊!我自己就有,我带你过去就行了。”

    “你有?你什么时候买的专机?”沈墨浓奇怪的说道。

    陈扬说道:“哦,不久前买的。”

    沈墨浓狐疑,说道:“不可能吧,你没事买架专机干嘛?”

    “有钱烧的慌啊!”陈扬哈哈笑道。

    沈墨浓有些莫名其妙。

    随后,两人离开了咖啡店。

    陈扬说道:“我很久都没有逛过这样的大都市了,你陪我去逛逛吧。”

    沈墨浓说道:“好!”她接着说道:“我倒是挺羡慕你的,可以这样的见识许多玄奇,走遍诸多地方。就算是那火星之上,你居然都去了。”

    陈扬说道:“等你多体验我那种被人追着到处跑,生死一线,你就不会羡慕了。”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却是没有反驳,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后,沈墨浓带着陈扬逛了下大商场。沈墨浓顺手帮陈扬买了几身衣服。陈扬笑着说道:“你是要包小白脸啊!”

    沈墨浓脸蛋微红,说道:“就算包,你也达不到小白脸的水准啊!”

    陈扬说道:“你这话就侮辱人了啊,我怎么说也是仪表堂堂,比那什么小鲜肉要强多了。”

    “好啦,你这都跟我在聊的什么,越来越没正形了。”

    逛完商场之后,两人找了家饮品店坐下。陈扬愉快的喝了一杯热柚子茶,这样的悠闲日子,实在是太难得了。

    他也想到了乔凝,可是,他却不知道乔凝现在到底在哪里。

    天涯茫茫,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吗?

    陈扬心中忽然就有种难以言喻的忧伤飘了出来。

    他知道,就算自己和乔凝相爱,相知,但两人都不可能跨出最后那一步去。自己的心里,始终都还有别的女人。这是乔凝不能接受的,她是那样的高傲,就像是一头骄傲的孔雀。

    陈扬更知道,如果他只是一个人,那么,他早和乔凝已经在一起了。

    同时,陈扬也想到了苏晴和宋宁。来到了大千世界,不去看她们,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陈扬也不敢去看,一来是时间不够。二来是怕把麻烦带给她们。自己和她们的过往,那已经被沈墨浓帮忙尘封住了。现在的天道大乱,实在不适合将更多的麻烦带给她们。

    等到天色晚了一些之后,沈墨浓就对陈扬说道:“咱们应该出发去重庆了,你的专机呢?”

    “嗯,就在那大厦的顶上。”陈扬看了下四周,随手指了一栋大厦。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了。

    天边红彤彤的,沈墨浓狐疑的看着那栋大厦,说道:“我怎么感觉你是随便指的。”

    陈扬一笑,说道:“是不是随便指的,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难道我还能把你给卖了。”

    沈墨浓说道:“好吧,我也搞不懂你了。”

    两人随后就去了那栋大厦,大厦层高三十九楼。

    三十九楼在燕京来说,并不算太高。不过也可以隐约看到燕京的轮廓了。

    晚风习习,放眼望去,车流如织,那车,那人都跟蚂蚁一样在慢慢的蠕动着。

    众生,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专机呢?”沈墨浓问陈扬。她不知道陈扬在故弄什么玄虚,但她却也知道,陈扬是不会无的放矢的。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你看着!”他说完就祭出了黑莲宝座!

    那地煞之精形成的黑色莲花宝座是那样的精致,莲瓣也是纹理分明。

    黑莲宝座其实挺大的,可以容纳五个人坐上去,还不嫌拥挤。当然,这个本也就是可大可小的。

    地煞之精的飞,也是有力学,和物理学在里面的。莲瓣就如螺旋桨一样。陈扬其实也可以将地煞之精变作黑色神龙,或是仙鹤舞动翅膀,达到飞翔的目的。

    有了强大的动力存在,这地煞之精就需要具备飞机的一些原理,如此达到飞翔的目的。

    神龙飞翔,就有波音飞机的原理在里面。

    “你的意思是……你自己就可以飞了?”沈墨浓有些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不可能呢?”

    他随后就跳到了黑莲宝座上面,又对沈墨浓说道:“不过这黑莲宝座乃是地煞之精形成的,奇寒无比。就算是隔了玄铁都阻挡不了寒气。唯一的阻挡的办法,就是你站在我的脚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