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青竹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他们这几人对陈扬这边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性。 甚至只要陈扬愿意,这几人今日就是来的去不得!

    而且,陈扬在青铜仙殿到来之时,他的杀心已起。傅青竹若没有足够的理由,他不会让傅青竹活着离开。

    傅青竹三人走出了青铜仙殿,至于小艾就在仙殿里待着。

    傅青竹来到了陈扬等人的面前。

    阳光耀眼,草坪上,青草碧翠。

    陈扬并不先开口说话。

    傅青竹沉声说道:“我们来,是为星主向你传个话。”

    陈扬面上不动声色,说道:“哦,是吗?”

    傅青竹说道:“司徒灵儿在众星殿里。”

    陈扬顿时失色。

    他有再深的城府和智计,但是关系到了司徒灵儿,便会一切方寸大乱。

    “灵儿怎么会在众星殿里?”陈扬忍不住说道。

    傅青竹说道:“司徒灵儿到底在不在众星殿里,老实来讲,我不知道,因为我也没有见到。”

    乔凝当然也是知道司徒灵儿对于陈扬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虽然这会让她有些不舒服,但她也不会去嫉妒。她只是沉声说道:“既然早有司徒灵儿这张王牌,你们为何不早说出来,却还要大动如此干戈,到最后不得已才说出来?”

    蓝紫衣说道:“乔凝,这个问题,也许我能回答你。之前不说,是因为,星主从来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要挟一个人。现在说出来,是因为他已经不想磨蹭下去了。至于星主为什么自己不出手,也许是因为,他和神帝他们被困陨石流有莫大的关系。不然的话,为什么司徒灵儿会在众星殿的手中?”

    乔凝沉默了下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从内心希望司徒灵儿能够安然无恙,但她更希望陈扬能够平平安安的。可这时候,她觉得自己不管说什么,都不太合适了。那么,便就不说了吧。他做什么,自己都支持他。

    陈扬看向蓝紫衣,说道:“灵儿真的会在众星殿中?”

    蓝紫衣说道:“星主既然开口了,不会说假话的。”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便向 傅青竹说道:“好,我跟你回众星殿。”

    乔凝立刻说道:“我随你一起去。”

    陈扬看向乔凝,他摇摇头,说道:“我一人去,这是我的事情,生也好,死也罢,都是我应该为灵儿做的。我不希望看到再看到你去涉险。”

    蓝紫衣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乔凝,你就先待在这边吧。我陪陈扬去一趟。”

    “你也不用。”陈扬说道。

    蓝紫衣淡淡一笑,说道:“我要做的事情,你拦不住我。我去,自有我的安排,你放心,我不会拿我自己的生命来开这种玩笑。”

    陈扬说道:“众星殿不比其他地方,我知道你修为高强,但是你为我所做的已经够多了。我还有第三个条件没向你提出过,现在我就说出我的第三个条件,你不许跟我去众星殿。”

    蓝紫衣脸色一沉,随后,她却是向傅青竹说道:“我们需要商量商量。”

    傅青竹自然点头,说道:“可以!”

    随后,蓝紫衣便和陈扬,乔凝还有雅琳娜进了教堂里面。

    雅琳娜自然不会说要去什么众星殿,这不是她不够义气。而是她知道,她离不开迷失大陆。

    蓝紫衣冲陈扬说道:“你应该看到,即便是众星殿里,傅青竹也有那田大仙人和李聆听相助。这般辛苦抓你前去,大概不是要你性命。咱们从这傅青竹的待遇也可看出,星主是要你为他办事的。至于为什么要选你,那也是因为你的气运不同,许多常人难以办到的事情,但你能办到。而你这番前去,我若在你身边相助,你就不至于被人欺负。你和其他天命者又有不同,不是说你乃天命之王,而是你这次把众星殿的人得罪太多,所以,我若不去,即使星主无意杀你。也许其他人便使绊子要了你的小命。”

    乔凝说道:“既然如此,紫衣,那我一起前去,也算多了一份力量,不是吗?”她顿了顿,说道:“我绝无其他意思,不过是想助陈扬度过眼前难关。”

    她这话说的有些心酸,她想帮陈扬,但又怕让蓝紫衣误会,是她要和灵儿抢陈扬。

    蓝紫衣朝乔凝微微一笑,说道:“乔凝,我当然知道你没有其他的意思。你是堂堂银鲨王,怎会屑于做小动作。我相信陈扬也明白这一点,但我还是不建议你前去。因为实际上去了众星殿,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那是充满了未知数的,陈扬是有利用价值的,所以他的安危还好。而我,有自保的能力,对于一些小动作,我能给帮他抵抗住。”

    陈扬说道:“我能应付的,蓝紫衣,你也不用去。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第三个条件。”

    蓝紫衣说道:“我就忘了,就不遵守了,你又能怎样?”

    陈扬顿时呆住。

    蓝紫衣说道:“你是天命王没错,你命大也没错。但我保护你度过一些难关,这未必不是天道的一种安排。你硬是要死,把头往刀上撞也是会死的。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君子本该就要懂得趋吉避凶。遇事逞强,不懂利用他人的帮助,这是蠢材!”

    陈扬再次无言。

    蓝紫衣说道:“你走到现在并不容易,不管你是靠自己,还是靠朋友帮忙,这都是属于你的人脉和本事。”

    青蛙和蜘蛛从小是好朋友,青蛙每天跳跃抓虫,灵活无比。这让蜘蛛好生羡慕,而在青蛙年老之后,蜘蛛依然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网里等着虫子就可以了。青蛙和蜘蛛的区别就是,青蛙只靠它自己,所以它老了,搞不动了,就会下场凄凉。而蜘蛛之所以可以坐享其成,是因为它的经历用在了编造身边的这张网上面。人类身边的网是什么?是人脉!有人脉,只需要几个电话,轻松的运用,就可以拿到高额的回报。而只靠自己的力量,便是去给人打工,不善于建造人脉,那拿的都是辛苦钱。

    陈扬最后同意了蓝紫衣一起前去。

    随后,陈扬和乔凝单独说话。

    乔凝眼圈红红,她将战奴,傀儡符咒,还有大罗仙藤以及太古龙碑,上古雷符都拿了出来。“这些你都带在身上,以作防身用。”

    陈扬说道:“战奴,大罗仙藤还有傀儡符咒我收下。但是太古龙碑和上古雷符我不能要,你也需要防身的法器。”

    “我可以再去找,你此去众星殿,危险重重……”

    陈扬忽然就紧紧的将乔凝拥在了怀里。“乔凝,谢谢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乔凝呆了一呆。

    她的眼中滑出了晶莹的泪珠来。这是因为,他一直都懂她。

    只因他这一句谢谢,乔凝便觉得所做一切,也都算是值得了。

    “我希望,你能和灵儿都好好的。如果你们能好好的,以后我可以一辈子都不再见你们。”

    陈扬身子猛地一震。

    由于陈扬的坚持,乔凝还是收回了她的上古雷符和太古龙碑。

    如此之后,陈扬便又跟雅琳娜告别。

    这次告别,与上次又有不同。雅琳娜只能说道:“祝你好运!”

    “再会!”陈扬说道。

    如此之后,陈扬与蓝紫衣踏入到了青铜仙殿之中。便在乔凝和雅琳娜的注视下,青铜仙殿撕裂位面之门,穿梭出去。

    陈扬与蓝紫衣走后,乔凝在迷失大陆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乔凝在雅琳娜的太宇权杖帮助下,离开了迷失大陆,并顺利的回到了大千世界。

    没错,是大千世界。因为乔凝和陈扬是从大千世界过来的。

    乔凝也不太想回到天洲了。

    至于陈扬和蓝紫衣,他们在青铜仙殿里待了三天。三天之后,终于到达了火星!

    这是经过无数次虫洞穿越,才能到达的。即使是人类的最高科技,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内从地球到达火星。

    青铜仙殿落入到了众星殿的前方花园之中。

    那花园的上空星辰遍布,但仔细看,这些星辰却并不是天上真正的星辰,而是弥漫的一种阵法。

    众星殿里的光照和昼夜,都经过了阵法的变化,变得与地球无异。所以这里的花草树木,一样可以茂密生长。

    连呼吸的空气都是一样的。

    傅青竹收了青铜仙殿进入眉心之中,原本陈扬觉得青铜仙殿已经是庞**器了。但青铜仙殿和众星殿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众星殿俨然便如紫禁城一般,穿过花园,便见三千平米的演武场。演武场四周有无数的建筑宫殿。那些宫殿林林立立,层次分明。

    就连蓝紫衣也不由感叹星主之强悍,居然可以在这火星上建造如此之大的众星殿,这绝对是造物之神奇了。

    李聆听带了小艾回去休息,他们在这众星殿也是有自己的住所的。

    而陈扬和蓝紫衣便随傅青竹前往星一殿会见星主。

    穿过宫殿走廊,柳暗花明,最后终于来到了众星殿的核心地带,星一殿。

    “众星拱月,这星一殿乃是阵法之核心。”陈扬忍不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