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衣点头,说道:“好些了。 .. ”

    也仅仅只是好些了。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应该来找我的。”蓝紫衣说道:“来了就来了,没什么应该不应该的。现在说别的都没用,还是想想之后应该怎么办吧。”

    乔凝便说道:“众星殿的高手如云,只怕还会有更多的高手前来。咱们就这样打下去,只怕不是办法。连大康皇帝都惧怕的众星殿,以咱们这几人的实力,实在是难以抗拒!”

    蓝紫衣看了乔凝一眼,她说道:“你的说法没错,现在咱们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乔凝说道:“而且,我和陈扬制造了许多微观粒子,让他们无法确切查到。但现在加入了紫衣你,他们能根据你来查到我们,就算你也制造一些微观粒子,可我们三人在一起,终究是不同的目标体,还是容易被发现。”

    “微观粒子,什么东西?”蓝紫衣不由奇怪的问。

    陈扬当下便向蓝紫衣解释微观粒子的存在。

    蓝紫衣听后恍然大悟。

    陈扬说道:“紫衣,你现在觉得咱们应该如何做?”

    蓝紫衣微微苦笑,说道:“天大地大,但眼下的确好像已经没有了你的容身之所了。你问我办法,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扬沉吟着说道:“其实我倒有个办法。”

    “哦?”蓝紫衣和乔凝立刻来了兴趣,于是就一起看向陈扬。

    陈扬说道:“有一个地方,如果去了那里,就算是众星殿的星主来了,我也不惧!”

    “什么地方?”蓝紫衣和乔凝顿时大喜。便是蓝紫衣这般沉稳,也是忍不住喜形于色了。

    陈扬说道:“那个地方是一个位面空间,叫做迷失大陆。那迷失大陆里有用之不尽的五行元素,如果到了那个地方,那里便是我的天下。”

    “迷失大陆?”蓝紫衣和乔凝喃喃念道。

    蓝紫衣说道:“居然还有这等地方。”

    陈扬说道:“可头疼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往迷失大陆。”

    乔凝说道:“当初你是怎么去的?”

    陈扬说道:“当初是在博尔州的血族总部,是老祖宗云蕾儿修炼的一个地方,她将一切设定好,然后我被引了进去。如今雾都已经还原,那里的设置改变,想要进去也是不能了。”

    乔凝说道:“既然如此,便再去找云蕾儿前辈好了。”

    陈扬说道:“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到云蕾儿前辈!”

    蓝紫衣沉吟着说道:“云蕾儿行踪飘忽不定,确实很难找到。”

    “再去上次的雾都不就行了?”乔凝说道。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上次在雾都待了六天才等到老祖宗,这次咱们只怕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蓝紫衣也是苦笑,说道:“据我所知,云蕾儿已经和雾都斩断了联系,因为她的确是怕你会再去找她。你找她,她没办法不帮你忙。可有时候,你会给她带来很多的麻烦。”

    陈扬不由一呆。

    他再次苦笑,看来自己在许多人的眼里,都成了麻烦精了。都是避之不及的。

    皇上拒绝了自己,老祖宗也不想见自己。但是,蓝紫衣却不远万里前来相助,这情谊的不同之处便可见一斑了。

    但陈扬心里对皇上,对云蕾儿却是绝对没有丝毫的怨怼的。

    谁都不是谁的爹妈,你一点小忙,人家帮你无所谓。这种动辄要将人拉入生死险地的忙,人家帮一次已经是够意思了。一次两次的去拉人家下水,本身就是自己的不对。

    “陈扬,你要理解!”蓝紫衣忽然说道。

    陈扬微微一怔,他马上也就明白了蓝紫衣的意思,便说道:“我很理解,对老祖宗和皇上,我心里只有感激,绝无怨怼。这是我的心里话,也绝不是客气话。”

    蓝紫衣多看了一眼陈扬,说道:“我绝对相信你的话是出自真心。你能看的这么豁达,我也很开心。”她顿了顿,说道:“实际上,轩正浩斩断传送阵,这是经过我允许的。”

    “你允许?”陈扬和乔凝闻言都是吃了一惊。

    蓝紫衣看向陈扬,说道:“这会让你很吃惊?”

    乔凝在一旁虽然吃惊,但也不好说什么。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随后说道:“你做什么,我都能理解。你们斩断传送阵,也许是想要让我自此独立。但是既然已经斩断了传送阵,为什么你又要来帮我呢?这岂不是有些自相矛盾吗?”

    蓝紫衣说道:“我和轩正浩的分析,那便是众星殿对你是志在必得的。如果你真的回到了大康,那会是个很大的难题。你如今在大康也有些声望,而且轩正浩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他若护不住你,或是不护你。无论是那一种结果,这对轩正浩的声誉都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我们都一致认为,不能让你回到大康来。”

    蓝紫衣接着说道:“大康能够稳若泰山,很大的程度是因为民众对他极其信任。”

    陈扬说道:“这一点,的确是我考虑不周。皇上的思虑是很正确的,大康也绝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破坏全盘的局面。”

    蓝紫衣说道:“局面远远比你们想象的要残酷和严峻。神帝,魔帝,中华大帝还有九幽天帝他们全部被困在了陨石流里面。这个时候,众星殿的突然冒出,说他们没有阴谋,这谁都不会相信。所以,大康在这个时候,就更要稳。如今大康已经和天池阁开始了亲密的合作。”

    陈扬和乔凝顿时震惊万分。

    “他们都被困住了?”陈扬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听起来是不太可能。”蓝紫衣说道:“但偏偏,事实却就是如此。”

    “那你更不应该来的。”陈扬看向蓝紫衣,他说道:“神帝这等神通之人,便都能落入劫数之中。你难道又能超脱出来?你还是快点回到大康吧。他们的目标不是你,只要你倒了大康,他们也该知道,大康并不是没有反抗能力,应该不会去为难于你。”

    陈扬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把乔凝也带走吧。”

    “我不走!”乔凝很是坚决的说道。“我不想走,谁也带不走我。”

    蓝紫衣淡淡一笑,说道:“陈扬,我做事可不会虎头蛇尾,既然来了,就不会走。劫数就劫数吧,至少,我对得起朋友二字。”

    “你从来都对得起,你不欠我任何东西,只有我欠你的。”陈扬有些烦躁,他站了起来,说道:“你们都留下来帮我,那又能怎样了?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抗衡得了众星殿。我一个人,爱怎样就怎样了,若是将你们都牵连了,那只会让我更加痛苦!”

    “我求你们两个人,不要管我了行不行?”他最后说道。

    乔凝陷入了沉默。

    蓝紫衣微微一叹,说道:“当初陈扬你帮我的时候,明明毫无胜算,多半是要死的。但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当时你我尚无交情。你当时可以做到的,难道今日的蓝紫衣做不到?你有赤子心,我在这高位上,难道就能忘了我来时路?”

    乔凝说道:“我相信,车到山前自有路。陈扬你是天命之王,你的劫难不会因为众星殿而终止,这不过是对你的一层考验而已。”

    “是我的考验不假!”陈扬说道:“可是我怕,我怕我又将你们害死。若是一起死了也就罢了,可是我怕,我怕最后就我还活着。”他的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这一瞬,他的脑海里闪过了许多可怕的画面。陈妃蓉,司徒灵儿,还有洛宁等等……他是真的怕。

    蓝紫衣眼神忽然一寒,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有什么好怕的。谁能永远不死?谁死了便是谁的劫数,你这点都看不开,如何慎独?”

    陈扬身子忽然一震。

    “我们不怕,你怕个屁啊,凡事尽力而为便当无愧于心!”蓝紫衣又说道。

    乔凝也跟着说道:“没错。”

    陈扬胸中忽然激昂出一股热血,说道:“好,死便死吧,怕什么,就跟这众星殿斗到底好了。”

    便在这时,那天空之中,忽然几道神光闪电穿梭而来。

    而且,人还未到,声音先至!

    “有雄心是好事,只可惜,今日你们大多是活不成了。”传来的却是天王星殿的殿主巫贤的声音。

    巫贤四兄弟一起来了。

    跟着来的还有玄音,玄净,神王!

    众星殿对陈扬和乔凝是绝对足够重视了,本来神王抓捕陈扬和乔凝,那是绰绰有余了。可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了个蓝紫衣。

    如今蓝紫衣出现了,众星殿立刻调整战略,又让巫贤四兄弟来配合太阳神殿前来抓捕。

    这太阳神殿和天王星殿乃是众星殿中天煞榜首前两位啊!他们如果连一个蓝紫衣都降伏不了,那这传出去,众星殿的人都要找块豆腐撞死了。

    身影闪烁,不多时,神王,玄音,玄净,还有巫家四兄弟都出现在了陈扬这一行人的面前。

    他们就在前方十米处立定,这一个个的气宇轩昂,傲然而立,还未开口,这股气势便已经是天下睥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