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玄净也不好多说什么,这种活儿他总不能推脱给师妹来做。 玄净在沼泽前犹豫半晌之后说道:“师妹,要不还是算了吧。”

    玄雪说道:“可若他们真是藏在里面呢?咱们寻了这么久,难道就这么功亏一篑?”

    玄净无奈,他说道:“那好吧!”

    随后,玄净便施展法力探入进去,他的表情痛苦到了极点。之后,玄净浑身打了个寒战,然后便收回了法力。

    “里面是一条蛇!”玄净很肯定的对玄雪说道。

    “好,那我们再继续寻找!”玄雪说道。

    玄净与玄雪很快就离开了沼泽地,那沼泽地里,不一会后,大鹏金翅元神将一条蛇抓了出来。

    那大鹏金翅元神用嘴一琢,便从蛇腹之中琢出了一枚戒须弥来。

    陈扬和乔凝显然就是躲在戒须弥里面的。

    这是陈扬想的法子,先给这条大蛇种下精神印记。然后他和乔凝躲入到戒须弥里面,又让大鹏金翅元神将他们塞入到蛇腹之中。接着,大鹏金翅元神也遁入戒须弥里面去。

    大鹏金翅元神聚散无常,所以并不受这许多限制。但像陈扬和乔凝若是遁入到戒指里后,他们就无法再搬动戒指了。法力也无法将戒须弥拿起来。这种原理就像是自己坐在一个盆子里,那自己肯定是无法将盆子拿起来的。

    乔凝见骗过了玄雪她们,她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佩服陈扬的机智。如果只是单纯的躲入到沼泽地里,那今次便算是惨了。

    众星殿到底请陈扬去是做什么,陈扬和乔凝并不去知晓。但眼下,陈扬连杀玄宁和徐博望这样的高手,彼此的梁子是已经牢牢结下了。那么陈扬再去众星殿,可以想见,那是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天亮之后,神王一行人在树林里寻遍,却是依然没有找到陈扬和乔凝的踪迹。

    晨曦撒照在这片树林里,这片树林其实是四川地区的树林,而且比较偏僻,里面有很浓的瘴气。有些地方,瘴气弥漫,阳光也无法将其化开。

    但这些瘴气却是对神王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影响。

    神王静静的站立着,他身后是垂头丧气的玄音,玄雪,玄净。

    “既然来了,还不现身?”神王突然冷厉的喝道。

    玄雪玄音与玄净却是一呆,不明白师尊是何意思。

    那树林里突然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后,一道紫色的影子出现,随后,众人便看见紫衣美女,姿态优雅而从容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来者不是别人,却正是蓝紫衣。

    蓝紫衣是来找陈扬的,她根据黑暗曼荼罗一路寻来,可说是心焦如焚。

    蓝紫衣还在这树林里感觉到了有不少高手存在,她这一路搜寻陈扬,却没想到,还没找到陈扬,反而被神王先发现了。

    这神王既然已经呵斥出来了,蓝紫衣自然没有藏头露尾的道理。她若不出来或是逃走,倒惹得这帮人追杀,那面子上更是不好看。

    蓝紫衣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又怎会畏惧神王这一干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神王眼神凌厉的逼视蓝紫衣。

    蓝紫衣看了神王一眼,她淡冷一笑,说道:“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想在这里出现,还需要你的允准不成?这山是你的?”

    “你在找人,在找陈扬对不对?”神王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蓝紫衣说道:“对,怎么?你想怎样?”

    “那很好!”神王说道:“那就麻烦你将他找出来。”

    蓝紫衣说道:“姑奶奶现在不想找了,你这人,贼眉鼠眼,居然还敢跟姑奶奶发号施令。来来来,姑奶奶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神王说道:“也好,不将你抓了,你那会乖乖听话。”

    蓝紫衣冷笑一声,说道:“凭你也配!”

    便在这时,树林中又传来声音。接着,两道人影闪现,乔凝和陈扬出了来。

    “紫衣,我们来帮你!”陈扬和乔凝说道。

    蓝紫衣不由一愣,她有些无语,冲陈扬和乔凝说道:“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陈扬这一瞬的心里是感动无比的,他胸腔里热热的,眼泪只差没掉下来。不管他人怎样,蓝紫衣却是永远都会第一时间来救自己。

    陈扬便说道:“我与你生死共进退!”

    蓝紫衣有些无语,说道:“我就算打不过这几人,也可以逃走,你们来,不是给我添乱吗?”

    陈扬便有些不忿,说道:“靠,蓝紫衣,我和乔凝已经今非昔比了。那十重天中期的徐博望还有他们这边的一个弟子,都被我和乔凝给解决了。就是这女子……”他指了指玄雪,说道:“都差点被我一掌打死了,不信你问你她!”

    玄雪只差没再度吐血了。

    蓝紫衣不由想笑,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要不要这么搞?

    蓝紫衣心里是真担心陈扬和乔凝应付不来玄音这三人。尤其是这玄音的修为,也已经是十重天中期了,极其难以对付。就算是她应对,也需要一些手段。

    “好!”神王却没多说,他对玄音说道:“陈扬身边那女子你可以格杀,全力将陈扬抓捕,不容有失!”

    “是,师尊!”玄音说道。

    随后,神王便向蓝紫衣说道:“接招吧!”

    他话一落音,便即出手。只见他手一扬,黑色的袍袖突然无限变大,便将蓝紫衣笼罩住了。

    这招袍袖乾坤凌厉无比,一瞬间将对手锁入到袖中乾坤来。

    蓝紫衣便觉察到自己瞬间落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中。而且黑暗中杀机滚滚!

    这袍袖乃是软金丝制作,柔韧无比,任凭术法刀剑强攻,都可被袍袖自动将劲力泄开。多少高手都是被神王这一招袍袖乾坤给锁住致死。

    蓝紫衣迅速双手结千手印!

    她眼中爆出精光。“不朽胎藏神功,洞若观火!”

    立刻,丝丝的火焰千道万道的弹跳而出,一瞬间便将整个袍袖燃烧起来。

    那神王吃了一惊,立刻后退,接着袍袖连甩,便才将那火焰熄灭。

    蓝紫衣踏前一步,便是不朽真空印施展出来。

    立刻,神王被四尊神灵包围住!

    五颜六色的光芒,浩瀚如宇宙的奥义,过去,现在,未来,皆在掌握!

    所有的力量都朝神王挤压过来,神王便觉自己如在汪洋大海中,到处都是海啸来劈他这一叶孤舟!

    “好厉害的手印!”神王心思恍惚了一下,他立刻祭出一枚旗帜!

    “素色云界旗!”神王手中旗帜连续挥舞,那恐怖的气流便如河流入海一般,对神王造不成任何伤害。

    蓝紫衣的不朽真空印便被这般破解了。蓝紫衣也不气馁,手一翻,便收回了不朽真空印。

    “六根清净竹!”蓝紫衣动手很快,弹出一件法宝。这法宝六根清净竹便迅速缠绕向神王。神王再次以素色云界旗挥舞,居然就直接将六根清净竹迷住,并且被神王顺手收了六根清净竹。

    神王冷冷一笑,突然也出招了。他猛然拍出一掌!

    这一掌叫做归云掌!

    无穷的奥义聚集,气流翻滚,蓦然之间出掌,凌厉无双!

    这一掌的威力初看似乎不怎么样,但实际上的杀伤力可以让蓝紫衣瞬间受到永恒的伤害。只是归云掌拍出,蓝紫衣忽然就消失了。

    这却是蓝紫衣施展出了不朽原身,身子变得和苍蝇一般大小了。蓝紫衣身形一闪,到了神王后侧。

    神王在蓝紫衣消失的一瞬间,立刻就捕捉到了蓝紫衣的身形。

    他唯恐有诈,来不及多想,立刻就以素色云界旗挥出。

    轰!

    素色云界旗中蕴含了天地法则,它的力量让人无从抵抗。一挥之间,便如天道下旨,磁场急剧变化,全部听候素色云界旗调遣。

    这也是神王为什么凭借素色云界旗便能破了不朽真空印,还有六根清净竹的原因。

    那素色云界旗挥来,一股氤氲之气将蓝紫衣淹没住!

    “嘿!”蓝紫衣忽然轻喝一声,她身子陡然变大!

    接着,五色神光突然出现。

    那五色神光一出现,神王便觉手中一松,素色云界旗居然就被蓝紫衣给收了过去。

    这时候,神王终于失色。

    蓝紫衣收了素色云界旗,接着反手拍出一掌。

    不朽神掌!

    “归云掌!”神王也立刻拍出一掌。

    两人掌力瞬间相撞在一起,这两股掌力在空中噼噼啪啪的厮杀起来,好不激烈。

    最后,两股掌力同时消弭于无形。

    神王的脸色凝重起来,他这才正式注意到,眼前这女子的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啊!

    神王这时候也不再含糊,他开始运足全身法力,并且祭出了一件法器来。

    “洪荒神印!”蓝紫衣见了那法器,不由失色!

    神王法相庄严,他的法力鼓荡,全身的衣衫猎猎飞舞起来。

    “你这女子,好生厉害。很好,本王已经有许多年没有施展过六极洪荒道的术法来了,今日你有幸尝试,这是你的荣幸!”

    洪荒神印就是一尊黑色的古鼎,但古鼎里面有山有河,有沙漠等等!

    这尊黑色古鼎里就蕴含了洪荒时代的精气神!

    “六极洪荒道!”蓝紫衣闻言,她的脸色也是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