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之中,陈扬坐在乔凝的大鹏金翅元神之上。 乔凝的脸色一直都很难看,这其中还有难过。她一直都将皇上当成了偶像式的人物来崇拜。但这个偶像连续所做的事情让她觉得原来还是她太天真了。

    在离开皇城之前,蓝紫衣跟乔凝深谈了一次。那一次的内容,她没有告诉陈扬。陈扬后来八卦的问,她也是没有说。

    那次的内容就是有关如来袈裟的事情,蓝紫衣和盘托出。蓝紫衣的意思是,她要让乔凝知道真相。不然的话,万一陈扬不明就里,以后遇见了兰庭玉,还当是好兄弟,那可就有够尴尬了。所以,这是蓝紫衣告诉乔凝的目的,但她暂时也不想明说,杀洛宁之人就是兰庭玉。那会给陈扬增加无端的痛苦和无奈。

    在蓝紫衣的口中,皇上是早知道这一切的。乔凝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选择了理解皇上。毕竟当时的陈扬还太弱小,隐瞒是对陈扬有利的。

    那么眼下呢?眼下陈扬陷入绝境。那众星殿是陈扬能够抗衡的吗?别说陈扬不能抗衡,就是给了任何一位大神通者,那一人之力都是不可能抗衡的。

    但就是这般,皇上还是斩断了传送阵!

    毫不留情的斩断了传送阵!

    若说这是对陈扬的一种考验,乔凝只能冷笑一声,这种考验,不要也罢。这那里是在考验陈扬,这分明就是见死不救。

    “乔凝,这没什么。”陈扬忍不住劝慰乔凝,他说道:“皇上有皇上的考虑,他要负责的是整个大康,自然也不可以感情用事。”

    乔凝看向陈扬,说道:“你就不寒心?”

    “兹事体大!”陈扬说道:“我心里失望的确有,但寒心谈不上。我对大康再有恩,可当我给人家带来灭顶之灾的时候,别人不帮忙,这是可以理解的。这并不是说一件小事,以一点恩惠,将整个大康拖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这本来也非君子所为。”

    乔凝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陈扬居然是这么想的。

    这一瞬,她突然又醒悟过来了。是啊,这才是真正的陈扬,是陈扬人性的闪光点,是他的魅力之所在。他若不是这样的陈扬,当初又怎会将唯一的神丹给自己救命呢。他若不是这样的陈扬,自己又怎会,又怎会……

    乔凝随后眼眸低垂下去,她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大康,皇城,御书房内。

    蓝紫衣决定要离开了。

    皇上说道:“国师是要去寻找陈扬?”

    蓝紫衣点点头。

    皇上说道:“这并不明智。”

    蓝紫衣的眸子明亮而清澈,她抬头看向皇上,说道:“你是下棋者,你需要理智的下棋。而我不是,所以,我大概可以感性一些。”

    皇上说道:“斩断传送阵,国师心里可有怪我?”

    “这是我同意的,何来怪你之说。咱们是该给陈扬断断奶了。”蓝紫衣说道。

    皇上说道:“但国师你此去,岂不是又要去找他?”

    蓝紫衣说道:“众星殿强大到沈默然这样的人物都要寻求庇护,我终是不太放心陈扬。你有大局观,你可以冷漠的拒绝他,这我理解,理解的你一切所作所为。也是因为,你对陈扬没有朋友之谊。但我不同,我在顾全到大局之外,还想顾全到我与陈扬的朋友之谊。”

    皇上说道:“你知道你自己还有一劫在身,此去便算是应劫了。”

    蓝紫衣说道:“既然是我身上的劫,便如一颗肿瘤,总不能一直养着,早些了断,早些轻松。”

    皇上沉默下去,半晌后,他说道:“国师,你是冠古绝今的人物。多余的话,我说了也无用。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你要走,我可以再给你安排传送阵!”

    “有劳了!”蓝紫衣说道。

    太阳神殿殿主叫做阿波罗,人称为神王。神王阿波罗!

    神王这次亲自带着手下十二金乌抓捕陈扬。陈扬不过是九重天初期,居然劳动太阳神殿的神王出手,就算是被抓到,那陈扬也已经是很光荣了。

    阿波罗看起来三十来岁,很是年轻。他长年都是穿着乌金色的袍子,也是长年目无表情,就像是没有任何感情一样。

    在阿波罗的手下,十二金乌中最强的叫做玄音!玄音看起来更是年轻,才二十来岁,他一身雪白衣衫,一尘不染。

    另外,十二金乌中唯一的女性则叫做玄雪,玄雪冰雪玉清,冷漠寡言。

    整个太阳神殿的风格都是冷漠的,这倒有些辜负了他们太阳之名。

    此时,神王阿波罗带领十二金乌莅临大千世界。

    从火星到达地球的大千世界,这中间有给巨大的传送阵法!此阵法是以众星殿的强大能量团为根源发射!

    即使如此,便是用传送阵,也需要十个地球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地球。

    在泰山之巅上,这是清晨时分,晨曦撒照在层峦千山上,翠屏峰障,云雾飘渺,这是泰山云海之美。

    神王傲然而立。

    他身后的十二金乌恭敬的站着,也是一言不发。

    好半晌后,神王说道:“玄净!”

    一名叫做玄净的金乌立刻上前一步,道:“弟子在!”

    神王说道:“你观察到了什么?”

    玄净说道:“回师尊,弟子观察到属于陈扬和乔凝的微观粒子遍布华夏,实在无法肯定,那一个才是他们本尊!”

    “所以说,基本是可以锁定,他们人就在华夏国之内了,对吗?”神王说道。

    “没错!”玄净回答道。

    神王又喊一人,道:“玄宁!”

    “弟子在!”又一名金乌站了出来。

    神王说道:“将陈扬的大千世界关系查的怎么样了?”

    玄宁说道:“弟子查有三日,但收获不大。似乎他的许多痕迹都已经被人刻意抹去了。最后只能查到,关于陈扬之事,可能是华夏国的朝廷也参与进来了。”

    神王说道:“也就是说,与国安有关联。华夏的国安乃是秘密机构,负责许多情报之事,也擅谍报之事。他们既然参与了,便肯定认识陈扬。既然陈扬在华夏国内,那便可以通过国安来寻找他们。”

    “师尊英明!”玄宁说道。

    这时候,玄音说道:“师尊,那接下来咱们是要去找燕京找国安吗?”

    神王说道:“燕京这个地方,如今你我都不能去了。”

    “为什么?”玄音大为不解。

    神王说道:“燕京之地,随着无量杀劫的开始,那里的磁场变得格外的强烈。功力越高之人,去了越是容易引起**。尤其是你我这些人,身上少了地球的烟火气,便更是为燕京所不容。那燕京乃是官家国都,有祖龙之气守护,不到国运衰退之时,众神都要退避!”

    玄音等人闻言便恍然大悟。

    玄音说道:“那师尊之意,眼下咱们又该如何?”

    神王说道:“国安在华夏各地都有分支,找到分支,引蛇出洞,徐徐图之!”

    “是,师尊!”

    太阳神殿的人行动很快,再又三天之后,他们已经将国安的一些重要人员引出。又通过控制这些重要人员,开始利用国安的情报网陈扬和乔凝的存在。

    陈扬和乔凝的行踪并不容易找到,因为陈扬也想到了在大千世界里,如果对方用大千世界的常规方法来找寻,那自己还是有可能泄露踪迹的危险。

    所以他晚上入住都是在戒须弥里,交通都是选择了元神飞行。

    基本上,没有再大千世界留下任何信息。包括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陈扬没有去找沈墨浓,这个时候,他也不想给沈墨浓增加麻烦。

    至于小龙,陈扬却已经沟通不到小龙了。大概是因为界面阻隔了吧,再则,就算感应到了。小龙也可能没有本事突破界面过来。

    对于大康,陈扬和乔凝暂时就不想过去了。失去了大康的庇护,那么陈扬和乔凝去了天洲,处境只会更加的危险。

    而此时,太阳神殿的人分成六小队在搜寻陈扬和乔凝的踪迹。

    陈扬和乔凝本来在市区的一处五星级酒店的楼顶住着,在楼顶上,他们将戒须弥丢在哪里,然后就住在戒须弥里面。这当真也算是神不知,鬼不觉了。

    而与此同时,这天晚上十点,玄雪与玄宁追踪到了五星级酒店里面。

    这还是初春季节,玄雪里面穿白色长裙,外面套了件羽绒服,这样也才不显得惊世骇俗。

    玄宁也留了现代人的发型,穿一身黑色风衣,还戴上了墨镜。

    玄雪很美,也很冷,冷得让人不敢靠近。玄宁更是孤傲,这两人进入酒店大堂后,立刻又朝电梯处走去。

    就在刚才,他们锁定住了去便利店买东西的陈扬。

    这时候却是循着空中残留的一丝微妙气味来寻找。

    很快,玄雪和玄宁就来到了五星级酒店的天台上。

    那天台上此时空无一人,夜色很深,月朗星稀,寒深露重。

    玄雪和玄宁感觉到气味便是就此消失了,两人不由疑惑起来,他们互视一眼,均是不解。

    但这两人也不气馁,便在这四周注意起蛛丝马迹来。

    玄宁说道:“师妹,气味在这里突然就断了,没有飞走的痕迹,只怕他们就在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