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博望若不是到了这生死绝望的境地,若不是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他是万万不会主动提出战奴二字来的。请大家看最全!

    “怎么制作战奴,我会告诉你们。但是我这么做,是想有一线生机。陈扬,你乃是天命之王,我们都不知道你将来会是什么样。但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徐博望说道。

    陈扬说道:“你说说看。”

    徐博望说道:“他日你若得成正果之后,请你想办法恢复我的意识。若是我不幸身死,或是你就此陨落,那便也是我命数使然。可你若真的万一成功了,我希望这也是我的一线生机。”

    “我还不太了解战奴到底是什么。”陈扬说道:“不过你的战奴如果的确靠谱,又能帮到我。你不负我,我必不负你。如有违此誓,我陈扬不得好死!”

    誓言是普通人的牙疼咒,但却是修行者忌讳的东西。因为他们知道,万物皆空,唯因果不空!

    “你会知道战奴到底是什么的。”徐博望眼中是说不出的悲凉。

    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一次看似简单完成的任务,居然会将他推到这种万劫不复的地步。

    之后,徐博望将战奴的炼制方法告诉了陈扬。

    这战奴乃是将其脑核取出,然后以一种特殊的炼制方法,将对方的法力全部转化成战斗力。如此一来,只要施法者与战奴血液相连,战奴便会以施法者的命令为最高意识。可以隔空下达命令,命令无需出口,只需要在心意传达即可。

    战奴一旦练成,杀伤力极为强大。

    而且只要给战奴配备可以飞天遁地的铠甲,还有利器在手。战奴是可以起到奇效的。

    只是,这战奴的炼制,对于被炼制的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和太残酷了。

    残忍到陈扬看了都觉得不太忍心。

    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心软。因为徐博望这种人是绝对无所谓忠诚的,若是别人逼他,他一样能够背叛自己。

    “我将来若是要为你恢复意识,该如何做?”陈扬忽然问徐博望。

    徐博望微微一呆。

    他莫名的居然有些松了口气。因为陈扬并不是那种真正的枭雄和无情之辈。他知道战奴的炼制方法之后,第一句问的不是别的,而是如何为他恢复意识。

    这时候,徐博望很想说,他愿意以后效忠陈扬。但他还是将这种冲动抑制下去了。因为他也知道这不现实。

    陈扬也一眼看穿了徐博望的心里想法,他知道,也许徐博望这时候的冲动和情感是真实的。但多少山盟海誓当初又不是出自真心呢?只是后来的背叛却也是出自内心的。

    徐博望说道:“你将我的脑核冰冻住,在将来,只要将我的脑核还给我,我会慢慢恢复过来。”

    陈扬说道:“好!”他顿了顿,说道:“只是脑核经得住冻吗?”

    徐博望说道:“常人的脑核自然是经不住,但我的脑核是经得住的。”

    “好,那我就放心了。”陈扬说道。

    乔凝则说道:“即便我们将你训练成战奴,但属于你的微观粒子依然没有改变。他们岂不还是可以通过你来寻找到我们?”

    徐博望说道:“脑核发动能量才能形成独有特色的微观粒子,所以你们制作的鸟儿飞出去后,微观粒子依然存在。但你们的脑核若是不在了,或是死亡了。那些鸟儿的微观粒子效应也会失去作用。”

    陈扬说道:“但你的脑核也并未死去。”

    徐博望说道:“你将其冰冻住,已经是处于真空之中。这样的脑核不再向外释放能量,等于就是死亡了。”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他说道:“那好!”

    徐博望马上又说道:“陈扬,你……”

    “放心吧,我会尽量保全你的。”陈扬说道。

    徐博望长叹一口气,此时此刻,他也就只能认命了。

    火星之上,众星殿中,钦天司的大祭司胡战立刻前往星一殿。

    “不好了,星主,徐博望的本命金灯熄灭了,只怕已经是遇害了。”胡战跪下说道。

    上首的星主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依然没有任何的情感。

    “好,本座已经知晓了。”

    胡战说道:“星主,那下一步该如何做?”

    星主说道:“那陈扬此刻人在何处?”

    胡战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说道:“回星主,属下查探之时,突然发现在大千世界的天南地北中,都有陈扬的影子。一时之间,实在不知道那个才是真正的陈扬。”

    星主说道:“抓捕陈扬之事,交给太阳神殿来办吧。”

    胡战身子一震,眼中闪过惊异之色。这却是因为太阳神殿乃是众星殿一百零八殿之首。星主居然为了一个区区天命之王派出了太阳神殿,由此也可见星主内心之中是如何的震怒。

    “是!”胡战说道。

    陈扬将徐博望炼化成战奴之后,徐博望当真就是痴痴傻傻起来。而且,他的身体也开始产生了变化。那身体上由于战意凶猛,便开始产生出了黄金色的鳞甲。那鳞甲柔软中带着坚硬,连脸上都长了鳞甲。他看起来已经没有那掌殿使的威风,现在便像是个野人一般。

    堂堂十重天的大高手,居然沦落至此,实在让人忍不住唏嘘一番啊!

    陈扬还给徐博望这尊战奴吃了些凝血丹,如此之后,便将徐博望放进了戒须弥之中。那戒须弥里也已经被乔凝打扫干净了。

    徐博望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陈扬还不知道。但是陈扬觉得他是得给徐博望找一件战意和一件趁手武器。乔凝一笑,说道:“这个都不急,我手上还有龙纹钢精魂,便可以给她打造一件龙纹钢铠甲。另外也可打造一口龙纹剑出来!”

    陈扬说道:“龙纹钢虽然是好钢,但没有法力的驱使,却是展现不出太大的威力来。”

    乔凝说道:“慢慢来吧,等有机会再给他谋吧。”

    陈扬点头,说道:“好!”

    乔凝又说道:“接下来咱们还是前往大康吧。”

    陈扬说道:“咱们在这边设下这么多陷阱,一回大康,在他们的微观世界里,只怕会出现两极分化,容易被辨认出来。”

    乔凝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陈扬说道:“我实在不愿意将众星殿这样的强敌引给大康。那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乔凝说道:“你一个人扛,能扛到什么时候?就算是你现在做了这么多虚招,但是难保他们就没有别的手段找到咱们。咱们去了大康,先跟皇上商量,也可多做虚招。皇上出手之后,咱们更加安全。也不一定咱们就要留在皇城里面。”

    “那好吧!”陈扬见乔凝坚决,便说道。他也觉得,乔凝的说法更为保险一些。

    当下,陈扬与乔凝前往西昆仑!

    大康之中,沈默然带着罗峰和程建华驾临皇城。

    皇上与蓝紫衣在御书房里接见了沈默然。

    虽然是故人相见,但彼此却算不得多么的热络。这却是因为沈默然于皇上来说,一直不是愉快的存在。当年沈默然和中华大帝仇怨甚深,到了如今,恩怨一直尚未化解。沈默然在年少时,曾经追杀还未崛起的中华大帝陈凌。陈凌的心爱女人唐佳怡当时还怀着他的孩子,可唐佳怡就在陈凌的面前被沈默然杀了。

    这样的仇恨,永远也无法化解。

    陈凌能够原谅皇上,皇上虽然也杀了林岚那个女人。但当时情况是彼此为完成任务针锋相对,那本就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所以这桩恩怨可以放下。

    但沈默然杀陈凌的妻儿,完全是沈默然恃强凌弱,妻子,儿子的死,这是永远放不下的。更何况,当年的沈出尘是陈凌最尊敬的大姐。沈出尘临死都要陈凌为她诛杀沈默然。所以,陈凌对沈默然和陈天涯的仇恨,那是永远无法释怀和化解的。只有用血才能洗刷!

    “众星殿!”皇上沉声说道:“虽然我没听说过这众星殿,但从目前的种种局势来看,包括神帝他们被困,还有诸多天命者相继被抓,这些事情,只怕都和这众星殿脱不了干系。长生大帝要和我合作,也是因为众星殿。你沈默然如此人物也来找我合作,却也是因为众星殿,这倒真是有趣了。”

    沈默然脸色淡冷,他说道:“我来,不是听你说这些废话的。怎么,你不愿意合作?”

    皇上看了一眼沈默然,淡淡说道:“当年即便是门主,也因为事情紧急,大局当前,便和你合作过。按照道理来说,我又不是门主,我的妻儿也未被你所杀。所以,我没什么好介怀的。”

    沈默然脸色微微缓和。

    皇上话锋一转,他说道:“但是,门主和你合作,是为大局。而我,既然也为大局,那就不能和你合作了。”

    “为什么?”沈默然脸色变了。

    皇上说道:“众星殿虽然蠢蠢欲动,我们不知道他的目的,但至少它现在还未打算向我们出手。所以我们还有许多时间来筹谋应对。但若是容下了你,立刻引来众星殿,这显然是对大局不利的。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我不能与你合作。别说你与门主有恩怨未化解,即便你是门主的至亲兄弟,我为大局,也断不能留你!”ps我创建了微信公众号,叫做天道盟,欢迎大家加入,更新变动,还有故事走向等等,都会在第一时间在公众号里面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