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凛眼神凛冽中透着寒意,他的法力狂猛运转,那通天剑阵便将秦林困得死死的。请大家看最全!

    叶凛并没有打算将秦林杀死,所以,他并未立刻就驱动通天剑阵来诛杀秦林。不过秦林却也不知道叶凛是在留手。

    叶凛是要让通天剑阵的精气神将秦林镇压住!如此之后,他再出手将秦林生擒。

    那通天剑阵中产生了滚滚剑气,这些剑气纵横,却并不能置人于死地。但是却如鞭子在抽打着人的身体。

    普通人是决计承受不了的。

    秦林六识之中,只剩下滔天的海啸和气流呼啸。眼前也是一片雪白!

    “好厉害的剑阵!”秦林暗暗吃惊,他心神忽然一动,随后将太上神刀祭出。那太上神刀在他身前迅速形成一股密密麻麻的刀芒!

    刀芒散发出金色的光芒,耀眼到了极点!

    “去!”秦林一掌拍出。那刀芒有千来条,来回斩杀,便如一个周身都是刀芒的球体一般。球体剧烈旋转,轰的一声,便将通天剑阵砸出一个洞口来。

    秦林人一闪,便趁机离开了通天剑阵!

    这时候的秦林,身穿太上神铠,他的速度快如疾风闪电,力量也是大的出奇。

    “嘿!”秦林轻喝一声,他身形快出了残影,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叶凛的面前。

    随后,秦林一刀朝叶凛的中线劈去。

    刀锋狠辣,快,准,狠,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秦林得了玄空神尊的真传,如今,他对术法的研究并没那么多。便是依靠法力和太上神刀以及太上神铠融合。他就是靠着一口刀近身攻杀!

    叶凛微微一惊,显然他是很久没遇到这种近身攻杀的攻击招式了。

    “嗯?”叶凛微微皱眉,一瞬间,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危机。

    那刀锋来的太快,叶凛只觉眉心寒意侵袭,刀锋已经临近。

    “哼!”叶凛冷哼一声,他急退一步,接着将造化无极扇一挥。这扇子立刻就如一条怪兽的手臂一样探出,然后狠狠的抓捏向秦林的太上神刀。

    秦林变招更快,刀势一转,避开怪兽的爪子,却是反斩向了怪兽的手臂。

    “啪!”叶凛手腕一翻,那怪兽爪子迅速变成了坚硬的黑色盾牌。

    叶凛手腕再一翻,那黑色盾牌携带猛烈飓风朝秦林面门撞杀过去。

    轰!

    一股气压排山倒海而来,让人呼吸都觉得困难。

    来的速度很快,秦林只觉眼前瞬间一黑,那盾牌遮天蔽日撞杀而来,他周身汗毛全部倒竖。

    秦林反应也快,他疾退三步,接着扬刀,法力灌注,气血流转!

    灭天刃!

    一刀朝那黑色盾牌斩去!

    刀芒暴涨,一股浑厚无匹的气势从刀身散发出来。

    轰!

    太上神刀斩杀在了黑色盾牌上,火花绚烂到了极点。

    那黑色盾牌刹那间寸寸龟裂。秦林接着一脚踢中黑色盾牌,这黑色盾牌迅速变回成造化无极扇,并回到了叶凛的手中。

    秦林爆吼一身,他的愤怒完全爆发出来,接着又一步十米冲杀到了叶凛的面前。

    他的速度快逾绝伦,刀尖银芒闪动,闪电般刺向叶凛的咽喉。

    “岂有此理!”叶凛也怒了。

    他手中的造化无极扇瞬间就恢复原样,这件造物神器并不是秦林这一刀就能破坏的。叶凛再大袖猛一挥。

    这时候,他的法力全部运转到了造化无极扇之中。

    造化无极扇内部的法阵启动。

    顿时,那地面十米的土地积雪全部被连根拔起,一股凶悍绝伦的气流排山倒海般朝秦林轰杀过来。

    秦林瞬间便就感觉自己如孤单小舟遇上了滔天海啸。

    危机之中,秦林守定心神,他的动作也是极其快捷,突然手一翻,太上神刀脱手而出。

    双手连结法印,接着暴喝一声!

    一瞬间,太上神刀爆出耀眼银芒,刹那间斩出百余道凶狠刀芒。

    轰轰轰!

    刀芒残影,雷霆撞杀。那一股滔天海啸也被秦林的刀芒斩得七零八落。

    叶凛眼中寒光闪烁,他一招手,将那九道扇骨变化的通天剑阵召回。

    九道扇骨合成一口纯黑巨剑!

    叶凛闪电驱剑。“九曲连环剑!”

    那纯黑巨剑的剑芒暴涨起来,接着连续斩出九剑。一剑比一剑凶猛,一剑比一剑炽烈!

    剑光与剑芒混合,形成浩浩荡荡的杀身成仁大洪流!

    砰砰砰!

    连续九次剑光撞杀向秦林,秦林连挡九剑,每挡一剑,他的身子气血便翻滚猛烈一次。

    八剑之后,秦林周身酸软,法力运转难以继续。他的鼻子,耳朵,眉毛都被震出鲜艳的血珠来。

    这九曲连环剑,看似九剑,但每一剑中都有七七四十九个微妙的变化。每一个变化都蕴含了恐怖的杀伤力。

    通天剑阵和九曲连环剑都是叶凛的杀招。他本不愿意对秦林施展出来,也是怕带一具尸体回去。毕竟,星主的命令是要绝对的活口。但是秦林太难以对付了,不得已,叶凛还是施展出了九曲连环剑!

    那第九剑斩出时,秦林危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秦林奋起残余的力量勉力格挡。

    轰!

    这一剑直接将秦林的太上神刀磕飞出去,并狠狠的斩在了秦林的太上神铠上面。

    那太上神铠上留下一道清晰的沟壑!

    秦林惨哼一声,也摔飞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接着便昏死过去了。

    清晨,位于大顺国境的极北之地,这里是大雪山。

    大雪山并不叫大雪山,它的名字叫做北昆仑。

    阳光映照在这北昆仑的雪山之上,极目远眺,可见数座雪峰高耸,似乎要钻入云霄一般。

    程建华和罗峰已经长途跋涉一个多月,他们终于来到了这渺无人烟的北昆仑!

    罗峰在两枚神丹的帮助下,修为已经顺利的到达了八重天中期。而程建华还是七重天巅峰!

    两人都没有飞翔的本事,所以也就只能一路靠腿。

    罗峰的绝仙剑有器灵鬼泣,这鬼泣本事不弱,如果罗峰法力再强一些,便是运用鬼泣来飞行也不是不可以。

    但现在,还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这两人,之所以来到这孤绝人烟的北昆仑,却是因为一要躲避云天宗的追杀。他们并不知道云天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程建华说过,危险来自云天宗。

    所以,罗峰在躲避云天宗。

    第二,程建华算出罗峰的机缘大概就在这北昆仑。

    此时,两人都有些疲乏了。放眼望去,便只有一望无际的雪山。

    罗峰和程建华落座下来,程建华从戒须弥里找出水袋递给罗峰。“峰哥,喝水!”

    罗峰接过,喝了几口,然后又递还给了程建华。

    程建华也喝了几口水,如此之后,他才将水袋又放回戒须弥里。接着,程建华又找出了干粮分给罗峰。

    罗峰咬了几口干巴巴的干粮,然后重重的咀嚼,如此才能吞咽下去。

    “这里荒无人烟,咱们这么漫无目的找,只怕希望渺茫!”罗峰说道。

    程建华一笑,说道:“难道峰哥你灰心了吗?”

    罗峰一笑,说道:“倒不至于,只是觉得这样有些傻。难道咱们遇到了机缘,便哭着求着让人收咱们为徒么?”

    程建华说道:“峰哥你错了,机缘只是你的,并不是我的。该来的,总会来的。”

    罗峰忽然就停止了进食,他看了程建华一眼,说道:“你该知道,我三弟对你成见很深。”

    程建华微微一怔,他有些不自然的笑笑,说道:“好端端的,峰哥忽然说这些做什么?”

    罗峰说道:“在三弟和你之间,我自然是倾向我三弟的。”

    程建华说道:“那为什么,峰哥你没有赶我走?”

    罗峰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和道路,我虽然倾向我三弟,但也不会因为他对你有成见便赶你走。况且,你的确是帮了我不少忙。我身边需要你这么一个帮手。”

    程建华说道:“只要峰哥你不赶我走,我会永远为峰哥你效忠。”

    “为什么?”罗峰直接的问。

    程建华呆了一呆。

    罗峰继续说道:“我并不认为我就是最有前途的人,是什么原因,让你这样的人愿意陪在我身边?”

    程建华说道:“这个答案很重要吗?”

    罗峰说道:“没错。”

    程建华说道:“因为你我是同类人。”他顿了顿,道:“因为我服你,我是一头无情的狼崽子,但狼崽子遇到头狼,服气。我若说我跟随你的原因就是这么简单,峰哥你相信我吗?”

    罗峰说道:“那么看来,假如有一天,我弱小了,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吃掉我。”

    程建华说道:“没错,但只要峰哥你比我强,我就永远是你忠心的仆从。”

    罗峰笑了笑,说道:“好吧,那咱们就走着瞧吧。你是狼崽子不假,我这些年来,也未尝不是丛林里的独狼。又何曾怕过谁?”

    程建华说道:“峰哥不怕我智计百出,总有一天会算计到你吗?”

    罗峰说道:“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你若能算计到我,那是你的本事,这没什么好怨的。”

    “哈哈……”程建华说道:“痛快!”

    罗峰笑笑,他又啃了一口干粮,然后重重的咀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