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嫣然说道:“你不透露,也没关系。请大家看最全!”她接着一笑,说道:“我们收到消息,如今在神族的圣城里,各方大佬们都聚集在了一起,似乎在酝酿一场大风暴。我再看你们这里的情况,便也知道,圣城的大风暴是针对皇上的。”

    陈扬说道:“我倒是有些奇怪,天池阁到底是赞成天洲计划,还是反对天洲计划的?长生大帝有下达过指令吗?”

    苏嫣然不由苦笑,说道:“我还没套出你的话,你倒先开始套我的话来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就是随便聊聊,你也可以不说。”

    苏嫣然说道:“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咱们天池阁的立场是很简单的,那就是不支持,不赞成。我们是做生意的,不会与天洲计划这样的政治事件沾染上关系。”

    陈扬说道:“可你们却在想方设法的探寻政治秘密。”

    苏嫣然说道:“那是因为,生意和政治也没办法完全分开。我们天池阁家大业大,不可能什么都后知后觉,这样是活不长久的。”

    陈扬说道:“那好吧,我也只能说,我们现在所做之事,与天池阁没有什么关联。也许过后,你们能探听到蛛丝马迹,但现在,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苏嫣然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也知道该怎么回去复命了。”

    陈扬说道:“那我就不留你了,最近我比较忙。”

    苏嫣然便就起身,陈扬将苏嫣然送出了少威府。

    此时此刻,在泥泊河一端的圣城之中,圣殿之内。

    陈天涯,九幽天帝还有一众高手都已经整装待发。

    这些高手分别是陈天涯,九幽天帝,云化影,萧逸。这四人是为首的,而九幽天帝并不打算带洛天心前去,因为洛天心要在神族之内主持大局,这次,九幽天帝带上了他的第三子,此子名叫洛天铭。洛天铭天生有些痴呆,但是在修为上却有超强的天赋,生下来的时候便自带法力。精神力更是强大得离谱。洛天铭的修为不在洛天心之下,只不过这些年来,洛天铭都跟在九幽天帝身边,所以也没有怎么出现在大众的视线范围之内。

    洛天铭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很容易发狂,发起狂来,法力暴涨,六亲不认。

    这也是九幽天帝不敢将洛天铭放在洛天心身边的原因。

    另外,九幽天帝还带了两名绝顶高手。

    这两人分别是黄泉老人,碧落老人。

    上穷碧落下黄泉,碧落黄泉之上有九幽!

    这是神族之中流传出来的一句谚语,也就充分的说明了 碧落老人和黄泉老人的厉害,他们是仅仅在九幽天帝之下的高手。

    就从这三名绝顶高手来看,便可看出神族的实力是多么的雄厚和恐怖了。

    云化影本来已经秘密下达命令回了云天宗,要天刑司安排人击杀罗峰和秦林。可那边回馈,说这两人离开已久,未曾回来。云化影便知道,可能是那两人已经有所察觉了。他也就没再追究这个事情。

    云化影也带了三名绝顶高手,分别是龙象老祖,炼铁神赤追阳,还有噬心老祖。这三人无不是十重天以上的高手。

    萧逸的三名高手,同样是十重天以上的。

    分别是宝日法王,元祖,姬天妖!

    这些高手,都是云化影和萧逸的心腹高手,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是他们的秘密武器,而在云天宗和羽化门内,还有许多名震天下的高手等等。

    三派的底蕴之雄厚,却是大康很难比得上的。

    这些高手聚齐之后,陈天涯,九幽天帝,云化影,萧逸四人独自商量了一番。

    九幽天帝说道:“据说那大康皇帝也已经有所准备,正在等着咱们前去。”

    陈天涯说道:“是吗?”他接着淡淡一笑,道:“只要没有神帝在,咱们这几人要去办事,还怕会有办不成的事吗?尤其是杀人这么简单粗暴的事儿。”

    九幽天帝闻言一怔,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没错!”

    他们这几人,已经代表了天洲的最强力量。他们联合在一起,的确算得上是所向披靡,所向无敌了。

    随后,一行人展开元神朝着大康国境飞去。

    这一次,陈天涯并没有带上陈亦寒。这样级别的战斗,陈天涯并不认为陈亦寒有参加的必要,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免得到时候又横生什么枝节!

    大康皇城!

    轩正浩在昨晚宣布,明日早朝取消。并派出御林军,巡防营等官兵发出全城戒严令。

    戒严令执行起,任何百姓不得外出,不得相互探视。

    包括天池阁等等神秘机构,若有违令者,杀无赦!

    皇城要出大事了,这是所有人的感觉。但谁都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群臣以及老百姓们还是没有多少慌乱,因为一切都有皇上在,大家相信皇上能解决一切的事情。

    陈扬,兰庭玉,卫无忌,兰天机,蓝紫衣,云蕾儿,乔凝,地藏王,摩罗,沐静包括小龙全部都入了皇宫。

    在皇宫的御前校场上,朝阳初升。

    皇上着明黄色衣衫,他的身后就站了这一行人。

    陈扬也就发现,皇上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并没有意料之外的人出现,但到底还有没有隐藏的安排,这陈扬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时候,一众人都没有说话。

    蓝紫衣她们更不会说什么。

    皇后娘娘并没有前来,皇上让皇后娘娘带着她们的儿子在秀宁宫内等候!

    阳光明媚而温柔!

    但一场绝顶的暴风雨即将降临!

    陈天涯他们并不是要毁掉大康,所以他们不会前来滥杀无辜。他们是要杀掉轩正浩,夺取大康的政权,接着再推行天洲计划。

    这是阵仗分明的。

    随着一道道光影闪烁而来,过不多时,便在轩正浩的前方,陈天涯一行人终于降落。

    陈天涯一身黑色长衫,他显得冷漠威严。

    陈扬虽然站在后面,但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陈天涯。

    而陈天涯的目光也到了陈扬的身上,不过他只是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放到了轩正浩的身上。

    陈天涯这一行人,却是以陈天涯为首的。

    当神帝一人战四尊而大获全胜时,大千四帝的声望就已经真正奠定了。

    所以陈天涯在这里,即便是九幽天帝也隐隐尊他为首。

    至于陈扬这边,皇上的修为未必是最高的,但他却是天洲守卫战的首脑。所以众人自然尊他为首。

    在决战前夕,卫无忌与兰天机发生过对话。

    皇上跟这两人之前谈过话,也说过事情的重要性以及严重性。

    皇上说道:“这一次对于大康来说,乃是灭顶之灾。朕也无法保证结果是是什么,两位爱卿此时若要离开或不参战,朕绝不怪罪!”

    当时,两人异口同声表示站在皇上这边。

    事后,卫无忌与兰天机聊天。

    “兰候,这样的决战,压力可想而知。你为什么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参战?”卫无忌笑笑,说道:“我是已经没有退路了,可你有啊!”

    兰天机说道:“因为我相信皇上!”

    兰天机就只说了这七个字。

    他是如此的坚定不移。

    而此时,皇上与陈天涯四目相对。

    双方的距离大约有二十来米,这个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些远,但这些人的视力都是超群的,所以一点障碍都没有。

    “轩正浩,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陈天涯淡淡冷冷说道:“此情此景,你还熟悉吗?”

    皇上的脸色很平静,他说道:“二十多年前,在香港,在大楚门,你率领一群高手前来围攻大楚门。若不是门主及时出现,我早已不在人世。所以,此情此景,我怎能不熟悉呢。”

    陈天涯说道:“不同的是,二十多年前,陈凌能够前来救你。但今日,他显然来不了了。”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你倒猜猜今日的结局会是什么?”

    皇上淡淡说道:“我实在不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在我的面前洋洋得意。你难道忘记了林岚是怎么死在你的面前的,你难道忘了,你当时对我有多么的无可奈何?二十多年前,你依靠你的蛮力胜了一局。整整二十来年,我一直在等待的就是今日!”

    陈天涯眼中闪过寒意, 说道:“看来你是认为你已经准备好了。”

    皇上说道:“我们废话多了也无益,直接动手吧。不过动手之前,也要比划出一个道道来。这大康的皇宫,造起来不易,若是毁了,甚是可惜。你们若是赢了,这皇宫也用得着。”

    “好,你想怎么划下道来?”陈天涯问。

    “单打独斗,肯定不行!”皇上说道。

    单打独斗,皇上这边肯定是要必败无疑的。因为陈扬,兰庭玉,卫无忌他们都严重的拉下了战斗力。若是搞个十局六胜,光陈扬这几人都不够输的。

    所以,如果皇上说要单打独斗,陈天涯肯定是很乐意的。

    但显然,皇上也没这么傻。

    陈天涯反正是本钱雄厚,他不在乎皇上这边出什么阴招。不管什么招,他便一力降十会!

    “我在天空之中布下乾元金光阵,里面的太阳神芒会布在周围,以乾元金光阵形成一个三万平米的空间来。咱们都进去,进行一个小时的厮杀。一个小时之后,战斗停止,那一方死的人多,便算那一方输了。总之,谁都不能逃走,死都给我必须死在大阵里面。你可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