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自然是记得老祖宗云蕾儿的话的,但他总还是要抱着一线希望不是。

    “我去雾都里看看。”陈扬说道。

    陈扬乃是血族的王,他想要做什么,自然是没有人管的。同时,陈扬让多伦斯他们好好招待乔凝。去雾都这事,陈扬就不用乔凝陪同了。毕竟雾都乃是血族的禁地,血族中的人都不能轻易进去,更何况乔凝这个外人。

    陈扬进入地下通道之后,接着就来到了雾都。

    雾都之中,依然是雾气不散。那雾气不是阴寒,而是清凉。深呼吸一口气之后,陈扬能感受到这雾气在肺里有丝丝清甜之味。

    雾都的中心还是那个八卦阵盘,那是老祖宗修炼的地方,云蕾儿一直都是在哪里盘膝打坐。陈扬走上前去,他也就在那八卦阵盘上盘膝而坐。

    陈扬希望以这样的冒犯,能够感应到云蕾儿。

    陈扬坐上了八卦阵盘,他立刻就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他仿佛坐在了天地的中央。这周围的雾气都是在围绕着他。

    那些雾气就像是无穷的灵气一样朝他涌来。

    陈扬的呼吸之间,这些雾气就在他的喉咙里,肺部里奔腾,这是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

    心胸格外的开阔。

    在这样的环境下修炼,那对修炼的提升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陈扬这才明白,这雾都,可真是一个修炼宝地。这是云蕾儿留下来的,可惜自己一直没有重视到。

    不过眼下,陈扬肯定不指望能在这里修炼出个什么名堂,然后杀回去。

    陈扬运转法力,想要感受八卦阵盘下方。他之前穿越到迷失大陆,就是通过这阵盘下去的,眼下,他也希望这里面会有什么奇迹。

    但是,他的法力运转,却感受到八卦阵盘下方乃是实打实的地下室。

    也就是说,位面之门并没有打开。

    至于迷失大陆,那个地方陈扬也知道指望不了。迷失大陆是一个法力充足,但有缺陷的地方。除非自己能将陈天涯他们那么些人全部引到迷失大陆里,那自己就可以横着走了。

    可对方也未必会去,即使去了,他们也可以同样享用迷失大陆里充足的法力。

    这个想法,也是只能想想了。

    当然,他偶尔也会想到迷失大陆里的教神雅琳娜,还有陆月华。

    陈扬收敛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情绪,他心里开始诚心的祈祷起来。他希望这样的祈祷能够感知到云蕾儿。

    “老祖宗,我是陈扬!”末了,陈扬干脆扬声喊了起来。他絮絮叨叨的说了眼下的困境等等!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

    陈扬却也不气馁,主要是已经有了沟通地藏王菩萨的经验。

    一连三天,陈扬就一直在雾都里待着。他的吃喝都是允儿送进来的,允儿进来之后,陈扬也跟允儿轻言细语的说了一些话。允儿倒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只要陈扬理会她,她就已经很开心了。这个小妮子的爱,可以卑微到尘埃里面。

    陈扬并不是大老粗,他能感觉到允儿的心思。但是,他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继续再心软下去了。心软,只会给自己身后的女人们带来更多的伤害。对允儿和她们来说都是伤害。

    三天的时间,并没有让陈扬呼唤到云蕾儿的回应。

    陈扬算了下时间,离皇上给的约定时间还有四天。那也就是说,还可以在这里至少待两天。剩下的两天要花时间赶到西昆仑,乔凝也需要休息,修养,如此之后,才能再回天洲。

    这一趟如果只请到了地藏王菩萨,那么这显然是不够的。地藏王菩萨一人去了,那是将地藏王菩萨往火坑里推啊!

    于是,陈扬在雾都里又待了两天。

    这天晚上,陈扬依然在絮絮叨叨的说话。反正也不知道云蕾儿是否能感应到,姑且就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悦耳的女人声音终于传来了。

    “陈扬,你还真是执着啊!”老祖宗云蕾儿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的无奈。

    陈扬大喜,连忙跳下八卦阵盘,说道:“老祖宗,您在哪儿?”

    云蕾儿说道:“来了!”

    随后,那八卦阵盘忽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来。紧接着,随着那八卦阵盘的光芒消失,一名白衣女子出现了。这白衣女子金发碧眼,就像是欧洲那种最美好,最典雅的小公主一样。

    她是这世上最美的艺术品!

    看起来,才跟十六岁一样。

    但她却正是血族的老祖宗,也是千年血妖!

    “老祖宗!”陈扬不由大喜,说道:“您终于回来了。”

    云蕾儿的美丽的脸蛋上并没有太多的波澜,她的眼眸清澈无波。“我大概知道你喊我回来的意思。”

    陈扬说道:“老祖宗,那您愿意出手吗?”

    云蕾儿说道:“你是说,你也将地藏王菩萨给请动了?”

    陈扬点头,说道:“不错!”

    云蕾儿说道:“那么看来,地藏王菩萨的确是一位悲天悯人的大贤者。你们天洲之事,我们未必就是什么都不清楚的。只不过,那是一团是非漩涡,我们也都不愿意参与进去。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这个道理,你要懂!”

    陈扬自然懂这个道理,众生做事,只害怕结果。却在作恶时没有畏惧之心。而菩萨却是深知因才是起源,所以他们一般都不愿意出手卷入尘世的是非之中。

    陈扬说道:“但我还是想请您出手。”

    云蕾儿说道:“我原本选中你,是希望我在离开地球的日子里,你可以护佑血族。但眼下,似乎是我反倒被你找上了。”

    陈扬不由汗颜。

    云蕾儿说道:“天洲那边,我略有耳闻,再加上你所说的。情况之复杂,恶劣可想而知。我若去了,便是在站队,旗帜鲜明的站队!我便是在与天洲诸多真神站在了对立面。这个后果,你可以不想,但我必须要想。”

    陈扬说道:“我们所做一切,乃是为了维护天道。不说这是伟大的事情,但大千世界乃是我们的家园。身为大千世界之人,自然是要守护自己的家园。”

    云蕾儿说道:“所以这是你崇高的理想,你不能将这个理想强加到我的头上来。”

    陈扬说道:“难道老祖宗您就不念与大千世界的牵绊情分了?”

    云蕾儿说道:“是非有因,万事有果。大千世界存在了亿万年,从未被人颠覆过。存在,即是道理。如果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被改变,那也是道理。你又何必执着?”

    陈扬说道:“不,这不是执着。纵使大千世界注定不会被改变,但这其中,也少不了我们的努力。”

    云蕾儿说道:“你有你的选择,我不强迫你。你也莫要强迫我。”

    陈扬说道:“这么说来,老祖宗是不肯出手了?”

    云蕾儿说道:“要我出手,也不是不行。”她的话锋突然一转。

    陈扬不由大喜,说道:“您有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云蕾儿说道:“将你眉心里的玄黄神谷种子给我。”她顿了顿,又说道:“我知道你的玄黄神谷种子和你的神经元连在了一起,不过我有手段将其剥离你的身体。”

    陈扬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说道:“好!”

    云蕾儿呆了一呆,她却是没想到陈扬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你真的就答应了?”

    陈扬说道:“为什么不答应?这事,老祖宗您有您自己的理念,我的确也无从指责。既然当做了交易,我当然要付出代价。”

    “你倒算是明事理!”云蕾儿笑了笑。

    这是她出现之后,第一次对陈扬笑。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云蕾儿说道:“玄黄神谷种子,我怎可能要你的。这是你安身立命的东西之所在。”

    陈扬不由惊讶,随后便是狂喜。“老祖宗,您是在跟我开玩笑?”

    云蕾儿嫣然一笑,说道:“若是真的无心帮你,你在这里絮絮叨叨上十年,百年,你看我应不应你。”

    这个时候的云蕾儿,有着一丝小女孩的顽皮和娇憨。

    她当真是美极了,可陈扬却也不敢有半分的亵渎之心。

    陈扬长舒了一口气,内心同样觉得舒畅惬意。只因为,在他心里,云蕾儿是如师如母的亲人,他一直都觉得云蕾儿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的。是有着伟大人格的。

    当然,即便云蕾儿不愿意帮忙,那也不能说是她人格卑劣,那只能说是人各有志。

    但现在,云蕾儿的松口,这就证明了陈扬的心里所想是一点没错的。

    随后,云蕾儿说道:“对了,还有一个人,你也该叫上他了。”

    “谁?”陈扬奇怪的道。不过他马上就想起来了。“老祖宗你是说摩罗?”

    云蕾儿一笑,说道:“没错!”

    陈扬说道:“我一直都在纳闷,当初老祖宗你说他只是去上三天就能回来。这都快两年了,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云蕾儿说道:“他本来是三天就可以回来的,他若回来,你也不用那么狼狈。但是他自己不愿意回来。”她顿了顿,说道:“当然,他没回来,你所经历的一切,却又都成就了你。所以,万事有弊也就有利!”ps明日更新有点变化,详情微信公众号天道盟,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