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南随后说道:“这一次,加上陈嘉鸿,还有我,以及我师弟三人。 不管这伽蓝王有多大的本事,要杀他已经足够了。”他说罢之后,又道:“接下来的难题是,伽蓝王如果要逃走,我们也很难将他完全堵死。必须要将他引进一个绝对的空间里,一举将他击杀。”

    “这不是难题!”聂政说道:“伽蓝王狂妄无比,只要是我请他,他一定会来。他绝不愿意在我面前丢了面子。我就再给他发张请柬,请他赴宴,保证他又会屁颠屁颠的前来。”

    林兆南说道:“聂兄,你错了。”

    聂政说道:“哦?”

    林兆南说道:“你不要把伽蓝王当做了傻子。任何人将他当做傻子,那都会是一种灾难。之前他之所以肯来,是因为他知道,你奈何不了他。眼下你再邀请他,他的敏感会告诉他有危险的。所以,你再用这招就不灵了。”

    聂政微微沮丧,说道:“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林兆南说道:“这几天,我和剑玄要焚香沐浴,保持心境平和。如此一来,他就察觉不到其中的危机。另外,你将你的秘密住所巧妙的泄露出去。我估计,现在伽蓝王也想要将你杀了,因为他也顾忌恶龙的到来。”

    聂政眼睛一亮,说道:“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皇宫之中,陈扬一直在凝神运气,他的心态很是平和。

    李家的人终于考虑清楚,决定站在了陈扬这一边。陈扬对于李家自然还是不敢信任,他知道,如果自己杀死了聂政。那么他们一定就会真心投诚。如果自己被聂政杀死了,一切都是不必多说的。

    而眼下,李家的态度还是有所保留的。

    不过,李家给自己透露一些情报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这是李家的生存之道。

    太后娘娘在下午的时候,告诉了陈扬一个消息。那就是他们查到了摄政王聂政的秘密住所。

    “林兆南已经秘密入京!”太后娘娘对陈扬说道:“而且,聂政一向行动隐秘,这一次突然让我们查到。我们怀疑,他是故意让我们查到的。也许,他们是想将你引过去,然后杀掉你。”

    陈扬微微讶异,他多看了太后娘娘一眼。

    太后娘娘说道:“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

    陈扬说道:“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你未免也太实诚了。将所有的宝都压在我身上,这不是你的性格,更不是李家的性格。“

    太后娘娘嗔了陈扬一眼,她说道:“你说的什么话嘛!”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是明人不说暗话。”

    太后娘娘说道:“但人家却是真心实意来站在你这一边的。”

    陈扬说道:“好啦,一切我都心里有数了。多谢你的情报!”

    太后娘娘娇滴滴的说道:“那你要怎样回报人家?”

    陈扬看了这骚娘们一眼,便说道:“今天不行,改天吧。”

    太后娘娘微微失望,不过她也没有强求。

    送走太后娘娘之后,陈扬陷入了沉思。

    陈扬可以肯定的是,聂政一定是故意泄露出线索来的。那么,这就是说聂政是要引自己过去。

    可诡异的是,陈扬没有觉察到这其中有任何的危险。

    事有反常即为妖!

    如果只是单纯的林兆南这些人,那是不足为惧的。

    难道这其中还出现了什么不弱于林兆南的隐秘高手?

    会是谁呢?

    一时之间,陈扬百思不得其解。

    入夜之后,陈扬出了皇宫。他没有跟任何人通气。

    陈扬决定探一探聂政的底,这个世界的人都没有法术。只要没有法术,那不管是什么情况,陈扬都有把握逃走。

    夜幕之中,天上地下,一片漆黑。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零星几点。

    陈扬一路出了皇宫,随后如鬼魅一般,飘忽前进。过不多时,便已来到了聂政所在的老宅子里。那老宅子里,灯火通明。陈扬远远的就可以听见里面有人在喝酒谈笑。

    “这个声音,是聂政的。”陈扬马上就肯定了一件事情。聂政的声音,陈扬记在心里,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模仿的一种声音。即使模仿的很像,但其中的细小差别也逃不过陈扬的法耳。

    “聂政果真在里面,我这时候进去杀他,谁人能挡住我?林兆南?还是林兆南的那几个弟子?”陈扬摇摇头,暗道:“不,都挡不住我!”

    “艹!”陈扬暗骂一声。

    他从来到这莽荒境之后,一直都是胸有成竹的。这一次聂政的套路却让他有些看不懂了,这让陈扬觉得有些窝火。

    而就在此时,在宅子里的陈嘉鸿正冷眼看着林兆南等人和聂政把酒言欢。他自然不会去跟这些人客套,或则是笑脸应酬。

    他突然眼中寒光一闪,说道:“他来了。”

    林兆南等人微微一怔。

    就在陈扬心境有损的那一瞬间,陈嘉鸿敏锐的捕捉到了。

    随后,陈嘉鸿起身,说道:“我去将他引进来。”

    他说完之后,便身形一闪,出了老宅子。

    林兆南不由变色,说道:“这个陈嘉鸿,只怕有些问题,怎地如此莽撞,大家小心些。”

    陈扬很快就看到了老宅子里出来了一个人。

    陈扬将来人看清楚时不由吃了一惊。

    “陈嘉鸿,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陈扬百思不得其解。

    “是了,当初凌前辈将陈嘉鸿带走了。难道真是这么巧,就将陈嘉鸿送到了这莽荒境里。可即使是到了莽荒境里,他为何又跟聂政这些人出现在一起了?”

    陈扬心里有太多的疑惑。

    也是在这时,陈嘉鸿来到近前,他对暗处的陈扬说道:“还不现身吗?”

    陈扬见状,也就不再躲藏。他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陈嘉鸿的面前十米处。

    两人相对而立,彼此都在相互打量着对方。

    陈嘉鸿淡冷说道:“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陈扬自然是揣摩不透陈嘉鸿的态度的,他沉声说道:“我更想不到,你会站在聂政那边。”

    陈嘉鸿说道:“凡是你的敌人,便是我的朋友。这一点,你怎么还看不透呢?”

    这时候,林兆南与风剑玄也出来了。其余弟子就跟着聂政站在一边。这样的战斗,他们都是插不上手的。

    一旦闯进来动手,反而是给了陈扬可趁之机。

    “想不到两位居然是老相识。”林兆南上前,他站在了陈扬的左侧。站定之后,他微笑着说道。

    风剑玄站在了陈扬的右侧,这是三角包围的姿态。一旦陈扬转身想逃走,那就是最大的漏洞。

    而且,在这三大高手面前,只要动了逃走的念头,那么战斗意志也就算是崩溃了。

    战斗意志一旦崩溃,基本也就是找死了。

    陈嘉鸿冷冷说道:“何止是认识,我与他还有夺妻之恨!”

    “有趣有趣!”林兆南说道。

    陈嘉鸿森冷的说道:“陈扬,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陈扬的火性也被逼了出来,他冷笑一声,说道:“陈嘉鸿,你就是个煞笔。看来凌前辈将你放逐到这里,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到了现在,你还认为江诗瑶的离开是因为我?你不觉得你自己有问题吗?如果你没问题,凌前辈为什么不帮自己的儿子,反过来要帮我?如果我和江诗瑶有一腿,你认为凌前辈能容忍我吗?”

    陈嘉鸿冷声说道:“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你的命!”

    陈扬说道:“麻痹的,你以为你可以吗?你有法力的时候都不是老子对手,现在老子打你,更加不是问题。”

    这时候的陈扬让林兆南和聂政等人有些傻眼。

    这货不是一直都仙气飘飘的吗?怎么这会儿这么粗俗了呢?

    陈嘉鸿说道:“好,我就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他说完之后,率先出手了。

    林兆南与风剑玄脚步微微移动,却不着急出手。

    林兆南可是人精,他这时候一点也猜不透陈嘉鸿的想法,所以他要先静观其变。

    而风剑玄却是唯林兆南马首是瞻的,所以林兆南不动手,他也就不动手。

    但这两人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陈嘉鸿脚跟一旋,身体扭曲几下,七步并做一步,眨眼就到了陈扬面前,崩拳肋下出,瞬间击到陈扬的心窝。

    此乃七星北斗步,天崩拳势!陈嘉鸿这一下七星北斗步,快得超过了人类的极限,人的身体闪动,就好像一线星光飞遁!

    脚踩七星势,手做崩拳势,身体穿梭,好像星辰光华,钻一线缝隙,以雷霆万钧之势,瞬间轰到。

    陈扬全神贯注,在陈嘉鸿发动之时,心窝一憋,心脏猛缩,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拳劲带起的劲风,好像锥子,直刺自己的心脏输出血管的部位。

    拳头实体没有到,但拳头前面的劲风先已经刺到。陈嘉鸿的崩拳势打出,拳头前面的劲风不似一般高手拳师似大浪推涌,而是凝聚成锥子一样的凌厉无声的风。可见陈嘉鸿内家拳上的功夫已经到了以假乱真,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这样锥子般无声的拳风,是因为出拳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手臂推出的一瞬间,臂肌皮毛内裹,使拳前面的一小段空气聚而不散,如裹着子弹一样锥打出去。

    啪!陈嘉鸿的神拳势,拳头已经点进了门户,打到陈扬的心窝口上,几乎是毫厘不差的撞到衣服上。一下得手,陈嘉鸿眼中闪过喜色,他的拳头前面敏感皮肤似乎在百分之一刹那的时间,感觉到了陈扬心窝前胸口皮肤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