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鸿对云彩着实是宠溺到了极点,他一笑,说道:“我们可以在这里买房子呀。”

    云彩瞠目结舌,说道:“这里的房子肯定很贵的,我们那里买得起。”

    陈嘉鸿说道:“再贵的房子,都不是问题。难道你不相信鸿哥哥有这个本事吗?”

    云彩马上就说道:“我相信,当然相信,鸿哥哥是最棒了。”她顿了顿,又俏皮的说道:“不过还比伽蓝王差一点点。”

    陈嘉鸿哈哈一笑。

    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如今居然被云彩这般提及陈扬此人,他居然一点都不动怒。

    陈嘉鸿看开了许多事情,这时候的他,是最有魅力的。

    每个人都有善良和邪恶的一面,也都有极端的一面。

    陈嘉鸿之前是极端的,但现在,他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生活之中。

    也应该说,这是一种基因,来自陈凌身上的基因。

    当年的陈凌,同样是个暖心的大哥哥。他带着自己的亲妹妹一起生活,对妹妹陈思琦一样是宠溺到了极点。但是陈凌在受到刺激之后,也有极端的一面。

    就像是当年,他为了心爱的小倾之死,可以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不惜毁灭一切,都要为小倾报仇。

    即便是到了现在,陈凌依然没有释怀。杀小倾的凶手之一就有陈天涯,所以,陈凌一直都在布局,便是要将陈天涯杀了。

    而陈天涯更是陈凌的极端因子放大版本!

    这个自是不必多说的。

    同时,陈扬也是这一脉的人。他身上也有极端的一面。

    陈嘉鸿与云彩这边聊的甚是开心,云彩随后又有点小失望的说道:“可惜这里没有人说伽蓝王的故事。”

    陈嘉鸿说道:“这里没人敢说的。”

    云彩说道:“为什么呀?”

    陈嘉鸿说道:“摄政王聂政在汴京城一手遮天,伽蓝王还在皇宫之中,所以百姓们不敢说伽蓝王的好话。”

    云彩恍然大悟。她不由嘀咕着道:“这个摄政王聂政真是个大坏蛋。”

    “臭丫头,居然敢说摄政王的坏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那隔壁桌的一名大汉忽然就走了过来,他怒斥一声。

    那隔壁桌一共坐了四名大汉,其余三名大汉也立刻就围了过来。

    云彩见了这情状,顿时就吓得脸色煞白。

    “臭丫头,你知不知道说摄政王的坏话会有什么后果?”那大汉叫做大牛,大牛是京城的地痞流氓。他们几个人也算是鱼肉乡里的一方泼皮。

    此时,大牛发难,自然不是要为摄政王来抱不平。只是,这是一个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大牛上前,便要去抓云彩的手,说道:“来来来,跟我去见官!”

    大牛的本意就是要吓唬云彩,让云彩求饶。他觉得这个姑娘太水灵了,如果威胁一番,敲些银子,再猥琐快活一番,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这种地痞流氓,却也脑子不笨。他们如此四个彪形大汉,又哪里会将斯斯文文的陈嘉鸿放在眼里呢。

    “鸿哥哥!”云彩吓坏了。

    便也在这时,陈嘉鸿突然弹出了一粒花生米。

    那花生米猛然发射,刹那之间,撕裂空气,直接将大牛的手腕洞穿。

    大牛惨叫不已,他的手腕上顿时鲜血如注。

    余下三名大汉见状,不由吃了一惊。

    “是这小子在捣鬼!”那三名大汉立刻就朝陈嘉鸿扬起了钵大的拳头。

    这三名大汉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也是常打架的主,所以三人围攻,气势还是满足的。

    云彩吓得不轻,陈嘉鸿迅速再次弹出三粒花生米。

    这三名大汉的手腕也被洞穿,一个个鬼哭狼嚎的。

    “再敢放肆,下次就不是打手而是打你们的脑袋。”陈嘉鸿冷冷的说道。

    这四名大汉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年轻人是位恐怖的高手,他们眼中闪过畏惧之色,随后转身便跑了。

    这四人,就像是小丑在演一出闹剧一样。

    而云彩却是惊奇而欢喜。“鸿哥哥,原来你也是高手啊!”

    她的声音中透着兴奋。

    陈嘉鸿微微一笑,他夹了一筷鱼肚到云彩的碗里,说道:“鱼都要凉了,快吃吧。”

    云彩点头,这一刻的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快乐的人。

    云彩从小就是孤儿,她吃百家饭长大,还好盘龙镇民风淳朴。所以她也才能活下来。

    很多时候,云彩看着别家的孩子都有父母疼爱,她觉得这个世界对她太不公平了。她也时常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

    但云彩自小就是个感恩的人,所以,她虽然羡慕,却不嫉妒。

    陈嘉鸿是陈凌叔叔拜托她来照顾的。当时,云彩并不认识陈凌叔叔,但陈凌叔叔却有一种让她见一面就无比信任的奇妙感受。

    陈凌叔叔说了鸿哥哥的身世,说他也是从小没有父亲疼爱等等。

    云彩顿时就跟陈嘉鸿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她也用她的温暖和笑容来感染陈嘉鸿。

    此时此刻,在客栈的另一边,有两个人关注到了陈嘉鸿这边。

    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兆南和聂政。

    聂政是乔装打扮到的这里,如今他是真害怕陈扬会对他实行斩首行动。陈扬一日不死,聂政的心都是提着的。

    林兆南入京,聂政极其重视,他也不想消息走漏,于是就约着林兆南在此处见面。

    林兆南看起来不过四十来岁,他是个很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色长衫,手指上戴了玉扳指,看起来端是风流文士,却又哪里能让人想到,此人就是圣龙门门主,号称天下第一的林兆南呢?

    “聂兄,你刚才看到了吗?”林兆南忽然说道。

    “看到什么?”聂政微微奇怪,说道:“你是说那个年轻人?”

    林兆南说道:“没错。”

    聂政说道:“他确实有两小子,不过这种高手,就算招揽过来,那也是给陈扬填坑,一点用处都没有。”

    林兆南说道:“不不不,聂兄,那年轻人绝不是你口中的那些高手可以比拟的。”

    聂政不由奇怪,说道:“什么意思?”

    林兆南淡淡说道:“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很高,高到你我不敢想象。也许,他未必在我之下。”

    聂政说道:“你开什么玩笑,现在高手有这么不值钱?随随便便遇到一个,就有如此本事?”

    林兆南看向聂政,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聂兄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若是以前,聂政还未必就在乎林兆南。但眼下,聂政还这要仰仗林兆南。他便有些尴尬的说道:“那倒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么多年来,大离国的高手都只是那么几个。怎么最近随随便便都能跳出这样的高手来呢?”

    林兆南说道:“聂兄,你先别考虑这些啊!那年轻人是咱们的机会!”

    聂政便欲转身去打量那边的陈嘉鸿。

    林兆南忙说道:“聂兄,你千万别看。”

    聂政说道:“为什么?

    林兆南说道:“他的敏感很强,你如果看他,会引起他的注意。“

    聂政微微皱眉,说道:“这么邪乎?”

    林兆南说道:“若不邪乎,那又有什么好值得我们关注的。”

    聂政说道:“你是想拉拢他来对付陈扬?”

    林兆南说道:“没错。”他顿了顿,道:“不过这样的高手,只怕不是财富和美人可以动摇其心志的。”

    聂政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林兆南的话,但他也不当面反驳,只是说道:“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林兆南说道:“每个人都有弱点,这个年轻人的弱点便是他身边的小姑娘。只要我们秘密抓了这小姑娘,然后在这小姑娘身上做点手脚,那么就不怕这个年轻人不为我们所用。”

    聂政多看了一眼林兆南,随后说道:“我没想到,林兄你也是一代宗师,却也会跟我一样,出这样不算光彩的招数。”

    林兆南淡淡一笑,说道:“聂兄,你我都是一样的人。你把持朝政,我掌握经济命脉。这没什么好说的,如今咱们也算是休戚与共,只要能杀了陈扬,至于用什么手段,一点都不重要。”

    聂政说道:“所以,你是真的打不过陈扬?”

    林兆南说道:“自然是打不过,那陈扬乃是纯粹的武者,而我却是个商人。商人跟真正的武者比试武道,那是拿自己的弱点去对敌人的强项。我还没这么傻!”

    聂政说道:“但你毕竟是天下第一人。”

    林兆南说道:“这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我早已经看出,这个世界的规则被限制住了。我根本不可能再前进一步,所以才会转而选择了商人这条路。如果当年,我一直坚持武道这条路,也许今日,我还能有信心打败这陈扬。但如今,却是不行了咯。”

    聂政说道:“连你都不行了,难道这个年轻人能行?这会不会是太草率了?”

    林兆南说道:“聂兄,看来你还是没有太明白啊!我之所以不行,是因为我的道已经改变了。而这个年轻人,他的道并没有改变,他一样勇往无前,所以我觉得他有一拼之力。我仔细观察过他出手,那一手功夫的玄妙,不是一般人能看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