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陈扬忽然想起什么,他说道:“我大哥他们好像就是去了北海洲寻找龙蛋,那是云天宗的任务榜。咱们此去是要去北海,那北海洲离北海是不是很近?”

    “北海很大,北海洲是在北海的另一边。那边是渺无人烟的雪域,里面的确有过龙的传说。他们去找龙蛋,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为什么会去了就没有音讯了呢?”

    陈扬说道:“我也正是奇怪这件事。可是更诡异的是,就连天池阁也没查到我大哥他们的消息。”

    乔凝说道:“你也不要太担心,相信他们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陈扬点点头,他接着说道:“你要陪我一起顺便去趟北海洲吗?”

    乔凝一笑,说道:“都到了北海这边了,我还能撇开你先回去吗?”

    “谢谢你,乔姑娘!”陈扬由衷的感谢。

    乔凝说道:“咱两还需要这么见外吗?”她顿了顿,说道:“还有,咱们都认知这么久了,你总是称呼我为乔姑娘,是不是太生分了一些?”

    陈扬说道:“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乔凝说道:“我比你可不知道大上多少,那我就占你个便宜,当你姐姐算了。”

    陈扬一笑,说道:“那还是算了吧,我就喊你乔凝吧。”

    乔凝便说道:“也行!”

    “若是没有小龙,咱们此去北海,会很吃力。而且还要跨越北海到北海洲,更是需要不少的法力。但有小龙在,我们倒轻松了许多。”乔凝随后笑着说道。

    陈扬也觉有了小龙,还真是个宝。小龙听到夸奖,立刻开心的嗷嗷叫了起来。

    对于小龙来说,它是幸福的。它没有什么心机,单纯得很。心里也只有陈扬和乔凝,它将陈扬和乔凝当做了爸爸和妈妈。

    一路朝北海飞去,一直飞到下午五点,终于到达了北海。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夕阳之下,海面上波光粼粼。海潮一波一波的朝着沙滩拍击着。

    这是陈扬第二次到达北海。

    是天洲的第二次到达北海。

    而在大千世界里,陈扬也去过北海两次。

    “说起来,我就是在北海里认识你的,乔凝。”陈扬向乔凝说道。

    两人降落下来,小龙在一边到处玩耍,它还是童心未泯的。

    乔凝也有些感慨,她说道:“说起来,也是鬼使神差,你拿了我的雷符,对于你这种喽啰实力,我该是直接将你杀了。却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还对你客客气气的。”

    陈扬哈哈一笑,他说道:“你不是那么残暴的人。”

    乔凝说道:“但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心慈手软。”她顿了顿,又说道:“我以前是离群索居的,跟其他人很难产生什么瓜葛和感情。若不是你救了我,我也不会对你有特殊的例外。”

    陈扬一笑,说道:“这就是缘分吧。每个人迟早都会碰上合适的爱人和朋友。”

    乔凝说道:“朋友我是遇见了,爱人嘛?只怕是不会碰见了。”

    陈扬说道:“为什么会这么说?道家虽然说太上忘情,可首先你要心中有情,然后才能忘情吧。”

    乔凝嫣然一笑,说道:“神帝一生,可没经历过感情哦。”

    陈扬不由语塞。

    乔凝说道:“神帝是我心生向往的人,他的境界,我连想象都无法想象。还有其余三帝,我也很想见识见识。我听你说过中华大帝,也听你说了魔帝。魔帝是你的父亲,是你的痛,但他又源自中华大帝。这真是让人觉得奇妙,为什么中华大帝是如此正直,而魔帝却是如此不择手段。这是不是说明,一个善良的人,内心里其实也是隐藏了无法想象的恶,只是看他展现出来的是善还是恶。”

    陈扬说道:“这并不奇怪,男人身体里不时也有雌性激素吗?”

    乔凝说道:“那到也是!”

    雄性激素,雌性激素这些东西是大千世界的科学说法。不过乔凝对身体洞察一切,却是明白陈扬的意思的。

    乔凝说道:“不过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我佩服的。”

    陈扬说道:“谁?”

    乔凝说道:“当今圣上!以前没有接触的时候,还只是觉得这位皇帝不同凡响。但接触之后,他的个人魅力实在让人折服。”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皇上的确是让人佩服!”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他自己都不太知道为什么会有些不舒服。

    他也没有太在意。

    “时间不早了,我们动身吧!”随后,陈扬说道。

    乔凝微微一怔,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说道:“好吧!”

    随后,两人骑上小龙,前往茫茫北海。

    小龙不比元神,飞行的能力比元神要强大,而且在飞行途中还可自行复原力量。

    另外,乔凝也是银鲨王,大海是她的家。所以陈扬这次不需要去准备什么船只。

    小龙一路朝北海深处飞去,海风吹拂而来,乔凝的发丝随风飞扬。

    她的发丝有着淡淡的香味。

    陈扬深吸一口气,将一切的杂念全部抛到了脑外。

    朋友就是朋友,不要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的情感世界已经是一片狼藉了,那就不要再去招惹乔凝了。

    男女始终是异性相吸的,陈扬和乔凝一起共同经历如此之多的患难。要说陈扬就真的将乔凝当做是非常纯洁的朋友,那未免太过自欺欺人。

    只不过,陈扬心中已经有了太多的伤痕。他不再是以前的陈扬,以前的陈扬,可能早就对乔凝有诸多的挑逗了。但现在,他已经从那个会偷窥苏晴洗澡的猥琐家伙,成长到了今天的沧桑男人。

    灵儿的伤,妃蓉的死,洛宁的死,这对他来说是重重的打击。

    乔凝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陈扬也是不得而知。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一轮皓月升在了天空。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陈扬面对眼前的美景,忍不住念了这首诗来。

    这诗的意思很容易懂,乔凝也觉得这景色美妙到了极点。

    陈扬又笑着说道:“在我们大千世界里,神魔不过是传说,龙更是没人见到过。像我们眼下这样的场景,骑着龙在海面上飞,这只有在西方的奇幻电影里才能见到。”

    乔凝说道:“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若是去了大千世界,岂不也是异类了?”

    陈扬说道:“可那又有什么打紧!”

    “没错!”乔凝大笑起来。

    小龙一路朝前而飞。

    到得后半夜时,陈扬渐渐有了些倦意。也就是在这时,乔凝忽然说道:“到了!”

    陈扬立刻惊醒过来。

    四周还是一片海域,小龙停立在空中。

    那海水一片幽暗,看着像是会吞噬一切的魔鬼。

    “我们怎么下去?”陈扬有些犯难。即使是戒须弥,那也是需要空气流通,才能有空气的。

    乔凝拿出一颗珠子,她说道:“这颗珠子是我用自身精气修炼出来的避水珠!你将这珠子含在口中,这珠子能暂时改造你的呼吸功能。然后你就可以像鱼类一样在水里自由呼吸了。”

    “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干脆送给我好了。”陈扬不由一喜。

    乔凝脸蛋微微一红,说道:“这东西不能随便送人的。”

    “为什么?”陈扬感到好奇。

    乔凝说道:“那有那么多为什么?”陈扬醒悟过来,不由哈哈一笑,说道:“难道这个东西,只能送给跟你们结婚的人?”

    乔凝说道:“避水珠乃是我们的**,也是我身体中的精气诞生而成。只可送给道侣,这是银鲨的一种古老传承。”

    陈扬乃是人精,马上就明白了。大概那些银鲨要求偶时,就会送出这个东西吧。不然的话,那些海中银鲨又不是人类,那懂什么结婚不结婚的啊!

    陈扬也知道,这个玩笑不能再开下去了。不然乔凝就要恼羞成怒了,当下他也就不再多问了。

    陈扬将避水珠含到嘴里之后,他立刻感觉到那避水珠开始产生了变化。

    避水珠化作了精气,开始潜入到陈扬的脑域里,改变他的呼吸系统。

    “糟糕了。”陈扬对乔凝说道:“避水珠化作了气?”

    乔凝说道:“没事,等你不需要之后,可以将其再度凝聚起来。”

    陈扬点点头。

    随后,两个便乘坐小龙朝海域里面潜了下去。

    小龙却是不需要呼吸的。

    陈扬也就第一次体会到了在海中呼吸的感觉,有些粘稠,有些腥,总之感觉不是那么好。但也没有窒息的感觉。

    乔凝却是自如的在海中呼吸。

    陈扬并非第一次到海底,在迷失大陆的时候,他也下过一次海。

    不过那时候的他,法力是澎湃的。是无尽的,是无穷的。而现在,这是一个正常的值,达不到翻天覆地的程度。

    小龙快速朝下界潜去,陈扬和乔凝全身都已湿透,两人能看到身边有许多的鱼类游弋。

    越往下去,水压便是越大。

    乔凝施展出避水诀来减轻水压。

    水中的生物,都有它们避开水压的生活方式。乔凝身为银鲨王,自然也是毫不例外的。

    海底一万米很快就到达了。

    这时候的水压是恐怖的,不过乔凝一直轻松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