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太上教本来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如果图文道,还有鲁林那些人安然无恙。这坐忘峰即便是苏嫣然来了,也是难以攻打。可在这里面发生了一件戏剧性的事情,那就是图文道彻底的消失了。

    再加上之前的伏击战中,袁建与袁东这样的高手也被杀死了。

    如此一来,太上教的力量就被大大削弱了。本来巴志文与黄般若要是一直龟缩,只让那些在临溪中的眼线和隐藏高手行动,这种防守会让陈扬他们很头疼。只可惜,黄般若他们也因为神族高层震怒,急于立功。所以在陈扬他们露出一个漏洞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的钻进去了。

    而一旦巴志文被抓住后,整个太上教毫无疑问就只有土崩瓦解了。

    “如果巴志文他们没想那么多,直接就中计,便是以为在县衙里面的粮食就是真的,那怎么办?”事后,苏嫣然忍不住问陈扬。

    陈扬说道:“这个事情的最关键是在于之前我们在伏击战的时候就骗过他们了,人上一次当之后,第二次怎么都要警醒一些。总不可能又一脚毫不犹豫的踩进去吧?我又在粮食旁边布置了刀卫,如此一来,里面不管是真假粮食,他们都不敢贸然进去。而在祖屋里的粮食,他们心里以为是疑兵之计,不管祖屋里是真是假,那也一定会派人去看个清楚。黄般若修为高于巴志文,而且他还要仰仗巴志文。所以危险的事情,自然黄般若自己来做。所以这样一推算,去祖屋的就一定是巴志文。只要巴志文被抓住,太上教自然土崩瓦解。”

    苏嫣然与乔凝听了陈扬这一番分析,两人不由肃然起敬。看似有许多偶然在里面,其实却全是必然。

    兰庭玉有兰庭玉的将才之风,可陈扬却是一名鬼才。

    不管是之前的伏击战,还是这一次的引蛇出洞计划,却全都是陈扬一手想出来的。

    且说这一众人来的时候行程缓慢,那是因为要托运粮食。回去的时候,却是各自施展元神返回皇城。步千鸿则带着刀卫继续乘坐神威号返回。

    如今太上教肃清,魔门那边也得到重创,所以神威号也不担心有人来炸毁了。

    陈扬一行人用了半天的时间便返回了皇城,包括巴志文也一并回到了皇城。

    回皇城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要去兵部交还兵符,接着便是等待圣上的召见。

    临溪县赈灾之行可谓圆满无比,至于神族的援兵为什么一直没到,这也是陈扬等人想不通的事情。苏嫣然最后说道:“大概圣上在其中也做了一些事情吧。”

    陈扬也只有这么想了。

    晚上的时候,皇上轩正浩设宴款待陈扬与兰庭玉。另外乔凝,还有兰庭玉手下的宗泽,宗政也被邀请入了大内。

    宗泽宗政一直都是在刀卫里面帮助步千鸿,所以正式对战时,并不见这两人出手。再则,他们七重天的修为,在那样级别的战斗中也的确帮不上什么忙。

    巴志文也受邀参加。

    皇上先在上书房里单独召见了陈扬与兰庭玉,他需要先详细的了解清楚事情的经过。

    兰庭玉述说,对于其中功过,他没有丝毫隐瞒,并且也将大部分功劳都推到了陈扬身上。

    皇上惊异的看了陈扬一眼,问道:“陈扬,是这样吗?”

    陈扬马上说道:“回皇上的话,这一次临溪之行,兰将军若说功劳是卑职的,末将实在不敢当。”

    皇上说道:“哦,怎么说?”

    陈扬说道:“这一次临溪之行,魔门出动了阴阳秀士图文道,图文道乃是九重天巅峰。他的元神是被兰将军灭杀掉的。而且后来,图文道在和兰将军的搏斗中,也一直消失到现在。如果不是兰将军牵制住了图文道。这次的临溪之行,末将有再多的计策,那也是无济于事。”

    陈扬心中一直都有心结,便是兰庭玉到底是如何对付图文道的。为什么图文道这样一位神通高手就这样彻底消失了。

    他想起了洛宁所说的,那是一个年轻俊美的公子。

    如来袈裟,年轻俊美。

    他总觉得兰庭玉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

    所以此刻对于陈扬来说,立不立功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陈扬想知道兰庭玉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皇上闻言,也就来了兴趣。他问兰庭玉,道:“哦,庭玉,是有这么回事吗?”

    兰庭玉立刻说道:“回皇上,的确是有这么回事。”

    皇上说道:“庭玉,朕知道你有你自己的特殊本事,不过你才八重天中期,让你去对付一个九重天巅峰的人,这太难为你了。更重要的是,你不仅全身而退,还将对手给弄消失了。这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兰庭玉便说道:“末将不敢欺瞒皇上,之前图文道利用元神来毁灭神威号。银鲨王的元神与之激斗,末将便用九炎神火将其元神彻底焚化。至于后来如何让图文道消失,末将不敢欺瞒皇上,但也不能说出来。还请皇上见谅!”

    陈扬微微一呆。他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之处,兰庭玉此刻没有说图文道的元神入魔,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皇上是能洞察一切的。所以他不敢欺君。也就是说,之前他对自己和乔凝的一番说辞是在说谎。

    陈扬的呼吸粗重起来,暗道:“难道他手中真的有如来袈裟?”

    皇上微微一怔,不过他也没有强求,淡淡说道:“既然是不能说,那朕也不勉强你。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

    随后,皇上便说道:“庭玉,你先出去吧,朕还有些话要与陈扬单独说说。”

    “是,皇上!”兰庭玉看了陈扬一眼,随后转身出去了。

    待兰庭玉出去之后,皇上也就看向陈扬,他说道:“陈扬,你是在怀疑兰庭玉什么吗?”

    陈扬看向皇上,他随后低头,说道:“末将不敢欺瞒皇上,此次回大千世界,末将的妻子被人所杀。那人是为了夺取末将妻子手中的如来袈裟。并且那人乃是个年轻公子。”

    “你妻子被人杀了?”皇上眼中闪过震惊之色。

    陈扬悲恸说道:“尸骨无存,末将枉为人夫。”

    皇上沉默半晌之后说道:“你要节哀。”

    这个时候,皇上心里却是想到了当年的门主陈凌。他在陈扬的身上能看到很多门主的影子。比如这次剿灭太上教的智计,虚虚实实让人防不胜防,这是门主当年最擅长的。

    而当年,门主为了小倾的死,不惜将整个天下搅得天翻地覆。

    皇上再看眼前的陈扬,他心里也就知道,虽然陈扬现在还隐忍着,但若是他知道了凶手是谁,他的反应不会比门主当年要冷静。

    天洲是个更深的水潭,皇上认为陈扬还不具备发狂的本领。

    “你觉得兰庭玉手中有如来袈裟?”皇上说道。

    陈扬点头,说道:“末将有这个怀疑。”

    皇上沉默一瞬后说道:“如来袈裟不在兰庭玉的手上。”

    陈扬一愣。

    皇上说道:“怎么,你不信朕的话?”

    陈扬说道:“可是……皇上您怎如此肯定?”

    皇上说道:“天下事,都在朕心中。朕知道如来袈裟在谁手上。”

    “请皇上告诉末将!”陈扬立刻下跪恳求。

    皇上说道:“朕此刻若告诉了你,你岂不是要去找死?”

    陈扬说道:“末将宁愿一死。”

    皇上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朕觉得你足够实力的时候,便自然会告诉你,那如来袈裟在谁的手上。”他顿了顿,说道:“这是朕对你的爱护,朕希望你能明白。”

    “皇上……”陈扬哀求。

    皇上说道:“你若现在知道,一心仇恨,却仇而不得,只会白白送了性命。”他顿了顿,说道:“这也是一个激励,你好好修炼,等到达九重天之后,朕会告诉你,你的仇人到底是谁。”

    顿了顿,皇上一拂袖,说道:“此事不得再多谈,你出去吧。朕金口已开,谁人也不得更改。”

    陈扬便见皇上威严无边,他也就知道,自己不能再得寸进尺了。于是说道:“是,皇上!”然后便乖乖退了出去。

    末了,皇上又召见了巴志文。

    巴志文在上书房见到皇上时,他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跪下道:“罪民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淡淡一笑,说道:“你口中喊着朕万岁,心里却巴不得朕赶快死掉吧。”

    “罪名不敢!”巴志文忙说道。

    皇上说道:“巴志文,你的巴天门是被朕灭的。你要找朕报仇,无可厚非。不过,你也知道,朕行事素来不会心慈手软。你要找朕报仇,但你不是朕的对手,朕要杀你,这也是顺理成章。”

    “皇上……”巴志文立刻又跪了下去。

    皇上说道:“你不用害怕。”他顿了顿,说道:“既然已经特赦你了,朕不会再为难你。只是,朕要你明白,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死在你巴志文手上的人,那也是不少的。朕查了一番,你巴天门中,并无你的妻儿骨肉子嗣,所以咱们之间的仇恨,不是不可以化解的。”

    巴志文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如果皇上查出和自己的仇恨无法化解。只怕自己眼下就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