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宁!”陈扬厉吼起来,他双眼刹那间崩出了血泪。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痛?就像是心中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样。他拼命的想要去抓住洛宁,可是能抓住的只有黑暗和空气。

    这一种痛苦,比陈妃蓉离去时还要痛。陈扬嚎啕大哭起来,他蜷缩在地上,眼泪鼻涕混成了一团。

    “是我,是我不好。如果我不赶你走,你就不会出事。”陈扬哭着道:“是我害死了你,是我……”他猛地跃起,然后便啪啪啪给了自己十几个耳光。

    一瞬间,他的双脸颊肿成了猪头。鲜血合着牙齿飞了出来。

    陈扬是在对自己下死手,他又跑到墙壁前,砰的一声,头撞向了墙壁。一瞬间,陈扬头破血流。

    “是我,是我该死,我该死!”陈扬拼命的自残自己。他现在最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他心里只要一想到洛宁,想到那一日,他让洛宁离开。

    种种缘由回想起来,陈扬只想将自己杀了给洛宁报仇。

    “陈扬!”沈墨浓和乔凝再也待不住了,她们冲了进来。

    在看到陈扬的时候,沈墨浓和乔凝呆住了。

    这一瞬,沈墨浓的泪水狂涌而出。

    即便是铁石心肠如乔凝,她的泪水也流了出来。

    只因为,陈扬已经将他自己折磨成了血人。

    沈墨浓冲了过去,她阻止陈扬再这般下去。她紧紧的抱住了陈扬,哭着说道:“陈扬,我求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折磨你自己。我求你……”

    “是我害死了她,是我赶走她的。”陈扬抽噎着说道,他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哭得那样的悲切而伤心。此时此刻的陈扬,他失去了所有的坚强,他脆弱得不堪一击。

    沈墨浓紧紧的抱住陈扬。可陈扬马上又发了疯。“洛宁,我来陪你,我来陪你!”

    陈扬这时候猛然醒悟,他觉得,他只有一死才能对得起洛宁。他猛地将洛宁推开,然后便想一掌劈死自己。

    陈扬绝不是在虚情假意,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悔恨过。悔恨欲绝,这时候,什么人都没空去恨,恨的只有他自己。

    乔凝见状,立刻出手。她一掌便将陈扬击晕过去。

    三个小时后,陈扬在禅室里悠悠醒转。他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甚至连伤疤都没有。

    乔凝和沈墨浓一步不离的守着陈扬。

    陈扬坐了起来。

    沈墨浓和乔凝担心的看向陈扬。沈墨浓说道:“陈扬,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再怎样去后悔,那都已经是无济于事。你明白吗?关心你的人,在意你的人,尤其是洛宁,我们都不希望你这样虐待你自己。”

    乔凝说道:“你别忘了,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你还有司徒灵儿……”

    陈扬看了沈墨浓和乔凝一眼,他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再做傻事。”

    沈墨浓和乔凝微微松了一口气。

    陈扬翻身下床,他问沈墨浓:“现在几点了?”

    沈墨浓愣了一愣,然后说道:“晚上十一点了。”

    陈扬说道:“你知不知道洛宁是在哪里出事的?”

    沈墨浓摇头,说道:“我这边什么都不知道,那残魂也未释放过。因为我们一旦释放了,你就看不到了。”

    陈扬点头,他说道:“乔姑娘,我们走吧。”

    “你要去哪里?”沈墨浓立刻问。

    陈扬说道:“不关你的事情。”

    随后,陈扬和乔凝出了明珠大厦。乔凝祭出了元神大鹏金翅。

    陈扬与乔凝到了元神上面,沈墨浓要跟着上来,陈扬却是拦住了沈墨浓。“你别跟来了,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陈扬,你别做什么傻事。”沈墨浓担忧无比。

    乔凝对沈墨浓说道:“你放心吧,我会照看住他的。”

    随后,乔凝便驾驭元神飞了出去。

    云海遨游之中,乔凝向陈扬说道:“陈扬,你还好吧?”

    陈扬看向乔凝,他说道:“是我害死了她。”

    乔凝说道:“我不懂,你为什么总会说是你害死了她?”

    陈扬已经冷静了下来,他说道:“当初……”

    他将那一次与巨灵教交锋,与白易航的恩怨说了出来。最后种种等等,陈扬全说了出来。乔凝认真的倾听。

    陈扬述说这些东西,也是一种减压的方式。不然他心里太难受了。

    乔凝听完之后,也就完全明白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陈扬会说他自己是个不祥之人了,他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离别和伤痛了。

    “那你现在是要去哪里?”乔凝问。

    陈扬说道:“去的香山,到神域。梵无虞是洛宁的杀父仇人,这个仇,我现在要为她报。”

    “神域?你说的是之前你跟我讲的,神帝留在大千世界的一个存在?”乔凝吃了一惊。

    陈扬说道:“没错。”

    乔凝担忧着说道:“神帝可是纵横宇内的第一人,你去那里面杀人,只怕会让神帝不喜吧?”

    陈扬说道:“到了此时此刻,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乔凝微微叹息一声,随后说道:“好吧,你要怎么做,我都陪你。”

    “你不要参与进来,这是我的事情。”陈扬说道。

    乔凝淡淡说道:“这个事情,你说了不算。”

    陈扬微微一怔,随后,他就什么都不再说了。

    一路前往飞去,饶是美国科技发达。但元神在空中飞行,这却也不是他们的空中防御能够发现的。

    乔凝和陈扬在六个小时后,也是凌晨五点,到达了香山。

    便是在神域的外面降落的。

    神域的门口依然是有人把守的,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当陈扬出现时,守门的几名神域弟子骇然失色。

    因为陈扬等人早已经是神域之内的风云人物,如今陈扬突然出现,他们怎能不吃一惊。

    陈扬可是头等通缉犯啊!

    “站住!”那十名守门弟子反应过来后,厉喝一声,阻止陈扬和乔凝闯入里面。

    这几名弟子不过是金丹期的实力,他们在陈扬的面前实在不够看。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去禀报诸位师尊吧,我不想滥杀无辜!”

    不管怎样,陈扬的心地都是善良的。那怕到了此时此刻,愤怒冲破理智,他还是不愿意滥杀无辜。

    “放肆!”那几名守门弟子也是心高气傲。其中两人拦住陈扬去路,接着便出手擒拿陈扬。

    陈扬身子猛一震,砰的一声,这两名弟子便摔飞出去。

    这时候,这几名守门弟子才彻底失色。

    天色已经破晓,黎明降临。

    天边的彩霞是那样的美丽,这香山之中,又是如此的宁静。晨风吹拂而来,沁人心脾。

    也是这时候,众位师尊,还有一种内门弟子全部都出了来。接近三百名弟子都出了来。

    释永龙也在。

    左天宗,梵无虞,释永龙是三位师尊。另外还有不少执法长老等等。

    如今,左天宗,梵无虞,释永龙这三人的修为都到达了七重天。

    他们的修为进展也是很快的。

    在大千世界来说,神域的实力也不算差了。便是那阴面世界,阴面世界失去了宋帝王的支撑,又被地藏王菩萨约束。之后,阴面世界已经恢复了正常轨迹。他们不敢再来骚扰神域,神域也不必再给付丹药。

    地藏王菩萨是多厉害的人,他还让董川等人登门赔偿道歉。

    只因为,董川这些人对神帝缺乏敬畏。但是,地藏王菩萨心里是清楚的。地藏王菩萨之后还会想办法和神帝沟通,求得神帝原谅。至于神帝最后会不会释怀,那本就是一个未知数。

    打神域,就是打神帝的脸。

    别看神帝不在了,那些虚空神灵却没一个敢来神域捣乱。也就是有赢帝沟通了程建华。

    像左天宗这些人,那些虚空真神根本不敢来打主意。因为他们都害怕冥冥之中的神帝啊!

    “陈扬,你这叛徒,也还敢出现?”左天宗冷厉的说道。

    陈扬扫视了一眼左天宗,但他的目光却落在了梵无虞和释永龙的身上。

    释永龙穿着白大褂,他的头是光头。看起来,释永龙就是个年轻人,但是他的手段,他的身价却是不可估量。

    曾经,陈扬面对释永龙,他就像是烂泥。而释永龙高高在上!

    但今日相见,陈扬看释永龙却是一面俯视的态度。他淡冷的看着释永龙。

    释永龙心惊肉跳,他曾经侮辱过这个年轻人。但这个年轻人成长之快,让人觉得恐怖。如今,释永龙却是要仰视陈扬了。

    “我今天来,是要杀一个人,废一个人。”陈扬淡淡说道:“其他的人,我不想伤害你们。毕竟,我心中是敬仰神帝前辈的。你们最好不要逼我。”

    “放肆!”左天宗大怒,道:“此等地方,也是你这孽畜撒野的地方吗?”

    陈扬忽然狂笑起来,他逼视左天宗,道:“我就撒野了,你能怎样?”

    左天宗暴怒,他马上命令身后的数名内门弟子。“八大护法弟子,给我拿下这狂徒!”

    “是,域主!”那后方八名弟子齐出。这八名弟子修为是长生境三重左右。

    他们迅速将陈扬围住!

    “远远不够!”陈扬冷笑一声。

    八名弟子齐齐出招,他们祭出手中法宝。

    一瞬间,剑光飞溅。

    陈扬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待那剑光袭杀而来,陈扬一招太极生死轮施展出来……ps再次说明,本书更新等等一切问题,我都会在微信公众号里说明。请没关注兄弟尽量能够关注。我的公众号是天道盟,或可搜索tiandaong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