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凝淡淡说道:“我的元神一向不载其他人。”

    陈扬闻言不由苦笑,我日,这女人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不过马上,乔凝又说道:“但可以给你破次例。”

    陈扬便笑道:“乔姑娘,你说话能一口气说完吗?”

    乔凝一笑,却不再多说了。陈扬便对聂媚娘说道:“你看,没问题了吧。”

    聂媚娘虽然有所不满,但这时候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雷豹对北海城是熟门熟路的,随后就叫了一辆马车过来。众人上了马车,雷豹是个走南闯北的人,所以即使是在乔凝和聂媚娘面前,他也不会太拘束。他向陈扬笑着说道:“北海城这边却是个好地方呀,虽然说是鱼龙混杂,但也有许多新鲜的玩意儿。这里是冒险者的天堂。”

    陈扬说道:“是不是因为北海城距离皇城太远,所以山高皇帝远,这里才这么逍遥自在?”

    雷豹说道:“没错。”

    陈扬说道:“这里没有海匪之类的吗?”

    “海匪?”雷豹说道:“以前的北海城是深受海匪所困扰的,官府连连派人围剿,但是那些海匪等官府的人一来,立刻就跑到海里去了。官府的人也不可能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物力财力,根本就跟海匪耗不起。那些年,海匪肆虐,还有几股很大的海匪,官府都镇压不下去。”

    “那现在呢?”陈扬问。

    雷豹说道:“现在可就不同了,北海城这边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海匪了。”

    “哦,为什么?”陈扬感兴趣的问道。

    聂媚娘却先说道:“那是因为,自从圣上执政之后,大力铲除海匪的缘故。”

    雷豹也说道:“没错的。不过,说到这里,我老雷也不得不对当今圣上佩服了。以前朝廷也不是不重视北海城的匪患问题。但是年年剿,年年没有成效。可当今圣上就不同了,三个月的时间便将所有匪患给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陈扬很感兴趣的问。应该说,他更感兴趣的是对当今圣上的兴趣。这位圣上,似乎一切都可洞见,睿智无比。圣上的心,让人无法揣摩,他的雄心壮志,让人不敢企及。就算是云天宗仙门,他也敢去挑战。

    这样圣上,真是见所未见啊!

    乔凝这时候说道:“当今皇帝,的确不凡。以前的朝廷虽然是朝廷,但却约束不了天下修道者。尤其是一些没有自律性的修道者,可说是随意杀人,窃取财物等等。对于朝廷的命令,更是从来不听。但这位皇帝登基之后,第一个下手的便是针对修道者。他将天下杂乱的仙门,一律斩杀。而对于触犯刑法的修道者,也绝不轻饶。似乎是只要这皇帝想抓的人,就没有他抓不到的。后来,修道者还集聚了一批高手想去皇宫将这皇帝杀了。其中不乏有九重天巅峰的高手。但是那一晚却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什么诡异的事情?”陈扬马上问。

    乔凝说道:“这一批高手进了皇宫大院之后,也没开打,但后来也没见有任何人出来。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样。但是第二天,皇帝却是照样早朝,就跟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陈扬不由深吸一口凉气,说道:“连九重天巅峰高手都栽在其中了?”

    乔凝说道:“所以如今的修道者,没几个敢对朝廷放肆的。朝廷的威严到了今时今日,可说是最为鼎盛之时。”

    “对了,乔姑娘。”陈扬说道:“我还听说,当今圣上以前是懦弱愚笨之人,是二十年前,一夜之间突然就变得聪慧了。你能看出圣上的来历吗?”

    乔凝说道:“我没见过皇帝,所以也猜不出他的来历。但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有某位大神通者夺舍到了这皇帝身上。而且,这位神通者是不弱于远古四帝和当今四帝的存在。”

    陈扬说道:“若真是如此,这样的人物,总该是有名有姓的。难道推算不出来吗?”

    乔凝说道:“虚空之中,还有无数真神。其中更不乏极其强大的神通者,有些神通者一直低调,这是我们所不能预见的。不过,这些东西也不是你我该烦恼的。管这皇帝是什么人呢,反正如今的天下就是他的,没人能动摇了。那一层皇子的身份,如今对皇帝来说,早已不重要了。”

    陈扬心中暗道:“若是有一日遇见陈凌前辈,问问他老人家,也许他会知道。”随后,他又问雷豹,说道:“雷大哥,圣上是怎么用三个月剿灭匪患的?”

    雷豹一直都想说,这时候终于有机会说了,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圣上先是放出消息,便是柔然国向圣上请求赏赐一些美女,改善柔然国的种族劣势。这是因为柔然国的人天生就个子矮小。然后圣上便答应了,就在国内抽选了三千名未经人事的处子少女。而运送的地点,就选在了北海城。顺带的,圣上还答应赏赐给柔然国黄金百万两。”

    “这件事传出去之后,便惊动了所有的海匪。”雷豹说道。

    “这个计策并不算太高明,海匪们稍微一想,便能知道其中的问题之所在嘛!”陈扬说道。

    聂媚娘淡淡说道:“计策虽然不高明,但是海匪们数十年来都是顺顺畅畅,烧杀抢掠的。他们熟悉了朝廷,知道朝廷的套路。所以,他们并不会害怕朝廷。而且,海上最缺的就是女人。”

    “没错!”雷豹说道:“海匪们也的确很重视这次的行动,也是怕其中有诈。正是因为怕其中有诈,所以他们才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并且开了海盗大会。”

    “结果怎么样?”陈扬问道。

    雷豹说道:“圣上之前还说了一件事,他说海匪肆虐,这一次,他会安排重兵护送柔然国将这些美女和金银带回去。”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于是,聪明的海匪们决定主动攻上北海城,他们要杀圣上一个措手不及。而且这种事,他们干过很多次,已经轻车熟路了。”

    “后来呢?”陈扬连忙问。

    雷豹哈哈一笑,说道:“这些海匪们,永远没有登上海岸。他们在还没靠近海岸的时候,那天海上突然起了一阵大雾。大雾将所有的海匪笼罩住!第二天,所有的海匪都死在了海上。”

    陈扬马上就明白了圣上这个计策之玄妙与精妙。

    之所以让海盗们准备登岛,又不让他们真正登岛。原因是,圣上要固定一个地点布阵放毒。如果让柔然国出海,那么海盗们的攻击目标就是不确定的。而让他们朝北海城登陆,就能在他们登陆的途中布阵。

    “海匪们不会快速离开那些毒雾吗?”乔凝问道:“那些毒雾总不可能将所有海域笼罩吧?”

    陈扬说道:“只怕是圣上在其中布了**阵,便如鬼打墙一般,怎么也闯不出去。”

    雷豹说道:“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马车一路朝前而行,这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了。陈扬问雷豹,说道:“雷大哥,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咱们这里有可女士哦,你可不能带我去那些风花雪月的场所,我是个很正经的人啊!”

    雷豹哈哈大笑,他说道:“陈兄弟,你这是在暗示要我带你去吗?”

    陈扬说道:“我才不会暗示,我只会明示。”

    乔凝在一旁并不怎么搭话,显然,她这种身份是不太爱和雷豹多说话的。

    聂媚娘也是。

    只有陈扬,他心里是没有等级之分的。他交朋友,贵在赤诚二字。对方若是真诚,哪怕他是烂泥中的人物,他也一样称兄道弟。对方桀骜,哪怕他是皇亲贵族,他也不屑一顾。

    “我带你们去的地方叫做琼楼,那琼楼之中的海鲜最是美味,我老雷这次绝对是下血本的。”雷豹说道。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海鲜啊,我太喜欢了。”

    正说话间,聂媚娘忽然说道:“那边好像有状况。”她刚好掀开了车帘子。

    陈扬不由纳闷,说道:“聂媚娘啊,你这鼻子怎么跟小狗似的,每次有什么状况你都是第一个发现呢?”

    聂媚娘瞪了陈扬一眼,说道:“我看你才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我的嘴里是吐不出象牙来,难道你能?”

    聂媚娘这时候却没空跟陈扬斗嘴了,她让车夫停车,然后就下了车。

    陈扬和乔凝还有雷豹便相继下车。

    他们此时正在北海城的繁华街道上,两边商铺林立,街道上行人穿梭。

    聂媚娘所说出状况的地方,却是在东边,那东边的天空上,风云变化,可说是风起云涌,还有烟尘滚滚弥漫而上。

    “看来那边是有高手在斗法!”陈扬沉声说道。

    “我看那方向好像是天山神宫。”聂媚娘说道。

    “天山神宫怎么了?”陈扬不解。

    乔凝说道:“我倒是知道天山神宫,那天山神宫之中有一天山老祖。天山老祖本是北海这一带的神灵,受人敬仰。后来天山老祖潜修闭关,刚好又逢此时,当今皇帝扫荡北海城。皇帝有扫除一切牛鬼蛇神的勇气,所以那天山神宫便是遭到了皇帝的清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