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却没想那么多,事实上,他现在是很需要神丹的。因为服食一枚神丹,也许就可以将他损失的这些脑细胞补回来。不过他觉得大哥肯定比他更需要那枚神丹,所以他绝不会自己来服用。

    在陈扬心里,兄弟之间的情义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苏嫣然见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她说道:“你放心,这个话,我一定给你带到。”

    “多谢!”陈扬如释重负。

    随后,陈扬又想起一件事情,他说道:“对了,我还需要一些归元丹。”

    “还要?”苏嫣然不由奇怪。

    陈扬说道:“没错。”

    苏嫣然说道:“你要多少?”

    陈扬说道:“再给我一千枚吧。”

    “大哥,那可不是黄豆啊!”苏嫣然说道。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当然知道不是黄豆,不过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我帮你修好了社稷神刀,这算一个人情吧。你就把一千枚归元丹给我,便是还了这个人情,你看怎么样?”

    苏嫣然愣了一下,随后她又沉吟了一瞬,接着说道:“行!”

    陈扬说道:“那你看什么时候可以将归元丹给我?”

    苏嫣然说道:“等你出海归来,我会派人送到你的手中。”

    “那就多谢了。”陈扬说道。

    苏嫣然说道:“这个事情,该我多谢你。是我占了太大的便宜。”

    陈扬接着又说道:“对了,之后我还想回一趟大千世界。你有没有办法送我回去一次。”

    苏嫣然微微一怔,说道:“你要回去?”

    陈扬说道:“不是回去,而是在那边还有一件承诺要做。我要归元丹也是因为此事。”

    苏嫣然说道:“你要去多久?”

    “不会超过一个月的时间。”陈扬说道。

    苏嫣然说道:“这个事情,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答复。等你出海归来之后,再说,好吧?”

    “好!”陈扬说道。

    随后,陈扬就离开了天池阁。

    之后,陈扬便去见兰剑一。

    兰剑一这次却不是在侯府里接见的陈扬,他在一家酒楼里。

    在那酒楼的雅间里,兰剑一点了一桌盛宴。

    陪着兰剑一的有古长林,古长军。另外还有一名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成熟而艳丽。她身着红衣,眼神妖媚,一个眼神便可将人魂魄勾去。陈扬发现这女人是类似苏晴那样的御姐类型,也是陈扬所喜欢的。不过苏晴是很正经的女人。而眼前这个女人却是时刻在散发着一种勾人的风情。

    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公子!”陈扬很恭敬的抱拳作揖。

    兰剑一微微一笑,说道:“陈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相信长军叔和长林叔是不用多介绍了。而这位是聂媚娘,这一次出海,我怕你路途寂寞,便安排了媚娘陪你一起。媚娘对航海有很丰富的经验,相信她能帮到你的忙。当然,这次出海一切都是以你为主导。”

    陈扬看了聂媚娘一眼,他笑笑,说道:“多谢公子。”

    兰剑一见陈扬不抗拒,便松了口气,他接着说道:“坐坐坐。”

    陈扬便也就坐下,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兰剑一是不信任自己,所以才派聂媚娘来监视自己。这倒不奇怪,以兰剑一多疑的性格,怎么可能放心自己。派个人来是正常的,要是不派人那才叫一个奇怪呢。

    “陈公子,奴家敬你。”聂媚娘持了酒杯,娇滴滴的说道。

    陈扬便也就举杯。

    聂媚娘一笑百媚生,她接着说道:“陈公子,这一路前去,奴家纤质弱弱,可就要多仰仗你的照顾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媚娘放心,我生平最喜欢照顾女人。”

    虽然他在兰剑一的面前表示过喜欢苏嫣然,但是在这个时代,男人喜欢几个女人,那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再则,陈扬现在也不太在乎兰剑一怎么想了。反正不管自己在他面前做的再好,再完美,兰剑一也不会给自己机会爬上去的。

    这顿饭,吃的倒也算愉快。

    之后,陈扬便和聂媚娘乘坐马车启程了。

    至于出海所需的一些东西,兰剑一早已经准备好了。

    只等到达北海码头,便可出发。

    兰剑一所安排的马车是豪华马车,陈扬和聂媚娘坐在里面。外面自有马夫赶车。

    至于陈扬的火龙驹,干脆就还给天池阁了。

    夕阳西下,马车一路出了皇城。

    此刻,马车行驶在一条官道上。

    聂媚娘在一旁一直笑吟吟的看着陈扬。陈扬一笑,说道:“聂姑娘为何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我脸上有花吗?”

    聂媚娘说道:“花倒是没有,只是觉得陈公子的确是仪表堂堂,令人钦慕。”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这么说,聂姑娘是钦慕我了?”

    聂媚娘说道:“那是当然。”

    陈扬说道:“那媚娘还等什么?”他说完一把抓住聂媚娘的手,然后便将聂媚娘拉到了他的腿上。

    聂媚娘吃了一惊,但马上便嘤咛一声,顺势躺入陈扬的怀里,并勾住了陈扬的脖子,娇滴滴的说道:“陈公子,你真讨厌。”

    陈扬微微一笑,他说道:“我怎么讨厌了?更讨厌的还在后面呢。”他说着话,手便在聂媚娘的大腿上摩挲。

    聂媚娘立刻娇喘吁吁。

    陈扬吻上了聂媚娘的唇,两人居然刚刚才认识,这一会便可以天雷勾动地火了。

    事实上,陈扬是没什么顾忌的。他反正禁欲很久了,这聂媚娘的身材是他喜欢的类型。他一点都不介意来上这么一处友谊赛。

    所以这时候,陈扬的手便更加放肆,深入腹地了。

    但就在陈扬的手要触及敏感地带时,聂媚娘忽然就一把推开了陈扬。

    聂媚娘脸蛋红红,她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还以为,陈公子乃是谦谦君子呢。”

    陈扬一笑,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我若是面对聂姑娘这样的人间绝色都无动于衷,岂不是太不算男人了。”

    聂媚娘看向陈扬,陈扬笑吟吟的。

    话说回来,陈扬心里也好笑。让你丫的一开始一直调戏小爷我,却不知道,小爷我才是调戏女人的祖师爷。跟我玩这一手,你还太嫩。

    聂媚娘本来以为陈扬就算修为高深,但在情感上是个小猪哥。便想借此拿住陈扬,却没想到,这陈扬居然是个风月老手。

    这第一场交锋,便算是聂媚娘败下阵来了。

    “媚娘,你看这路途遥远,不甚寂寞。咱们还是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事情吧?”陈扬主动邀请。

    聂媚娘说道:“陈公子,请你自重。奴家虽然不算是什么良家女子,但又岂会与你在这马车之上苟合。”

    陈扬哈哈一笑,他一下欺到了聂媚娘的面前,来了个绝对的壁咚。说道:“媚娘,你这么说,意思就是晚上咱们留宿客栈的时候,便可以**值千金了咯?”

    聂媚娘红了脸,她感受到了陈扬强烈的阳刚气息。“陈公子,你自重。”

    陈扬笑了,他的手在聂媚娘的大腿上摩挲,嘴却在聂媚娘的耳边轻轻说道:“要怎么自重,还得请媚娘你教我呀。”

    “你……”聂媚娘觉得耳根子都酥软了。

    陈扬心里嘿嘿好笑,看你这娘们还在不在我面前卖骚。

    “咦!”陈扬忽然想到什么。他暗道:“这聂媚娘被兰剑一派来监视我,想必还是兰剑一的心腹。我不妨从她下手,彻底将她的芳心俘获,如此一来,我便多了许多主动权。而且,以后也许还能有让聂媚娘帮助的地方。毕竟她在这边要比自己熟悉。”

    陈扬这么一想,忽然就多了这个念头。

    反正已经是出来卖了,他还讲那么多仁义道德做什么。

    “陈公子,你……”聂媚娘一咬牙,一把将陈扬推开了。

    陈扬呵呵一笑,也就不再继续欺负聂媚娘。陈扬乃是情场高手,却是知道什么时候是该适可而止的。

    “陈公子,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聂媚娘整理了下衣衫和发丝,说道。

    陈扬说道:“好啊,你先说吧。”

    聂媚娘说道:“陈公子,你可知道,这次兰庭玉身边还带了什么人吗?”

    “不知道。”陈扬很坦白的说道。

    聂媚娘说道:“难道你都不提前做一些功课吗?”

    陈扬说道:“咱们可以晚上一起做功课呀,急什么?”

    “陈公子,你不要将奴家当做水性杨花的人。奴家可不是能任你随意这般轻薄的。”聂媚娘气恼的说道。

    陈扬马上说道:“我是说我们晚上彻夜畅谈,商量怎么对付兰庭玉啊!这怎么就轻薄媚娘你了?”他顿了顿,又说道:“哎呀,媚娘,该不会是你自己想歪了吧?”

    聂媚娘也算是风月老手,但她在陈扬面前,却是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陈扬这时候也就正色说道:“兰庭玉身边还有其他高手吗?”

    聂媚娘深吸一口气,说道:“兰庭玉这次约了两名高手一起前去寻宝。那两名高手乃是四大妖仙之中的孔雀王杨轩,还有香狐王俞飞虹。”

    陈扬顿时变了脸色。“你开玩笑吧?兰庭玉如果约了两大妖仙一起去,那我们这次去,岂不就是炮灰?对付一个兰庭玉都难到了极点,那妖仙们都是九重天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