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兰庭玉微微讶异,显然没想到陈扬还有这一手。 兰庭玉随后皱眉,接着强猛施展法力。

    兰庭玉手捏法诀,接着大喝一声。一瞬间,他须发皆张,衣衫无风自鼓。那九炎神火拳印便越发的炽烈起来。拳印轰的一声,破开电力波,朝陈扬冲杀过来。

    陈扬退后一步,也是双眼暴睁,嘿!

    陈扬也大喝一声,他调动了无穷的雷池力量。那股电力波马上便就更加的耀眼,凶猛。于是陈扬的电力光束便轰的一声,将那九炎神火拳印破开了。

    兰庭玉身子一转,大手一抓,那九炎神火迅速收缩成了一口神火剑,便是出现在他的面前。

    陈扬也知道适可而止,他立刻收了电力光束,蹬蹬蹬退后数步,脸色煞白。事实上,陈扬根本没事。因为上古雷符的雷池力量太强大了。但是陈扬可不是才出江湖的小菜鸟,他现在不能杀兰庭玉,那么他就必须做出杀不了的姿态来。既不能败,也不能真杀,这就是陈扬所掌握的分寸。

    兰庭玉古怪的看了陈扬一眼,他说道:“看来陈先生你有一件很不错的法宝,不然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

    陈扬说道:“每个人都有秘密,兰小少爷,你一会说六少爷不是明主,一会说我有很不错的法宝。处处言语挤兑,无非是想让六少爷与我心生嫌隙,你这不动声色之间的手段,真是令人佩服啊!”

    兰庭玉微微讶异,随后哈哈一笑,说道:“今日一战,痛快。不过陈先生,我会去寻找一件法器来与你抗衡的。相信我们下一次的战斗时间,已经不会太远了。”他说完转身便走。

    兰剑一立刻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兰庭玉转身说道:“难道六哥要跟我打?”他顿了顿,一笑说道:“我现在已经功力大损,六哥你这时候出手,的确是有些把握。那好,我陪六哥你打。”

    兰庭玉冷哼一声,说道:“你不是自负到要我们一起上吗,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兰兄不可!”陈扬马上说道。

    兰庭玉冷声说道:“有何不可。”

    陈扬便立刻来到兰庭玉耳边小声说道:“兰兄,若真一起上,事情就闹大了。兰庭玉的修为根本未曾受损,他的九炎神火十分古怪,瞬间便可复原。若是一起上,只怕我们之中,有人会死。再严重一些,兰庭玉也会死。一旦死了人,那兰兄你如何向侯爷交代?”

    兰剑一不由一呆。

    兰庭玉却是冷笑一声,说道:“我真要走,你们又有谁能拦住我?”他说完之后,那九炎神火忽然化作一条巨龙。

    兰庭玉便就上了巨龙之背,接着巨龙便飞了出去。

    夜空之中,这巨龙浑身火焰,实在是耀眼到了极点。

    陈扬不由暗暗讶异,这兰庭玉修为并未到九重天,为什么已经可以凌空飞行了?

    这九炎神火比元神恢复还快,仿佛永远打不死一般。这到底是什么古怪的功法?

    陈扬在这一瞬,突然觉察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功法还是有用的。比如兰庭玉的九炎神火。这太厉害了。

    兰庭玉驾驭火龙离去,他并不是回侯府。他早已不住在侯府了,当他考取功名之后,便已经有资格在外面开门立户了。

    所以,兰庭玉有自己的宅院。那宅院是少将军府!

    兰庭玉回到了少将军府,那府里的丫鬟见了兰庭玉回来,便是热情而欢喜。看得出,兰庭玉在家里并没有太大的架子。

    兰庭玉先到厅堂里面,一旁的一个小姑娘迎上前,喊道:“庭玉哥哥!”

    这小姑娘赫然便是之前跟那吴老先生一起的吴小花。

    兰庭玉冲吴小花微微一笑。

    吴小花立刻就点了香,然后送到兰庭玉手上。兰庭玉拿了香,立刻朝那堂前灵位跪了下去。

    灵位自然是兰庭玉的母亲叶鸾凤。

    “母亲,您放心,孩儿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一定会查出当年您的死因到底是什么。若真是那林夫人所为,孩儿一定不会放过林夫人。若兰天机也参与此事,孩儿定让她到您坟前磕头谢罪。”

    兰庭玉拜了三拜,随后亲自将香插进了香炉里面。

    随后,兰庭玉起身。

    吴小花说道:“庭玉哥哥,你肚子饿不饿啊,我让厨房去给你煮点宵夜。”

    “不用!”兰庭玉说道。他对吴小花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回房休息去吧。”

    吴小花说道:“爷爷让我等你回来呢,还说不管你回来多晚,都要去见见他。”

    “哦,是吗?”兰庭玉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去见老先生,你快去休息吧。”

    吴小花说道:“好吧。”

    兰庭玉便径直朝着吴老先生的房间走去。

    他还没敲门,吴老先生便说道:“进来吧。”

    兰庭玉推门而入,他进门之后,便见老先生正在桌前抽着旱烟。房间里满是烟雾,如腾云驾雾一般。

    “老先生!”兰庭玉尊敬的喊了一声。

    “庭玉,坐!”吴老先生说道。

    兰庭玉便在老先生对面坐下。

    吴老先生说道:“庭玉,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件事吗?”

    兰庭玉说道:“另一个天命之王即将也到皇城?”

    吴老先生说道:“没错。”

    兰庭玉说道:“老先生,你觉得他到皇城来,会对我产生影响吗?”

    吴老先生说道:“当然。”

    兰庭玉沉声道:“怎么说?”

    吴老先生说道:“这就像是一场赌局,你运气最好,自然你是大赢家。但若又出现一个运气非常好的人,那你还是稳稳的大赢家吗?你们会互相抢筹码,以壮大自己。气运就会分薄!”

    兰庭玉说道:“该来的,自然要来。我亦无所惧!”

    吴老先生说道:“那个天命之王,是来自大千世界。整个宇宙空间,便一共只有两个天命之王,大千世界一个,天洲一个。其余的,还有天命者!这是一个缜密的循环,如果天命之王陨落一个,你便是当之无愧的唯一之王。若你也陨落,那么天命者中,又会有人晋升为天命之王。”

    兰庭玉说道:“天道,这天道到底是想干什么?”

    吴老先生说道:“天道又是一个大循环,它始终在制约着世间一切的生灵与规则。普通人,就是不能飞行。而如今,远古神魔壮大,天洲想要取代大千世界,破坏天道的主体。那么,你们这些天命者便已经早早应运而生。包括当今圣上,他们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兰庭玉说道:“我看圣上的身上,似乎有许多的秘密。他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吴老先生说道:“你的看法没错,当今圣上估计是被人夺舍了。这也是天道的安排。”

    兰庭玉沉吟下去。

    吴老先生又说道:“对了,今日我见到那天命之王了。说来也巧,他正好去了我说书的茶馆,我一眼就将他给认出来了。”

    兰庭玉微微一惊,说道:“哦?”

    “他叫做陈扬,来这里居然是要投靠兰剑一。”吴老先生说道。

    “那还有更巧的在后面,我今天还和他交手了。”兰庭玉吃了一惊,说道。

    吴老先生也是一惊,说道:“怎么回事?”

    兰庭玉说道:“今日那薛若冰有事找我,我便去了天女楼一趟。怎知道刚好碰见了兰建辉和兰中一这二人。这二人当初欺负我最狠,今日见我,又口出不逊。我便教训了他们一番,那知道后来,那兰剑一和陈扬也来了。兰剑一虽然平素还算克己有礼,但他心中其实最是傲气。也最是看不起我,如今我压他一头,他找准机会,当然要对付我。后来,我索性和兰剑一约战。兰剑一便让这陈扬与我战了一场。”

    “胜负如何?”吴老先生问。

    兰庭玉说道:“本来,他不是我的对手。不过,后来他使出了一件神奇的法宝。那法宝的力量极其强大,说起来,老先生你没想到,我感觉到他留了手。他若不留手,只怕我会死在当场。”

    吴老先生说道:“原来如此。”他顿了顿,一笑,说道:“那陈扬并不是愚笨之人,他不是想要留手,而是不得不留手。”

    兰庭玉说道:“这个我倒知道,因为我毕竟是兰天机的儿子。他若杀了我,那么,他的麻烦跑不掉,他没那么蠢。”

    吴老先生微微一叹,说道:“我今日与他攀谈了许多,我本以为可以让他转而来投庭玉你的。没想到他还是选择了兰剑一。大概,这就是天命不可违吧。”

    兰庭玉说道:“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他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中兰剑一这种草包。”

    吴老先生说道:“只怕是他有他的目的吧。”

    兰庭玉说道:“即便他来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要做的事情,没人能够阻拦。”他顿了顿,又说道:“现在我的九炎神火还差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吴老先生问。

    兰庭玉说道:“龙纹钢之精魂,九炎神火中若是融入了龙纹钢的精魂,那么这九炎神火便可化作九炎神铠,也可若金刚石之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