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雷符!

    陈扬将自己的法力融入到上古雷符之中,他立刻便感到了吃惊。请大家看最全!因为那雷符里面是个巨大的空间,里面有一个雷池!那雷池有三百平米大小,雷电在里面滚滚翻腾,就如海洋一样。

    “好恐怖的雷符!”陈扬暗道。“我若将这雷符运用好了,必定威力大增。”

    陈扬心下不由欢喜,想不到这么出去一趟,居然因祸得福,得到了这么一个好宝贝。雷池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法力运用得当,可以由这雷符之中的雷电引动九天之雷。更可随意凝聚空气中的雷电分子。

    空气中是有电力分子的。

    虽然在这里没有五行元素,但是摩擦还是能起电的,这就是电力分子啊!

    陈扬再次感悟上古雷符,他的法力并不敢浸入到那雷池里面去。那般强大的电力,能够瞬间将陈扬的法力给电成灰烬。那样也会伤害到陈扬。

    不过,那要怎样才能运用雷符的力量呢?

    法力必须要和雷符里的电力融合,如此才能操控如意啊!

    陈扬暗道:“这里面还一定要有诀窍,那明月小丫头都能运用,难道我却不能运用了?”

    陈扬是个不信邪的人。

    接下来,陈扬便开始想办法来着。他想了数种法子,最后都是无功而返。无奈之下,陈扬只能运用出玄黄神谷种子。

    陈扬将上古雷符放入到了玄黄神谷种子里面。很快,混沌之气便浸入进去。

    陈扬自身的法力是早经过混沌之气洗涤的,所以,他能够运用地煞之精和火煞之精。那是因为,地煞之精和火煞之精也经过了混沌之气的洗涤。三者之间有了相同的点。

    眼下,陈扬便是要让上古雷符里面也拥有混沌之气的因子,如此一来,陈扬的法力便能操控雷符力量了。

    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陈扬很快就将上古雷符洗涤完毕。接着,陈扬的法力便可自由钻入到上古雷符之中了。

    陈扬的法力如今可以和地煞之精,火煞之精,还有上古雷符融合。如果不是经过混沌之气,他的法力一旦碰触到这些东西,立刻就会被冰冻,燃烧,或是电化。

    这就是玄黄神谷种子的神妙之所在。

    值得一说的是,陈扬的法力还并不等于混沌之气。所以,混沌之气可以融合任何血型,但陈扬就不行。

    可混沌之气在改造过上古雷符之后,便等于是让上古雷符的血型和陈扬的血型一样了,如此就可融合了。

    陈扬长舒一口气。

    虽然如此,但他的肉身还是绝对不能碰触地煞剑,火煞剑,还有雷符电力的。这些力量劈杀在他身上,一样可以弄死他。

    陈扬将法力钻入到了雷池之中。

    这一进去,陈扬立刻就感受到了里面的宏大之力量。这股电力,只要运用到了极致,是可以瞬间将一座大楼夷为平地的。而且,里面一瞬间爆发出的电力,是可以供应一个市区的用电的。

    据传说,神帝便有一件神器,叫做彼岸阁。那彼岸阁犹如泰坦尼克号那般巨大,可穿梭虚空,破开位面空间的屏障,来往宇宙。更可在虚空之中漂浮。

    彼岸阁的速度,是超越了光速的。

    而支撑彼岸阁可以如此强大的原因便是,在彼岸阁里面,也有一座雷池。

    那雷池的电力循环不息,便是彼岸阁永远的动力。

    当然,在合适的时候,神帝也会去淬炼雷池,增加其力量的。

    这也说明了,这雷符之中的雷池到底有多恐怖了。

    这上古雷符,如果运用得当了,陈扬觉得自己是可以有击杀九重天高手的机会的。

    不过陈扬察觉到了,要将雷池的力量瞬间全部施展出来,那不太可能。这个速度一旦慢了,那自己就被敌人干得死翘翘了。

    如果有机会,一直酝酿,突然袭击,那是可以施展出媲美九重天高手的力量的。如果是九重天高手来施展这上古雷符,那就不用多说了,更加强大。

    陈扬摸索了上古雷符半天之后,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之所以能够运用上古雷符,那是因为自己有玄黄神谷种子。那么那明月小丫头是怎么运用的?

    陈扬很快思索明白,是了,那小丫头的法力可能就是雷属性的。就像陈天涯的太乙玄金真经一样。从一开始,就融入了太阳之火的力量。最后,他的身体都变成了电。

    比如这上古雷符若是落在陈天涯手上,那陈天涯肯定是如虎添翼,直接就可运用上古雷符了。

    陈扬本来还想着,若是那明月的主人来讨要上古雷符,自己还过去便是,但眼下体会到了上古雷符的美妙。他却是绝对舍不得了。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天气晴朗。

    陈扬继续赶路。

    一路而去,陈扬骑着火龙驹,他在日出的时候,经过一片湖泊,那湖光之上,波光粼粼。远处看去,一望无际,晨风吹拂,空气清新。这样的景色,却是让人心醉。

    五天之后,陈扬便到达了皇城。

    那皇城的城门宏伟而宽阔,上面有两个鎏金大字,便为皇城。

    皇城外面乃是护城河,护城河上,一片明媚波澜,两旁杨柳青青。

    在皇城的城门左右,那守卫士兵在烈日之下,却是身穿铁甲,一丝不苟。来往行人,却是都经过一番盘查方才放进去。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普通人到了燕京之后,感受燕京的那种安检的感觉。

    陈扬进城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稍微盘问一番,便放进去了。

    在这里,不可能每个人都有身份证的。真给每个人做个代表身份的东西,那守城的士兵也盘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没有网络查明信息啊!

    陈扬入皇城时,正是下午三点。

    皇城的街道足有八乘之宽,街面干净,集市有序,房屋鳞次栉比。

    陈扬感受到了久违的繁华,皇城的确不是其他的城市可以比拟的。而且街面上还有许多小吃,让人感觉就像是进入到了老燕京一样。

    陈扬并没有先去武侯府,他转身去了一家客栈,准备先吃些东西。

    那客栈叫做云来客栈,陈扬选择在二楼入座。那二楼上,说书先生却是正在说书。

    而且正巧的是,那说书先生说的便是当朝武侯。

    陈扬开始还没怎么听,过一会后,那说书先生眉飞色舞,下方连连喝彩,他才听出了一些意思。

    “诸位看官,咱们当今圣上,那是天下少有的明君啊!登基第一年,便创办了科举考试,这才让咱们大康国天下寒门学子有了出人投地的机会啊!要说这科考,真是天下之福啊!”那说书先生一身黑色长衫,手拿扇子,如是说道。

    下面立刻也就跟着喝彩当今圣上。

    就算是在大千世界的现代社会里,也没人敢当众说国家领导人的不是。那就更别提在这种封建时代了。

    敢说当代的说书先生,那一定是歌功颂德的,不然的话,早被斩首了。

    随后,那说书先生说道:“诸位看官,你们一定会奇怪,这明明是我们圣上的大功德,可我为什么又要说兰侯爷的厉害。”

    “是啊,为什么啊?”下面马上附和。

    说书先生说道:“只因为啊,咱们的兰侯爷,大家都知道,他老人家乃是武功天下最强。但是,在十年前的一次上朝中。咱们兰侯爷居然被老太师当面呵斥为一介武夫。后来,咱们兰侯爷便将这事记在心中。兰侯爷回去之后,便刻苦攻读。大家猜怎么着,三年之后,兰侯爷居然是科考第一名啊!那一片文韬武略之精要,现在都是科考举子们的圣经啊!”

    “兰侯爷真是天下第一的神人啊!”有人赞叹。

    “要是我能有兰侯爷的万一,那便也是满足了。”也有人如是说。

    又有人突然说道:“兰侯爷科考第一,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啊!吴老先生,您还是说说兰侯爷是如何剿灭大灭寺那帮妖僧的吧。”

    “哈哈,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想当初,那大灭寺的妖僧何其风光,嚣张。咱们当今圣上和兰侯爷一开始都要让着他们一些。可圣上就是圣上啊,找准机会,便将那大灭寺给连根拔起了。据说当初,烧大灭寺的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火光冲天,将那天边都燃烧了起来。而兰侯爷和大灭寺的第一武僧天忍和尚的大战,那也是惊天动地。两人是从地上打到天上,从天上又打到了护城河里。天忍和尚在水中祭起水龙,那水龙乃是八爪神龙,凶狠无双。兰侯爷便是衣袂飘飘,站立水面之上,只一声大吼,便将那八爪神龙吼得烟消云散。”

    “吴老先生,您怎会知道得如此详细啊,难道您当时在现场?”有人不禁问。

    旁边的人立时呵斥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尼玛,听故事这么较真,你听个毛啊!

    那吴老先生倒也镇静,他说道:“我当时虽然不在现场,但是这些却都是我从兰侯爷家的老管家哪儿听来的。”

    “哦!”众人恍然大悟。

    “那最后怎么样,是不是兰侯爷将天忍和尚打败了?”有人问。

    吴老先生说道:“那是当然 啊!兰侯爷的武功,天下有几人能及的。那天忍和尚号称大灭寺第一武僧,遇上了兰侯爷,那也是自取其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