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禅师吃了一惊,那藤蔓迅速将他紧紧缠绕。请大家看最全!一时之间,昭明禅师被缠得像个绿色的粽子一般。这还不算完,很快,那上面空间突然生长出了金黄黄的稻穗。那些稻穗迅速成熟,接着稻谷便如暴雨一般,密密麻麻的攒射向了昭明禅师。

    这些稻谷与那藤蔓并不排斥,直接穿透藤蔓。

    昭明禅师一时之间,四面受敌。但这时候,昭明禅师并不惊慌,他心神守一,突然将全身的法力与力量集聚成一个点。

    吼!

    昭明禅师爆吼一声,突然一拳爆出。

    那随后,他另一拳也穿透了藤蔓。接着,两手抓住那些藤蔓,猛烈撕扯。不一会后,那些藤蔓在昭明禅师的暴力撕扯下,纷纷退却。

    还有那些稻谷,便被昭明禅师全部吸附在了身上。不一会后,昭明禅师便如穿了一件稻谷铠甲一般。这便是昭明禅师的修为高明之处,他将法力密布在周身,形成了一个保护膜。这些保护膜将稻谷吸附住,这样一来,稻谷反而成了他的帮手。

    昭明禅师在这关键危机时刻,却是有着大智慧的。

    五谷社稷大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苏嫣然是不想施展的。因为只要施展了这个阵法,那么社稷神刀的社稷正气就会耗尽,那么社稷神刀便不再是神刀,而是一件凡品。

    只是此时此刻,苏嫣然是被逼到没有退路了。

    而且就算是这般,这五谷社稷大阵也是奈何不了昭明禅师。

    倒不是社稷神刀不够厉害,主要是昭明禅师修为太高了。如果换成凌云峰来施展社稷神刀,光是几道刀气就可要了这昭明禅师的命。

    神器再厉害,毕竟只是武器。

    就像一辆车再厉害,开车的人水平不行,那也是没整的。

    眼下,苏嫣然主持五谷社稷大阵的阵心,她感到头疼无比。虽然她还可以暂时将昭明禅师困住,但是她使尽杀招,却也是奈何不得昭明禅师啊!

    与此同时,外界的厮杀却已经接近了尾声。

    陈扬在将大圣道场融合进了伽蓝太极劲后,他的杀伤力再度增强。

    陈扬这时候又一招太极玄天斩朝那了空和尚轰杀过去。了空和尚也施展出了如来法相印。不过这一次,了空和尚的如来法相印却被陈扬直接破掉了。

    而且,了空和尚拼命躲闪,最后才避开了太极玄天斩。便也在这时,陈扬身形闪动,迅速上前。他接着一招太极三寸劲击打过去。

    了空和尚迎接了这一掌,最后轰的一声,他便被击翻在地,并口吐鲜血。

    了空和尚便也算是失去了战斗力。

    随后,兰剑一也很直接的制服了对手。

    再接着,陈扬和兰剑一相视一眼,同时出手,便是将其余几名和尚全数降服了。

    一个都没杀!

    陈扬一把抓了了空和尚,兰剑一等人也都各胁持了一名和尚。

    便在这时,兰剑一冲那阵中昭明禅师喝道:“昭明老和尚,你的徒子徒孙全部都在小爷我的手上了,你若再不束手就擒,我立时便要了他们的命。”

    苏嫣然见状,她立刻收了五谷社稷阵。如此一来,便也算是为社稷神刀保留了一丝可怜的社稷正气。如果保养得当,也许社稷神刀最后还能恢复力量。

    但短时间里,这社稷神刀的器灵也算是毁了,而且也不算神器了,沦为二流法器了。

    这让苏嫣然是肉痛无比的。

    昭明禅师此时得了自由,他一眼扫来,便见众弟子都已被擒。昭明禅师的眼神阴沉下去,他在这一瞬,真正动了杀意。

    兰剑一冷笑一声,说道:“昭明老和尚,你待如何?你若敢妄动,小爷我立时叫你这些徒子徒孙血溅当场。”

    “阿弥陀佛!”昭明禅师吟一声佛号,随后说道:“老衲这些徒子徒孙,早已做好了为佛祖献身的准备。小公子,你只管杀吧。”

    兰剑一不由一呆,他却是没想到这昭明禅师居然是如此心狠。

    “哼,老和尚!”兰剑一随后冷哼一声,说道:“你难道以为本公子不敢下手吗?”他说完之后,便对古长林说道:“将你手中的和尚先给本公子杀喽。”

    古长林道:“是少爷!”他说完便欲动手。

    “等等!”陈扬开口了。

    兰剑一与众人都看向陈扬。

    陈扬却是看向昭明禅师,他说道:“禅师,我有些话,不吐不快,不知道禅师有没有兴趣听?”

    兰剑一等人不由意外,包括苏嫣然。大家都猜测不到陈扬到底想要做什么。

    了空和尚冷哼一声,说道:“你这朝廷鹰犬,可恶至极。”他接着朝昭明禅师大喊道:“师叔,我等早已做好为佛祖献身的准备。您现在尽管动手,我们死了不要紧,只要您将这帮人都杀了,那我们便死而无憾。”

    昭明禅师的眼中顿时闪现复杂之色。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了空和尚,你要求死,那可是你的意思。但你却做不了其他人的主。谁都是娘生父母养,活一遭,不容易。你凭什么能断他们的生死?”

    了空和尚正欲说话,那昭明禅师先说道:“小施主,你有何话要与老衲说?”

    陈扬便说道:“禅师, 何人可不死?”

    昭明禅师不由一愣,他半晌之后说道:“老衲知道,有一些远古魔神活了数千年,但是,这也不代表他们能不死。这世上的生灵,只要有生,便会有死。”

    陈扬说道:“禅师说的好,没有人可以永生不死。也没有任何门派能永远存在,同理,大灭寺也不可能永远都立派于人间,对也不对?就算没有朝廷的剿灭,在将来某一天,大灭寺也会陨落,就算是云天宗,羽化门,魔门又如何,他们又能永远存活吗?”

    昭明禅师说道:“小施主,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扬说道:“我只是想告诉禅师,既然大灭寺的气数已经尽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执着呢?若你们心中真的已经放下了大灭寺,那么朝廷又怎么还会穷追不舍?”

    昭明禅师说道:“朝廷是不会容忍大灭寺还有人活着的。”

    “禅师错了,朝廷不能容忍的,也许只是禅师你,还有了空和尚。至于其余的平庸之辈,朝廷是不会在乎的。”陈扬说道:“既然大灭寺已经没有了,一切便都该有个结束。今日,只要禅师和了空和尚留下,那么其余的人,我们都可以放走。而且,朝廷以后都不会再追究大灭寺的余孽。”他顿了顿,又向兰剑一说道:“兰兄,你说呢?”

    兰剑一是聪明人,他眼珠子一转,便马上说道:“没错。今日只要老和尚你和了空两人留下,其余人,我们都可以不追究。”

    昭明禅师沉默下去。

    那了空和尚不由急道:“师叔不要,您可不能上了他们的恶当。这帮朝廷鹰犬,没一个好东西的。”

    而此时,那其余和尚们却是沉默了下去,并不言语。

    大概,他们不是真的不怕死的。眼下,有了活着的机会,他们自然是想活着的。

    陈扬马上说道:“禅师,你看他们都不说话。这说明他们不想死,佛祖曾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您是大禅师,难道没有这一份心胸吗?”

    “你这恶狗,我杀了你!”了空和尚勃然大怒。

    那昭明禅师却是不言不语,他看向了其余的和尚。那些和尚们一个个都低垂下了头。当昭明禅师看向那最小的和尚,那小和尚才十八来岁,他的脸上还有稚气。

    好半晌后,昭明禅师吟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小施主说的对,老衲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顿了顿,道:“你们放人,把了空也放了,老衲便任由你们处置。”

    “了空不能放!”陈扬说道:“了空乃是最为执着之人,他若放了,或是活着,便会继续撺掇他们来做傻事。那禅师你的牺牲便是白白牺牲。”

    “小施主,你言语何苦如此狠毒。”昭明禅师看向陈扬,说道:“我等本是大灭寺的苦命人,你何苦要如此赶尽杀绝?”

    陈扬没有看昭明禅师,他深吸一口气,说道:“禅师,我的话虽不中听,但却是句句属实。”

    “恶狗!”了空恨到了极点。

    陈扬心中叹息,他知道,他现在做的,也许是错的。但是,他既然已经选择了要去投靠朝廷,他这时候就不能心慈手软。他若一味心慈手软,便将注定一事无成。

    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这时候,苏嫣然对陈扬再度刮目相看。她没想到,最后定乾坤的,居然是陈扬的三寸不烂之舌。

    那昭明禅师沉默半晌之后,说道:“好,你们将其余人放了。”

    兰剑一说道:“那可不行,你得先被我们控制住。”

    昭明禅师摇头,说道:“不可能。”

    陈扬说道:“兰兄,禅师乃是信人,咱们不用怀疑的。放人吧!”

    兰剑一犹豫起来,不过他也是个有决断的人,半晌之后,便道:“放人!”

    于是众人便将那些和尚放了。

    这四名和尚得了自由,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来到了昭明禅师的面前。

    四人都跪了下去,泪流满面。

    “孩子们,你们都去吧。以后忘了大灭寺,忘了这一切吧。”昭明禅师微微一叹,满眼慈爱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