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说道:“但是大灭寺的余孽真的敢和朝廷正面对抗吗?”

    兰剑一哼了一声,说道:“大灭寺全盛时期也要看朝廷的脸色行事,何况是现在。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说道:“所以我觉得大灭寺的余孽这次是想杀了兰兄你来立威,但接下来,他们肯定是要逃走的。因为这里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么兰兄你这次即使是安然逃回了皇城,那也是灰头土脸。而且你拥有的情报便已经不再生效,因为大灭寺的余孽会重新选择地方隐匿。他们这次出手,就是打算抛弃曲陵这个老巢。”

    兰剑一不由一凛,他说道:“陈兄说的不无道理,那么陈兄以为我此刻该如何做呢?”

    陈扬说道:“反杀!”

    兰剑一道:“哦,怎么反杀?我这次来没带人手,即便有陈兄你帮忙,只怕也远不是大灭寺余孽的对手啊!”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难道兰兄忘了天池阁?咱们现在不是已经将他们拖下水了吗?”

    兰剑一微微一怔,随后便即懂了陈扬的意思。他也是个聪明之人。

    很快,兰剑一又说道:“陈兄,貌似你好像是苏姑娘那边的人吧,为什么你会反着来帮我?”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心中的确是喜欢苏姑娘,不过,兰兄觉得一个跟班能讨取到她这样人物的芳心吗?我现在既然结识了兰兄,便有心要来跟着兰兄你干出一番事业。他日之日,自然要让她对我刮目相看。”

    兰剑一还未说话。

    陈扬又说道:“苏嫣然邀请过我加入天池阁,给的条件很优厚。不过我拒绝了,我若不是心仪于她,便加入又有何妨。不过我既然想娶了她,那自然是万万不能加入到天池阁里去的。”

    “为何?”兰剑一问。

    陈扬说道:“苏嫣然的修为高于我,在天池阁又受重用。我进去之后,岂不处处低她一等。那个女人不喜欢强者,那个女人会喜欢比自己差的男人。尤其是苏嫣然,有这个可能吗?”

    兰剑一多看了陈扬一眼,他忽然一笑,说道:“陈兄是个聪明人,一切都看的很透。”

    陈扬说道:“实不相瞒,我之前便已知道兰兄你乃是当朝武侯的第六子。我前来,便有结交之心,不过我到底能不能让兰兄看上眼,那今晚就算是我交个投名状吧。”

    兰剑一哈哈一笑,说道:“能够得陈兄这样有勇有谋的人才,那是我兰剑一的福分。”他顿了顿,又道:“那陈兄今晚有何见教?”

    陈扬说道:“没什么见教,待会伺机而动,说什么也要让天池阁的人陷进这个泥潭里面。兰兄,你要知道,这次你来若是逃回去,那是灰头土脸,情报也没有用。但你若就独身前来,却将大灭寺余孽给擒拿了。这却是份天大的功劳啊!到底要以何种身份回皇城,兰兄心里应该有个谱吧。”

    “好,今晚咱们就杀个痛痛快快。”兰剑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那古长林与古长军在一旁听了,不由微微失色。

    古长林说道:“少爷,这只怕不妥,太过冒险了啊!”

    兰剑一眼神冷冷,说道:“你们一切不必多说,我心中自然有数。”

    很显然,兰剑一也是个杀伐果断的人。

    大约二十分钟后,陈扬四人已经到了曲陵的出城处。那城门却是打开的,这个时候,城门本该是关闭的。但是天池阁已经打点好一切,所以城门是开的。而且,等陈扬四人出了城门之后,这城门就会立刻关闭。

    陈扬四人一路疾驰,便直接出了曲陵。

    那外面却是一条官道,官道两旁还有房屋等等,这里也算是郊区地带了。便也在这时,众人上空忽然风云涌动,一股龙卷飓风挂了过来。

    “是元神托运,不好,居然有九重天的高手存在。”陈扬见状不由失色。

    兰剑一也是脸色急变。

    随后,那龙卷飓风在众人面前停下。龙卷飓风形成了一尊元神,那元神却是个八十来岁的禅师。老禅师眉目低垂,慈眉善目,着灰布僧衣。不过马上,元神就正式回到了一名老和尚的身上。

    而同时,场中还多了六人。

    乃是六名男子,他们穿着寻常的长衫,头上也有头发。看起来却不像是出家人。这倒不奇怪,大灭寺被烧毁之后,和尚们逃出来之后,自然不会再作和尚装束。

    那六名男子中,最大的四十来岁,最小的只有十五六岁。

    那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乃是大灭寺的了空禅师,修为已经是八重天中期了。

    一千五百万枚脑细胞的修为。

    这番修为,也算是很不错了。

    而其余的几名男子,修为都是在七重天,六重天之间。还有一个是八重天初期。

    大灭寺里,能够逃出去的,显然不会是太差的水平。

    而眼下,最恐怖的当是那老和尚了,老和尚乃是九重天的修为。

    一旦遇到了九重天的高手,众人便只能是任人宰割了。

    不过好在,陈扬等人还有苏嫣然这个依仗。

    兰剑一等人下马,那几匹火龙驹颇通人性,转身就跑开了。它们大概也知道这个浑水趟不得。

    兰剑一不愧是武侯玄天机的儿子,他这时候却是夷然不惧,冷笑一声,说道:“当年大灭寺的高手,九重天以上,尽数被杀,元神也是被毁。却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想必你这老和尚也是才突破不久吧?”

    那老和尚便也就抬头说道:“阿弥陀佛!老衲昭明,与小公子这厢有礼了。”

    “昭明?”兰剑一淡冷一笑,说道:“你这老和尚,倒也是懂些礼数。不过今日你带人来阻本公子的去路,意欲何为?”

    昭明禅师说道:“小公子此次前来,岂不是要查吾等下落?”

    “是又如何?”兰剑一冷冷说道:“本公子奉的是皇命,尔等大灭寺余孽,见了本公子,便该束手就擒。”

    昭明禅师说道:“阿弥陀佛!小公子言语咄咄逼人,难道不知道,这世间还有口孽之说?今日小公子既然来了,便就留下来吧。”

    兰剑一哈哈大笑,说道:“终于图穷匕见了。本就是来干杀人的勾当,何必口里念着阿弥陀佛,却是玷污了佛祖。”

    那了空和尚不由大怒,说道:“师叔,与这狂妄之辈啰嗦什么,便让弟子去将他杀了。也算是告慰我们大灭寺诸位先贤前辈之亡灵。”

    昭明禅师说道:“阿弥陀佛!”他随后道:“动手吧。”

    兰剑一这边便也是剑拔弩张。

    便在这时,几道人影闪电来。却是那苏嫣然带了任九,还有马伯羽一直提的三老爷。那三老爷便是叫做谢崇楼。

    这三人一来,昭明禅师等人不由微微失色。

    了空和尚不由恨声说道:“苏嫣然,我们大灭寺与你天池阁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日难道你要趟这个浑水?”

    苏嫣然朗声说道:“了空,你不要误会。我们天池阁无意管你们这些人的纷争,只不过兰公子乃是当朝武侯之子,又是朝廷命官。他若是在我们曲陵出了事,天池阁是有责任的。”

    “什么责任?”了空和尚说道:“真是笑话,天池阁又不是朝廷官府,你们不过是做生意,又不是地方官,与你们有什么责任?”

    苏嫣然说道:“话可不是这么说,武侯却是认准了天池阁的。他的儿子若是死在了曲陵,武侯只怕不会跟我们讲这个道理。”

    “难道天池阁还会怕了一个武侯?”了空和尚说道。

    苏嫣然说道:“说这话便是了空和尚你的外行了,天池阁做生意,广结善缘,岂是有怕与不怕的道理。不过,很显然,咱们天池阁还真不怕得罪你们大灭寺。”

    了空和尚等人不由激愤。了空和尚悲愤说道:“都说墙倒众人推,若是咱们大灭寺是全盛时期,岂由你这贼女子猖狂。”

    苏嫣然一笑,说道:“生意人,只从生意的角度出来,再说了,了空和尚,咱们天池阁可是与你没有半分交情。倒是与朝廷有不少的交情呢,所以今天,我们没道理不帮朝廷。”她顿了顿,说道:“不过天池阁有天池阁的规矩,只要你们肯放兰公子他们离开,我们天池阁便绝不出手。”

    “不可能!”了空和尚怒道:“今日,你们全部都要死。”

    他说完之后,便对着苏嫣然悍然出手了。

    “嫣然小心!”陈扬第一个扑了上去。

    陈扬要在兰剑一面前表现出深爱苏嫣然,所以这时候,他动作比谁都快。那了空和尚手中却是金刚杵。那金刚杵闪烁金光,并散发出雄浑无匹的气势。

    轰的一声,便是携带万钧之力朝着苏嫣然的头部砸来。

    苏嫣然倒是不怕了空和尚,不过陈扬这拼命来救倒是让她有些懵。

    “太极玄天斩!”陈扬却是直接施展出了太极玄天斩。

    闪电之间,太极阵印形成,三十六道地煞劲形成。

    轰的一声,那金刚杵直接被太极玄天斩给摧毁了。

    随后,太极玄天斩,那强大的太极涡旋攻击波朝着了空和尚轰杀过去。

    轰隆隆!

    气浪滚滚,空气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