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狗死,狡兔烹。 ”陈扬不由一叹,说道:“这天临大帝还真够辣手无情。不过云天宗始终还是毫发无伤,他是不是对大灭寺动手太快了?”

    苏嫣然说道:“天临大帝是要万众一心来对付云天宗,他不希望在对付云天宗的时候,背后还有一把刀。他从未信任过大灭寺,当初与大灭寺合作,也不过是一种利用。这天临大帝可是个绝顶人物,那大灭寺里典籍无数,僧人无数。可天临大帝就是一把火,将那所有典籍与僧人烧了个干干净净。”陈扬不由感叹,说道:“自古以来,成大事者,无不是脚踏万千白骨。这句话诚不欺我。”

    苏嫣然说道:“天临大帝越强,对你来说越是好事。你跟着他,机会才越多。所以我说,你的拒绝是没有道理的。你跟着天临大帝,我们能给你提供帮助。天临大帝也能提供给你机遇,你的地位越高,那么云天宗就越能重视你。不管你是想要变强,还是想要洗刷冤屈,那么入朝廷都不会是错误的选择。”

    陈扬说道:“云天宗难道感觉不到天临大帝的野心吗?为什么会坐视天临大帝这般壮大?”

    苏嫣然说道:“云天宗现在被魔门虎视眈眈,魔门如今可是一心想要吞并云天宗和羽化门,重新建立秩序,并且要取代大千世界的主导位置的。”

    “这你也知道?”陈扬不由吃惊。

    苏嫣然说道:“有什么东西,是天池阁不知道的?”

    陈扬说道:“云天宗现在内部是什么反应,他们不可能就选择这样坐以待毙吧?”

    苏嫣然说道:“云天宗当然会有反应,他们在跟羽化门谈合作。另外,云天宗在暗中指使大顺朝廷那边向大康发动进攻。明面上,大康对云天宗一直恭顺,而且大康的实力越来越强。云天宗暂时是不会真的出手的,一旦他们出手,便是和大康的彻底战争。这是云天宗不想看到的。这云天宗,你别看是天下第一仙门。但是施展起这谲波诡异的手段来,那也是阴险至极的。在这些上层者的眼里,只有利益,从来不会去管寻常人的死活的。”

    陈扬说道:“羽化门与云天宗好像恩怨已深,他们会合作吗?”

    “再深的恩怨,与生存比起来,都微不足道。没有永远的仇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苏嫣然说道。

    陈扬说道:“不说这些了,你怎么就觉得,我去投靠朝廷会是最合适的人选?”

    苏嫣然说道:“从各项数据上分析,你的确是很合适。而且,老实说,我们都是负责播种,至于这棵树到底能不能成长起来,我们谁也不敢保证。如今天临大帝势力日强,我们天池阁需要一个心腹人选,来知道天临大帝到底在想什么。趋吉避凶,天池阁能够活到今天,发展到今天,必然是有一些理由的。”

    陈扬沉吟一瞬之后,他也不是那种冥顽不化的人。便说道:“这么说来,我总归还是在为你们办事。这个事,可不能三言两语就解释成是我在寻找自己的机遇。要我去投靠朝廷,也行,我能在你们这里得到什么回报?”

    苏嫣然说道:“再给你一枚神丹,等你一年之后,若是发展不错。还给你一枚神丹,而且你在危难的时候,我们会给你提供一定的帮助。等到你真正进入到了朝廷核心之后,天池阁会欢迎你的加入。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好处,自不必多说。”

    陈扬多看了一眼苏嫣然,他随后说道:“好,一言为定。”

    神丹的诱惑,陈扬实在不能拒绝。

    而且,其实打一开始,陈扬就没打算拒绝。他想要三年之内超越华天英,现在看来,还真是离不开天池阁的帮助。

    “神丹什么时候给我?”陈扬马上又问苏嫣然。

    苏嫣然一笑,说道:“你先别急,等你先办完眼前这件事,自然就会给你神丹。”

    陈扬说道:“好!”他顿了顿,又道:“那以后你就是天池阁这边的代表,我每次都只需要跟你联系是吧?”

    苏嫣然说道:“你的确是由我来负责。甚至关于你的这个计划,也是我提出来的。上面答应了,我才来实行的。”

    “你就那么肯定我一定会答应?”陈扬说道。

    苏嫣然说道:“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嘛!”

    陈扬说道:“那眼下我要完成什么?”

    苏嫣然说道:“兰剑一这次来是追查大灭寺的余孽的。他到我这里来,也是要向我讨取情报。明天我会见兰剑一,告诉他关于大灭寺余孽的一些情况。然后,你找准机会跟兰剑一搭上关系。这个度,你来把握。你接近兰剑一,然后取得兰剑一的信任。这是第一步,然后,你确定他能带你回皇城,为你安排一个官职。那么,你的第一个任务便算是完成了。”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既然你早有此安排,你就不该将我叫进来嘛。我出了你这个门,再去接触兰剑一 ,他肯定会把我跟天池阁联系在一起。“

    苏嫣然说道:“你之前就接触过我们,这是撇不开的。我刻意不跟你联络,倒是让人起疑。这中间的度,看你怎么把握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

    苏嫣然说道:“今晚也就没其他的事了,你既然来了,也就别走了。”

    陈扬脸色顿时古怪,说道:“你是要留我过夜?”

    苏嫣然说道:“对,不过是留你在二楼过夜。我会让冰灵给你安排姑娘的。”

    “那还是算了。”陈扬马上摆手,他说完就站了起来。

    苏嫣然说道:“为什么算了?男人风流,岂不是天经地义吗?”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一个人见了山珍海味之后,岂会对咸菜馒头再感兴趣?我既然已经见了苏小姐你的惊艳才情,又怎会去看那些庸脂俗粉呢?”

    苏嫣然微微一呆,随后便一笑,说道:“你这张嘴倒是会说话,不过现在开始,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你这些言辞,对我不起作用的。”

    “虽然你是我的顶头上司,但我所说的却也都是句句发自肺腑。”他说完转身便走了。

    这大概就是陈扬的老毛病,什么时候都不忘要去撩拨一下美女的芳心。

    陈扬在冰灵的安排下,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雅间里面,典雅而精致,而且还很安静。冰灵问陈扬:“陈公子,真的不用给您安排一位姑娘吗?”

    陈扬拒绝说道:“真的不用。”

    虽然陈扬是挺喜欢女人的,但是对于这种以皮肉为生意,流水线作业的女子,他还是不屑一顾的。

    人嘛,得有点自己的底线。

    关上门后,陈扬将巴图放了出来。

    巴图睡的很是香甜,出来之后,便又精神抖擞。绕着陈扬嘎嘎嘎的叫。

    陈扬一笑,又拿出三枚归元丹出来。

    巴图跟吃豆子似的一口气吃了,随后,他便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陈扬发现巴图的羽毛似乎格外的有光泽,这大概是因为巴图从出生之后,所吃的东西就一直很精致。而且,他是经过玄黄液浸泡的。

    巴图吃饱之后,便想出去逛逛。陈扬看出他的意思,不过,陈扬却是拒绝了。他说道:“我今天还得在这里待着,你就只能在房间里玩。外面并没你想的那么安全,万一遇到什么神通人物,直接把你抓走了,那你得哭死都没用。”

    巴图见陈扬这么说,他便是耷拉下了头,一脸沮丧。不过他也没坚持要出去了。

    陈扬随后在床上盘膝而坐。

    他闭上眼睛凝神屏息。

    这一瞬间,陈扬的心中很是古怪。

    山雨欲来风满楼,未来的世界,未来的大门已经打开。

    自己马上就要置身于危险的漩涡之中。

    这样一想,陈扬便觉得全身发热,他居然是有些兴奋起来了。

    “灵感来了。”陈扬暗自一喜,他立刻拿出了那一枚神丹。也就是用永恒之星跟天池阁所换取的那枚丹药。

    陈扬将丹药吞入腹中。瞬间,那丹药便化作无穷无尽的药力和营养,就像是汪洋大海卷入到了陈扬的脑域之中。

    陈扬脑域之内的细胞接受了这场春雨,那些细胞便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

    陈扬心神归一,他任凭脑域内的风起云涌,但他的本心却是岿然不动。

    刹那之间,他的脑域里魔头狂涌,便出现灼热,冰冷,痛苦,美妙诸般滋味。时而见天女来袭,香风阵阵。时而见鬼罗刹凶猛的吐出舌头,择人欲噬。时而又见诸般所杀之人七窍流血,时而又见灵儿哀怨……

    各种各样的幻象,魔头齐齐涌将上来。

    陈扬守定心神,不管其他。

    这时候,陈扬忽然感觉到了奇妙。那就像是脑内有一个窍,一股力量将这个窍给冲开了。瞬间,所有的力量,细胞所发出的力量,营养混合在一起。

    陈扬的脑子外冒出无数的细小黑色汗珠,他感觉脑域内,那股磁场之力量越发的壮大。

    先前法力在脑域里,只要一闭眼,便感觉到一个池塘般大小的存在,那法力在里面无穷无尽。而如今,只要一闭眼,便觉脑域内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