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英说道:“凌云峰,你的确是一个异类。请大家看最全!二代弟子中,你足以称雄。一直以来,大家都想知道,到底是华天英厉害,还是你凌云峰厉害。那么今日就在这里,咱们比个高低。”

    凌云峰说道:“我也一直都想领教你的九幽玄冥真经。”

    “好!”华天英哈哈一笑。

    凌云峰忽然小声对身后的陈扬说道:“退后。”

    陈扬微微一怔,随后立即醒悟过来。他迅速退后,退后出三百米外。他这条命,得来太不易了。如今,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受尽任何屈辱,但他决不能死。若是死了,他陈扬一生便都是失败的。唯有活着,才有可能将这所有屈辱洗刷掉。

    这是凌云峰给他的启发。

    凌云峰与华天英瞬间战在了一起。

    “寒冰元神,心随我意,一体擒拿,元神擒拿手!”华天英一手抓出。

    那寒冰元神在他手中疯狂旋转,并且越来越大。

    寒意逼人,瞬间让方圆三百米皆是雪花纷纷。

    随后,那寒冰元神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朝着凌云峰抓去。

    空气中变得异常寒冷,陈扬在三百米外都感受到了这种温度。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现场,这是真正的神仙斗法啊!

    凌云峰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瞬间施法,顿时空中磁场跳跃,他手中捏法诀,迅速弹出无穷的帝皇白金剑气。

    帝皇白金剑气出现千千万万道,迅速形成了一个球体。

    “混元斩!”

    无论陈扬的太极生死轮,还是太极玄天斩,这中间离不开一个漩涡,一个圆。而凌云峰的混元斩也是一个球体。

    而在现实生活中,电钻是漩涡钻杀。轮胎也是圆的,但凡要洞金穿玉,要造成极大伤害,都离不开漩涡与圆。

    这是恒古不变的至理!

    混元斩的球体充满了剑刃,这些剑刃瞬间就将华天英的元神大手印粉碎。

    凌云峰再手一翻,混元斩闪电雷霆扑杀向了华天英。

    华天英身形左右一闪,接着大手一劈。便见他大手之中如出现一道劈天惊雷一般。

    这是一股玄冥真气集聚而成的剑气。

    轰的一下!玄冥剑气便将混元斩从中间斩碎。

    随后,华天英立刻主动进攻。他一手指天,将全身的玄冥真气催发到了极限。这大夏天里,周遭方圆五千米居然下起了鹅毛大雪。

    人力到了这个地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了。

    这应该是天道的力量,但却被人类所拥有。也难怪修道人要不容于天道之间了。

    “这么快就施展出绝招了?”凌云峰微微皱眉。

    华天英冷声说道:“难道还要与你继续啰嗦?”

    “九幽十八神斩!”华天英大喝一声。

    那空中的雪花瞬间集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雪花龙卷风。

    这股龙卷风高有三百来米,便像是已经接引到了云端之上。

    龙卷风的前段闪现出无穷的寒冰剑气,便是这般朝着凌云峰的头顶斩杀而来。凌云峰知晓华天英这九幽十八神斩的厉害,他却不硬接,只是身子一晃,立刻就在五十米外。

    轰隆一声,第一道雷霆电斩朝凌云峰斩杀而来。不管凌云峰速度多快,但这神斩却劈的准确无比。这可不是单纯的雷电,这里面蕴含的玄冥真气寒冷道了极点。一旦被劈中,凌云峰全身经脉立刻会被玄冥真气冰冻起来。

    这种寒冷,不是人力所能抵抗的。华天英为了练成这玄冥真气,可是走了不少地方,最后在九幽之地里,足足淬炼了七七四十九天,如此才练就了玄冥真气。这玄冥真气比之地煞之精都要恐怖得多。

    而且,华天英身上的玄冥真气的数量,那比陈扬的地煞之精不知道要多了多少倍呢。

    凌云峰此时吃了一惊,他见避无可避,当下也就不再闪避。

    面对这第一斩,凌云峰瞬间便施展出了帝皇斩!

    他修炼的本命之剑飞了出来,本命之剑迅速将那第一道神斩击碎。同时,本命之剑凝聚无穷帝皇白金剑气。

    本命之剑迅速形成了滔天巨剑。这滔天巨剑便朝着那九幽十八神斩所凝聚的龙卷风斩杀过去。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顿时激起绚烂的火花来。

    天摇地动,山河失色。

    华天英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而凌云峰也是非常的严肃。

    两人拼命施展法力,相互对撞。

    凌云峰的本命之剑不断被磨损,又被凌云峰不断修复。修复之后,便疯狂绞杀那龙卷风。

    龙卷风被不停的绞杀成粉碎,但很快又凝聚在了一起。

    双方战了个不相上下。

    “收!”便在这时,华天英收了神通。

    凌云峰也没有继续追杀,他也收了本命之剑。

    周遭的气温立刻上升,雪也停了。不过地面上已经有了一层白雪。

    华天英看向凌云峰,他突然冷笑一声,说道:“凌云峰,你的底子我大概清楚了。日后,这笔账自会跟你算个清楚。”

    他说完转身欲走。

    陈扬忽然说道:“等一等。”

    华天英冷冷的看向陈扬,道:“你有何话要说?”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华天英,我要跟你定下一个赌约。”

    “什么?”华天英觉得自己仿佛是听错了。

    陈扬说道:“三年之后,云天宗天刑台上,我要挑战你。”

    “就凭你?”华天英说道。

    “你可敢给我三年时间?”陈扬咬牙说道。

    华天英哈哈一笑,他说道:“你不过是七重天的修为,你大概还不知道,你距离我到底有多大的鸿沟,莫说给你三年时间,便是给你十年,三十年又如何?”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陈扬紧盯着华天英问。

    华天英冷冷一笑,说道:“等你有命活到三年以后再说吧。不过既然你跟我定下了这个赌约,那么这三年里,你放心,只要你不惹到我,我绝不找你麻烦。”

    “好!”陈扬说道:“我陈扬便在此对天发誓, 三年之后,我若不能杀华天英,便当场自刎而死。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这一瞬,陈扬眼中闪现而出的是仇恨与坚毅。

    华天英微微意外,没想到陈扬会发这样的毒誓。不过他很快就冷笑一声,说道:“好,我等着你。”说完之后,便转身乘坐元神飞走。

    华天英杀了萧羽,这对陈扬来说是一笔仇恨。

    但陈扬的仇恨实在是多了去了,他为什么要偏偏挑战华天英呢?

    这也是因为这一刻,陈扬憋屈得够了。他要逼自己,逼自己不停的去修炼。

    陈扬的选择是惨烈的,是不成功便要成仁的。

    但是,他已经不打算给自己留退路了。

    这时候,凌云峰淡淡说道:“我懂你的想法,不过以你目前的修为,三年之内要超越华天英,等于是痴人说梦。我知道,你在很短的时间里,从肉身修炼到了七重天巅峰。这看起来进展神速,并且离九重天也不远。但其实,七重天巅峰与九重天的修为比起来,实在是天差地别。也许,给你三十年还有些希望。三年……”

    陈扬沉默着。

    凌云峰说道:“华天英也是绝对的天才,他现在修为是九重天中期。刚才他说的没错,我若再跟他斗下去,我不是他的对手。他之所以不打,是因为他觉得现在还不想跟我拼个你死我活。他虽然能打败我,但他也会受到损伤,这是他觉得得不偿失的。但是陈扬,他如今资源丰厚,法力无边。三年的时间,他能进步的空间比你更大。更何况,就是他站在原地等你,你也赶不上他啊!”

    陈扬惨然一笑,说道:“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赌约已经成立。人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凌云峰微微一叹,说道:“也罢,也许三年的时间,真能给你闯出一个名堂来呢。”

    陈扬朝凌云峰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多谢你来救我。”

    凌云峰说道:“不用谢,我做事喜欢有始有终。而且,现在的云天宗的确是太乌烟瘴气了。也许你会成为将来整顿云天宗的一个伏笔,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陈扬知道凌云峰的意思,但他并不多说。

    随后,凌云峰说道:“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他随后便驾驭元神,瞬间飞走。

    这凌云峰与华天英,便都是真正的仙人,腾云驾雾,好不厉害。

    陈扬在原地呆立良久,随后便又返回大雁塔。

    他并没有想要去带走一头仙鹤,因为他心里知道,萧前辈是不想让自己这么做的。陈扬只是告诉那些仙鹤,萧前辈已死,这里便已经失去了萧前辈的庇护。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后,便会有高手来捕猎它们。陈扬希望它们尽快离去。

    那些仙鹤听说萧羽已死,一个个悲切无比。陈扬心中黯然,转身离去。

    夜色之中,陈扬漫无目的而行。

    夜风吹拂而来,陈扬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他举目望去,四周却是一片荒凉黑暗。这一瞬,陈扬心里对大千世界想念到了极点。他想,此刻若是有灵儿在身边,该有多好。此刻若是在苏晴身边,该有多好?

    大千世界里有我温暖的家,可我为什么要颠沛流离的在这里呢?

    我是为了什么?

    这一瞬,陈扬忍不住问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