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宗的人?”陈扬抱着最后一丝幻想,问。 他想,如果此人不是来杀自己的呢?如果他不是云天的人呢?

    只可惜,很快,他最后的一丝幻想也宣告破灭了。

    华天英说道:“没错。”他顿了顿,说道:“你是个很聪明的年轻人,可以说是少年天才。不过很可惜,你遇上了我,这是你的不幸。你是要自裁,还是要我出手?”

    陈扬如坠冰窖。

    虽然明知道逃无可逃,但他却不是束手就擒的性子,更不会窝囊到自我了结。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非杀我不可?”

    华天英点点头。

    “我可不可以在你手上将我的命买回来?”陈扬问。

    “你要怎么买?”华天英问。

    “我乃是天命之王,我有气运在身。只要你不杀我,日后我可以受你控制,为你卖命。”陈扬现在真是将自己卑微到了泥土里,但是没办法,一切的一切,他都必须想办法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他已经不惜一切了。

    什么尊严都可以不要。

    华天英听后仔细的看向陈扬,好半晌后,他一笑,说道:“天命之王这个头衔挺不错的,不过真正在天的人,看你们不会有多在意。只不过是由着你们生长罢了,就像是至尊,他未必不知道这一切,但他即使看着你死也不会插手。因为天命是个很微妙的东西,也许现在在你身上,待会就不在了。”

    他的意思很清楚,我若杀了你,待会你便不是天命之王了。

    陈扬倒抽一口寒气,说道:“所以今天,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是非杀我不可了?”

    华天英微微皱眉,说道:“我与你之间的废话说的太多了,看来你是不愿意自裁。那我便送你上路吧。”

    显然,华天英是个很干脆的人。

    他眼中突然闪过一缕寒光,随后手指捏法印。

    那手指上立刻闪现出寒光来。

    接着,华天英屈指一弹。

    陈扬便见一道尖锐的寒冰剑气闪电刺杀过来。这寒冰剑气的力量比陈扬的地煞之境都不遑多让。

    陈扬快速反应,闪电施展出太极生死轮。

    刹那之间,太极阵印形成,三十六层地煞劲疯狂绞杀。

    那寒冰剑气刺入到了太极阵印之中,陈扬便觉那寒冰剑气有一种不可莫测的寒意与尖锐之意。在这两层含义的里面,还有一股宏大的精神存在。

    根本无可抵挡。

    强大的寒冰剑气如摧枯拉朽一般,瞬间便将陈扬的三十层地煞劲破坏殆尽。

    那寒冰剑气瞬间破了太极生死轮,又朝着陈扬袭杀而来。这一瞬,陈扬面对如此强大的寒冰剑气,他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陈扬心里清楚,只要他被这寒冰剑气刺中,他整个身子会立刻被冰冻成渣,全身都会被冰冻坏死。无论他陈扬有再强大的恢复力,这一瞬都是必死无疑。

    也就在这时,在陈扬以为自己必死之时,这时候,陈扬的脑袋里是一片空白。他第一次感觉他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突然在陈扬面前闪现。这剑光砰的一声撞杀在那寒冰剑气之上。

    瞬间便将那寒冰剑气斩杀成了粉碎。

    陈扬马上看清,这是一口龙纹宝剑。

    同时,一道人影一闪,出现在了陈扬的面前。

    来者正是萧羽。

    萧羽一手抓住了他的龙纹宝剑,这宝剑身上刻有神龙栩栩如生,但它的名字并不是龙纹剑,而是化龙剑。

    萧羽一身白衣,卓然而立。他眼中满是怒色,说道:“什么人,敢在我大雁塔撒野?”

    华天英冷冷的看着萧羽,他沉默半晌之后,说道:“你是鹤王萧羽?”

    萧羽说道:“没错。”

    “我杀人,好像不关你事。”华天音淡冷说道。

    “陈扬乃是我的朋友,你要杀他,先过我这一关。”萧羽已然决心要为陈扬出手。

    “朋友?”华天英喃喃念道,随后,他说道:“修道之人,只讲利益。我还第一次听到有人讲朋友二字。尤其是像这小子这种修为还在底部的人,毫无价值。你居然愿意和他做朋友,不得不说,你愚蠢得有些可爱。”

    萧羽沉下了脸色。

    华天英接着说道:“我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在这里向我磕三个响头,然后离开。不然的话,今天你会死在这个家伙的前面。”

    “云天宗的人,果然狂妄。”萧羽冷笑一声,随后说道:“来吧,我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狂到这般田地。”他说完之后,便立刻施展杀招。

    只见那化龙剑闪电飞出,刹那之间,化龙剑上的神龙飞出。

    顿时,风起云涌,那神龙狂怒爆吼,金光漫天。神龙缠绕住了华天英,同时,化龙剑形成剑阵,施展出化龙剑术!

    剑光如匹练,蕴含神龙之气。

    萧羽的绝世法宝,便是这一口化龙剑!

    神龙发出无穷的真龙之气,化龙剑术运转真龙之气,如此一来,这剑阵之中便是化龙剑的道场。

    人在其中,法力被极度削弱,非常难以应付。

    萧羽在明知道华天音乃是绝世高手之后,依然敢来救场,很大的程度便是依仗了这口化龙剑。

    这时候,华天英身在化龙剑阵之中。

    他脸色淡漠,丝毫不受影响。

    那剑光如匹练疯狂斩杀过来的时候,他突然提掌。

    只见他掌势一翻,左右运转,立刻发出一股寒冰之气来。这寒冰之气若游龙婉转,绕着华天英疯狂旋转,便将那剑光一一格挡在了外面。

    华天英的手掌反转,那股寒冰之气越发雄厚。

    这其实就是华天英的一尊寒冰元神了。

    那寒冰元神越发强大,便让现场之中的气温陡然下降。

    周遭百米之内,居然开始下雪起来,雪花纷纷。

    而萧羽的化龙剑阵受寒冰元神影响,却是越来越慢。

    “凝!”华天英蓦然开口。

    咔嚓一声,那神龙与化龙剑阵以及无穷剑气突然就静止住了。全部都被冰冻了起来。

    “破!”华天英再喊一个字。

    刹那之间,神龙破碎成了碎冰,化龙剑,化龙剑阵,剑气也全部被冻成了碎片。

    那地上便满是冰雪碎渣。

    华天英手一翻转,便将那寒冰元神收在了手中。

    萧羽不由失色,他没想到这个华天英居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

    “你这是什么功?”萧羽忍不住忌惮着说道。

    华天英冷冷说道:“你还没资格知道。”他说完之后,突然一张手。

    那手中的寒冰元神瞬间形成一股飓风。飓风过境,便是从萧羽的身上吹了过去。

    飓风吹过去之后,萧羽便一动不动了。

    这位八重天巅峰的高手在华天英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

    萧羽变成了一尊冰雕。

    再过片刻,冰雕粉碎,瘫在地上,成了一堆冰渣。

    世间再无萧羽。

    “萧前辈!”陈扬见状,顿时悲恸欲绝,他血红着双眼,嘶吼着道。

    华天英冷冷的看着陈扬,他也不说话。

    但是很快,华天英一手召回了寒冰元神。接着再一掌一推。

    于是这股飓风又闪电般朝陈扬吹了过去。

    若是陈扬被吹中,那么陈扬也是必死无疑。

    陈扬以为这次再无侥幸了。

    怎知道便在这时,又有奇迹发生了。

    一道人影突然一闪,便出现在了陈扬的面前。

    来的人却是天孤峰的峰主,凌云峰。也是陈扬的便宜师父。

    凌云峰也是一身儒雅白衣,他傲然而立,面对那寒冰飓风,他突然伸掌。

    便见凌云峰的掌中闪出一股帝皇白金真气,这股帝皇白金真气是实实在在的气,那寒冰飓风碰撞上来,立刻便被焚化。

    这一瞬的感觉很奇妙,至少陈扬觉得很奇妙。就像他和凌云峰是礁石,而那寒冰飓风乃是波涛巨浪。

    巨浪撞击上来,溅起浪花无数,但是礁石并没事。

    华天英一手一招,便将那寒冰元神收了回去。他微微意外的看向凌云峰,却是显然没想到凌云峰会突然出现。

    “凌云峰?”华天音淡冷说道。

    “正是!”凌云峰淡淡说道。

    华天英说道:“有趣有趣,想不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场景下见面。你不是该称呼我一声师叔吗?”

    凌云峰淡淡说道:“今日见面,你我皆是私事。云天宗的规矩,不提也罢。”

    华天英说道:“你错了,我杀陈扬,乃是公事。而你前来救他,是违反云天宗的律法,规矩。一旦这事被至尊知道了,你逃不过天刑司的惩罚的。”

    凌云峰说道:“不瞒你说,我一点也不怕至尊知道。若是至尊知晓此事,也正好,咱们就将所有的事情,以及来龙去脉在至尊面前闹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不知道到时候怕的是雷云祖师,还是崆峒长老。反正,我是没什么可怕的。若是怕了,也不会来。”

    华天英哈哈一笑,说道:“凌云峰,你的确是个聪明人。”

    凌云峰道:“好说。”

    陈扬便是躲在凌云峰的身后,这一瞬,他也知道自己今天这条命是捡回来了。他感激凌云峰的出手,悲伤萧羽的牺牲。

    这时候的陈扬是有些心灰意冷的,他觉得他自己就像是一个灾星一样,走到哪里,就给哪里的人带来死亡和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