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帮你救下小玲?”凌云峰忽然反问陈扬。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不由一呆。

    或许真是那一句,少问别人为什么,多问自己凭什么。

    凌云峰继续说道:“崆峒祖师与天刑司的关系匪浅,在整个云天宗中又是德高望重。这一次,他显然是被无意拖下水的。但是他既然已经被拖下水了,那么就会一定将他的手下保全住。小玲可以死,可以被带走,但唯独不能在你的身边。他们少了一头仙鹤,那么这头仙鹤到底去了哪里,那必须是要有个解释的。而这次,他们把解释都安排在了你的身上。他们唯一没想到的是,你会这么强硬和不识抬举,以致于事情闹的这么僵。”

    “以崆峒老匹夫的能力,要瞒下一头仙鹤,需要这么麻烦吗?”陈扬不解,他的眼中还是带着恨意。

    凌云峰说道:“云天宗乃是天下第一仙门,这里面每天的吃穿用度便是一个很深的江湖。至于神兽境,那里面更有说不出的利益输送。一头仙鹤,无缘无故的消失,这是说不过去的。虽然我没了解神兽境,但我也知道,每一头神兽的贩卖,还有输送出去,那都是要经过精密的计划的。他们需要保证天衣无缝,不然的话,事情捅出去,那么上面怪罪下来,崆峒祖师也会很被动。”

    陈扬渐渐的有些明白了。“这一次他们的计划就是栽赃给我,然后将小玲带走。如此补缺之后,一切都会没事。”

    凌云峰说道:“没错。若不是他们知道你有小玲,也不会想出这个计划。”

    陈扬一拍桌子,恨声说道:“若我有你的修为,他们安敢算计到我的头上来。”

    “没错!”凌云峰说道:“你这句话说到了关键处。他们之所以来算计你,就是因为觉得你不过是天孤峰上一个微不足道的三代弟子。”

    陈扬咬牙,他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没说。他是想说,总有一天,会让崆峒老匹夫付出代价。但最终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

    说的再多,不如去做。

    凌云峰接着说道:“还有,你要马上离开天孤峰,离开云天宗。之后,你会成为叛门而出的弟子。也许,云天宗还会派出执法队去追杀你。”

    “我为什么要离开?我没想过要叛门而出。”陈扬说道。

    凌云峰说道:“这件事情还没有完,接下来,小玲已经死了,他们还要抓你入罪。你如果不逃走,只怕会死的更快,一旦被天刑司抓起来了,你不会有机会开口的。崆峒祖师绝对有这个能力。”

    陈扬不由汗毛倒竖,他突然就感觉到了这云天宗的黑暗之处。

    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我要去见掌教至尊。”陈扬霍然而起。

    陈扬在大千世界里,很少体会到黑暗。虽然人间有黑暗之处,但他可以用他的关系网,权力,力量来破除。可是在这里,他居然演变成了弱势群体。

    陈扬愤怒的说道:“我就不信,这整个云天宗便是没有说理的地方。”

    凌云峰淡淡说道:“就算是掌教至尊为你主持公道,他也要权衡这其中的利益纠葛。未必他就完全不知道云天宗内部的黑暗?但是很多事情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再则,你见不到掌教至尊的。掌教至尊深入简出,我不得召见便都很少能见到至尊。何况是你?而在你还没见到至尊之前,也许天刑司的人已经将你捉拿归案,须臾之间,便可将你定罪,并就地正法。”

    陈扬顿时毛骨悚然。

    “难道我除了逃走,再别无他路?”他恐惧的说道。

    凌云峰说道:“你有几个兄弟,若是他日,你们都能修为达到九重天,自可上达天听,将一切调查清楚。那个时候,你才有清白可言。”

    便也在这时,天心在外面禀报道:“师父,天刑司来人了。”

    陈扬不由失色。

    凌云峰说道:“我只有一个人,所以,我也会向天刑司和崆峒祖师妥协,他们也会给我足够的好处。你也就该明白,我现在不能保你,至少是明面上,我不会再保你了。我现在去尽量挡着天刑司的人,你赶紧走吧。至于能不能走掉,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陈扬看向凌云峰,他说道:“谢谢你,凌云峰。今日我不喊你师父,是因为我本就没当你是我的师父。但我会把你当成我尊敬的前辈,也许有一天,我会把你当做朋友。”

    凌云峰微微一笑,他没再多说什么,起身便离开了陈扬的房间。

    陈扬便也就不再停留,带了巴图迅速的离开了天孤峰。

    巴图现在还小,自个飞还是没问题。但绝对是载不起陈扬的。

    下了天孤峰,陈扬钻入十万大山之中。四周都是葱葱郁郁。

    这时候是下午一点,阳光猛烈。

    陈扬并没有着急忙慌的奔逃,他有多年的反侦察经验,先是找了一些药草抹在全身上下。包括巴图,陈扬在巴图的身上也抹了药草。

    之后,他又找了隐蔽的地方用地煞剑挖了个大坑出来。如此之后,他在坑里面做好排气孔等等,接着又将土和草运法力掩盖在上面。

    随后,陈扬利用地煞之精将土地冰冻起来,这样陈扬就等于有了个地下室。这里面的排气做的很好。

    陈扬在坑里面摆好了营帐等等,之后,他才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

    陈扬想的很清楚,他之前就储备了许多粮食和水。对于巴图吃的药草等等,陈扬也准备了,他便是打算在这里待上十天半个月。等那崆峒长老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云天宗的附近大山之后,他再离开。

    跟这些人正面对抗是没可能了。陈扬现在只想苟且的活下去。

    他自从修为大成之后,很少这般憋屈。但在这天洲里,他学会了夹着尾巴来做人。

    在神兽境中的崆峒阁里面,崆峒长老雷霆暴怒。

    “到底是怎么回事?”崆峒长老冲莫庆宇和赵伯全发了脾气。

    这两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敢有任何的隐瞒,立刻便将事实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赵伯全颤抖着说道:“师叔,这次是雷云祖师的侄孙女想要一头仙鹤,雷云祖师也开了口。弟子们刚好看见那三代弟子陈扬有这么一头仙鹤,于是便动了歪脑筋。哪想到那陈扬居然如此的冥顽不灵呢?”

    “都以为这神兽境是他们的菜园子了吗?”崆峒长老勃然大怒。又道:“还有,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为什么不实话实说?连我都要隐瞒,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师叔吗?”

    “师叔息怒!”莫庆宇连忙说道:“师叔,弟子们本以为只是小事,确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啊!”

    他心中却是腹诽,你个老狐狸。每次拿好处的时候笑眯眯,每次我们干坏事的时候,你尽量装作不知道。要是知道了就一顿乱骂,拼命训斥。这让我们如何来告诉你?

    莫庆宇心里也清楚崆峒长老的如意算盘。

    反正坏事都是你们干的,反正我是不同意的。反正每次只要我知道了,我都是阻止的。

    反正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干系的。

    这就是崆峒长老的如意算盘。

    所以这次,莫庆宇他们以为是简简单单的事情,那是怎么都不会来禀报崆峒长老的。

    崆峒长老其实心里未必不清楚,只是他永远装作不知道。

    只不过这一次,为了掩盖莫庆宇和赵伯全的丑事,他的做法的确是过激了一些。

    便也在这时,那天刑司的人前来汇报。

    天刑司是云天宗里,人人害怕的一个存在。这个部门,有点类似于大明朝的锦衣卫。也有点类似于廉政公署。

    天刑司中的级别分别是追刑使,掌刑使,天刑者,执法长老。

    追捕,逮捕一向都是有追刑使来负责。所以此刻前来的是一名追刑使,此人叫做魏峥。

    魏峥四十来岁,他穿着一身黑色衣衫,脸色严肃,可说一丝不苟。他的修为在太虚五重天之间。

    魏峥进来之后,莫庆宇和赵伯全客气无比,忙抱拳打招呼。这两人的地位其实是比追刑使魏峥要高的。但是无奈魏峥的地位特殊,所以在魏峥的面前,他们丝毫不敢倨傲。

    魏峥来了之后,他对崆峒长老却是毕恭毕敬。“崆峒祖师!”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崆峒长老冷淡的问。

    魏峥说道:“祖师,事情并不顺利,那三代弟子陈扬已经逃走了。”

    “逃走了?”崆峒长老眼中闪过怒色,道:“是凌云峰放走他的?”

    “显然,没有凌云峰的默许,他是逃不走的。”魏峥说道。他顿了顿,又道:“祖师,若您没有其他的指示,那么这件事,我们天刑司就自己处理了。我们会派出天刑司的高手来追杀此人。”

    “且慢!”崆峒长老说道。

    魏峥道:“祖师有何吩咐?”

    崆峒长老说道:“追杀这个人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我自己这边会处理,你们那边定好罪责,等我将那孽畜杀了之后,配合我发放公文就是。”

    魏峥说道:“祖师,追捕杀人这些事,还是天刑司来的熟练一些。您确定不需要 天刑司派人?”

    “不需要。”崆峒长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