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罗峰三人前往天孤宫。请大家看最全!

    凌云峰一直在天孤宫内修炼,并未外出。

    罗峰三人来到天孤峰上,便见一轮明月高挂天际,这山峰之上,夜风吹拂,吹得人的衣衫猎猎作响。

    罗峰三人前来,直接前往天孤宫门前。

    天孤宫的大门前,便有两名弟子在守护天孤宫。

    “来者何人?”守护弟子厉声质问。

    便也在这时,那天心大师兄也就在附近,他听闻有异样,马上就闪动身形,来到了天孤宫的前面。

    “原来是你们。”天心看了一眼罗峰三人,马上也就明白了。随后,他又冷声说道:“你们夜闯天孤宫,意欲何为?难道是想以下犯上,找死不成?”

    罗峰等人便也知道,陈扬之所以会被关进石窟洞中,那是与眼前此人有脱不开的干系的。

    罗峰眼神一寒,说道:“滚开!”

    天心顿时大怒,说道:“你们这几个家伙,果然一个比一个狂妄。我若不让开呢?”

    罗峰也不理天心,只是大声喝道:“凌云峰,滚出来。凌云峰,滚出来!”

    这话一喊出来,天心不由勃然大怒,同时也是胆战心惊。我靠,眼前这些个家伙,一个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他居然敢让师父滚出来?

    这时候,就连秦林和程建华都有些胆战心惊。

    我靠,大哥你也太猛了吧。居然敢在云天宗让凌云峰这样的人物滚出来?

    “放他们进来。”便在这时,凌云峰的声音传了出来。

    天心微微一呆,他也不敢违逆凌云峰,便说道:“是,师父!”随后,他让开路,便放罗峰三人入了天孤宫。

    那天孤宫中,灯光依然黯淡。

    而凌云峰还是一身白衣,盘膝而坐在上首。

    罗峰三人进来,凌云峰睁眼。

    “是你让本座滚出去?”凌云峰淡淡的看向罗峰。

    “没错!”罗峰冷冷说道。

    凌云峰说道:“你可知这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杀了我吗?你若要杀,现在便杀,啰嗦什么?”罗峰争锋相对。

    凌云峰微微意外,他说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罗峰说道:“没错,你不敢!你若敢,就杀,我绝不还手!”

    秦林和程建华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真没想到,罗峰来见凌云峰,居然是这般的硬气和盛气凌人。

    但秦林和程建华毕竟不是傻子,两人很快也就隐隐明白了一些。

    罗峰是在赌,赌他们这几人对云天宗的重要性。他们心里一直都有种感觉,云天宗的高层还是在时时刻刻的关注着他们这些人。不然的话,以他们这几人的修为,怎么也都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罗峰是在豪赌。

    而且罗峰还有一个依仗,那就是,他们不是凌云峰的弟子。若是陈扬以下犯上凌云峰,即使是高层有意让陈扬活着。但凌云峰诛杀陈扬,那是师出有名。

    可罗峰他们却不是你凌云峰的弟子,你还真没资格来杀他们。除非,他们是真犯下了大错。

    凌云峰沉默了下去。他随后忽然一笑,却又说道:“杀你们,并不难。但你们好歹是紫阳祖师门下的弟子,我杀了你们,总是不给紫阳祖师面子。不过,你们的目的我很清楚,我虽然不能杀你们。但却能百倍的去折磨陈扬。”

    罗峰说道:“凌云峰,你的本事高强,我们全部加在一起,也的确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凌云峰,你最好记住一句话。有句话叫做莫欺少年穷。我们现在不如你,不代表永远不如你。你如此逼迫我三弟,无非是想用他来挑战你自己。可是,你若真执意如此,将来我们这四人便会联手一起,你若认为你一个人能承受得住我们四人,那你尽可以一意孤行下去。大不了,就是个不死不休罢了。”

    罗峰句句逼迫凌云峰,丝毫不让。

    凌云峰这时候却是心头一惊。罗峰的话让他起了忌惮。

    他之前没有将罗峰,秦林,程建华这三人算进去。他有把握来对付一个陈扬,但是他还没自负到可以将来应对这样的四个人。

    凌云峰沉吟半晌之后,他说道:“我可以放陈扬出来,不过你们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罗峰说道。

    凌云峰说道:“他日若是陈扬真有无上成就,我与他之间,你们不得插手。”

    “好!”罗峰一口答应。

    凌云峰说道:“你们走吧。”

    罗峰等人便不再停留,就此离去。

    之后,凌云峰喊来天心,说道:“将陈扬释放出来,此事到此为止。”

    天心不由一怔,道:“师父?”

    凌云峰冷冷说道:“不必多问,照我的话去做便是。”

    “是,师父!”天心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修为到了凌云峰这个地步,并不是那种冥顽不灵的人。他与陈扬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恩怨,所以罗峰的话是真的影响到了他。

    凌云峰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就像是陈扬面对凌云峰时,说跪也就跪了。而凌云峰是权衡利弊,他想了想,既然不能将眼前这三人一并杀了。那就不如杯酒释恩怨。

    晚上十点,天心打开了石窟洞的大门。

    陈扬正在呼呼大睡,天心见状也不由佩服这家伙真是心大。

    门一打开,陈扬也就醒了。陈扬坐了起来,他并没有出言讥讽,这种情况下,还要讥讽天心,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陈扬,你可以出来了。”天心说道。

    陈扬不由意外,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你说什么?”

    天心转身就走了。

    “我靠,什么情况?”陈扬不太了解,不过他想了想,便也就不管那么多了。他迅速收了营帐等等,然后就离开了石窟洞。

    随后,陈扬第一件事自然是去见凌云峰。

    在天孤宫外,陈扬禀报道:“师父在上,弟子陈扬求见。”

    那里面,凌云峰的声音传来。“有什么话,在外面说便是。”

    陈扬一听凌云峰这语气便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天心是假传圣旨,那么凌云峰肯定不是这个态度。

    陈扬为了肯定,还是说道:“刚才大师兄跟弟子说,说弟子可以离开石窟洞了。弟子不敢违逆师父,所以前来想要肯定一番。”

    凌云峰说道:“你且放心,天心还没有胆子私自去放你。”

    “多谢师父!”陈扬不由大喜。一瞬间对凌云峰也就没那么恨了。

    “那弟子要的手牌?”陈扬马上又说道。

    不得不说,陈扬也是个不省心的主。这一茬刚了结,又马上就大胆要求了。

    好在凌云峰这时候脾气也好,说道:“你找天心去拿吧。”

    “谢师父!”陈扬忙说道。

    凌云峰淡淡说道:“你倒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谢你有一帮肯为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吧。”

    陈扬微微一呆,暗道:“什么意思?”

    “难道是大哥他们在中间起了作用?”陈扬眼睛不由一亮。

    “弟子愚昧。”陈扬不动声色,说道。

    凌云峰说道:“陈扬,相信你心里也清楚。我与你之间,谈不上仇恨。只不过,我历经周转,能够修炼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经历了不少生死劫难的。而你,是一个新的挑战。所以,我才会如此待你。但今日,你的兄弟们一起出面来保你,这个挑战就没了意义。这是我放你出来的原因。”

    陈扬说道:“弟子不敢挑战师父。”

    凌云峰说道:“你自去吧,他日不管你如何,我接着就是。”

    “是,师父!”陈扬马上就退下去了。

    他在这时候,对凌云峰是真的没了恨意。应该说,凌云峰年纪轻轻就有这番修为,这其中是有着偶然也有着必然。凌云峰有让陈扬尊敬的地方。

    而且,陈扬通过这件事也得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平日里,别太招摇嘚瑟了,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将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这太不划算了。

    陈扬想了想,先去找天心要了手牌。这一次,天心是老老实实,没有多说的交出了手牌。

    随后,陈扬又去找罗峰他们。

    “大哥!”在连云峰下,陈扬见到了罗峰他们。

    “三弟。”秦林不由大喜。程建华也是一笑,说道:“陈扬兄弟,你没事就好了。”

    陈扬哈哈一笑,随后,他又看向罗峰,不由忐忑,说道:“大哥,对不起,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罗峰看了陈扬一眼,随后淡淡一笑,说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他总是不会去说,他做了多少事。他总是觉得,不管为这些弟弟们做多少事,都是他这个大哥应该做的。

    程建华说道:“陈扬兄弟,以后你可别再如此鲁莽了。这一次咱们虽然顺利救你出来,但是峰哥却是将自己的命赌了上去的。侥幸的是,我们赌赢了,但并不是每一次,我们都能赌赢的。”

    罗峰眉头一皱,说道:“谁让你说这些废话的?”

    程建华微微一叹。

    这一瞬,陈扬眼眶却是湿润了。“大哥!”

    罗峰说道:“自家兄弟的,做什么都不必多说。你就去把天捅了个窟窿,我和你二哥最多把命不要了,那也是要去陪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