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宗也有其门规!

    第一条,出门在外,师兄弟之间不得互相算计,需互帮互助。 如有违反,严惩不贷。

    第二条,同门之间,不得生死私斗,若有必要,需上天刑台。

    第三条,云天宗弟子不得奸引,不得坏事在先。

    林林总总一共十多条门规,但最有深意的却是第三条。一般大家都是说奸引掳掠,但第三条却是说不得奸引。意思是,可以抢!

    在天洲乃是仙家世界,抢你个法宝,夺你一条命,实在乃是生存法则。所以,云天宗即使是名门大派,那也不会说不许抢法宝。

    陈扬在第二天就熟读了这些门规,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早上六点的时候,晨曦洒照在天孤峰上。从天孤峰看这万里河山,当真是壮丽无比。

    天心在这时候召集了众弟子在山峰之上开始晨练,众弟子盘膝打坐,遇朝阳而蓬勃心意。

    陈扬也就依着照做了,他现在是既来之,则安之。

    早课一共做了大约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天心让众弟子散去,便只留下陈扬。

    “陈扬,我知道你的法力不弱。也许你觉得,跟着师兄我,学不到什么东西。”天心开口说道。

    陈扬马上说道:“大师兄,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至少,我也不敢这么想。”

    天心很满意陈扬的回答,他又说道:“我们云天宗修炼玄功,一般都是自己在藏经殿中选择功法。并不是师父修行什么,我们就修行什么,因为这要因人而异。”

    “藏经殿?”陈扬顿时就来了精神。

    天心继续说道:“一般弟子的修为到达神通境之后,便有资格进入藏经殿一次。每个人只能选择一种功法。”他顿了顿,说道:“你的修为,现在自然是可以进藏经殿一次的。”

    陈扬顿时大喜。

    天心说道:“这是手牌,你拿好。待会你自己前往藏经殿,如果不知道路怎么走,便去问你的师弟们。”

    “是,大师兄!”陈扬接过手牌,满心欢喜。

    陈扬随后并没有问其他师弟,他是问的春桃。

    “春桃,你是否知道藏经殿在哪里?”

    春桃微微一怔是,随后说道:“藏经殿在云天宫中,您若去了,入大门,转左门,到时候自然能看到有人指引。”

    陈扬哦了一声,说道:“是这样啊,好的。”

    “您是要去藏经殿挑选功法吗?”春桃说道。

    陈扬说道:“没错。”

    春桃说道:“每个人进藏经殿的机会都只有一次,扬少爷,你若进了藏经殿,一定要好好选择。而且,你只能选择一种法诀。”

    陈扬说道:“好,我知道了。”

    下午的时候,陈扬一个人前往云天宫。

    在这里最坑爹的是没有手机联络,他想和大哥,二哥联络联络也是不行。

    陈扬这时候还真想约着一起去呢。

    而且此刻,陈扬没有交通工具。从这天孤峰到云天宫,若是能飞,直接飞过去,那是简简单单。但是要走过去,那还真是有些坑爹。

    陈扬要先下天孤峰,那是两千级的石梯,陈扬爬下了石梯,然后朝着云天宫的方向走去。

    那山峰下面却是树林环绕,绿荫连绵。

    连阳光都很难照下来。

    这里就像是一片原始森林。云天宗能够在这原始森林中建造如此一座天宫,也当真是仙人之力了。

    陈扬翻越数座小山,途中还遇到野兽攻击,最后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来到了接仙台上。这让陈扬的自尊有些受伤。

    “娘的,老子迟早也要来一头神兽可以飞行。”陈扬暗暗说道。

    在这天洲里面,没有一头神兽,简直就跟在大千世界里没有一辆车一样,出行太不方便了。

    在大千世界里,没车还可以出钱坐车。

    在这里,出钱都不行。

    陈扬先上接仙台。

    那接仙台上有阵法护持,这阵法是监察云天宗一切,倒并没有杀伤力。又有四大真神守护。一旦外来者侵入,云天宗会立刻做出反应。

    陈扬进入接仙台上,马上就被云天宗的真神知晓。他的威胁性也被消除,也确认了他是云天宗弟子的身份。

    所以,陈扬畅通无阻。

    陈扬也没找人,他自个很快就来到了藏经殿前。

    那藏经殿前也有高手守护,又有阵法护持。

    实际上,若不是得到云天宗的许可,其他的人,就算是绝世高手要走到藏经殿面前,那也是千难万难。但陈扬却是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路上连个盘问的人都没有。

    来到藏经殿前,便见那藏经殿大门如白玉一般。

    陈扬将手牌插入到大门旁边的一个孔里面,手牌插入进去之后,大门便即打开了。

    “还挺高级的。”陈扬心里不由好笑,跟打卡似的。但有些坑的是,手牌进去之后就再出不来了。

    这玩意是一次性的。

    进入藏经殿,那里面的情状也不是陈扬所想象的。

    一想到藏经殿,陈扬会想到大千世界里少林寺的藏经阁那般。

    但这藏经殿里,却是一枚枚玉简。玉简分层铺垫,有的是白色,有的是青色,有的是火焰色。

    藏经殿并不算大,就只有一层。

    玉简大约有千余枚。

    陈扬还听说过,藏经殿的玉简功法,每一门功法都只有一枚玉简。一旦领走之后,旁人就难以再次学习功法。

    所以,云天宗的功法是有其独特性和特殊性的。

    不过玉简乃是云天宗的大能们制作的,许多功法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大能们会不断改善。

    功法本无高低,练的好了,长拳也能打败降龙十八掌。

    陈扬便开始看这些功法。

    他随手拿起一枚玉简,那玉简上面有小字。

    “凌天诀!”

    陈扬又看了几眼别的,上面有逆天诀,有太玄经,有一阳功,般若功。

    陈扬看的有些头疼,这些功法就一个名字,哪里知道这些功法到底好不好。

    他开始思索起来。

    “凌前辈有三尸元神,一气化三清之神功。陈天涯有太乙玄金真经。而神帝有什么呢?好像也不清楚。只知道神帝有一神通种子,厉害无比。而我自己呢?我现在的功法呢?我有法力,有造化剑诀,有星辰凝华术,也有伽蓝太极劲。好像我的功夫太杂了,没有一种系统化。那么现在,我到底需要什么呢?再多练一种功法又有好处吗?会不会更杂?”

    陈扬沉思良久之后,他突然大踏步的离开了藏经殿。

    “不需要那么多的功法,努力提升法力,将伽蓝太极劲练到极致,这就是我所要的。”

    陈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藏经殿。

    他一离开之后,那云宫之中,掌教至尊便收回了法眼。

    掌教至尊叫做云化影。

    云化影的面前还有一人,此人一头白发,苍老之极。

    “严长老,你怎么看?”云化影说道。

    那严长老说道:“至尊,我的确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什么功法都不拿。要知道,藏经殿中的功法对修炼者来说,那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此子绝不简单!”

    云化影说道:“看看吧,天洲已经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了。如今无量杀劫已至,也许他们能够破局呢。”

    严长老说道:“不过至尊,他们这几人,只怕将来有所成就,都不会是听话之人啊!”

    云化影哈哈一笑,说道:“有那一个真神不是狂傲之辈呢?若是唯唯诺诺,如何拥有莫大成就?看看吧,一切都是造化,不是吗?”

    严长老微微一怔,随后一笑,说道:“至尊说的是。”

    陈扬回到了天孤峰,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

    “法力,力量,劲力,万法同源!要杀敌,要造化万物,全部都靠法力。法力可以是太乙玄金剑气,可以是帝皇白金气,可以是三尸元神,也可以是伽蓝太极劲。就看怎么运用了。”

    陈扬心中有了一种明悟。

    “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提升法力,法力不上去,再多的功法都是狗屁。天洲之中,机会多的是。云天宗内,一样有很多的机会。我不能就这样傻傻的修炼,必须要去获取更多的丹药和营养。还有,我也要想办法回大千世界一趟,在大千世界里,还答应了阴阳紫电双蛇的丹药,这些都需要实现。”

    陈扬随后找来了春桃。

    “春桃,我有话问你。”

    春桃马上说道:“您想问什么?”

    陈扬说道:“一般来说,普通弟子每天吃些宗里提供的营养餐,那是够了。但是到了太虚六重天,七重天之后。那些营养餐显然已经不够了,然后我们想要获取更多的营养,需要怎么办?”

    春桃不由多看了一眼陈扬,说道:“您的修为是?”

    “你觉得呢?”陈扬呵呵一笑,问。

    春桃说道:“奴婢毫无经验,完全看不出来。”

    “你看这个。”陈扬手一伸出,立刻,太极阵印浮现出来。

    那太极阵印缓缓旋转,神妙无比。

    春桃不由失色,说道:“您居然已经能凝聚法力了?”

    她一直还以为陈扬是刚入门的弟子,没有什么力量呢。

    在云天宗,能够进入神通境,那就是一个大跨越,就是正式进入仙门的一个门槛。

    云天宗有严格要求的,三年之内不入神通境,那是会被请出云天宗的。

    云天宗不收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