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清吧之后,秦墨瑶说道:“路途很近,我直接走回去算了。 ”

    陈扬说道:“那怎么行,万一你遇上坏人了呢?”

    秦墨瑶一笑,说道:“我曾经可是个警察。”

    陈扬说道:“但在坏人面前依然不够看。”

    秦墨瑶说不过陈扬,便道:“算了。”她随后便上了车。

    陈扬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开上了马路。

    一路无话,很快便到了那巷子外面。陈扬停车,他说道:“剩下的路,我就不送你了。”

    “你这次如果离开,会离开多久?”秦墨瑶问。

    陈扬说道:“我真不清楚,这一去,吉凶祸福,全然没有任何概念。”

    秦墨瑶沉默下去。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一向福大命大,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再见!”秦墨瑶下了车。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这一声再见,是和陈扬之间的再见。是她彻底走向新生活的一次再见。

    宋宁和秦墨瑶是两种人,她们做了两种截然相反的选择。宋宁知道和陈扬一起的路很难走,但她无怨无悔。秦墨瑶也知道和陈扬在一起便如吸食毒品,虽然有短暂的快乐,但更多的是痛苦。

    她选择了别离这种痛苦。

    陈扬并没有太多的惆怅,他觉得这样也好。随后,陈扬开车回漫城小区。

    生命之中,爱情是最奇妙的东西。拥有时美好无比,觉得整个世界都掌握在了手中。然而,时间会淡化这种幸福与激情。

    而在失去爱情的时候,痛苦也是刻骨铭心的。但同样,时间也会淡化这种痛苦。

    所以,时间有时候是最好的解药。但时间也会夺走你的一切以及性命。

    陈扬一个人回到了漫城小区。

    他乘坐电梯来到了沈墨浓的房子前,正打算开门的时候,陈扬忽然感觉到了里面有人。

    这个人的气息很平静,并未刻意隐藏。

    陈扬心头一跳,暗道:“莫非是天洲派人过来了?来的这么快?”

    陈扬准备开门的手又收了回去。不过这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陈扬,进来吧。是我。”

    这个声音熟悉得很,至少对于陈扬来说,那是有很深的印象的。

    是程建华!

    陈扬对程建华没什么好惧怕的,他取出钥匙打开了门,然后进了去。

    门被陈扬随手关上,客厅里没有开灯。

    程建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寸头,整个人显得斯斯文文的。而且,他还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高中数学老师。

    陈扬也不开灯,他的心情平静得很。

    对于程建华,陈扬没有多少痛恨。反正每次跟程建华交锋,那都是程建华惨败。

    陈扬慢条斯理的从冰箱里取出了红酒,然后给自己和程建华分别倒了一杯。他来到沙发前坐下,将红酒放到程建华的面前,随后说道:“你突然来找我,肯定不是叙旧吧?”

    程建华微微一笑,他说道:“陈扬,你变了许多。”

    陈扬说道:“哦,是吗?”

    程建华说道:“若是以前你见到我,不会这么心平气和。”

    陈扬说道:“我没什么好气愤的,毕竟每次我都将你打的那么惨。”

    程建华的脸色丝毫未变,他说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当初的确有我许多不对,好在,你该报的仇也都报了。所以咱们之间,算不上仇恨,对不对?”

    “对,没有仇恨!”陈扬说道。他接着说道:“你这次前来,总不会是想跟我冰释前嫌吧?”

    程建华说道:“为什么不可以呢?”

    陈扬说道:“我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道不同,不相为谋!”

    程建华说道:“但是现在,局势已经改变了。我觉得,抱团取暖,要比你们独自奋斗要来的好。”

    陈扬不动声色,道:“怎么说?”

    程建华说道:“我有的我特殊本领,这一点,你不否认对吧?”

    陈扬说道:“没错。”

    程建华说道:“所以,我是个有价值的人。”

    陈扬说道:“这个我必须承认。”

    程建华说道:“天洲行动,你从凰王那里知道。而我也已经知道。”

    “你是从哪里知道的?”陈扬不由问道。他奇怪的说道:“难道你跟那天尊一样,可以知道天下事?什么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程建华说道:“我自然没有天尊的那种本事,那种本事是不健康的。所以他死的快。”

    陈扬说道:“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你背后也有一尊神灵,虚空之中的神灵告诉了你天洲之事。”

    程建华说道:“没错。而你去了阴面世界一趟,以你和凰王的关系,我猜到这一点,并不算难。”

    陈扬说道:“你想跟我合作?”

    程建华说道:“现在我们不团结在一起,那么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你们三兄弟有武力和气运,我有谋略,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陈扬沉默下去。

    程建华说道:“你不会还是因为以前的事情,对我心存怨恨,从而不肯合作吧?”

    陈扬沉默起来,好半晌后说道:“难道我应该与你合作吗?”

    程建华说道:“当年在中华大帝的身边,也有一位超强的军师。这位军师叫做轩正浩,之前曾经害死过中华大帝的女人。但是,中华大帝依然容纳下了这位军师。也是如此,后来才会有大楚门的辉煌。我与你,尚无这种深仇大恨,你为何不能与我合作?”

    陈扬沉吟起来,他随后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与我的两位哥哥商量。一时之间,我不能给你回复。你先请吧。”

    程建华站了起来,说道:“好。我在桌上留了我的电话,这段时间我会在燕京,你想通了就通知我。”

    陈扬说道:“请吧。”

    程建华起身离去。

    陈扬在黑暗中并未起身,他喝了一口红酒。

    与程建华合作?

    这个陈扬想都不会想。

    陈扬也知道当年大楚门军师轩正浩与凌前辈之间的故事。不同的是,轩正浩军师是在光明正大的比拼中,曾经害死了凌前辈的女人。但是,程建华这个人,人品太恶劣了。

    陈扬永远都搞不清楚这个家伙心里在想什么,说不定关键时候,就会捅上自己一刀。

    不过,陈扬并没有直接拒绝。

    陈扬也想搞清楚,程建华这次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这个程建华固然聪明无比,但他陈扬也不是傻子。更何况,大哥和二哥马上要过来了。三人难道还怕一个程建华吗?

    陈扬又想了另一方面,天洲行动,很可能程建华这种特殊人才也是要被盯上了。程建华同样不想入魔族,但他自己的力量单薄,所以要来跟自己这帮人合作。

    那么,自己这几人也可以借助他的力量。

    这可以形成一个短暂的利益合作。

    这也是陈扬没有直接拒绝程建华的一个原因。

    陈扬并没有为程建华的事情苦恼太久,随后他一口喝了杯中的红酒,便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陈扬便取出了万寿无极丹来。

    今晚沈墨浓是不会回来了,陈扬打算来消化这万寿无极丹。

    但是莫名的,陈扬心有又有一丝烦躁。

    这丝烦躁,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其实这丝烦躁是来源于秦墨瑶。

    秦墨瑶是痛快放下了,但是陈扬心头却是感到不太畅快。

    如果陈扬只是个普通人,那么不痛快,不畅快并没有什么。但是陈扬是修行中人,一旦有什么不痛快,那会造成心中的魔头。这是很大的一件事情。

    这个时候,陈扬知道自己并不适合来服食万寿无极丹了。

    服食万寿无极丹,无穷营养汇聚,细胞开发。如果这时候,魔头侵袭,一个不好便是走火入魔。

    修道之人,太讲究念头通达,因果分明了。

    陈扬对陈天涯恨,那可以直接的恨,这并没有委屈自己。

    但陈扬眼下对秦墨瑶的这个问题,他心底的那丝烦躁是微妙的,不能说明的。

    说出来,会显得自己极其自私。本就应该是祝福的!

    尤其是,秦墨瑶居然找了个外国人,这让陈扬心头更加有些芥蒂。

    “呼!”陈扬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是真的郁闷,神丹在面前,居然不能服食进去。

    陈扬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要将这丝烦躁之心解决,让心意畅快起来。不然日积月累,会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

    这丝小魔头,初步看起来不怎么样,但也许会在陈扬将来最关键的时候给上致命一击。

    “但是,要怎么让心意畅快起来?”陈扬暗暗想着。

    他知道,自己如果这时候去约秦墨瑶出来,如果死缠烂打什么的,或则是半强迫,那有很大的机会让秦墨瑶回心转意。

    但是,过后的秦墨瑶一定又会陷入痛苦之中。

    陈扬不是那种只顾自己痛快,不管女人感受的人。尤其是在占据了对方身体之后,他会觉得,这就是要负责的。

    所以,陈扬也知道自己不能去找秦墨瑶。

    这是自己的问题,不是秦墨瑶的问题。

    想了想,陈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直接穿上衣服,下了楼去了。

    随后,陈扬开车出了小区。

    他决定去个热闹的酒吧玩上一玩,先玩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