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听的动容。 他几乎可以想象当时是怎样的一种惨烈,凌前辈心中是如何的一种愤怒。

    这时候,陈扬没有插话。

    陈凌继续说道:“岛国人的那一次行动,在东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许多百姓都失去了亲人。但是,他们得不到岛国人的道歉和赔偿。因为这种事情,他们是断然不会承认的。即使是事发,他们也只会说那是这些武者的个人行为,与国家无关。而且当时,我们政府也怕事情闹大,引起民众恐慌,所以也将其掩盖了下去。不过这并不代表咱们政府的软弱。后来,我被首长下令,带领一队人马前往岛国的大阪开始实行复仇计划。”

    “那个复仇的过程,其实非常困难。”陈凌看向陈扬,说道:“你知道困难的地方在哪里吗?”

    陈扬说道:“是人性吗?”

    陈凌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他说道:“没错,就是人性。我所带的战士并不是丧心病狂之辈。每杀一个无辜的平民,那对他们的心灵都是一次折磨。以致于后来,他们需要靠去奸杀等等行为来释放内心的压抑。但即使是如此,后来跟我一起的几个战士都受不了了。他们入了魔,每天晚上,我需要靠念镇魂经来安抚他们。我一直都记得那个队长,他叫做宁歌。宁歌是个很正直的人,他到后来,受了伤,眼看是活不了了。但他始终不敢死,他说他怕死,他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些被他所杀的老人小孩。“

    说到这里,陈凌叹息了一声。他说道:“后来,宁歌还是死了。岛国的一位德高望重的活佛来劝我放手,可当时,如果我放手了,那么我们之前所杀的那些人,所做的那些事情又算什么?我知道,我不能放手。于是,那位活佛便要以死来成全我,于是我一掌将那活佛的脑袋敲碎了。之后,我便一个人去杀,杀到后来,岛国政府不得不跟我联系。最后,东江的事情被曝光了,岛国人谴责更多的是他们的政府。而发动那次行动的副首相也下台了,东江的那些无辜百姓也得到了道歉和丰厚的补偿。”

    陈扬肃然起敬,他说道:“凌前辈,您是孤独的英雄,外人看到的是您的杀戮,但却不知道,这杀戮比救生更加艰难。”

    陈凌微微一叹,他说道:“时间往往都会证明一切,现在的东江人,很多人还是在念着我的好。所以往往,我懒得解释什么。”

    陈扬说道:“扪心自问,我若是处在您当时的情景上,我肯定做不到您这般。您有今日之成就,绝非偶然。您的心志是我无法比的。”

    陈凌说道:“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想要告诉你,我有多么伟大。我是想告诉你,其实我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神,我的性格同样有许多的缺陷。我可以杀人如麻,我可以冷漠无情。说到底,陈天涯的性格冷酷自私,那其实也是我黑暗的一面。“

    陈扬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黑暗的一面。但是我们会压制。”

    陈凌说道:“以前,我是很理解陈天涯的。易地而处,我的做法估计会跟他一样。但我无法原谅他的是,他害死了小倾。害死了沈出尘,这些人,都是我生命中最在乎的人,他却将她们杀了。我与他,注定是没有和平的。”

    陈扬心头一震,随后,他说道:“那您明日与陈天涯一战,可有把握?”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说道:“目前来说,我的修为是在他之上。不过他修炼的太乙玄金真经,非常的奇妙。所以,我纵使可以打败他,也无法击杀他。”

    陈扬说道:“太乙玄金真经,到底是何功法?”

    陈凌沉声说道:“这门真经,乃是领悟太阳精火,肉身与太阳精火,雷电磁场融为一体。时间久了,他的肉身细胞已经全部被雷电淬炼,元神更是与太阳精火一体,他就是太阳精火,太阳精火就是他。所以,要杀他,非常困难。不然的话,也不会留他到现在还活着。”

    陈扬说道:“难道世间已经没有能杀死他的东西?”

    陈凌说道:“那倒也不一定,万事万物都相生相克。如果有足够强大的冰寒之力,彻底将他的太阳精火克制住,那便能够杀他。不过,太阳精火乃是与太阳有关的存在,想要将他克制住,太难了。”

    陈扬恍然大悟。

    他没有多说什么,他也并没有气馁,他相信,自己既然是陈天涯命中的魔劫。那么车到山前就必有路。

    “魔劫,凌前辈,魔劫是什么?”陈扬忽然又问道。

    陈凌说道:“魔劫便是我们修炼到这般地步之后,面临最大的劫数。因为天道是不允许我们存在的。当我们化解小劫数的时候,便同时会集聚大的魔劫,这魔劫是最有可能让我们殒命的劫数。”

    陈扬说道:“原来如此。”

    陈凌说道:“不过,魔劫虽然厉害,但是我实话与你说吧,很少有真神会陨落在魔劫之中的。大家最后都是靠着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魔劫,然后将自己再一次升华的。”

    陈扬不由一呆。

    “对于我们来说,魔劫是拿来度的,并不会让我们产生害怕。”陈凌说道:“陈天涯这次想要杀你,绝不是害怕你壮大之后,威胁到他。他其实更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对手,如此他降服你之后,他的成就就会更大,修为会得到更大的提升。他现在要杀你,却是害怕你会杀了陈亦寒。”

    陈扬不由感到苦涩,他说道:“有时候我会问,到底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所以才会让我的亲生父亲对我如此憎恨,杀之而后快。”

    陈凌沉默下去。他随后拍了拍陈扬的肩头,说道:“别想太多了,你就是你,不用去羡慕任何人。”

    陈扬点点头,说道:“我明白的。”

    “对了,你去将罗峰叫上来,我有些话跟他说。”陈凌说道。

    陈扬微微一怔,他随后说道:“是,前辈!”

    陈扬下了屋顶,接着,罗峰来到了陈凌的面前。

    “晚辈见过前辈!”罗峰在陈凌的面前也是恭敬有礼。

    “坐!”陈凌说道。

    “是,前辈!”罗峰依言坐在了陈凌的身边。

    “明日之战,你打算怎么打?”陈凌问罗峰。

    罗峰沉默一瞬之后,道:“前辈希望晚辈怎么打?”

    陈凌说道:“我希望嘛?我说我希望你能赢,但不要杀了他,这你恐怕也无法做到吧?”

    罗峰说道:“晚辈会尽力做到。”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能让你说出这番话,很不容易了。”他顿了顿,正色说道:“明日之战,你全力以赴吧。若是你死在他的手上,我不会为你惋惜。若是你杀了他,我不会怪你。这是他的选择,我尊重他的选择。而且,罗峰,我说话向来算话,我说不会怪你,便绝不会怪你。”

    罗峰不由震惊,他说道:“您真能看着自己的儿子死?”

    陈凌说道:“宇宙,虚空,天地有无穷大。他与我有不可割舍的联系,但是,若需要割舍,我一定割舍得下。”

    罗峰说道:“前辈胸怀,晚辈佩服!”

    这一夜,便就是这般度过了。

    第二天,天亮之后,众人吃了早餐。

    早上八点的时候,阳光依然明媚。

    之后,一众人便出发了。

    十分钟后,众人到达了昨天所约定的街道。

    那条街道上,其实已经是斑驳残缺,房屋倒塌了。

    这里就像是发生过了两股现代部队交战一般了。

    陈凌等人到达之后,没过多久,迎面的陈天涯等人也就都来了。

    双方之间,不需要多少寒暄。

    “战前规矩,咱们还是要说说的。”陈凌首先说道:“任何人不得逃走,谁输谁赢,陈天涯,你我都不得出手。”

    “没问题!”陈天涯沉声说道。

    陈凌便对身后的人说道:“第一场,你们谁上?”

    秦林一笑,说道:“我就来个热身吧。”他随后就跳了出来,他将那太上神刀握在手中,朝着陈天涯那边的冰无痕遥遥一指,道:“冰无痕,出来吧。”

    那冰无痕身形显得有些瘦削,他的脸色苍白。

    不过这个人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无痕,若是赢了之后,便将他杀了。不要留活口!”陈嘉鸿对冰无痕交代。

    “是,少主!”冰无痕一身白衣,他缓步而出。

    双方都退后三十米有余。

    街道中央,冰无痕与秦林相对而立,双方隔了十来米的距离。

    这时候,冰无痕手中也祭出了法器。

    那却是六张神符!

    六张神符在冰无痕面前闪现出金光来。

    “那是什么法器?”陈扬在罗峰身边,他见状不由微微讶异。

    罗峰却是说不上来。

    陈凌淡淡说道:“那是六字真言符,每一张符上有一个字。这六个字乃是从混沌中出来,拥有先天之气。这六字真言符乃是精元神王的宝贝,威力非凡。精元神王居然将这宝贝给了这冰无痕,那还算是足够重视了。”

    “糟了,二哥能应对吗?”陈扬不由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