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鸿眉毛一挑,问道:“什么事情?”

    冰无痕说道:“罗峰他们去卡地亚共和国是有任务在身的。请大家看最全!”

    “什么任务?”陈嘉鸿问。

    冰无痕说道:“十年前,天理教在国内蛊惑了许多民众。天理教的教主霍崇天当时名声极大,后来政府几次派出秘密部队和秘密高手镇压,都没有起到效果。政府无奈之下,联系了您的生长地西昆仑。后来,是凌宗主率领长老们亲自出手,这才将天理教彻底镇压下去。不过,霍崇天却没有死。他逃窜出了国外。而这一次,国安正是发现了霍崇天在卡地亚共和国那边。于是,国安便派了沈墨浓,罗峰他们前去将霍崇天缉拿归案。而且,霍崇天如今又有了不少实力,而且他也跟一位邪神沟通上了。所以,咱们还可以借助霍崇天的实力来诛杀陈扬他们。”

    陈嘉鸿说道:“好,那太好了。”

    他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事已经是关乎国家利益了。罗峰他们是缉拿叛国者,而陈嘉鸿却是为了一己私欲,毫不犹豫的就要跟叛国者合作,反而来诛杀罗峰他们。

    且说此时的陈亦寒,陈亦寒那边跟程建华却是去了南非一趟。程建华与陈亦寒是要寻找蛮神的洞府。但是去了之后,经历一番危险,却是毫无所获。之后,程佳华与陈亦寒也就回到了洛杉矶这边。

    陈亦寒这时候又去找程建华。

    “一起去诛杀陈扬?”程建华听到了陈亦寒的提议。

    “没错,现在陈嘉鸿也愿意出手,这是个绝佳的机会。”陈亦寒说道。

    程建华说道:“你想要我和你一起去?”

    陈亦寒说道:“没错。”

    程建华微微一笑,说道:“我不去。”

    陈亦寒说道:“为什么不去?你和陈扬之间,可算不上友好。”

    “不止是我不去,我奉劝你也不要去。”程建华说道。

    陈亦寒说道:“为什么?”

    程建华说道:“我和你,对陈扬出手的次数够多了。但是,每一次咱们都吃了亏。再弄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陈亦寒说道:“照你这么说,那以后看到陈扬难道咱们都要绕着走?”

    程建华说道:“气运已经被消耗够了,这次你如果去,只怕会是一场死劫。”

    陈亦寒说道:“你说什么?”他的心跳了一下。

    程建华说道:“这么跟你说吧,你要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会有一场死劫。因为你和陈扬之间,太多次杀而不成,如此一来,很有可能你会被陈扬杀掉。但是,我为什么说你可以去呢。因为这一次,你如果没有死,那么你和陈扬之间就会反转过来。陈扬屡次杀你不死之后,气运就会偏向你这边。这是绝处逢生,必有大福!”

    陈亦寒皱眉说道:“我到底该不该去?”

    程建华说道:“看你愿不愿意赌这一把了。”

    “你的意思是,我这次去,绝对杀不了陈扬?”陈亦寒说道。

    程建华说道:“陈扬若是容易死,早就死了。我早已看穿这一点,所以我现在根本不会对他出手。要杀陈扬,必须先将其气运剥夺,他的气运只要一天还在他身上,那么他就不会死。”

    陈亦寒说道:“如何才能将他的气运剥夺?”

    程建华说道:“现在还没有办法,但我在等,等一个时机。只要有耐心,一定会有这个时机的。你应该见过狼群猎食了吧?狼群猎食,不会轻易而动,一旦动了,便势若雷霆,一击必中。”

    陈亦寒说道:“我不该去?”

    程建华说道:“在你自己,我与你不同。你是天命者,而我不是。这是你和他之间一场气运的博弈。你要不要去,当然是看你自己。“

    陈亦寒沉默下去。

    但是他并没有思考多久,他陈亦寒也不是草包。他同样是属于惊才绝艳的人物。于是,他很快就说道:“我去!”

    程建华微微一笑,说道:“祝你好运!”

    陈亦寒随后就离开了。

    陈嘉鸿与陈亦寒以及手下这一群人要去卡地亚却是简单多了,他们光明正大,自己包了一架能直接前往卡地亚的私人飞机。

    陈嘉鸿他们是在陈扬的前面一天到达卡地亚的,陈嘉鸿这边来了许多人。玄冥四老,十大死士,冰无痕,陈嘉鸿,陈亦寒全部到了。冰无痕也联络上了霍崇天。

    陈嘉鸿一行人快速前去与霍崇天汇合。

    霍崇天本来对陈嘉鸿这一行人并没有那么信任,但是霍崇天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罗峰一行人将他逼得太紧了。这是一个生机,所以霍崇天主动跟陈嘉鸿一行人也选了会面的日子。

    对于卡地亚这边的风云变化,沈墨浓她们也不会是一无所知。沈墨浓知道陈嘉鸿他们全部过来时,并且暗中与霍崇天勾结了。

    沈墨浓立刻就觉察到了棘手。

    于是沈墨浓带上罗峰和秦林开始退避三舍。

    卡地亚这边的日子,一向都不太平。政府军跟叛军之间,彼此拉锯交战。平民在这里过得绝对是水深火热。在这里,死人是常态,不时就会有炮火轰鸣声。

    除了一些偏远的乡村地带,那可能还能有一些平静。

    而霍崇天就是约了陈嘉鸿他们在卡地亚南边的一座热带丛林前面见面。那热带丛林前面是个小村庄,霍崇天就躲在小村庄里。

    沈墨浓等人是躲在中部地区的一个小镇里。

    小镇外面,人烟稀少,不时会有军队经过。有时候还有枪火炮鸣之声。

    这便就是卡地亚目前的情况了。

    沈墨浓一行人虽有通天的本事,但也管不了卡地亚的国事。

    陈扬与江诗瑶经过一轮跋涉之后,在这天下午终于到达了与沈墨浓约定的小镇里面。

    陈扬和江诗瑶风尘仆仆,两人都已经卸去了伪装。

    这一路走来,见到不少不平事。比如军队肆意屠杀平民等等。江诗瑶的触动很大,陈扬却是并不觉得多奇怪。他一共三次出手,解救了数百名平民。

    能救就救吧,这是陈扬的行事风格。

    下午四点,烈日之下,地面是一片黄土。

    陈扬和江诗瑶走到了沈墨浓的面前。

    沈墨浓穿的是迷彩服,非常的漂亮和富有英气。

    “你们总算来了。”沈墨浓见到陈扬便是苦笑。

    陈扬和江诗瑶还对外界情况一无所知,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你见到我,好像有说不出的苦啊!这么不欢迎我们?”

    沈墨浓一笑,说道:“这位就是江诗瑶小姐吧?你好!”

    江诗瑶马上伸手和沈墨浓相握。“沈处长,很高兴见到你,我对你的大名久仰多时了。”

    江诗瑶表现得很是大方得体。

    沈墨浓微微一笑,随后说道:“跟我来吧。”

    接着,沈墨浓便带着陈扬和江诗瑶朝另一边走去。

    没走出多远,便进入到了一间平房里面。

    平房的大门紧闭,沈墨浓拿出钥匙开门。开门之后,陈扬和江诗瑶进屋。

    一进屋,陈扬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不见我大哥和二哥?”

    沈墨浓说道:“他们也分别去接人了。”

    “哦,还有谁要来?”陈扬更加奇怪。

    沈墨浓说道:“先坐下,坐下之后,我跟你们细说。”

    陈扬和江诗瑶坐了下来。

    沈墨浓又拿了两瓶矿泉水给两人。陈扬和江诗瑶还真有些渴了,于是毫不客气的喝了。

    沈墨浓便也就坐下,他说道:“秦林已经让雅丹联系上了他的师父林浩轩,林浩轩已经赶来了。而罗峰大哥也联系了一位神秘的朋友过来。”

    “连林前辈也来了?”陈扬说道:“这次搞的这么隆重?”

    沈墨浓说道:“你有所不知,如今陈嘉鸿已经带了旗下所有高手前来。而且,他身后的精元神王随时可能出手。连陈亦寒也跟了过来,他们这些人又跟霍崇天勾结在了一起。”

    “陈嘉鸿居然和陈亦寒勾结在了一起?”陈扬不由吃惊。“而且他们已经过来了?”

    沈墨浓说道:“没错。”

    陈扬不由感到有些挫败,我靠,老子搞了这么多花样,最后好像是然并卵了。

    沈墨浓说道:“你应该还不知道霍崇天是什么人吧?”

    陈扬说道:“很厉害吗?”

    沈墨浓说道:“霍崇天十年之前就在国内秘密掀起了一股天理教的风潮。当时邪教蛊惑人心,创造末日论,不知道骗了多少百姓的钱财,还让无数百姓妻离子散。后来,政府数次打击,都没有打击成功。还是靠着西昆仑的凌宗主出手才将这天理教给灭了。”

    “宗主?”江诗瑶微微意外。

    沈墨浓接着说道:“霍崇天这个人,恶贯满盈。当初在国内,最喜欢童女,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被他糟蹋了百来个。他作恶多端,死一百次都不过分。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调查他。也是近来才查到他的来历的。这个人,我们必须要抓回去。这一次过来,便也是冲着霍崇天来的。”

    江诗瑶不由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沈处长,这次的麻烦都是我带来的。我没想到因为我,陈嘉鸿居然会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也怪不得你。我们一心要跟陈嘉鸿修好,但现在陈嘉鸿既然要开战,那我们也不能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