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说道:“只可惜,陈嘉鸿虽然发现了你的美,但他却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

    江诗瑶微微有些触动,随后,她苍凉一笑,说道 :“美?你觉得我美?”

    陈扬说道:“难道不是吗?”江诗瑶说道:“我有时候觉得我和那些遭受家暴的可怜女人没什么两样。有时候,我又会觉得我是与众不同的,我跟那些庸俗可怜的女人不一样,因为我有法力,我是西昆仑的弟子。但是,再深层次的去想,却又没有什么不同。我所有的自信和欢喜都被陈嘉鸿摧残得差不多了。”

    陈扬微微一叹。

    江诗瑶说道:“其实一开始,陈嘉鸿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刚上昆仑山,他是我和天赐师兄的大哥哥。我们曾经也有过很欢乐的童年,昆仑山的雪峰与日出是最美丽的。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陈嘉鸿就慢慢的变了。他变的很霸道,发现我和天赐师兄稍微亲密一些,他就会故意找茬,大发雷霆的。从那时候起,我就有些怕他。我越怕他,他就越恼火,他越恼火,我就越怕他。这几乎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陈扬说道:“陈嘉鸿的占有欲很强,他爱你是真,只是在爱而不得的时候,就会变得极端。”

    江诗瑶说道:“其实你错了,陈嘉鸿可能是对我有一些爱。但更多的,他是爱他自己。他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杀了我,你信不信?”

    陈扬陷入了沉默。

    这一晚,江诗瑶喝了不少酒。

    后来,她有些醉了。

    陈扬保持的很清醒,他将江诗瑶送回了房间。

    之后,他便退出了房间,并给江诗瑶关上了房门。

    陈扬随后又让服务员来将客厅里的狼藉杯盘收走。那服务员收东西的时候,陈扬给了一百块的小费。

    那服务员收了小费,自然是高兴无比。

    如此之后,等客厅里彻底安静下来后,陈扬给沈墨浓打了一个电话。他用的是新手机,没有用那旧手机。

    电话很快就通了。

    “这么快又给我打电话?”沈墨浓在那边一笑,说道:“想我了?”

    陈扬语音凝重,说道:“我大概是又惹了一个大麻烦了。”

    沈墨浓愕然,说道:“这才过去多久啊,白易航不也已经死了吗?你还能惹上什么大麻烦?”

    陈扬说道:“我把陈嘉鸿的老婆给拐走了。”

    沈墨浓大吃一惊,她说道:“你这是跟我开的是哪门子玩笑。”

    陈扬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你先听我解释。”

    沈墨浓对陈扬已经又多了一分了解,所以她也就耐心的听陈扬解释。她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隐情。光是乍一听陈扬拐了陈嘉鸿的妻子,这事儿听着 就不是陈扬的风格。

    陈扬接着说道:“之前我……”

    当下,他便将他在烧烤摊遇到江诗璇的事情说了。之后,他又夜探嘉鸿大厦,结果碰到了江诗瑶和陈嘉鸿。随后,他又挟持了江诗瑶。

    陈扬也说了江诗瑶对他的帮助,之后便是诛杀白易航。然后,江诗瑶的困境被陈扬再次深度发掘。

    末了,陈扬说道:“我实在做不到见死不救,如今带江诗瑶出来,我想着来跟你汇合,然后通过金色徽章来跟凌前辈再沟通一次。”

    沈墨浓听完陈扬的述说之后,她皱着眉说道:“但陈凌前辈说到底还是陈嘉鸿的父亲,即使是他老人家来解决,你又希望他老人家怎么解决?”

    陈扬说道:“我不知道凌前辈会如何解决,但我相信凌前辈一定会有所安排,他老人家是明白人。绝不会因为陈嘉鸿是他的儿子,便让江诗瑶一直这么痛苦下去。”

    沈墨浓说道:“那好吧,不管怎样,我都会帮你。”

    “谢谢!”陈扬说道。

    沈墨浓随后说道:“我们是在南非洲这边的卡地亚共和国,你到了这个小国家之后再跟我联系。”

    陈扬说道:“卡地亚那个地方,我待过一些日子,很是熟悉。”

    沈墨浓说道:“那就好。”她顿了顿,说道:“你要万分小心,陈嘉鸿的实力比那巨灵教只强不弱,你一旦被陈嘉鸿抓住,后果不堪设想。”

    陈扬说道:“我明白的。”

    随后,两人挂断了电话。

    这一夜,陈扬在客厅的沙发上修炼了一阵。他法力运转,功行三周天。

    如此之后,陈扬的身体舒畅到了极点。

    精神也是异常的饱满,法力运转流畅,循环不息。但陈扬也发觉,如果没有营养液的补充,那么修为很难再朝上走。细胞无法继续开发,这个法力的强大,与营养是不可分割的。

    陈扬现在手上也没有丹药可以服食,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而他又不想去吸食血液。而且,一般的血液对他现在这个修为来说,也没什么用处了。

    陈扬知道自己眼下需要的是一个机遇,从七重天中期到巅峰本来就很艰难,从七重天突破到八重天,那就更不用说了。

    眼下这神州大地里,的确已经是高手无数。

    隐秘的,从前的,新崛起的等等,但是毫无例外的是,大家都到了七重天这个地步就停滞不前了。

    所以,这是很大的一个问题。

    眼下能够知道的高手,那都是四帝与虚空真神,以及是蓝紫衣那样的人了。

    寻常中,陈扬还没见到过八重天的高手。

    任凭陈嘉鸿如何凶猛,手下高手有多少,但却依然是没有一个八重天的高手。

    当陈扬修炼到太虚重天之境时,他以为他与陈天涯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但是如今,当他达到了七重天的时候,他与九重天的境界看起来已经是那么近了。

    也是到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他和陈天涯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大。

    陈扬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法子来提升修为,他同时也意识到了丹药还是很重要的。自己炼制丹药看来是下一步迫在眉睫的事情了,指望神域是不可能了。

    陈扬心里有了明确的目标。

    随后,他躺下入睡。

    这一夜很是平静。

    第二天,江诗瑶起床很早。

    她出来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陈扬也是和衣而睡。

    他见江诗瑶起来,他也就跟着坐起。

    “昨晚睡的还好吧?”陈扬问江诗瑶。

    江诗瑶不由苦笑,她说道:“还是会做噩梦,我这个毛病一时半会怕是好不了了。”

    陈扬也就明白,陈嘉鸿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我们要在这酒店待多久?”江诗瑶问陈扬。

    陈扬说道:“为了安全计,待上五天吧。”

    江诗瑶说道:“好,我都听你的。”

    随后,江诗瑶来到窗前,将落地窗的窗帘拉开。

    美丽的晨曦洒照进来,那真是阳光明媚。

    “这天气可真好,我真想出去逛逛。”江诗瑶说道:“只是可惜,这里的空气里似乎都有陈嘉鸿的味道,我还是不出去为妙。”

    陈扬能感觉到江诗瑶那是对陈嘉鸿真的恨,这种恨可不是由爱生恨,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厌恶和恨。

    陈扬说道:“我先下去买些早餐上来。”

    江诗瑶说道:“好。”

    随后,陈扬下楼了。

    不多时,陈扬就买了丰盛的早餐上来。

    早餐是兰州拉面还有小笼包。

    江诗瑶吃的很想,陈扬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很是舒畅。

    吃完早餐之后,两人一时之间也是无事状态。

    陈扬与江诗瑶却是要聊些话题,不然两人就这么沉默着,那也是挺怪异的。

    陈扬说道:“西昆仑是什么样子的?”

    江诗瑶一听陈扬提这茬,她立刻便来了兴趣,说道:“西昆仑非常的漂亮呢,山峰秀丽,雪峰矗立。每天的早上和晚上,在能见到日出与日落的时候,那都是极为美丽的。”

    陈扬说道:“在我的印象里,西昆仑是充满了神秘的,也与许多的神话传说相关联。比如昆仑神龙,西王母等等。”

    江诗瑶说道:“西昆仑的山很多,许多地方是我们都没法探究的。所以有没有神秘生物,这个我不知道。但是西王母却是没有的,大概是因为西昆仑这个地方本来就是神秘,让人无法探究,所以才有那么多神秘传说吧。”

    陈扬说道:“我猜也是这样。”他顿了顿,说道:“我听说过圣皇东方静,西昆仑的圣皇那是一位非常了不得的人物。虽然她不在四帝之列,但据说,她的修为还在四帝之上呢,这是真的吗?”

    江诗瑶说道:“其实我也没见过圣皇呢。不过,圣皇东方静是西昆仑的精神支柱,是我们每一个西昆仑弟子的信仰。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呢。”

    “什么事情?”陈扬不由自主的问。

    江诗瑶说道:“圣皇在西昆仑的后山里种植了一个果树林,里面是桃树。”

    陈扬不由夸张的说道:“该不会里面是蟠桃林吧?”

    江诗瑶说道:“倒不是蟠桃林。”她说道:“西昆仑的山上,其实不适合种植任何东西。我们那里的地势严寒,地面跟生铁似的,这一点你可以想象吧?”

    陈扬说道:“这倒是可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