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年少时就在非洲经历生死战火,他对逃跑,打仗都是绝对擅长的。 而陈嘉鸿手下的那些高手,虽然法力高强,但是玩起这方面来,那却就是被陈扬耍得团团转了。

    陈扬随后确定没人跟踪之后,他便朝那凌云高速走去。

    江诗瑶在高速路上强行将一辆私家车给拦截了下来。之后,她进车里便什么都没说,只是亮出了一口寒光闪闪的匕首。

    那私家车主吓傻了一般。

    “好好开车,送我一段之后,我会放你离开。如果你敢耍花样,我便割破你的喉咙!”江诗瑶威胁着说道。

    那私家车主不敢反抗,便即启动了车子。

    陈扬到达凌云高速之后,他也是拦截了一辆私家车。上车之后,陈扬却是丢下一沓钱,说道:“开车,不要废话。”

    那私家车主看见陈扬脸色冷峻,又看了眼那可爱的钞票,当下也就没什么屁放了。

    陈扬相信陈嘉鸿有一套完善的情报系统。但他的情报系统肯定还达不到沈墨浓的那个高度。因为沈墨浓能运用的是国家的力量。

    陈扬这时候也知道沈墨浓她们应该是上了飞机了。

    所以这个时候,还不好跟沈墨浓联系。

    陈扬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了,那就是先彻底摆脱陈嘉鸿的追捕。然后便和江诗瑶去往非洲那边跟沈墨浓她们汇合。汇合之后,借助沈墨浓的金色徽章跟陈凌前辈取得联系。

    说起来,陈扬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已经是数次去麻烦陈凌前辈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陈扬给江诗瑶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了。

    “你现在下车。”陈扬说道。

    “现在下车?”江诗瑶吃了一惊。

    陈扬说道:“对,现在下车。”

    江诗瑶说道:“好!”

    随后,她便直接将车门打开,身子如狸猫一样窜了出去。

    她的法力虽然不如陈嘉鸿她们,但是这些简单的操作对于她来说,还并不是什么难题。

    江诗瑶下车之后,很快就到了护栏的后面。

    她向陈扬说道:“我已经下车了。”

    “好,在哪里等我。”陈扬说道。

    江诗瑶说道:“好!”

    陈扬不需要江诗瑶报告坐标,他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定位到江诗瑶在哪里。

    下午两点左右,阳光艳丽。

    陈扬顺利与江诗瑶汇合,两人都在高速路的护栏外面。

    那下方却是良田万顷,远处有不少的楼房鳞次栉比。这里显然已经是处于乡下地方了,而且,田里种满了油菜花。

    人要是躲进那片油菜花田里,可真是难以寻找。

    陈扬一来,便和江诗瑶朝油菜花田里走去,两人很快就没入到了油菜花田里。话说回来,这里面也是个偷情圣地呢。

    江诗瑶不由有些兴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陈嘉鸿一定能够追查到我们上了凌云高速。他肯定以为我们是去了云通市,但他却想不到我们在中途下了车。”

    “先坐下,休息一下吧。”陈扬忽然就在油菜花田里坐了下来。

    空气中都是油菜花的香味儿,这让江诗瑶感到很快乐。最重要的就是,这让她感受到了自由。

    不过,江诗瑶马上说道:“这么快就休息?这不安全吧?再说,咱们也没那么累啊!还是多逃出一段路才好啊!”

    陈扬说道:“我们待会就原路返回,回到凌峰市里去。”

    “什么?”江诗瑶吃了一惊,她说道:“没必要吧?我知道电视里是有句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咱们现在已经摆脱了陈嘉鸿的追查,为什么还要回凌峰市呢?”

    陈扬说道:“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

    江诗瑶不情不愿的坐了下去。她就坐在田里面。

    陈扬接着就开始脱衣服了。

    江诗瑶脸色顿时煞白,说道:“你干嘛?”

    陈扬看了江诗瑶一眼,说道:“我也要换身衣服,换个装扮,你想多了吧?”

    江诗瑶脸蛋一红,她接着就转过身去。

    陈扬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他随后又拿出一套衣服和一张高分子面膜出来,他对江诗瑶说道:“你把这套衣服换上,面膜也重新换上。”

    江诗瑶说道:“为什么还要换?”

    陈扬说道:“你先换,换了再跟你说。”

    江诗瑶便也就不再说什么。

    陈扬转过身去,并不看江诗瑶。

    江诗瑶很快就脱得只剩下文胸和内裤了。

    她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面,那白皙而深邃的沟壑充满了诱惑力。

    “啊……”这时候,江诗瑶忽然一声尖叫。

    陈扬吓了一跳,他立刻回身道:“怎么了?”

    江诗瑶一下撞进了陈扬的怀里,紧紧的搂住陈扬。她的娇躯颤抖起来。

    软玉温香在怀,陈扬能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挤压着他的胸膛。

    这大热天的,他穿的也不多啊!

    这是何等的香艳啊!

    陈扬只差没留下鼻血了。

    “你不会是怕老鼠吧?”陈扬很是无奈,他保持了君子风度,双手都举了起来。

    尽管他是挺喜欢女人的,也不介意和美丽的女人在这田里来一场友谊赛。但是面对江诗瑶,他却是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染指了这个女人,那么他在陈凌前辈面前,那就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了。

    “不是老鼠!”江诗瑶牙齿打颤,说道:“是癞蛤蟆!”

    说这话的时候,江诗瑶指了指后面。

    陈扬顺着看过去,还真就看到了一只癞蛤蟆。那癞蛤蟆贼特么冷静,就那么蹲在那里,跟个妖孽似的盯着这边。

    还别说江诗瑶害怕,就是个大老爷们冷不丁的遇到癞蛤蟆这种货,也要吓上一跳。

    陈扬都挺膈应这东西的。

    当然,陈扬也没有杀这癞蛤蟆。他虽然不是扫地恐伤蝼蚁命的性子,但是尽量还是不杀生的。

    不过对于蟑螂,蚊子这些东西,陈扬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干掉的。

    “额!”陈扬也有点棘手。

    “它还在哪里吗?”江诗瑶问。

    陈扬说道:“首先你得放开我,我才能去赶走它。”

    江诗瑶马上就醒悟过来了,这一下,她的俏脸臊得通红啊!

    她马上再尖叫一声,一把推开了陈扬,快速的穿起衣服来。

    陈扬忍不住去看了一眼,而且还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那就是在江诗瑶雪白的大腿根部,有一根黑色的发丝露了出来。

    那一瞬,陈扬浑身血液都凝固了一瞬,绝对的血脉喷张啊!

    陈扬迅速移开了目光。

    而这时候,江诗瑶也将衣服穿好了。

    虽然如此,但两人之间还是有些尴尬。

    陈扬说道:“算了,咱们换个地儿吧。”他对于那一动不动的癞蛤蟆是有些头疼,最后说道。

    江诗瑶自然是巴不得离开这里。

    两人重新换了个地儿。

    这次,江诗瑶是怎么都不肯坐下去了,她就蹲着跟陈扬说话。

    至于刚才那一茬,两人自然是谁都不会主动去提的。反正那事儿,真不能赖陈扬。陈扬也没去抓只癞蛤蟆过来啊!

    陈扬这时候也给自己找出了高分子面膜来。他对江诗瑶说道:“我们在上车的时候,很可能会被后车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来。包括我们下车,所以,我们从中间下车,这一点来说,陈嘉鸿不会查不出来。”

    “啊,那我们下车岂不是白下了?”江诗瑶也恢复了镇静。

    陈扬说道:“之所以走凌云高速,并不是为了遮蔽陈嘉鸿的耳目。他是迟早能查来的,只不过是给我们争取了一些时间而已。当他查过来的时候,他会查到我们中途下车。如果这时候,你是陈嘉鸿,你会怎么想?”

    江诗瑶沉吟一瞬,说道:“他会觉得我们从乡村这条路线逃走。”

    陈扬说道:“他会觉得我们会从乡村路线逃走,也会觉得我们可能故布疑阵,继续通往云通市。甚至,他也可能会想到我们会回到凌峰市。”

    “那我们再回凌峰市,岂不是更加危险了?”江诗瑶大惊。

    陈扬说道:“所以,我们改变了模样。而且,我手上有我们改变模样后的正式身份证。这身份证到公安局去查,都是真的。之后,他查凌峰市会人力很少,因为大部分的人力要去乡村路线和云通市查。而在凌峰市这边,他即使是查,也会去查那些不入流的小宾馆。因为他不可能猜到我们还有正当的身份证。于是,我和你回到凌峰市,会住进你们凌峰市最高档的大酒店。在哪里,我们住上几天之后,便又正当乘坐火车去往青湖省。”

    江诗瑶不由佩服陈扬的心思缜密,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居然布置了一整套的逃亡办法。而且,也的确是让人防不胜防。

    “为什么是要去往青湖省,青湖省离咱们这里有三千多公里呢。”江诗瑶觉得有点不能理解。

    陈扬说道:“在陈嘉鸿查不到我们之后,他会宏观的来查。他会想到我可能要乘坐火车或则飞机。而且,他会特别关注去往燕京那个方向的航班和动车。因为他会认为,我会带你到燕京。所以,我们不去燕京。而且,他也会特别关注一男一女的组合。而青湖省离这里很远,也是他很难想象得到的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