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诗瑶说道:“根本没有机会逃走,而且之前,我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我害怕他会对我的父母和妹妹下手。”

    陈扬说道:“难道现在,你就不怕了?”

    江诗瑶说道:“不是不怕了,而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

    陈扬说道:“什么事情?”

    江诗瑶说道:“那就是,他其实也不太敢对我的父母和妹妹下手。一旦真的下手了,那么他在圣皇他们的面前就再无法伪装。我以前不敢赌,但现在,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所以我愿意赌一把。”

    “这倒也是。”陈扬说道:“你父母和你妹妹是陈嘉鸿掌控你的底牌,不到逼不得已,他不会真的去杀他们。而且,一旦杀了他们,那么他和你也就再无回转的余地了。”

    “我和他早已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江诗瑶说道。

    陈扬说道:“只是,我还是不太明白。陈嘉鸿是有意和你修好的,你为什么要这般言语刺激他?你应该知道,这对你是没有好处的。”

    江诗瑶说道:“我忍了,我已经忍了几年了。我小心翼翼又如何?他不开心的时候,或则是想的不顺心的时候,同样会变化态度。我都已经记不清楚被他打过多少次了。”

    陈扬不由一怔,江诗瑶这话是没说错的。他每次见到江诗瑶和陈嘉鸿在一起时,陈嘉鸿都是出手打了江诗瑶的。

    “他根本就是个疯子。”江诗瑶说道:“情绪极度暴躁,有时候比什么都温柔。但是突然之间就会狂躁起来。在刚跟他结婚的时候,我想过许多,我只想安稳的过。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也表现出对他好,我也试着去爱他。但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

    陈扬问道:“怎么?”

    江诗瑶说道:“他突然就发狂,说我心里还是想着天赐师兄。我说我没有,他就打我。他逼着我承认心里有天赐师兄。我承认,他打我。我不承认,他打我。打完之后,又跟我认错,有时候还会跪下来求我原谅。”

    陈扬听的不由无语了。

    这陈嘉鸿看来是得去看心理医生啊,这不是有病么?

    江诗瑶说道:“我被反复折磨了这几年,你觉得我还能听他的好言好语吗?今天你走了之后,我就已经彻底绝望了。不就是个死吗?死就死了,这反倒是种解脱。”

    陈扬说道:“难道圣皇与西昆仑的宗主,以及他的母亲都不管他吗?”

    江诗瑶说道:“怎么管?陈嘉鸿在他们的面前就是乖乖儿,又孝顺,又听话。宗主他们就算觉得我们之间有矛盾,也没以为是大矛盾。而且就算他们觉得是大矛盾又如何?夫妻之间,不都是劝和不劝分的吗?他们还能来管夫妻房间里的事情?”

    陈扬说道:“你这么一说,也的确是挺无奈的。”

    江诗瑶说道:“不是无奈,我是已经生不如死了。”

    陈扬说道:“现在看来,这件事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请示中华大帝陈凌前辈了。他老人家光明磊落,一定能够来给你一个妥善的处置和安排。”

    江诗瑶说道:“我没见过中华大帝。但你说请中华大帝,我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陈扬说道:“为什么?”他顿了顿,说道:“大概你还不了解陈凌前辈,凌前辈是绝对的正人君子。他来处理,绝不会因为陈嘉鸿是他的儿子,从而徇私。”

    江诗瑶苦笑一声,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再大公无私,可陈嘉鸿都是他的儿子。陈嘉鸿如果坚持不肯离婚,不肯放过我。这位凌前辈又能怎样,杀了他的儿子吗?可能吗?”

    陈扬呆了一呆,他居然也有些无言反驳了。不过很快,陈扬还是坚定的说道:“我相信凌前辈一定能够有办法解决。”

    江诗瑶说道:“好吧,你觉得有希望,那就试试吧。反正我已经看开了,最多不过就是个死字。”

    “对了。”江诗瑶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说道:“你这次这么帮我,我怕陈嘉鸿会对你的家人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他这个人发起疯来是很可怕的。”

    陈扬说道:“那倒不怕,我没什么家人能够让他来要挟的。”

    洛宁的行踪,陈嘉鸿是捕捉不到的。灵儿已经远在天外。

    而自己和苏晴,和滨海市的那层联系却是外人所不知道的。自己和苏晴,和林清雪她们的关系,没人知道。

    而且,他还让沈墨浓特意去将这层关系掩盖住了。

    外人去调查,也就顶多知道陈扬和苏晴她们认识。

    陈嘉鸿他们可不会认为,自己随便去抓个跟陈扬认识的人便能威胁到陈扬了。

    对于这一方面,陈扬是早有准备。怕的就是有一天会受到掣肘。

    “不好,来了。”陈扬这时候心中忽然生出警觉,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江诗瑶不由色变,道:“是陈嘉鸿的人?”

    陈扬说道:“没错。想不到来的这么快!”

    江诗瑶说道:“怎么办?”陈扬从戒须弥里迅速拿出了两部备用手机,他递给江诗瑶一部,说道:“上面有一个储存的号码,你现在朝最近的高速路去。我之后会跟你汇合。”

    江诗瑶点头 ,说道:“好!”

    陈扬的心思是非常灵敏和清楚的。

    他知道,这时候去火车站和汽车站,那都是找死的。而且,上任何一辆车都不靠谱。

    车还没陈嘉鸿他们的人快。

    陈扬随后又给了江诗瑶一套衣服还有高分子面膜,说道:“快点换上装备,尽量掩盖气息。你身上换下来的衣服给我。”

    要江诗瑶的衣服,那可不是陈扬有什么别的想法。而是因为衣服上有江诗瑶的气息,留些气息在身边才好。

    两人迅速进入一条巷子,随后,江诗瑶便开始换衣服。

    这个节骨眼上,可没时间来矫情了。

    江诗瑶迅速脱下了连衣裙。

    陈扬背着江诗瑶,却是没有丝毫的亵渎之心。

    江诗瑶脱下连衣裙,里面便是文胸和内裤,雪白的娇躯露了出来。她有些害羞,但同时又看了一眼陈扬。

    陈扬背对着她,这样的举动让江诗瑶觉得陈扬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江诗瑶快速换上了陈扬给她的衣服,接着就戴上了高分子面膜。随后,江诗瑶从另外一条出口离开了。

    陈扬好歹是跟沈墨浓很熟悉,所以后来,沈墨浓也给了他很多逃生装备。包括各种护照,身份证,衣服,高分子面膜。反正这些东西,戒须弥里都能放下,也不费事。

    而且,手机也是沈墨浓帮他准备的。

    这个时代是信息时代,所以在逃命的时候,换一部手机是很必要的。

    而这时候,陈扬将自己经常用的手机也关机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陈扬手里拿了江诗瑶换下的连衣裙,他不由自主的放到鼻端嗅了一下。别说,上面还真有江诗瑶留下的香味儿。

    这是身为一个男人的一种恶趣味。而且,陈扬虽然没有偷看江诗瑶,但脑子里也自动脑补出了她换衣服的模样。

    陈扬接着运功,一股法力震荡,便将这连衣裙上面的香味儿催发得更加浓烈了。

    之后,他感觉到外面已经有脚步声传来。

    陈扬身子一转,立刻有灵猿攀树一般到了巷子另一边的院墙里面。

    之前便已提到过,这里的楼房大多是平房,或是老房子。所以巷子的院墙不高,陈扬到了一个院子里面。

    那院子里的一条德牧立刻狂吠起来。显然,德牧很不欢迎外来的不速之客。

    还好,德牧是被链子系住了。不然这德牧一下冲过来,只怕现在就已经被陈扬一掌击毙了。

    这个还好,不是替陈扬还好,而是庆幸德牧捡回了一条真正的狗命。

    陈扬也不上屋顶,因为他知道屋顶也肯定有人来了。

    接下来,陈扬就又从容的从院子里走了出去,最后又来到了街道上。他身子连闪,快如雷霆一般。迅速就离开了这个包围地。

    这帮人前来追杀,可是将屋顶,前后几个位置都堵住了。哪里知道,他们一进巷子,陈扬却转了个圈,又从容的到了街道上呢。

    陈扬走的很悠闲,从容。他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不断的将追踪者摆脱。

    之后,陈扬又来到了闹市。

    在闹市中,那些追踪者就更加头疼了。

    不多久之后,追踪者就彻底失去了陈扬的踪迹。

    陈扬将江诗瑶的裙子放到了戒须弥里,又掩盖住了自己的气息。

    如此之后,陈扬才向最近的高速路走去。

    而这时候,陈扬也收到了江诗瑶的电话。

    “你还好吗?”江诗瑶关心的问。

    陈扬语音沉稳,他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江诗瑶松了一口气。

    “你到了高速路上了吗?”陈扬问。

    江诗瑶说道:“是凌云高速,凌峰市通往云通市。”

    陈扬说道:“好,你随便找一辆车上去。”

    “难道我不等你吗?”江诗瑶吃了一惊。

    “先不用等我,你等我下一步指示。”陈扬说道。

    江诗瑶点头,说道:“好!”

    她现在对陈扬是很信服的,也觉得陈扬的确是有本事,从容不迫,却在危机中将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