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这时候不是凭借法力去探视,而是靠他身体里的敏感来判断。 他的身体早已经修炼成了琉璃玉身,所以对危险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都特别的敏感。

    陈扬在外面站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确定里面没有什么阵法监视,如此之后,他才开始朝嘉鸿大厦靠近。

    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从正门和后门进入的。前后两边都有保安在看守。陈扬在另一侧的地方,突然如猿猴一样就窜上了树。

    那树与大厦还有接近十米的距离。

    陈扬窜到了树上,便也就到了嘉鸿大厦的三层楼左右。

    这时候,陈扬瞄准了那一层阳台。

    这阳台被封死了,窗户也是关闭的。陈扬却也没当回事,他随后便凝聚法力。

    于是空气中立刻凝聚出了一只无形的大手。那大手便是将窗户直接打开了。窗户倒并未上锁,谁又会去没事给窗户上锁呢?

    而且,如今的窗户虽然会封起来,但大都不会去做防盗网了。

    防盗网跟整个大厦的装修会格格不入。

    陈扬将窗户打开之后,接着脚在窗户上一蹬。他身子马上如狸猫一样窜了出去。十米的距离,简直就不是距离。

    陈扬如玉女穿梭,轻盈无比的穿进了窗户里面。

    他落地无声,随后快速将那窗户关上。

    接着,陈扬又从戒须弥里找出了一个面具戴上。起码的防范还是要弄弄的,这样就算是陈嘉鸿猜出是自己,那自己也可以不认账。

    陈扬随后又找出了一件夜行衣穿上。

    如此之后,也才算完事。

    陈扬先用神识扫了一眼里面,这第三层也是办公室,写字楼等等的存在。但现在里面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不过里面还有幽幽的光色光芒,那都是监控发出来的。

    陈扬接着便先通过法力将那些摄像头方向掰到了另一边。如此之后,他就安然的穿过了办公室。

    陈嘉鸿是住在八楼的办公室里的。这一点陈扬可以肯定,如果陈嘉鸿不住在哪里,他没必要将那办公室下那么多的心思。

    陈扬这次进来,并不是想看望陈嘉鸿。他是想看能不能找出白易航所在的蛛丝马迹。

    “门派叫做大楚门,而根据沈墨浓给我的资料。当年的大楚门总部是在地下室里。那么依照原来的习惯,大楚门现在的总部也该是在地下室里。”陈扬暗道:“如果白易航是真的投靠了陈嘉鸿,那么现在他也许也就在地下室里。即使是不在,哪里也应该有关于白易航的资料。只是不知道地下室里到底还有多少大楚门的高手在。”

    陈扬如此想了一番,他觉得还是要去地下室查看一番。

    不过就在这时,陈扬忽然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这声音在陈扬的脑域里一闪即逝。

    这是偶然的灵光一闪!

    声音是来自于八层楼的办公室。陈扬的耳力是绝对逆天的,八层楼到三层楼,他居然是真的将这丝争吵的声音捕捉到了。

    陈扬心中一凛,鬼使神差的,他忽然很想去听听陈嘉鸿的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在跟谁争吵呢?

    陈扬这时候只是单纯的靠着耳力,他不敢用神识去探索。因为神识一旦探索到了陈嘉鸿的附近,那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陈扬虽然不知道陈嘉鸿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但他心里清楚,陈嘉鸿的修为绝不在他之下。

    陈扬于是又将走廊里的摄像头掰到了另一个方向。然后,他火速来到了电梯前。不过,陈扬可没打算乘坐电梯,他将那电梯门强行打开,接着就从电梯井里朝上爬去。

    如此之后,陈扬通过电梯井迅速来到了八楼。到了八楼之后,陈扬闭眼凝神!

    可奇怪的是,这时候,他居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陈扬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幻听,所以,他马上就下了决定,先强行将电梯门打开,然后又将八层楼的摄像头改变了航向。如此之后,陈扬才顺利的出现在走廊上。

    前面十米处,便是陈嘉鸿的办公室。

    陈扬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整个人和这层楼宇融为一体。如此之后,便是凭陈嘉鸿修为再高,也无法感觉到陈扬的到来。除非陈嘉鸿是太虚八重天的修为,否则他绝不能察觉到陈扬的到来。

    陈扬接着身子如鬼魅,脚下无声的来到了办公室前。

    那办公室里,灯光一片雪白。落地窗的窗帘已经拉上了。所以陈扬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陈扬运用强大的念力,将里面的窗帘扒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随后,陈扬透过这缝隙也就看到了里面的状况。

    那办公室里,陈嘉鸿赤着上身,红着双眼,他看起来非常的暴躁和愤怒。他这副模样让陈扬吃了一惊。

    因为他在白天见到陈嘉鸿时,他是那样的儒雅和风度翩翩。

    而在陈嘉鸿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一名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二十四五岁。

    女子穿着素色的长裙,头发随意扎了个马尾。女子的脸自然是极美的,不过她的脸色很冷,眼神更冷。她整个人的气质就是冷。

    这种冷和灵儿的不同,灵儿的冷是清冷的,冰冷的。而女子的冷中带着一丝的怨与无奈。

    “难道她就是江诗璇的姐姐,陈嘉鸿的妻子?”陈扬心中有了个谱。

    还真是巧啊,一过来就遇到这种情况。

    “江诗瑶!”陈嘉鸿忽然开口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想怎么样?能给你的,我都给你了。我到底是那点让你不满意了?”

    江诗瑶抬头看了陈嘉鸿一眼,随后她冷声说道:“我要走,你放我走。”

    “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你要走到哪里去?”陈嘉鸿怒问。

    江诗瑶眼中闪过怒意,她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做你的妻子,这都是你逼我的。”

    “我哪里不好了?”陈嘉鸿怒道:“做我的妻子,那是你的福气,你有什么不愿意的?”

    江诗瑶说道:“你陈嘉鸿就是再好,再大的成就,那又如何?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些吗?”

    陈嘉鸿红着眼,咬牙说道:“你心里一直都是东方天赐是不是?”

    “你不要胡说!”江诗瑶顿时急了,她站了起来,说道:“我与少宗主之间乃是清清白白的。”

    陈嘉鸿冷笑一声,说道:“现在这里没有外人,就是你我二人。你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你十八岁那年写下的情书,你写了又没寄出去,最后烧了,你以为没别人知道吗?还真是巧,那天我看见了你那封情书。里面字字真切,哼!”

    江诗瑶的俏脸顿时红了。她怒说道:“你无耻!”

    “哈哈,无耻的更在后面。”陈嘉鸿说道:“天赐可是喊我一声大哥的,他素来性子就是柔顺,对我更是敬重。我看了你的情书后,我就跟天赐说,我喜欢的就是你江诗瑶。当场,天赐就跟我说,你江诗瑶以后就是他的嫂子,他对你只会敬重,绝不会有非分之想。”

    “你卑鄙!”江诗瑶顿时惊怒交加。

    陈嘉鸿说道:“如今,你与我有了夫妻之实。以天赐的迂腐,他更不会跟你有什么。我劝你,最好是早早的断了这个念想。”

    “我就偏不断。”江诗瑶彻底怒了,她面色显得略略狰狞。“我就是喜欢天赐又怎么样?你得到了我的人又怎么样?但我告诉你,我的心永远都在天赐哪里。”

    “你这个贱人!”陈嘉鸿忽然上前,照着江诗瑶的脸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江诗瑶的俏脸顿时肿了起来。

    “我哪里不如东方天赐了,你为什么心里永远都是他,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陈嘉鸿咆哮着说道。

    江诗瑶冷笑连连,她说道:“就算你样样都比天赐强又如何,我的心,永远是他的。”

    陈嘉鸿拳头捏紧,说道:“我告诉你,你不许喜欢他。”

    江诗瑶说道:“你能囚禁我,折辱我,你难道还能管住我的心?陈嘉鸿,你办不到的,你有再大的神通又如何?你永远也无法让一个讨厌你的人喜欢你。”

    陈嘉鸿深呼吸一口气,他突然笑了,他说道:“是吗?那假如我用你父亲的命来要挟你呢?假如我去将东方天赐抓起来呢?我要杀你父亲,易如反掌。天赐视我如亲大哥,我对他下手,他会防备吗?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威胁你,我想要做什么,一向都是会去做的。”

    “陈嘉鸿!”江诗瑶不由倒吸了一口寒气。“天赐师兄一向敬你,爱你,你若是对他出手,你就是猪狗不如。”

    陈嘉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怎么,你怕了?”

    江诗瑶怒目相向,却不说话。

    陈嘉鸿说道:“你如果怕了,就最好开口求饶。如果不然,我现在就先去杀了你父亲,然后再去找东方天赐的麻烦。”

    江诗瑶脸色大变,但她却也不是愚蠢的人。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她说道:“你若敢杀我父亲,我便去禀报宗主。一旦你的丑事暴露,我看你还怎么在你母亲面前,在宗主面前,在圣皇面前装作乖乖仔。你要是敢对天赐师兄下手,圣皇明察秋毫,又岂能饶你。”

    陈嘉鸿不由怒了,他说道:“贱婢,你不要一再挑战我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