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如今是太虚七重天中期的境界。

    这个修为,在这个世间已经是绝顶的高手了。虽然跟那些真神比不了,甚至连人家一尊元神都干不赢。但是,真神们是有约束的。就像中华大帝,神帝这样的人都去虚空之中了。

    而陈扬这个修为境界是最逍遥的,可以在世间逍遥自在,不受约束。又不用害怕天劫,雷劫 ,魔劫等等。

    再加上,陈扬对道法的理解也是特别的深刻。

    他在武道上是无敌的。在道法上,却是因为在迷失大陆时,曾经在那太宇权杖里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所以,现在他手持地煞剑,那的确是少有敌手的。

    陈扬乘坐的是古老的绿皮火车,火车哐当哐当的响个不停。对于眼下的全高铁来说,这也是很难得的风景。就是里面的气温稍微高了一些,而这里面,自然也是没有空调的。

    坐了大约六个小时,于下午五点,陈扬到达了凌峰市。

    已经是四月二十日了,凌峰市的天气干燥中带着炎热。

    这里比天雄市好的便是,这里没有什么沙尘暴之内的东西。

    据说,朝凌峰市以西继续走,那边会有大雪山,而且还有昆仑山。

    还据说,在昆仑山中,有一古老门派,叫做西昆仑。西昆仑的圣皇东方静乃是通天彻地的大人物。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罢了,却是没人真正见过圣皇东方静。

    凌峰市的南面有一座山,山峰耸立,绿树成荫。凌峰市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不过这个城市并不怎么发达,因为这里的旅游资源是匮乏的。人们旅游喜欢去往川藏,但是昆仑山却并不是个让人想要去旅游的地方。

    凌峰市的四周还有许多贫穷的乡下地方,许多人乡下人都拼命的想要来到凌峰市落居,而凌峰市的人又向往大城市。

    陈扬出了火车站之后,他看了眼天空,夕阳如火啊!

    放眼望去,凌峰市真算得上贫瘠了,大部分都是平房,而且平房还都是老旧不已了。

    也许是因为这里是火车站吧,繁华地区,应该不至于如此。

    陈扬知道陈嘉鸿的大楚门总部是在庆安路上,他决定先了解了解陈嘉鸿的为人,然后再来打算这事应该怎么处理。

    现在陈扬可以不急不躁,但这不代表他心中是平静的。白易航是间接害死陈妃蓉的人,他若不杀了白易航,如何能面对死去的陈妃蓉?

    随后,陈扬招了一辆的士。

    他坐上的士后,对的士司机说道:“去庆安路。”

    那的士司机是个五十来岁的男子,他穿着很朴素,笑容温和。一看就是个老司机了。

    “小兄弟要具体去庆安路那个地方?”司机一笑,说道:“因为庆安路很长,这样说就有些笼统。”

    司机的口音很重,陈扬要很用心才能辨认。

    听得出,这司机是本地人。

    陈扬一笑,说道:“嗯,嘉鸿集团。”

    司机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好的。”

    司机开起车来。

    陈扬忽然问道:“老师傅您怎么称呼?”

    司机说道:“我姓贺!”

    “原来是贺师傅。”陈扬忽然抽出了一百块钱,说道:“这是车费。”

    “要不了那么多。”贺师傅愣了一下,说道。

    陈扬说道:“我是刚来凌峰市,对这里什么都不懂。所以有些问题想问一下贺师傅您,只要您愿意跟我解说一下,我还有重谢。”

    他并没有直接拿一万块出来,因为那样反而会吓到这位贺师傅。

    贺师傅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小兄弟你问吧,只要是我老贺知道的,都告诉你。”

    他随手也就收下了陈扬的一百块。

    出来跑出租车的,都是挣辛苦钱的。所以也不会拒绝陈扬这样豪爽的客人。

    至于那嘉鸿集团,自然就是大楚门的外壳。

    如今成立一个门派,可不是像以前那样,找个山头,广收门徒撒的。

    现在都是包装在商业集团的下面。

    比如血族在博尔州还有德克康集团呢,就算是神域,那也有许多的商业行为。他们都有专业的职业经理来为其赚钱。

    而且,这些人本事大,行事猖狂,许多非法手段也运用进去。所以门派做商业往往都很成功。就算是轩辕族,那也是有商业集团在赚钱的。

    说到底,财侣法地!

    财永远是第一位。

    一个门派连钱都没有,那怎么让人心甘情愿的跟着?

    干什么不得用钱呢?

    出门就说我是少林的,便可以不给钱吗?不可能啊!

    所以,大家还是都得赚钱。

    巨灵教在天雄市算是天怒人怨了,他们是直接抽取佣金的。

    眼下的嘉鸿集团就不同了,嘉鸿集团先是在股市上大炒了一笔,赚了不少的钱。接着又成立了实业。

    以前的大楚门的商业就很成功。

    应该说,中华大帝给他的儿子留下的财产是丰厚无比的。

    陈扬对嘉鸿集团并不了解,沈墨浓走得急,所以陈扬了解得很少。

    这时候,陈扬向贺师傅问道:“贺师傅,您认识陈嘉鸿吗?”

    贺师傅微微一怔,随后笑着说道:“陈嘉鸿先生是我们凌峰市的超级明星企业家,我怎么会不认识呢。不过我认识他,他可不认识我,他那样的人,不是我们这个层面能接触到的。”

    陈扬一笑,说道:“您觉得陈嘉鸿是个什么样的人?”

    贺师傅说道:“这个就不好评价了,因为我们了解陈嘉鸿先生,不过是从报纸和新闻上了解的。具体他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呢。”他顿了顿,又说道:“小兄弟你要去嘉鸿集团,又想了解陈嘉鸿先生,难道你是要去嘉鸿集团应聘?”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对嘉鸿集团很感兴趣。所以就多问几句而已。”

    贺师傅却是不管陈扬说的话是真是假,那对他都不重要。

    陈扬便又说道:“贺师傅,您就说说您对陈嘉鸿的印象吧。就说您从报纸上,新闻上了解的这些,然后在您脑子里形成的印象。”

    贺师傅沉吟了一瞬,随后便说道:“陈嘉鸿先生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陈扬一笑,道:“哦,怎么说。”

    贺师傅说道:“因为陈嘉鸿先生给咱们凌峰市拉来了许多投资。比如说,东区的游乐园在建立。北边的b商场在建立,而且,陈嘉鸿先生还在建立一所大学。这所大学叫做嘉鸿大学,陈嘉鸿先生已经打算投入最高的成本,打造最强的师资力量。我们都相信,未来的嘉鸿大学会是凌峰市的一个旗帜。我们都相信,未来的凌峰市会变强。”

    “在陈嘉鸿先生没来的时候,凌峰市这二十年来,我作为凌峰市的本地人,看着心痛啊!二十年的时间,外面天翻地覆,而我们的凌峰市却是一潭死水。是陈嘉鸿先生给了我们凌峰市一个希望。”

    陈扬说道:“这么说起来,这位陈嘉鸿先生还真是非常的了不起呢。”

    “那可不是。”贺师傅哈哈一笑。

    陈扬心里便也就有了个大概的概念了。

    看来,陈嘉鸿是有野心的。

    他选择了贫穷的凌峰市,这是有很深的含义在里面的。

    因为穷,所以市民们渴望这个城市发展起来。一旦城市被陈嘉鸿发展起来后,那么陈嘉鸿就是这个城市的神。他能得到信仰!

    而且,陈嘉鸿投资于实业,如此一来,他便可以跟政府关系密切。政府在想要对他有所动作的时候,都会权衡利弊。

    “小兄弟,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贺师傅说。

    陈扬说道:“没有了。”他心里其实是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陈嘉鸿的野心,仅仅就是这些吗?

    他为什么要庇护白易航呢?他真正的目的会是什么?凌前辈是否又知道这一切呢?

    陈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凌峰市的面积并不算小,只是还没发展起来而已。所以从火车站到庆安路也走了大半个小时,还好这里的交通并不拥堵。

    “那边就是嘉鸿集团。”贺师傅停车之后,指了指前方。

    “多谢了。”陈扬又抽出了三百块丢在了车上。

    随后,他下了车。

    那贺师傅连声道谢,之后开车离去。

    陈扬便仰望前方的嘉鸿集团。

    那是一座大厦,高有三十来层,应该说这座大厦算是凌峰市的地标性建筑了。也是最高的一幢建筑了。当初是有投资商来这里,想要大干一场。可惜现实太过残酷,建了这座大厦便亏的不得了,最后只能黯然离去。

    陈嘉鸿前来,便将这座大厦大手笔买下,并取名叫做嘉鸿大厦。

    陈扬凝视嘉鸿大厦,这座大厦在夕阳下,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和耀眼。

    至于为什么耀眼,陈扬说不出来。

    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这大厦乃是凌前辈的儿子所拥有的吧。

    那么眼下,自己到底是该直接去见陈嘉鸿,还是等待沈墨浓前来呢?

    在陈扬的心中,他是愿意和陈嘉鸿亲近的。因为陈扬对待凌前辈是充满了敬重的,而陈嘉鸿又是凌前辈的儿子。

    但是,陈扬还有理智存在。

    理智告诉他,陈嘉鸿收留了白易航,如今是敌我不明。贸然前去,很可能会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