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的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

    洛宁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来。她顿时就变了脸色。

    “你们自己去看吧。”沈墨浓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捂住嘴,转过身去。

    洛宁快速冲进了房间里,罗峰与秦林紧紧的跟在后面。

    在那房间里,轩辕雅丹与叶紫清轻轻的啜泣着。罗峰与秦林一来,两女分别扑进了各自男人的怀里。

    洛宁便也就看见来了床上,陈扬安详的躺着。

    他一动不动。

    自从洛宁认识陈扬以来,这是洛宁第一次见到陈扬是这么的安静。

    “三弟!”罗峰与秦林见到这状况,也是惊骇失色。

    罗峰和秦林推开了怀中心爱的女孩,快步到了床前。

    “三弟!”罗峰一手抓住陈扬的手腕,他这一抓,便觉对方的身体冰凉无比。他是绝世高手,哪里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刹那之间,一种说不出的巨大悲恸从罗峰的心底升起。

    这种感觉比当年兰姨死在他面前还要令他难受。

    罗峰的双眼血红,泪水滴落下去。

    “三弟!”罗峰的身子颤抖起来。

    秦林也是红了双眼,他的泪水无声流了下来。

    而这一瞬,洛宁像是呆了一般。

    轩辕雅丹流着泪说道:“我们都中了毒,三弟用他的地煞之精制造冰雪让我和紫清嫂子恢复冷静。如果不是三弟,我们早已经死了。后来,三弟自己承受不住,他是怕会伤害我们,才会将自己冰冻而死的。”

    说到后来,坚强的轩辕雅丹失声痛哭起来。

    洛宁身子剧震。

    她想过了许多的可能,但她没想到,陈扬居然能够狠到这个地步。他宁愿将自己杀死,也不去碰轩辕雅丹和叶紫清。

    看着陈扬的尸体,洛宁的眼睛红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陈扬。

    “啪!”罗峰忽然狠狠的抽起自己来。他一连抽了自己十个耳光。

    叶紫清吓坏了,她连忙抓住罗峰的手,哭着道:“罗峰哥哥,你别这样,我求你别这样。”

    罗峰猛地一下摔开了叶紫清,他第一次对叶紫清这样的凶狠。

    “我算什么大哥,我连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罗峰的双颊血肿,他无比痛苦的怪责自己。

    “是我的错,是我狂妄自大,我明知道有诈还要进去。是我害死了三弟,是我害死了三弟!”罗峰痛苦的跪了下去,他抱着头,最后居然嘤嘤的哭泣起来。

    罗峰一生之中,充满了苦难。他在杀手营里长大,他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从伴随他的那条斗牛犬到兰姨。

    斗牛犬奇奇曾经是他幼年生命的唯一,但他最后却要亲手杀死奇奇,并吃了奇奇的血肉。

    兰姨是他最在乎的人,而他最后要亲手杀了兰姨。

    他曾经告诉过自己,这辈子,不要再动情了。对谁都冷漠,那么就不会在杀他们的时候感到痛苦。

    可最终,他还是遇到了陈扬,秦林这帮兄弟。他再一次敞开了胸怀!

    可现在,他的兄弟陈扬却为了保护他的女人,死了……

    “是不是,我在乎的,老天爷你都要一件一件的拿走?”罗峰在心里泣血的问。

    秦林将轩辕雅丹搂着,他心里一样的难受。

    他怪责自己,觉得自己自私到了极点。自己至始至终没去想过三弟的安危,只想着雅丹会不会受到三弟的欺辱。

    自己又算是什么哥哥呢?

    寂静的夜里,罗峰和秦林一行人守在了外面。

    洛宁静静的守在陈扬的尸体旁边。

    洛宁想了很多,她想起了许许多多和陈扬的点点滴滴。她同样是一生孤苦,在遇到陈扬之后,她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用孤苦了。

    但现在,陈扬已经死去。

    她的脑子里全是陈扬的音容笑貌。

    她想,她是为他而自豪的。他是一个真正的铁血男儿,他一言九鼎,只要是他做出的承诺,他死也要去办到。

    他对罗峰和秦林说过,除非他死,不然一定会护住两位嫂嫂的周全。

    他……做到了。

    “还魂丹!”洛宁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洛宁想起在阴面世界的边荒之中,那位猿人族的长老古剑西曾经给过她一枚丹药。

    古剑西长老说过,还魂丹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也许还魂丹有效。

    洛宁在内心深处知道希望渺茫,但这终究是一线希望。

    洛宁将还魂丹取出,随后喂入到了陈扬的嘴中。

    还魂丹入嘴即化,很快就流入到了陈扬的身体里面。洛宁紧紧的盯着陈扬,她太希望陈扬会突然醒过来了。

    洛宁就这样紧紧的盯着陈扬。

    良久良久,陈扬依然是一动不动。那还魂丹进入陈扬的身体里面,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根本起不了一丝丝的涟漪。

    “原来,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奇迹。”洛宁再次陷入到了绝望。

    “我有办法救扬哥哥!”便在这时,陈妃蓉跳了出来。

    洛宁顿时大喜,她看向陈妃蓉,说道:“你真有办法?”

    陈妃蓉也看着洛宁,她的神情肃穆。“是的。”

    “那你快救他啊!”洛宁说道。

    陈妃蓉没有说话。

    洛宁说道:“有什么难题,你告诉我。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

    陈妃蓉转身看向陈扬,她的泪水流了下来。

    “扬哥哥的身体与其他人都不同,眼下虽然他的细胞都已经坏死。但是司徒灵儿曾经在他身体里留下了脑核。那脑核在最中间的地方,虽然脑核也受到了伤害,但只要将我炼制成道果,给他服食下去。最后,那枚脑核就能修复,并且扬哥哥就能自己凝聚道果,凝聚法力。他以后就会拥有道果,也会拥有属于我的全部法力。”

    “什么?”洛宁吃了一惊,道:“将你炼制成道果?”

    陈妃蓉转头看向洛宁,说道:“没错。”

    两人的谈话是属于一种脑意识交流,所以外面的罗峰他们也听不到。

    洛宁说道:“那你会怎样?”

    “我会成为纯粹的力量和道果,从此以后,这个世间不再有我。”陈妃蓉说道。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如果陈扬知道我是这么救的他,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我。”洛宁说道:“他不会允许我这么做的。”

    “扬哥哥的时间不长了,那属于司徒灵儿的脑核细胞失去了扬哥哥的身体滋润,正在渐渐的失去作用。一旦那一枚脑核也死去,扬哥哥就再也不可能复活过来了。”陈妃蓉说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洛宁沉默着。她半晌之后,看向陈妃蓉,说道:“你真愿意这么做?”

    “我不愿意!”陈妃蓉说道:“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修炼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我自己的意识体。我珍惜我的存在。所以,我才耽搁了这么久,才跟你来说。”

    “扬哥哥曾经跟我发过誓,他绝不会炼化我。他从来就知道,将我炼成道果,他便可以真正凝聚法力。但是,在他的内心里,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知道,他一直很苦恼没有法力。我也知道,如果他是清醒的,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可能这么做。他有他的原则,就像这次,他可以将自己冻死,也绝不会去碰那两个女人。我想了许久许久,我爱他,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他的活,那么……死就死吧。”

    洛宁说道:“我如果这么做,我以后如何面对他?”

    “我可以为了扬哥哥死,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扬哥哥来承受这些内心的痛苦与自责?”陈妃蓉忽然反问洛宁。

    洛宁身子一震。

    “这不会是他的选择。”洛宁痛苦的说道。

    陈妃蓉说道:“这是我们的选择。”

    洛宁忽然一咬牙,说道:“好,好!”

    陈妃蓉凄然一笑,她最后转身看向陈扬。忽然她俯下身去,吻上了陈扬的唇。

    一滴晶莹的泪水落在了陈扬的脸上。

    “永别了,扬哥哥!”陈妃蓉忽然身子一转,化作了纯粹的法力。

    洛宁的眼眶红了,她突然运转法力开始炼化陈妃蓉的法力。

    以**力来洗涤,纯粹陈妃蓉的法力与能量。

    这并不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但洛宁的泪水却一直在掉。

    这时候,那床上的陈扬一动不动。但是,他的眼角却流出了泪水。

    在洛宁炼化陈妃蓉的最后一刻,洛宁与陈妃蓉进行了最后的沟通。

    “真的不后悔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洛宁问。

    陈妃蓉说道:“我相信,如果我和扬哥哥对调过来,他一样会选择舍身救我。不过算我倒霉,现在选择权在我。所以,我必须这么做。有些事,虽然明知不可为,但不得不为之。”

    洛宁说道:“你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吗?”

    陈妃蓉凄然一笑,她说道:“很可惜,我看不到他为我流泪的样子了。”

    随后,陈妃蓉彻底的消失了。

    洛宁手中出现了一枚晶莹的道果。

    她抹了一把眼泪,随后便将那晶莹的道果放进了陈扬的嘴里。

    事实上,那还魂丹是有效用的。还魂丹在很大的程度上恢复了陈扬的生机,这也是陈扬为什么会流泪的原因。那时候,陈扬的心跳在渐渐恢复,他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但他什么也说不出。

    当然,还魂丹也无法真的将陈扬救回来。药力一过,陈扬就会真正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