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峰和秦林并不是莽撞冲动之辈。请大家看最全!但眼下已经到了这里,洛宁忽然说要回去,罗峰与秦林也着实难以甘心。

    洛宁说道:“要么就在外面等,要么就回去。这是我的意见。”

    罗峰沉声说道:“白易航是有心算无心,我知道里面会有危险。但是,一个区区的白易航,我并不认为他有可以跟我们三人抗衡的实力。我早说过,来了便是见招拆招。”

    秦林说道:“现在空手而返,回去与沈墨浓也是不好交代。”

    洛宁说道:“你们也不用看我,我只是说出我的意见。如果你们执意,我会跟你们一起行动。”

    罗峰微微一怔,他多看了洛宁一眼。

    洛宁是个思维很清晰的人,虽然她会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但是当事不可为的时候,她会服从。因为她服从,会对事情有帮助。一味的反对,却又不能改变现状,那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随后,罗峰便找到了下天绝古城的入口。

    那个入口上方也是黄沙覆盖。罗峰以法力感应,随后用力一震,地面立刻塌陷。

    罗峰三人便坠入到了一个地下通道里面。

    那上面立刻有流沙掩埋,过不多时,上面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罗峰三人便也被埋在了沙里面。但是很快,罗峰朝前一窜,便离开了沙子。

    前方是一条甬道。

    甬道地面有浅浅的黄沙,这里面很是沉闷,空气中有种污浊和废气的感觉。

    罗峰都感到了有些胸闷。

    那后面,秦林与洛宁跟了过来。

    罗峰的意识已经锁定了白易航,他快速走出了甬道。之后,便见到甬道下方便是地宫。

    地宫离甬道大约二十来米。

    罗峰倒不担心无法上去,他身上的戒须弥里,装备还是挺多的。

    应该说,这里本不是地宫的。但是后来的地势下沉,让这天绝古城变成了地宫。

    罗峰等人跳了下去。

    这里是地宫的宫殿,宫殿里四周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也结满了蜘蛛网。

    上面有王座,地面有积沙,墙壁上有浮雕。那些浮雕是古代的奴隶男女劳动的一些场面。

    这里是一个绝对的古迹,里面有许多东西都有待考古学家来发掘和研究。不过显然,罗峰等人对这些东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罗峰迅速带着洛宁和秦林到了里面的偏殿之中。

    那偏殿里,白易航就在哪儿等待着罗峰三人。

    见到白易航时,白易航正在那布满灰尘的宫殿里,一个人下着围棋。他看起来才四十来岁,儒雅而斯文。一身的白衣出尘不染,就像是世外高人一般。

    “你们来了?”白易航这时候抬起头,他微微一笑,看向了罗峰三人。

    这个家伙,太镇定了。就像是一直在等待罗峰三人的到来似的。

    而且还是一边下围棋的等,好有闲情逸致。

    这也就越发说明,他是多么的有自信能办成这件事情了。

    洛宁的心中顿时生出不祥之感。

    而罗峰这时候也踏实了下去,他说道:“我知道你有阴谋在,不过,不管是什么阴谋。只要你不在天雄市,只要刘道周不出现,这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就这么肯定刘道周不会出现?”白易航似笑非笑的看着罗峰。

    罗峰说道:“我无比的肯定他不会出现。我的判断,一向不会错。”

    白易航说道:“太过自信,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罗峰说道:“即使刘道周出现在天雄市,有我三弟在,他也翻不出风浪来。”

    白易航他手中刚好拈起了一枚白色的棋子,他将棋子放到了围棋盘上。随后,他说道:“你猜的很对,刘道周的确已经走了。而且,我这边也彻底联系不上巨灵真神了。”他顿了顿,说道:“那么如此聪明的你,可否猜的出我此行的目的?”

    罗峰说道:“猜不出,也不想猜。”

    “如果你们不是那么着急动手的话,我可以跟你们说说我的计划。”白易航说道。

    “你说!”罗峰这时候不急不躁。

    白易航说道:“我知道,你们不可能全部过来。因为你们害怕我是调虎离山之计。”

    罗峰沉默着。

    白易航说道:“我的基业,被你们毁了。我的儿子,被你们杀了。咱们之间的仇恨,本就是不可调和。”

    “没错,那又如何?”罗峰说道。

    白易航说道:“所以,我做这一切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

    罗峰说道:“如何报仇?”

    白易航说道:“报仇?简单的杀了你们,这并不是我想要的。而且,你们是天命者,我要杀你们没那么容易。”

    罗峰说道:“所以呢?”

    白易航说道:“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很好,但是,你们却都是天命者。天命者之间,注定要有战斗。也许,我就是你们之间感情裂痕的一个引子。我愿意做天道中的这一环。”

    秦林和洛宁微微色变。

    罗峰脸色依然平静。“你想怎么做?”

    白易航说道:“我算计了许久,最后你们按照我推断的路线,完美的进行了,并且来到了这里。在你们四人中,陈扬虽然不是能力最强,但是他的应变能力是你们不能及的。更重要的是,他的运气非常好。所以,你们一定不会让他过来。你们的女人也不能进沙漠,所以,留在天雄市的就一定是陈扬了。”

    “陈扬会保护你们的女人。”白易航说道:“也许,沈墨浓身上还有什么秘密的武器。不过,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罗峰说道;“然后呢?”

    白易航说道:“在这个宫殿里,在你们踏进来的一瞬间,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怎么说?”罗峰冷静无比。

    白易航说道:“这个偏殿已经被我的一件法宝笼罩,这件法宝,就算你们聪明绝顶,也依然可以困住你们三天三夜。而我,我已经在外面设置了一个阵法,我会以虚空穿梭的法力离开。因为我的法阵已经设置好,你们是没有时间阻止我离开的。”

    秦林与洛宁的心朝下一沉。

    罗峰的脸色依然平静。

    他与陈扬一样,每逢大事有静气。

    这个时候,就算是白易航也不由得有些佩服罗峰的这一份沉着了。

    白易航内心中冷冷一笑,他继续说道:“我会立刻去找沈墨浓,找陈扬。我早已在几天前,便在沈墨浓身上放下了一道印记。她修为低弱,发觉不到。所以,不挂她玩什么花样,都不会妨碍到我去找她。找到她好,也就是好戏开始。”

    “那陈扬的本事不算差!”白易航说道:“但是这一次,他要守护你们的两个女人,便注定了他要投鼠忌器。而我在这几天里,特意去搜集到了一些东西。这个东西叫做阴阳失魂香。阴阳失魂香散发到空气里,可以通过人的皮肤毛孔渗透到人的血液里面去。这个东西,颇有些来历和讲究。一旦中了这种东西,任凭你法力和功力通玄,也是无法阻挡住它所制造的心魔和**。除非你们的本事真的到了中华大帝,巨灵真神那样的修为,可以实现灵肉分离。不然的话,你们就一定会被阴阳失魂香所控制。“

    “哦,忘了说,就在这间宫殿里,我也放了一些阴阳失魂香。之后,你们两人就会和你们的这位弟妹颠鸾倒凤。”白易航笑了笑,他说道:“这个画面,我只要想象一番,便会觉得很精彩。而更精彩的是,你们还要面对,陈扬将你们两的女人给糟蹋了。即便陈扬不想,可他若不行动,你们的女人也是要死的。到底你们会怎么做,这是我非常好奇的一个事情。可惜,我不能在这里看着你们了。”

    洛宁的脸色变了。

    秦林的脸色也变了。

    罗峰依然平静。

    白易航看向罗峰,他笑笑,说道:“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罗峰淡淡一笑,说道:“你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白易航说道。

    罗峰说道:“想来你如此成竹在胸,我们今天是杀不了你了。既然杀不了,那我们之间,也就不该继续废话下去了。”

    白易航站了起来,说道:“好,好,罗峰,你的确是个人物。不过我很好奇,当你出去之后,你发现你的女人被陈扬糟蹋之后,你会怎么对待他?你还能当他是你的三弟吗?”

    “你的计划很完美,但完美的计划,不见得会完美的实现。对于没发生的事情,我不予评论。但如果真的发生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会后悔你为什么会活着。”罗峰的眼神冰寒下去。

    白易航愣了一愣,随后,他淡淡的笑了,说道:“咱们,走着瞧吧。”

    随后,白易航的身形忽然缥缈起来,他直接消失在了当场。

    这并不是说白易航乃是元神,而是虚空与虚空分子之间的连接,创建了一条通道。

    白易航已经出现在了别的地方,而且是沈墨浓没有监视到的地方。

    在沈墨浓那边看来,便是罗峰等人下了天绝古城,然后就一直没有上来而已。

    待白易航走了之后,秦林便觉得不对劲了。他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的那丝微妙的气味。

    洛宁也感觉到了身体里开始有异样的感觉出现了。

    这种异样是先从血液里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