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有些不明白陈凌为什么要说这些过往的事情。请大家看最全!但是他很认真的聆听着。

    罗峰听得也很认真。

    陈凌继续说道:“而罗峰你与沈默然的不同,便在于你心中的情分始终没有被磨灭,反而被放大了。所以,你虽然与沈默然有着同样的格局,但你始终与他是不同的。”

    罗峰说道:“前辈是想提醒晚辈,不要放弃心中的情分吗?”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那倒不是。重要的是,看你想要的是什么?沈默然想要的,他得到了,他义无反顾,他并没有遗憾。我不是要提醒你什么,只是看到了你,想起了故人而已。”

    罗峰微微一怔,他却没想到陈凌会是这个意思。

    秦林说道:“凌前辈,看起来您现在似乎是处于一种无为的状态,对于万事万物充满了尊重,不愿意去改变其轨迹,对吗?”

    陈凌说道:“的确是如此。因为我体悟到了许多你们还没体悟到的东西。一朵花,凋谢了又开。野草被践踏了又生长,战斗平息了又会打起来,一个恶人杀了,还会有另外的恶人。这些事情,都是事物的生长过程。去干预,没有多大的实际作用。”他顿了顿,说道:“当然,我跟你们说这些,不是要你们少管闲事。我是因为经历过了,才会如此说。就像是神帝曾经说过的,一个人要忘情,首先必须要心中有情。没有情,你谈忘情,你忘的是什么?一个人要淡泊名利,首先,你得有名利,然后才能淡泊。不然的话,只是一场笑话而已。你们还需要经历的东西很多,这些经历会让你们痛苦,也会成就你们。”

    陈扬等人一起说道:“晚辈谨记凌前辈的教诲。”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只是随便聊聊天而已,你们别搞得这么拘束。”

    随后,陈凌说道:“未来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一旦过了你们的时代,你们同样要如我们一样,知天劫,躲天劫。人毕竟不能逆天,只能顺着天道潮流而过,我们不过是在夹缝中求生而已。”

    说到这里,陈凌的身形越发的缥缈起来。他又说道:“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罗峰便说道:“凌前辈,那巨灵真神是否还会继续降下元神?”

    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

    如果巨灵真神又降下元神,他们很难应付。

    陈凌说道:“不会了。降一次元神是很耗费元气的,短时间内,他不可能降下元神了。而且,你们放心吧,这件事我与巨灵真神已经结下了梁子。之后,我会在虚空之中去找他的。”

    陈扬说道:“您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击杀巨灵真神吗?”

    陈凌一笑,说道:“到了我们这个境地,谁要杀谁都是不容易的。不过,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让他重伤。”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

    “还有别的问题吗?”陈凌又问。

    陈扬想起什么,他说道:“您可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你的父亲是谁?”陈凌奇怪的问。

    陈扬说道:“我的父亲是陈天涯!”

    陈凌吃了一惊,道:“什么?”

    陈扬的眼神黯然下去,他说道:“我不是有意要隐瞒前辈您,也是我不久之前才知道这件事。”他的眼中闪过仇恨之色,说道:“他虽是我父亲,却也是我的杀母仇人。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必定要替我母亲讨回这个公道。”

    “我当初听说过这件事。”陈凌无限感叹,说道:“我本以为这事是以讹传讹传出来的,没想到真有其事。而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

    陈扬沉默下去。

    陈凌说道:“难怪我第一次见你,便觉得有些亲切。你虽然是陈天涯的儿子,但你身上依然流淌着我的血液。”

    陈扬说道:“若您是我的父亲,晚辈会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不是因为凌前辈您有这一身神通。而是因为,您的为人让晚辈佩服。但陈天涯呢?陈天涯所作所为,实在让人不齿。”

    陈凌微微苦涩,他说道:“我对我的子女也未尽到过责任,想来他们心里该是恨我的。”

    陈扬说道:“晚辈实在不明白,那陈天涯的前身乃是您,为什么您们二人,性格却是差别如此之大?”

    陈凌说道:“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黑暗面。一个好人,在经历过痛苦折磨之后,也可能会放大阴暗面,从此变成一个坏人。陈天涯有他自身的悲哀,他后来的所作所为,说到底还是想摆脱我的阴影。他不想别人提起他,就说他是一个多余的产物,是一个怪物,是我的影子。他想要超过我,并且取而代之。只可惜,功利心太重,以致到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陈扬沉默了下去。

    罗峰与秦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陈凌随后说道:“好啦,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希望日后,我能看到你们大放异彩。”他说完之后,身形缥缈,最后直接消失不见了。

    陈扬三人互视一眼,心中却是留下了许许多多的震撼。

    他们会佩服陈凌前辈的人品贵重。

    但也知道了自己的渺茫。

    同时,他们心中也知道了未来的无限可能。就算是那些虚空真神修炼了数千年,乃是上古魔神又如何?

    四帝一样不会弱于他们,甚至比他们可能更强。

    巨灵教的危机,便就这般被解除了。天雄市三天之内完全恢复了平静。

    刘道周直接离开了天雄市,至于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而巨灵教的教主白易航也消失了。

    白易航没有前来兴师问罪,大概他心里也清楚,没有了巨灵真神帮助,他一个人也不是罗峰他们这一行人的对手。更何况,罗峰他们这边还有中华大帝这样的帮手。

    巨灵教失去了白易航和刘道周这样的核心人物。剩下的便都是小鱼小虾了,他们躲的躲,逃的逃。没离开的也都被沈墨浓和陈扬他们以犁庭扫穴的姿态,全部清除。

    那些曾经因为信仰巨灵教的富商权贵们,只要是犯过罪的,全部都被公安部门重新问责。

    巨灵教的信仰在天雄市彻底破碎。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陈扬一行人便就在天雄市待了下来。他们是以一种旅游的姿态来享受。

    当然,沈墨浓也没有掉以轻心。她还是怕刘道周和白易航卷土重来的。

    这也是沈墨浓为什么会想陈扬他们暂时别走的原因。

    陈扬这一行人聚在一起,每次消费还是政府买单。这样一边公干,一边旅游的感觉,的确是爽到了极点。

    一众人白天在一起玩乐,晚上各自在房间里快乐。

    日子也真是惬意到了极点。

    偶尔的时候,叶紫清心中会有一些别扭。她在见识了洛宁和轩辕雅丹之后,显得有些自卑。私下里,她向罗峰说道:“罗峰哥哥,我会不会太没用了?”

    罗峰微微一怔,说道:“怎么会?”

    叶紫清说道:“洛宁本事非凡,可以帮到三弟。雅丹聪慧,可以提点二弟。就是我,什么也帮不到你呢。”

    罗峰马上也就明白了叶紫清的顾虑,他将叶紫清揽在了怀里,柔声说道:“不管别人多么好,多么优秀。但在我心里,谁都不及你万一,知道吗,小傻妞?”

    叶紫清嘤咛一声,便也就幸福甜蜜,再不想其他了。

    至于轩辕雅丹和秦林,那自然是琴瑟和谐,不必多说。

    而陈扬呢?陈扬是个风流的家伙,每天晚上自然不放过洛宁。洛宁本事性情冷淡的人,但却也渐渐被陈扬调教得越发娇媚起来了。

    女人,有了男人的滋润,自然是大为不同的。

    不过,陈扬看似无忧无虑。他的心里其实有着很大的压力,那就是他始终无法修出道果来。不能修出道果,这对于陈扬来说是很残忍的。虽然他有陈妃蓉的帮助,可以法力强大。但他就始终无法进步啊!

    他现在还能和罗峰他们打个平手,但假以时日,他就一定会被甩在后面。

    虽然大家都是兄弟,但是兄弟之间,也会互相争口气的。陈扬未必就不是争强好胜的人啊!

    但这些苦恼,陈扬都不能说出来,只能埋在自己的心里。

    第二天,沈墨浓忽然得到了消息。

    沈墨浓紧急召开会议。

    陈扬,秦林,罗峰,洛宁,轩辕雅丹还有叶紫清都一起参加了。

    沈墨浓说道:“我们在乌干沙漠里通过卫星扫描锁定,发现了白易航的踪迹。白易航还是在这附近徘徊,只怕等我们一走,他就会卷土重来。”

    陈扬等人吃了一惊。

    罗峰说道:“可以锁定他吗?既然他出现了,我们便杀了他,也好就此事做个了结。”

    沈墨浓说道:“大致方位可以锁定。”

    陈扬说道:“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咱们就立刻行动吧。”

    “等一等!”罗峰说道:“既然是在沙漠里,那么雅丹弟妹和紫清就不能进去。去了也受不了里面的气候,更会影响行动的便捷。那也就没办法抓住白易航了。”

    陈扬微微一怔。

    秦林说道:“大哥的意思是,让雅丹和紫清小嫂子留下来,对不对?”

    “沈墨浓也留下来。”罗峰说道:“而且,我还担心这里面会有什么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