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峰能够想象,叶紫清此刻肯定是在校园里。

    那阳光与校园的树荫结合在一起,那是一种非常青春而且令人向往的气息。

    这是罗峰从来不敢想象的生活,也是未曾体验过的生活。

    现在的社会,也有这样一种论调,说是上大学没有用。也确实,很多普通的大学生出来之后,面对毕业,面对社会上的工作,没有一点的优势。

    还不如一个十五岁出来做学徒的人,学徒经过这几年的积累,已经成为了师傅。大学生还是大学生。

    这样一想,是让人心酸。

    但是,学徒也不过是提前体验了心酸而已。大学生若是肯放下身段,几年之后,一样可以成为精英。

    大学生比学徒多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眼界。

    大学里,学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个人的教养,修养,以及那些在大学里与室友,同学的情谊。一起通宵,一起喝酒的情谊。

    还有,那出了大学就体会不到的纯真爱情。

    那才是令大学生一辈子难忘的记忆。

    当然,也会有说有些大学生出来之后,依然是没有教养,修养等等。但,有教养和有修养的毕竟还是占了大多数。

    再多的辛苦,勤劳,很多时候都抵不上两个字。不是选择,而是眼界,有了眼界,才能选择。

    一个在燕京城长大的小孩,会比一个从山沟里出来的大学生的眼界要高。这是起点的不同!

    一个城市里长大的小孩和乡里的小孩穿一样的衣服,站在一起,但就是能区分出孩子的不同来。

    穷人家的孩子,穷的不仅仅是物质上。更可怕的穷是骨子里的穷,一个聪明的家长在教育小孩的时候,会教育他分享,施予,这样虽然会吃亏,但却能得到人的认可。不是说,每个人都是朋友,但别人会在有什么好事,或是生意的时候,想到让你来赚一比。因为人家知道,你懂得施予,你会回报。

    如果你是那种锱铢必较的人,谁会愿意把好事给你呢?

    且说此时,叶紫清接到罗峰的电话,又是高兴,又是意外。“罗峰哥哥,你怎么会有空给我电话呢?”

    罗峰微微一笑,说道:“紫清,你有时间吗?”

    “啊?时间,你要干什么呀?”叶紫清问。

    罗峰说道:“我马上和我的两个兄弟,还有二弟妹一起,我跟你说过的,你知道他们吧。”

    “我知道呀!”叶紫清说道。

    罗峰说道:“我们要去宁南省天雄市那边处理一些事情,时间也很宽裕,所以想问你,要不要一起来玩一趟。”

    “啊,那太好了。”叶紫清欢喜无比。不过她马上就有些懊恼,说道:“可是罗峰哥哥,我昨天才去应聘了一家餐厅,要去做两个月的短工呢。我想锻炼下自己,这样以后出来,找工作时就会得心应手一些。”

    罗峰微微皱眉,他说道:“你想工作,想去哪里我都可以给你安排,你不用担心这些的。更不要去什么餐厅做服务员。”

    “啊?是不是我这样会给你丢脸呀?”叶紫清担心。

    罗峰说道:“不会,你做什么都不会给我丢脸。但是我不想让你吃苦!”

    叶紫清说道“我知道罗峰哥哥你很有钱,但我还是想靠我自己呀,我不想做你的寄生虫呢。”

    罗峰说道:“傻丫头,别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样,你要不要来?”

    叶紫清犹豫了一会后,说道:“我要来。”

    罗峰一笑,说道:“那你的短工怎么办?”

    叶紫清说道:“我做一个水果拼盘送给那位应聘我的领班,然后跟她道歉。”

    “真是个有礼貌的傻丫头。那你尽快出发,直接乘坐航班到宁南省,我在哪里等你。到了就给我打电话。”罗峰说道。

    “好嘞!”叶紫清欢喜的说道。

    聊完电话之后,罗峰才回来与大家汇合。

    接着,众人找了一家餐厅坐下来吃饭。

    这家餐厅是做什么焖锅的,几样肉类,素食焖在锅里,放上特殊的酱料,味道很是不错。

    陈扬的兴致很好,要求喝酒。

    轩辕雅丹便马上让服务员拿了上好的五粮液过来。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二嫂,你真贤惠呀。”

    轩辕雅丹微微一笑,说道:“我要是不贤惠一点,怕被我们家林哥给嫌弃呀。万一他像你这个家伙一样去找那么多老婆,到时候我上哪里哭去啊!”

    陈扬立刻就苦了脸,他冲秦林说道:“二哥,你这是在我背后怎么夸奖我的啊!”

    秦林哈哈一笑,说道:“我就是跟你嫂子说,你看我多好,永远就你一个老婆。哪像三弟那个家伙,花心大萝卜,老婆多的他自己都数不过来。”

    “也没有多少啊,哪有数不过来。一个手的手指头都能掰过来。”陈扬叫起撞天屈来。

    轩辕雅丹哼了一声,道:“你就是个用情不专的花心大萝卜,以后绝对不许再花心了。不然我敲你的脑袋。”

    陈扬说道:“二哥,你真是害惨我了。”

    罗峰和陈扬是坐一块的,他笑笑,说道:“二妹,你也不能怪三弟。他的性子是如此,修道之人,一旦压抑自己的本性和痛快,那就什么都做不成了。”

    轩辕雅丹说道:“还好咱们林哥,没有这个本性啊!”

    罗峰微微一笑。

    酒上来了,菜也焖好了。大家便开始大快朵颐。

    陈扬三人的酒性很高,一共喝了三瓶五粮液。

    最后,罗峰脸儿红通通的,他已经微微的有了些熏意。他说道:“我和小叶之间 ,其实我想过很多。我知道,她不像二妹你,本身就是轩辕族的人。她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也是最纯净的女孩子。我的世界和她的世界,根本就是两个世界。所以,我想过放弃,也让她放弃。但是我没想到,在她瘦弱的身躯里,会有那么坚强的力量。她拿了一把刀在我面前,她说她想的很清楚,此生不悔。如果不能跟我在一起,她就去死。后来,她真的将她的脉搏割开了,我看到那殷红的鲜血时,便就知道,这一辈子,我都不能辜负她。”

    叶紫清自杀,不是因为被抛弃。而是因为,她知道罗峰的顾虑,她是在表决心。她的决心是惨烈的,是一往无前的。所以罗峰最后动容了。

    陈扬也有些动情,他说道:“紫清嫂子虽然比我小,但她永远都是我最尊敬的嫂子。”他说完之后马上又道:“啊,不对,二嫂也是我非常非常尊敬的。”

    轩辕雅丹噗嗤一笑,说道:“你话都说出口了,补不回来了。”她接着又道:“不过,我也挺佩服紫清嫂子的,至少,我是没有她的那种勇气的。”

    罗峰一笑,他说道:“干杯,我今天很开心。应该说,我这几个月都很开心。”他顿了顿,说道:“我以前经常会憎恨这个老天,我觉得老天对我很不公平。让我从小就要遭受那么多常人想象不到的苦难,磨难。但是在有了你们这些兄弟,有了紫清之后,我才明白,原来老天将好的东西给我放在了后面。现在对于我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比你们这些兄弟,还有紫清来得重要了。”

    “干杯!”众人举杯干了一杯。

    陈扬接着也颇为感慨。

    反正男人就是这个臭毛病,一旦酒喝多了,一群兄弟在一起就跟疯子似的。掏心窝子的话说不完,又哭又笑的。

    陈扬说道:“我从小就是被我师父养大,十几岁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就被丢到了非洲那边。天天枪林弹雨,不过我挺开心的,我觉得天地很大,我觉得我无拘无束,毫无牵挂。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我原来也是有父母的,我还有一个弟弟。可是,我的父亲却杀了我的母亲。我父亲不杀我,仅仅是因为杀子不祥。而我的弟弟却在我父亲那里得到了最大的关爱。我父亲觉得我就是个贱种,根本不该存活在这世上。我生来就是要比我那所谓的弟弟低贱一百一千倍。老子不服!”

    陈扬忽然一拍桌子。

    还好这里是包厢,并不会惊动其他人。

    所以轩辕雅丹不用去安抚客人,她隐隐听过陈扬一些事。但现在听陈扬亲口说来,她还是觉得非常的动容。

    轩辕雅丹觉得自己与罗峰和陈扬相比,她是无比幸福的。而且,秦林跟他们比起来,也是幸福的。

    陈扬接着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站了起来,红着眼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将陈亦寒踩在我脚下,我要告诉陈天涯,你悉心栽培,宠爱无比的儿子,在老子面前,就是一堆烂泥。老子不用你教,一样不会比你们任何人差。”

    这是陈扬内心深处的傲与不服,他很少表露出来。但他的确曾经是很受伤的,为什么同样是陈天涯的儿子,他就是要被看的这么低贱,而陈亦寒却是掌上宝贝。

    为什么?

    我生来就要比他差吗?

    “三弟,你一定可以的。你现在已经很优秀了。”轩辕雅丹眼眶微红,很肯定的说道。

    罗峰也说道:“三弟,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永远站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去面对。”

    陈扬便又大笑起来,说道:“高兴,我高兴啊!那些又算什么呢?他们不在乎我,我又岂会在乎他们,哈哈哈……”

    这当真是又哭又笑了,一群人,都成了疯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