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月喇嘛说道:“逆转反复,来来去去,总有尽时。请大家看最全!陈扬小贼,你与贫僧之间已经较量过数次了。每一次都被你逃走,但是这一次,你的气数已经是真正尽了。再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受死!”

    陈扬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自然知道印月喇嘛不是个喜欢胡吹大气的人。他这么说,那就证明他已经有了杀手锏。

    陈扬沉下了脸色。

    那后方的静宁四女中,首先米华就不爽了。她先道:“你这淫僧,好大的口气。上次让你侥幸逃脱,今日绝不再给你机会。”

    “四象剑阵!”静宁满脸凝重,大喝一声,说道。

    一瞬间,四口法剑被祭了出来。

    陈扬也不打算废话了,直接将这印月喇嘛给秒了,管他后招不后招的。

    于是陈扬也立刻祭出了轩辕剑!

    “造化剑诀,万剑归一!”陈扬闪电般施展出了他的绝杀之招。

    四象剑阵也已布成,四口法剑交织成了四道剑网。

    一时之间场中寒光闪烁,剑气纵横!

    陈扬的万剑归一最为强悍,猛烈贯射过去,无可阻挡!

    空气中被撕扯出层层火浪来!

    印月喇嘛一瞬间便被这强大的攻击火力所淹没。

    也是在这时,那海中再度起了变化。

    轰隆一声,浪花激起千层高。

    接着一庞大大物从海洋中升腾而起,轰!

    那怪物张开血盆大口,接着无穷的水剑喷射而出,直有万道水剑击杀过来。

    这水剑道道凶猛,便是将静宁四女的四象剑阵直接破坏了。

    也只有陈扬的万剑归一凶猛无比,便是闪电刺杀向了那怪物的头颅。

    那怪物咔嚓一声,血盆大口忽然闭合,却是咬住了陈扬的轩辕剑!

    咔嚓咔嚓,那怪物几下便将轩辕剑咬碎,最后一仰首,便是将轩辕剑的碎末给吞进了肚子里。陈扬不由暗叫糟糕!

    与此同时,静宁四女的四口法剑也被逼回到了她们的手中。

    陈扬再次体会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没有称手的法器。

    妈的个蛋的,从龙纹剑到音杀魔刀再到沥血未央剑,和这轩辕剑,全都被特么的毁了。

    要是老子手中是一元生灵剑,能受这种鸟气。

    陈扬迅速将绝仙剑也取了出来。虽然绝仙剑是拿来送给大哥的,但这时候在危机面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而这时候,众人也才看清那怪物。

    那怪物身子巨大,仔细一看,像是龙,又不是龙!

    乃是……蛟龙!

    陈扬便忽然就想起了百里不弃所说的蛟龙女妖。

    “哈哈……”陈扬大笑起来,他冲印月喇嘛说道:“我道是你为什么突然功力增进了,原来是与这蛟龙女妖修了密宗之法啊!印月,你的口味可真够重的。”

    印月喇嘛脸色微微一变。他却是没想到陈扬居然将一切猜得这么准确。他随后又冷冷说道:“肉身之事,本不必在意。你这小贼,今日还不受死?”

    那蛟龙也咆哮一声,这一咆哮,便让人觉得天摇地动了。

    一股腥风扑面而来。

    刘艳和那些船员都快站不稳了,连连后退。

    对于刘艳他们来说,这次的旅行也太特别了。一桩桩神奇怪事出现在面前,俨然就是一副海上的童话历险记。什么巨蟒,蛟龙,飞剑,特么的居然都出现了。

    陈扬的脑筋无疑是转得极快,他在说话的同时已经与绝仙剑融合在了一起。

    陈扬冲那蛟龙道:“你这女妖,难道忘了人皇对你的教诲。人皇仁慈,放你一马,你居然又敢出来作乱?”

    “吼!”那蛟龙大怒,忽然便张开嘴说话了。“该死的小贼,居然敢嘲笑本座?”

    陈扬脸色一沉。

    印月喇嘛说道:“大人,这小贼一张利嘴着实可恨。还请大人将这小贼擒下,小僧便要用一百种凌厉的法子来折磨这小贼。”

    蛟龙点点头,它的身子还在海水里,但是头部却能高于甲板。这家伙在水中也算是绝对的庞然巨物了。

    陈扬不敢大意,他立刻催运绝仙剑!

    立刻,绝仙剑上毒气滚动。

    陈扬暗想,有本事你再咬,即便你是如此修为,中了绝仙剑的毒,还是死路一条。

    “造化剑诀,万剑归一!”陈扬再度施展出了这一招绝杀之招。

    瞬间,漫天的剑光犹如天灾压顶!

    再一瞬间,所有剑光被神奇的收缩成了一道剑光!

    绝仙巨剑形成,便是朝那蛟龙激射而去。

    蛟龙见状,立刻感受到了其中的危险。它猛吐一口水剑!

    这一口水剑也是巨大无比!

    水剑与绝仙剑撞击在一起,绝仙剑的剧毒瞬间将那水剑染成了黑色。

    这些水便也是剧毒无比,碰也不能碰。

    水剑立刻被瓦解,再度朝着那蛟龙射杀过去。

    蛟龙吃了一惊,这蛟龙可不傻,它深知陈扬这口剑的厉害。

    于是蛟龙迅速后退,接着巨尾一扬,一股飓风彪射出来。那巨尾便撞击向了绝仙剑。

    砰的一声!

    蛟龙厉害无比,巨尾扫中剑身,绝仙剑的力量用尽,便只能被击溃,并飞回到了陈扬的手中。

    蛟龙的尾巴上出现黑气,但是蛟龙并未破皮,所以并无大碍。

    这蛟龙再一震,将尾巴上的金色龙鳞震掉几枚出去。这几枚龙鳞已经被绝仙剑腐蚀了。

    这一震,正好将绝仙剑的剧毒完全化解了。

    蛟龙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剑毒到了这个地步。

    陈扬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女妖,不想毁了千年道行,最好立刻离去。不然的话,我便将这绝仙剑中的毒煞放出,看你如何抵挡。”

    “这小贼又在诳人!”印月喇嘛说道:“大人,他若真有毒煞,早便放了。何必还要大人你退去?”

    陈扬说道:“印月,这你就不懂了。毒煞乃是绝仙剑之根本,一旦放出去,这剑就废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才不会放出来。但你不要以为,我是怕了你们。你以为,你有奇遇便可转败为胜?告诉你,我得绝仙剑,你再过来让我杀你,这才是真正的天意。”

    那蛟龙眼中阴晴不定。

    它确实是有些忌惮绝仙剑了。

    而其实,陈扬哪里有什么毒煞,纯粹说出来骗人的。

    蛟龙现在确实不想趟这个浑水了,她与印月双修之后,是有些许的感情。这举手之劳愿意帮忙,但是危急生命,那么印月喇嘛就不值一提了。

    可蛟龙又有些放不下面子,这么走好像太丢脸了。

    印月喇嘛脸色大变,他预感到这么下去,小命真的会玩完。

    印月喇嘛立刻大喝一声,撤!

    蛟龙见这喇嘛都要撤走了,她自然不会犹豫。转身就跑!

    印月喇嘛身形一闪,便虚空穿梭出了百米之外。

    陈扬这时候连续发出两次大绝杀,法力消耗得厉害。其实他都没本事再发一次万剑归一了。一切都不过是虚张声势!

    这印月喇嘛要走,他自然不拦着。而静宁四女却是没本事拦着,所以也只能看着印月喇嘛逃去。

    那印月喇嘛和蛟龙出现在百米之外,印月喇嘛骑在了蛟龙的身上。

    蛟龙入海,那是陈扬这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

    陈扬长长松了一口气。

    静宁四女暗觉可惜,同时她们也是佩服陈扬再一次化解了这次的危机。

    事实上,若不是绝仙剑的奇妙,那么这一次,众人还真是死定了。

    往往事情就是这么的奇妙。

    如果印月喇嘛在陈扬未取得绝仙家之前过来,那陈扬就是回天乏术了。

    陈扬也着实体会到了绝仙剑的威力了。

    这蛟龙修为深厚,吐水成剑,法力深厚无比。只怕蛟龙修为犹在那阴阳紫电双蛇之上。不过可惜,属性相克。绝仙剑的毒对阴阳紫电双蛇无效。但是绝仙剑却能伤害到蛟龙。

    不过此时,一名船员忽然惊恐的大声道:“不好,它们又回来了。”

    陈扬一众人马上看去。

    果然就在不远处,那蛟龙驮着印月喇嘛居然去而复返了。

    “我靠!”陈扬暗骂一声。他现在法力大损,完全没办法打了。这蛟龙怎么特么的又回来了?

    这一回来可怎么抵挡?

    陈扬这一众人的心情在这一瞬间觉得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啊!

    纪芸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他们是来送死了,陈扬,你便就放了毒煞,看他们怎么着。”

    陈扬不由想要仰天长叹,这小妮子的智商真是感人啊!

    静宁虽然知道陈扬已经是外强中干了,但她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那蛟龙与印月喇嘛很快就过来了,印月喇嘛跃上了甲板。

    “我靠,印月,你是找死是不是?”陈扬色厉内荏的说道。同时,他虚张声势的祭出了绝仙剑。

    印月喇嘛的脸色极其难看,他却是警戒的看向陈扬,也不说话。

    “咦!”陈扬立刻感觉到不对劲。他看向那蛟龙,那蛟龙也是垂头丧气。

    便在这时,那甲板下方升出六道水柱来!

    接着,六个人鱼出现在了水柱上面。

    陈扬定睛看去,来人之中有两个老熟人,那正是铁生和四皇子百里不弃。

    而这六人中,为首的一人威严不凡,身子蕴含了真龙之气。

    这个人穿一身明黄色的巨蟒袍子。

    那衣衫在水中浸染,却依然是干的。

    水在其上,却不沾染,这也说明了巨蟒袍子的不凡之处。

    陈扬不用猜便知道,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