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沉声道:“前辈请说。 ”

    母蛇头格格一笑,她说道:“你身后这几人,中了我们的本体毒气,全部都快要死了。但是,我要你亲手杀一人。只要你杀一人,我便给他们解毒,并将绝仙剑也给你。”

    陈扬不由愣了一愣。

    刘艳等人也愣住了。

    谁也没想到,母蛇头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陈扬几乎想也没想,他说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母蛇头格格笑着说道:“杀人便是救人,杀人便成了功德。舍一人而成全大家,有什么不好的?少年郎,你在坚持着什么?”

    陈扬说道:“我从不杀朋友。而且,你摆明了是在耍我。”

    母蛇头说道:“我说话一向都是说到做到,只要你肯杀一人,我绝对不会食言。如有食言,天诛地灭。”

    这句话的誓言就有些重了。

    陈扬呆了一呆。

    便也在这时,那熊伯微弱的说道:“陈扬小哥儿,我老头子已经是命不久矣的人了。你杀了我,成全大家吧。也是正好,我可以去陪我那帮兄弟们了。”

    母蛇头跟着说道:“没错,这个老家伙的肉身已经不行了,杀了他,正好。”

    此时,就连刘艳,静宁四女都觉得,杀熊伯是最好的选择了。

    熊伯也说道:“是啊,陈扬小哥儿,我来到这里,已经没有遗憾了。如果我的死能救大家,这是我的莫大功德啊!”

    陈扬却是不为所动,他也不理会熊伯,他冲那母蛇头说道:“晚辈不想多生事端,更不想冒犯前辈。但现在看来,却也是不得不冒犯了。得罪了!”

    他说完之后,便祭出了那轩辕剑。

    那母蛇头立刻大笑起来,她笑声中充满了轻蔑的意味。“少年郎,你大概是自恃有些本事,所以才敢在我们面前这么的刚正不阿,这么的有底气吧?”

    陈扬眼神一寒,也不废话。

    随后,他直接施展造化剑诀!

    造化剑诀,万剑归一!

    陈扬出手便不容情,也不打算客气了。

    这一下,陈扬是存了杀死对方的心思了。

    那万千剑光在空中闪现,形成了恐怖的剑网!

    接着,又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大手将那剑网收缩成了一道剑光!

    便在这时,那轩辕剑形成了巨剑,便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刺向了母蛇头。

    母蛇头与公蛇头马上就感觉到了陈扬这万剑归一的厉害。两头蛇眼光交换,忽然互相缠绕,朝天吐信。

    一瞬间,这两头蛇脑部上电光大放。

    隐隐的,上空雷霆闪动。

    接着,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那公蛇头张开大嘴,将那闪电吞噬进去。

    而母蛇头却猛然张嘴,便是吐出一道雷霆电蛇出来。

    那电蛇就如一条巨蟒一般,猛然出现,并且张牙舞爪。

    轰的一声!

    那电蛇与陈扬的轩辕剑撞击在一起。

    刹那之间,轩辕剑身上的所有力量都被电流击溃。

    陈扬一伸手,立刻将那轩辕剑召了回来。

    轩辕剑的剑身上传递出巨大的余电朝陈扬手臂上流窜而去。陈扬身子一震,便将这电流化解。

    而那电蛇却还存在,那电蛇将陈扬的万剑归一击溃之后,继续朝着陈扬袭杀过来。

    来势凶猛!

    陈扬吃了一惊,那造化剑诀,万剑归一的绝杀之招他刚刚施展过。现在短时间内,无法再次施展。

    陈扬连续后退,危机之中,奋起残余法力再次驱出轩辕剑。

    轩辕剑贯射而出,再度与那电蛇撞击在一起。

    砰,电花四溅,如烟火绚烂。

    陈扬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那电蛇的电流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那电蛇的能量并不是在法力范畴之内,但是电蛇中的电流却是恐怖的。

    轩辕剑再度被击回到了陈扬的手上。

    陈扬再度伸手接剑,便在这时,那电蛇继续凶猛击杀过来。

    陈扬避无可避。

    轰的一声,在那电蛇吞没陈扬之际,陈扬的身上盈出一层金光来。

    关键时刻,无量符印起了作用。

    陈扬顿时感到全身一震,整个身子蹬蹬蹬后退出十步来远。

    那电蛇在空中摇头摆尾一阵之后,又继续撞击过来。

    “轰!”

    陈扬身上再度盈出金光来。

    这一次,陈扬没有后退了。

    那电蛇经过了连续几次的攻击,此刻力量已经大大的减弱了。

    电蛇之后再次对陈扬发动攻击。

    轰!

    这一次,电蛇彻底被无量符印的金光给完全化解了。

    那电蛇在空中被打得电火四溅,最后灰飞烟灭。

    陈扬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他现在感觉内腑隐隐疼痛,法力消耗也很大。

    可刚才的电蛇不过是这阴阳紫电双蛇发出的一招杀招而已。

    “咯咯!”母蛇头笑了起来,说道:“少年郎,你身上的秘密还真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也多。不过,我看你身上的符印好像力量已经用尽了,若是我们再发一记阴阳紫电斩,你岂不是死定了?”

    陈扬心头焦躁起来,他看了一眼静宁四女,还有熊伯以及刘艳。他们的脸色越发差了。熊伯俨然已经是气若游丝了,而刘艳也只好上一点。

    倒是静宁四女的情况稍微强上一些。

    母蛇头继续说道:“你看,这老头已经快要死了,你给他补上一刀,岂不是解脱他?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你还不动手吗?再不动手,他若是自己死了,那可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

    熊伯颤抖的说道:“小哥儿,动手吧,求你!”

    陈扬的身子也颤抖起来。

    他知道,眼下最正确的选择的确是杀了熊伯。就算没有这母蛇头的挑唆,就算是为了熊伯好,他也应该将熊伯杀了算了,也真是为熊伯解脱了。

    静宁四女和刘艳也辛苦而艰难的看着陈扬,希望陈扬能够杀了熊伯。

    她们都不认为,此刻杀熊伯是残忍的事情。

    那是解脱熊伯,也是救助大家。

    “怎么样,少年郎?难道我这个条件还不够好吗?”母蛇头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男儿郎,风流本性,所以我就让你杀这个老头儿,这已经很为你考虑了。”

    “我不会杀的。”陈扬双眼陷入血红,他说道:“今天,就算全部都死在这里,包括我自己。我也绝不会听你的,杀自己的同伴。你嘴上说的好听,根本就是想要毁灭我的道心。”

    母蛇头和公蛇头的眼中闪过微微的讶异之色。

    公蛇头哈哈一笑,他突然说道:“好一个自私的小贼,你嘴上说的大仁大义,不愿意杀害同伴求生。实际上,还不是为了坚持你自己的私欲和道心。你害怕道心受损,所以连全部的人都可以牺牲。你明知道将那老头杀了是正确的,但你偏偏不做。这不是你的大爱,而是你的自私。“

    陈扬咬牙,他说道:“人性本就自私,我亦未说过我是伟大的。”

    母蛇头的语音也就森冷了下去,她说道:“那好,你既然想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死,那我们就成全你。”

    陈扬回头看向静宁,静宁的眼神很复杂。

    她有些明白陈扬为什么始终不肯动手了。因为那是陈扬的坚持和原则,为了这个原则,他宁愿全部的人都死,但他不会去屈服。

    这是陈扬的伟大,也是陈扬的自私。

    修道之人,本就都有一份执着。

    刘艳痛苦不堪的说道:“陈扬先生,你为什么不肯?救救我呀!”

    陈扬的目光又到了熊伯身上,熊伯目光呆滞,突然一口黑血吐出,居然就此……死亡了。

    “你看看,少年郎,即使你不杀他,他也活不了了。”母蛇头说道:“你本来可以救大家的,但是,你却选择了不!”

    “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母蛇头继续说道:“你看,这个小姑娘也很虚弱了。”它朝刘艳努了努嘴,说道:“你杀了她,我的条件还是继续。”

    刘艳听完这话,不由娇躯巨颤。

    她又惊恐的看向了陈扬。

    她突然发现这真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刚才她有些恨陈扬为什么就是不肯杀熊伯。

    但现在,她却希望陈扬不要杀自己。

    当事情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那感觉是如此的不同啊!

    陈扬眼中冒火,他凝视母蛇头和公蛇头,道:“今日,我杀不了你们,也救不了我的同伴。但是……”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说道:“今日之仇,他日必百倍返还,你们记住,这是我陈扬说的。”

    他说完,转身就对静宁说道:“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们。我也带不走你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活着逃出去,然后将来为你们报仇!”

    静宁看向陈扬。

    纪芸三女也看向陈扬,刘艳更是看向陈扬。

    那纪芸痛苦的说道:“你就杀了这女人,我们岂不是全部都得救了?杀一人而救我们大家,这不是很好吗?”

    静宁面色苍白,她看了一眼纪芸,说道:“师妹,你怎么这么傻?你以为他将刘艳杀了,这双蛇就真的会放过我们,会将绝仙剑给他吗?”

    “双蛇都已经发誓了。”米华说道:“为什么不能信?至少该试一试。”

    “若是我要将你杀了,然后救其他人,你愿意吗?”陈扬忽然看向米华,问。

    米华不由呆了一呆。

    米华忽然才明白,当事情经历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那三个字我愿意是那么的难以的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