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字法宝,乃是印月喇嘛在小命运书中的得到的。 此道字,蕴含了天地五行之变化。

    道这个字是极其深奥,孕育了无限奥义的存在。

    修道人修的是道,人类走的路是道路。说的理是道理,讲的德是道德。

    千法万法,都在一个道字之中。而印月喇嘛的这个道字便是将所有的磁场万法归一了。在这个道字的覆盖之内,谁也不能更改道字的规则。

    当然,不管是什么规则,只要有人能够拥有大神通,便能跳出规则,改变规则。

    不过显然,以印月喇嘛的修为,也还没有本事改变这道字的规则。

    所以,印月喇嘛也无法运用脑域之外的磁场力量了。

    此时此刻,道字已经将整个游艇覆盖住了。

    道字覆盖之后,磁场法力无法运用。这种情况对静宁四女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但这一招却是无法对付那些人鱼,因为人鱼们修炼的是他们的长尾,他们却是没有法力的。他们用的就是肉身的力量。

    如果印月喇嘛在应对那些人鱼时使用了道字法宝,那才真是以己之短,迎敌之长。

    印月喇嘛此刻一剑在手,他环视四女,随后冷笑一声,说道:“道字法宝下,所有磁场法力失去效用。贫僧以武入道,以剑称圣,便是奉劝四位女施主,不要再负隅顽抗了。“

    “去!”静宁四女同时再次发出手中之中。

    四口法剑疯狂卷杀向了印月喇嘛。

    印月喇嘛身形左闪又突,同时剑一挑,便将其中一口法剑挑飞。又将剑一转,一招蛟龙吸水再次将一口法剑绞飞出去。

    最后,印月喇嘛身子一转,长剑一扫,却是青龙摆尾。

    最后两口法剑也被他挑飞出去。

    此刻的四口法剑失去了磁场法力的帮助,根本不能对印月喇嘛起到任何作用。

    随后,那四口剑回到了静宁四女的手中。

    静宁四女也察觉到,眼下依靠法力是不可能对付印月喇嘛了。这印月喇嘛的武道修为太高了。

    “嘿!”静宁沉喝一声,身子朝前一闪,接着一剑猛地刺向印月喇嘛的咽喉。

    这一剑,静宁刺得快准狠。

    剑生风雷,杀意凌厉。

    纪芸三女也同时出手。

    印月喇嘛突然朝前一窜,却是朝着静宁的肋下窜去。

    印月喇嘛猫着腰,形如鬼魅,快得不可思议。

    静宁身子横移一尺,剑势一摆,寒光便如匹练斩向印月喇嘛的头颅。

    印月喇嘛身子忽然提溜一转,就跟陀螺似的,直接避开了静宁的这一剑。

    同时,印月喇嘛已经来到了静宁的身后。这时候,印月喇嘛出手如闪电,一掌劈在了静宁的背上。

    静宁闪避不及,整个人摔飞出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猛吐一口鲜血。

    这一下,静宁受伤不轻。

    印月喇嘛本可以一剑杀了静宁,但他现在要汲取这些女人的元阴,以此来壮大他自身的修为。所以他不会下死手!

    印月喇嘛以武入道,武道修为强悍绝伦。

    静宁四女虽然也将自身修成了琉璃玉身,她们的力量未必比印月喇嘛差多少。但是轮到实战能力,剑术造诣,那就差了印月喇嘛太多了。

    纪芸三女立刻攻杀过来。

    印月喇嘛身子一闪,他不退反进,反而先攻杀向了纪芸。

    纪芸大吃一惊,她察觉到印月喇嘛的剑芒已经到达了她的心脏位置。她无奈之下,只有后退。

    她一退,印月喇嘛一猫腰,随后身子提溜一转,龙血剑却是绕着他的身子,猛烈格杀向了米华和梅兰。

    这一下的变化实在太过神出鬼没,让人始料不及了。

    米华和梅兰不得已,只能后退。

    这样的剑意让人丧胆,慌乱间,两女也只想到了后退。

    便在这时,印月喇嘛猛然窜起,如龙升天。

    “砰砰!”印月喇嘛两掌击出,分别击在了两女的前胸上。

    两女立刻摔飞出去,倒在地上,猛吐一口鲜血。

    很快,场中就只剩下纪芸安然无恙了。

    纪芸眼中带着惊恐之色看着印月喇嘛。

    “女施主,你还要跟贫僧比下去吗?”印月喇嘛一手持剑,却同时淡声问道。

    纪芸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印月喇嘛淡淡说道:“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贫僧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你们四人的修为已然到达了太虚重天之境。你们的身体是琉璃玉身,元阴乃是纯净的阴面能量。你们的身体,对于密宗之法来说,无一不是宝贝。贫僧便要将你们收作贫僧的奴隶,至此之后,夜夜欢好,直到将你们的身体元阴与精气榨干,如此才作罢休。”

    “无耻!”纪芸颤抖着说道。

    静宁三女听到印月喇嘛说的如此残酷,她们也不禁骇然失色。

    纪芸说道:“你也是出家人,怎可如此荒淫无道?这等事情,即便是邪修也不屑于作。”

    “阿弥陀佛!”印月喇嘛说道:“贫僧出生密宗,密宗之法,便讲究阴阳生万物。你们对于贫僧来说,乃是灵丹,乃是妙药。贫僧不过是物尽其用罢了。”

    纪芸说道:“你这淫僧,我与你拼了。”她随后一咬银牙,大吼一声,接着拼尽全身力量,一剑如雷霆电光朝印月喇嘛的头颅斩去。

    印月喇嘛身子一晃,便避开了纪芸这一剑。

    印月喇嘛淡淡说道:“女施主,你这一剑的力量不小,但是你没有精神奥义在里面。不过是蛮牛之力罢了。”

    纪芸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剑术修为在印月喇嘛的面前,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罢了。

    印月喇嘛又说道:“贫僧的剑术,自出道以来,从未遇见过敌手。今日这游艇之上,已然全部被道字规则所改变。只要是没人能突破道字规则,便也就无人能救你们。贫僧想着,那些人鱼是不可能救你们的。而陈扬已经死了,而陈扬即便不死,他也改变不了道字规则。如今,你们已经伏诛。他即使死而复生,来了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纪芸却不说话,随后又猛地刺出一剑。

    “剑不是要狠准稳就行,而是胆识与力量,精神与奥义!”印月喇嘛说道:“剑还未至,先已破敌胆,这才是剑术!”

    便在这时,印月喇嘛忽然一剑格开了纪芸的剑,随后反手一挑,便将纪芸手中之剑挑飞出去。

    刹那之间,印月喇嘛的剑如惊鸿一般,直接到达了纪芸的咽喉处。

    “这才是剑术,懂吗?”印月喇嘛冷冷说道。

    纪芸只觉全身冰凉,一动也不能动。

    这套房里发生的一切,那些船员其实是知道一些动静的。

    但他们也都知道,这是神仙打架,他们还是不要参与其中的好。所以也就都装作不知道了,谁也不去问。

    而刘艳却是已经入睡了,是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再则,即使她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甚至还要将自己搭进去。

    “你也躺下吧。”印月喇嘛一掌将纪芸拍倒在地。

    纪芸便觉浑身血液凝固,无法动弹。

    静宁四女,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只能等待这喇嘛的恶心了。

    印月喇嘛也将那龙血剑收进了戒须弥里。

    随后,他便第一个走向了静宁。

    “你要干什么?”静宁眼中闪过惊恐之意,她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便是不寒而栗。

    印月喇嘛微微一笑,说道:“贫僧便要与女施主修那欢喜之佛,此乃莫大功德,女施主只需欣然接受便好。”

    “你别过来。”静宁声音战栗着说道:“你若再过来,我便自裁于此。”

    印月喇嘛说道:“即便你死了,你的元阴和法力也不会短时间内消失,这并不影响贫僧的修行。”

    “你……”静宁当真是欲哭无泪了。

    印月喇嘛来到了静宁的面前,他蹲了下来,随后便将静宁抱起,然后将她抱到了那宽大的床上。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静宁嘶吼着,但是她的力量虚弱到了极点,根本无法撼动印月喇嘛。

    印月喇嘛始终没有将道字法宝收了。那是因为,他需要将磁场力量控制住。

    这几个女人,只要运用不了磁场力量,那便是他手中的羔羊。

    印月喇嘛让静宁平躺在了床上,随后,他手中出现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这里面的药叫做欢喜散,乃是在黑公羊发情的时候,汲取它们的体液,然后又混合了几种草药炼制而成。”印月喇嘛微笑着说道:“别看你们几位都是琉璃玉身,有大修为在。但是即便是你们,只要闻了这欢喜散,即便你们是贞节烈女,也会随时变成荡妇浪娃!”

    印月喇嘛随后便手中一抖,便将那欢喜散在空中撒开。

    立刻,这房间里便弥漫出了一种奇奇怪怪的香味儿。

    “今天,贫僧定会与四位女施主将这密宗之法参悟彻底。”印月喇嘛说道:“四位女施主,你们赐予贫僧的大功德,贫僧也必定没齿难忘。”

    印月喇嘛说完之后,伸手便欲去解静宁的衣扣。

    “不要……”静宁屈辱到了极点,泪水直流。

    这一瞬,她是多么的希望会有奇迹发生啊!

    但是,真的会有奇迹吗?

    便也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来。

    “印月,你也算是密宗祖师,一代宗师。如此卑鄙行径之事,你也能说得如此道貌岸然,佩服佩服!”

    这个声音,赫然就是……陈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