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杀人灭口这种事,陈扬还是不想干的。之前杀那些喇嘛,是因为知道那些喇嘛作恶多端,天理难容。但眼下这赵马山自身也是个苦命人,虽然也害过人,但总是情有可原。即使要杀,陈扬也不想自己来杀。

    但是若将这赵马山就此放走,那么这定海珠落入自己手中的事情,最后可能就会被人皇宫的人知道。

    这是个难题啊!

    陈扬思索半晌后,忽然又想到了一个事情。

    这定海珠里面肯定有某些精神印记,如果自己不将其消除的话,就算赵马山被自己杀了。那么人皇宫的人也能够找来。

    可如果自己将这精神印记消除了,那么即使赵马山不死,他们也很难追杀过来。自己只要先将赵马山打晕,这就可以了。

    陈扬马上就打定了主意。

    他随后便准备将赵马山敲晕,这时候,静宁去而复返,她走上前来,疑惑的道:“你要杀它?”

    陈扬微微一怔,他看了静宁一眼,说道:“杀它干什么,只是将它敲晕而已。”

    “为什么要敲晕它?”静宁更加奇怪。

    陈扬说道:“待会再跟你说。”随后,他便将那赵马山敲晕,接着将赵马山丢进了海域之中。

    “去我房里谈。”陈扬说道。

    静宁马上戒备的说道:“你想干嘛?”

    “我靠!”陈扬说道:“你这什么眼神?你当我什么人啊,以为我要怎么你呀?”

    静宁脸蛋一红,说道:“那干嘛在这里不可以说,非要去房里才说。”

    陈扬说道:“不来拉倒。”

    随后,陈扬便回了自个的卧室。静宁好奇,自然还是跟了过去。

    在陈扬的卧室里,他掏出了定海珠,说道:“这是我从那怪鱼的嘴里弄出来的东西,叫做定海珠,你看看。”

    静宁疑惑的接过定海珠,接着,她便以法力侵入定海珠。

    片刻之后,静宁脸色大变,道:“竟然如此神奇造化?”

    陈扬说道:“这定海珠乃是海底一座人皇宫里流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静宁问。

    陈扬说道:“我读取了那怪鱼的记忆。”

    “这么说,海洋之中,的确还有这种高智慧,高法力的人类了?”静宁说道。

    陈扬说道:“没错。”他顿了顿,道:“咱们现在是在这茫茫大海之中,这海域之中,咱们真跟人皇宫斗起来,只怕是要吃大亏。所以我得先将定海珠里的印记抹去,如此一来,他们便也难以找寻过来。”

    静宁说道:“绝世珍宝,见者有份,你不会想独吞吧?”

    陈扬愣了一愣,说道:“你也想要?”

    静宁说道:“这等珍宝,我见了岂能不要?”

    陈扬说道:“那是我先发现的。”

    静宁说道:“所以你就想独吞?”

    陈扬顿时有些蛋疼,他说道:“独吞好像也不太好,这样吧,我将定海珠的印记抹掉。然后,定海珠给你。但是之后,我们到了东莱岛,对那东莱岛上的剑,你们不能再跟我抢了,怎么样?”

    静宁微微怪异的看了一眼陈扬,她说道:“那没问题,不过如果你找不到那口剑,你也不能再要回定海珠。”

    陈扬说道:“我岂是那种小气之人,找不到便是我的命。”

    静宁说道:“那好,只要你给我定海珠,我们四姐妹便帮你寻剑。”

    陈扬愉快的一笑,说道:“成交。”

    “不过,这定海珠可是绝世珍宝,你可想好了,你真愿意给我?”静宁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陈扬说道:“你就别再继续说了,万一我真后悔,那你就哭吧。”

    静宁的眼神显得有些复杂。

    陈扬又说道:“你给我护法,我来抹去其印记。”

    静宁点头。

    陈扬便在床上盘膝而坐。

    之后,陈扬再次以**力侵入到了定海珠之中。

    他的法力拧成了一股绳。

    进入到定海珠之后,陈扬的感觉便是进入到了一片无边无垠的海域之中。

    在那海域的中央,有个巨大的铁塔撑天而起,与天际相连!

    那海域之中波涛汹涌,而巨大铁塔则镇压住了整个海域。

    “好神奇的定海珠!”陈扬暗道:“这里面却是自成了一片天地,却不知道,这定海珠到底还有什么其他的妙用。”

    陈扬试探了几次,他没有发现这定海珠里有任何精神印记。

    而且,这里面太广阔了。

    陈扬的法力也探不了多远。

    好半晌后,陈扬无功而返。

    他睁开眼睛对静宁说道:“这定海珠里面广阔无垠,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精神印记。”

    静宁说道:“也许这宝物还未被人掌控住。”

    陈扬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宝物到底具体是怎么用的,说不定这宝物对人皇宫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必须提醒你,你拿了这定海珠,也许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

    “你该不是反悔了吧?”静宁脸色古怪。

    陈扬郑重说道:“我先前还没太了解定海珠,所以答应了你。但是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不会反悔。只不过,我是要提醒你。这东西也许对我们没用,对人皇宫来说是关键的东西。你要慎之!”

    “我知道。”静宁说道。

    陈扬当下便将定海珠交给了静宁。

    静宁接过,说道:“那我可拿走了。”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拿走吧。”

    静宁当下便拿了定海珠离开了陈扬的房间。

    她自然是第一时间和其余三位师妹相聚。

    就在她们的房间里,静宁将今天的事情说了。自然,她不会说她被陈扬强吻的事情,她只是说了定海珠的神奇,最后又拿出了定海珠。

    纪芸她们好奇无比,随后便一一感受了一番定海珠。

    定海珠到底有什么妙用,她们暂时还不清楚。可她们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定海珠珍贵无比。

    “这家伙居然真将定海珠给了我们,他这种卑鄙小人,还真让人有些看不透了。”梅兰如是说道。

    静宁也有些怔忪,在没和陈扬接触之前,她觉得陈扬就是个卑鄙小人。

    但与陈扬接触这几天,她能感受到陈扬心中的君子坦荡荡。她真的不太确定陈扬到底是个什么人了。

    大概,是他太会伪装了吧。

    最后静宁如是想。

    “好啦,我要回自己的房间好好观察一番这定海珠了,你们玩你们自己的。”最后,静宁如是说道。

    三女答应。

    这一夜,静宁细细研究定海珠。她除了感受到定海珠的宏大之外,其他的却是一无所获。

    静宁感觉到,小小的一颗定海珠里面,却是一片汪洋海域。

    这是很神奇的一片空间。

    到了半夜,静宁有些困了,便即入睡。那定海珠便到了她的戒须弥里存放着。而戒须弥就戴在她的手指上。

    可就在静宁刚有些睡意的时候,一股奇怪的声音突然飘入到了她的脑域之中。

    这奇怪的声音就像是和尚在念经。

    “招魂经!”静宁骇然失色,她立刻意识到有人在招她的魂。

    一旦魂魄离体,她便会失去大部分的战斗力。

    静宁马上镇守心神,拼命抵抗这招魂经。

    和尚的念经越来越快,让人无法抵挡。

    静宁也是有大修为的人,她静守心神,不过片刻,那招魂经便无法再侵害到他。

    这时候,念经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静宁长松一口气,她猛然睁眼。

    睁眼的同时,突然发现手中的戒须弥不见了。

    静宁眼尖,马上看见前方三米处,自己的戒须弥掉在了地上。

    静宁骇然,她立刻一招手,将那戒须弥凌空抓到了手上。随后一查探,里面什么东西都在,唯独没有了定海珠。

    来人是冲定海珠来的。

    这个人的声音是男人的声音。

    这船上的男人,能够有这等本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陈扬。

    静宁顿时怒火中烧,这个假仁假义的家伙,假装将定海珠给自己。一转手又将定海珠偷走了。

    陈扬正在卧室里睡觉,突然,他听到了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他迅速坐起,接着,那卧室大门便被人踢开了。

    灯被打开,雪白耀眼的光芒照射过来。

    陈扬眼睛微微眯起,他马上就看见了静宁四女气势汹汹而来。

    陈扬顿时感到莫名其妙,他穿起了衣服,起身道:“你们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来干什么?要献身啊?”他也是有些恼火,所以说话也不太好听了。

    米华冷笑一声,说道:“我们之前还在奇怪呢,你这卑鄙小人怎么会那么大方的将定海珠给我师姐。没想到你转手就将定海珠偷走了。”

    梅兰说道:“这船上,能够有本事在我师姐手中将东西抢走的男人,除了你还有别人吗?你可别说不是你,不然那也太侮辱我们的智商了。”

    陈扬说道:“我靠,你们在说什么狗屁东西啊。”

    静宁冷冷的看着陈扬,她说道:“刚才我在睡眠之中,突然有一个绝顶高手对我唱招魂经。就在我抵挡招魂经的时候,他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我戒须弥里面偷走了定海珠。这事,跟你没关系吗?”

    陈扬脸色变了。“你说的可是真的?”

    “你觉得我们大半夜会来跟你开这种无聊的玩笑?”纪芸冷冷说道。

    “你们怀疑是我?”陈扬说道。

    “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人。”静宁说道。

    梅兰说道:“姓陈的,你就别再装了,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就那么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