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宁的耳垂立刻就红了,她的道心一向坚定。 但此刻却被陈扬搞得有些心慌意乱。

    “你瞎说什么?”静宁恼怒不已,但她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

    “啊,我是在瞎说啊?”陈扬说道:“难道你觉得你的胸不大?”

    静宁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也算是成名宗师了,跟我故意说这些下流的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陈扬呵呵一笑,突然将静宁的腰肢紧紧一搂,然后吻上了她的红唇。这个吻,是一吻即分。

    “挺有意思的呀!”陈扬笑着说道:“难道你觉得没意思?”

    静宁便要挣开,陈扬却是不放。

    便也在这时,轻柔的乐曲突然曲风大变,朝着酒吧j那边进发。

    音乐是最能感染人的。

    于是,现场马上从交际舞变化成了群魔乱舞,一众男男女女都嗨了起来,灯光也变暗了,只有射灯扫来射去的。

    陈扬紧紧的双手搂住静宁,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面贴着面了。

    “你放开!”静宁怒火直冒。

    这时候人头窜动,就算是纪芸她们几个姐妹也看不到陈扬和静宁了。

    静宁虽然修为很厉害,但是如果论到武道修为,那陈扬摔她几条接。所以此刻,静宁压根就无法挣开。除非是静宁真的恼火了,祭出她的蔷薇剑来。

    不然的话,静宁此刻还真只能被陈扬欺负。

    陈扬能感觉到,静宁的胸挤压在他的胸膛上。

    “我偏不放开!”陈扬坏笑着说道。

    “你这个混蛋!”静宁怒骂。

    陈扬说道:“对,我就是混蛋。”他虽然搂抱住了静宁,但也没有上下其手。

    反正陈扬是跟静宁憋了一口恶气的,现在就借机全部报复回去了。

    静宁此刻恨得牙痒痒的,但却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给我等着!”静宁说道。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随时等着。”

    十分钟后,陈扬觉得戏弄静宁已经戏弄得差不多了,于是就放开了静宁。

    随后,陈扬身子一溜,便快速的离开了舞会。

    陈扬很快就来到了甲板上。

    此时,一轮明月高高的悬挂在了天际。

    银灰色的月光洒照在海面上。

    这容易让人想起,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这样的诗句来。

    海风吹拂而来,让人感到无比的惬意。

    陈扬这时候心里痛快了许多。

    不过,这种痛快没持续多久。

    很快,静宁就走了过来。

    她却是换了一身衣服,很干练的黑色皮衣与皮裙。

    陈扬转身朝静宁一笑,说道:“我挺好奇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静宁淡冷的问。

    陈扬说道:“你们峨眉派许不许女弟子嫁人?刚才我那么轻薄了你,你是不是嫁人也只能嫁我了?”

    静宁冷冷说道:“你想多了,峨眉派是古老门派,但我们的思想并没有拘束在封建时代。”

    陈扬说道:“哦,那真是太可惜了。”

    静宁说道:“现在你心里舒服了?”

    陈扬扶着栏杆,看向大海,他说道:“舒服多了。”

    静宁也来到了陈扬的身边,她也扶着栏杆,随后问道:“你想找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靠,你们连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来跟我抢?有毛病啊!”陈扬说道。

    静宁说道:“你上次是对沥血未央剑出手,现在要去找的东西,肯定也不会差啊!”她顿了顿,说道:“我发现你这人很贪婪啊,你活着就是专门为了寻宝的吗?”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发现自己好像从地狱之门出来后,好像真没干别的事情了。尽是在寻宝,先是寻沥血未央剑。接着就是寻玄黄神谷种子,现在又寻绝仙剑!

    “我需要这些东西。”陈扬说道。

    静宁说道:“你的修为已经够高了,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要寻到更厉害的法器?难道你还有很强大的敌人?”

    陈扬说道:“这些都是我的私事。”他不愿意再多谈。随后,他又说道:“你们想寻宝贝,是因为想去找通天洞府的人给你们师父报仇吗?”

    “没错!”静宁直接说道。

    陈扬不由感到头疼,他找绝仙剑还是为了送给大哥罗峰呢。大哥就是通天洞府的一把手呢。

    而静宁她们又是为了拿绝仙剑去对付大哥。

    这特么的,怎么就这么巧全碰一块了。

    如果是别的事情,那自己还可以拿了绝仙剑,然后帮一把静宁她们呢。毕竟是相识一场!

    “你怎么不说话了?”静宁问陈扬。

    陈扬说道:“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难道你觉得我们不该报仇吗?”静宁说道。

    “那都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陈扬说道。

    “真的与你无关?”静宁问。

    陈扬心中一凛,暗道:“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能与我有什么关系?”陈扬最后无奈的笑了笑。

    静宁微微一叹。

    陈扬不想与静宁多待,便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陈扬说完便离开了。

    而在陈扬走后,纪芸,米华,梅兰三女也走了上来。

    “哼,他分明是心虚了。”梅兰冷哼一声,说道。

    “慎言!”静宁说道:“小心隔墙有耳,咱们回房再说。”

    四女回到房间后,她们开始商量起来。

    这房间里,四女已经确定没有窃听器了。

    “这陈扬真是虚伪,明明和那罗峰乃是结拜兄弟,却是装作不认识一样。他摆明就是心里有鬼!”梅兰说道。

    纪芸说道:“现在陈扬和大师姐接触的最多,这样就好了,师姐,你可以趁这段时间假装跟他亲近。他这个人,一看就挺色的,只要师姐你施展出美人计。到时候我们杀他,根本就不是难事。”

    静宁说道:“但现在,我还有别的想法。”

    纪芸眼睛一亮,说道:“师姐你是想通过陈扬,得到他要找的那件宝贝?”

    静宁说道 :“没错。”她接着说道:“咱们要杀的人,不止是陈扬,还有那罗峰和莫杀与莫空两人。但是通天洞府的实力太强,所以,咱们还要借助法器。”

    “师姐你说的不错。”三女都表示赞同。

    “可是,陈扬并不是傻子,我看他精明得很。”纪芸微微蹙眉的说道。“咱们这番打算是好,但想要达到目的,并不容易。”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米华说道:“眼下他好像对师姐有些意思,师姐,你不妨就跟他多接触。只要他完全相信了师姐你,我觉得将来一切都不成问题。而且,男人和女人一旦发生关系之后,就会不一样。我觉得,师姐你必要的时候,是可以牺牲一下的。”

    静宁看了一眼米华,她说道:“虽然贞节对我们来说,不过是过眼烟云的东西。但这种事情,我并不喜欢做。要说美人计,你们几个家伙怎么不自己去?”

    三女顿时哄笑,说道:“可他看上的是师姐你啊!”

    游艇一路快速的开了出去,两天之后便在千里之外了。

    那大海,一望无际。

    这样的一望无际,有时候能让人绝望。

    陈扬和熊伯还有船长史努克在一起研究了地图。熊伯也给出了专业的指导意见。

    最后,大家有了明确的目标。

    东莱岛还在五千里之外。

    以现在的速度,全力开动,也要八天的时间。

    所以,在这八天里,对于陈扬来说,也是悠闲自在的。

    中午的时候,阳光强烈。

    陈扬和熊伯还有刘艳在甲板上晒太阳。熊伯一生都生活在海洋之上,所以,他对于海洋有莫大的敬畏之心。此时,熊伯在跟陈扬和刘艳讲一些海上遇到的趣事。

    这时候,一身黑色皮衣的静宁走了过来。

    “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静宁上来之后,微微一笑。

    陈扬也一笑,说道:“我们在听熊伯讲故事呢。”

    静宁说道:“我也喜欢听故事,不介意我坐下来一起听吧?”

    陈扬说道:“当然不介意。”

    静宁便也就坐在了陈扬的身边,大家都是席地而坐的。

    熊伯微微一笑,此刻,熊伯很是慈祥,他有他的心结在。但现在前来是面对过去,所以,他的心结已经打开。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已经无所畏惧了。

    “地球上,海洋的面积是陆地面积的2.4倍。海洋是真正的无穷之大,在我们陆地上,有各种生灵。生灵之中,以人类最为聪慧,人类是陆地之王。这一点,你们承认吧?”熊伯说道。

    “当然承认。”陈扬说道。

    这时候,静宁也来了兴趣,她说道:“我听我师父说过,在很早的古老时代,地球被行星撞击过一次。之后,所有的生灵要么死亡,要么变异。而恐龙就成为了陆地之王。但是后来,行星再次撞击地球,恐龙就灭绝了。”

    熊伯说道:“远古的事情,很多都是传说,大家也说不清楚。你说恐龙以前是陆地之王,这是事实。后来经过变化,人类成为了陆地之王。这也就说明,陆地之王,不一定就得只能是人类。”

    刘艳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这样的谈话与她往日所面对的尔虞我诈不同,这是对地球,对未知的世界一种探索。

    陈扬也在认真的听,他没有插嘴。

    静宁便说道:“所以,您想知道,在这无穷大的海洋之中,谁才是海洋之王呢?人类虽然厉害,但是人类断然成不了海洋之王。”

    熊伯说道:“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