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艳显得很兴奋。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在一边看着,他其实也很少出海。所以对这海上的景色也是有些流连忘返的。

    这时候,刘艳忽然说道:“陈先生,你知道吗?”

    陈扬看向刘艳,刘艳已经转头看向了陈扬。她的脸上酡红一片,像是喝了酒一样。

    由此可见,她是真的很兴奋。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你开的都是30来万的车,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就出个海,至于这么兴奋吗?”

    刘艳说道:“这是不同的。我现在感受到的,是自由。有了陈先生你给我的钱还有那块手表,再加上我的积蓄,我就算离开我现在的工作,我一样可以活的很自在。陈先生,你真的不太明白为什么我有这么重的利益心。”

    陈扬说道:“我未必就不明白。”

    刘艳却不是想要听陈扬说什么,她此刻主要是想倾述。她说道:“我从小,我的家,穷到了一种什么地步呢?就你看过最近网络很火的一江西女孩年夜饭逃离的事件吗?”

    “没有听说过。”陈扬很老实的说道。

    刘艳不由无语,她说道:“你看看这个。”她说完就拿出她的iphne6s手机,将那帖子找了出来。上面还有一张图片,那图片就是在昏暗的屋子里,很烂很脏的木桌子。桌上是用铁碗装了一些油荤菜品。

    汤汤水水,跟馊水差不了太少。

    主要也是那灯光太暗了,所以将那菜色显得格外不好。

    “我小时候,家里比这更穷。”刘艳说道:“我最怕的是下雨和冬天。下雨的时候,床上要放三个盆接水,地上也要接雨水,所有的盆盆罐罐都要来接水。冬天的时候,北风直灌。吃的永远都是白菜,萝卜,餐餐都是白菜萝卜,你敢想象吗?”

    陈扬说道:“可以想象。”

    “你想象不了。”刘艳说道:“我们家的地面就是泥土,一旦下雨,潮湿。走在家里就跟走在外面一样,一脚的泥。冬天的时候,更是冷。我十四岁的时候,还要跟父母还有弟弟挤在一张炕上取暖。你知道女孩子有多不方便吗?”

    “可以想象。”陈扬说道。

    “活的太没有尊严了。”刘艳说道:“我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当时他就让我别读书了,去跟村里的一个同样穷的男生结婚算了。我不愿意,当时,我以死相逼。我想了很多,如果我就这样结婚,那么,我的孩子也会重复这样的生活。不行,我一定要做出改变。我不能去奢望我的下一代来做改变,我等不了。”

    陈扬听的很认真。

    刘艳说到这里,又笑了一下,她的笑容显得有些苍凉,她说道:“我好不容易读完了初中,我的成绩非常不错。在整个学校,我第一名。在全市也是前十名,我知道,只有读书才能改变我的命运。可是即使我成绩再好,我父亲都觉得,女孩子读书没用。家里也实在是供不起了。上高中,我被减免了学费,只需要交三百多块的书本费和六百块的住宿费和伙食费。但是,就这九百块钱,我父亲根本就拿不出来。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我憎恨我父母他们,明明这么穷,偏偏还要生这么多。”

    “陈先生,你知道我后来是怎么筹到那九百块钱的吗?”刘艳问。

    陈扬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他问道:“怎么筹到的?”

    刘艳笑了笑,说道:“我走了三十公里的路,到了镇上。我找到了镇高中的校长家,我陪那校长睡了一夜,最后校长给了我两千块钱。于是,我顺利的上了高中。两千块钱,我自己珍藏起来。在高中的时候,为了钱,我跟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同学认识了,我勾搭上了他的父亲。我做他父亲的小三,他父亲供我上学,一直到我去上大学。上大学之后,我就去打零工。说起来也好笑,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同学的父亲魏京在我大学的时候,我说要跟他断绝关系,从此不再往来。他居然威胁我,说我若跟他断绝关系,他就把我的丑事公布出来。”

    陈扬沉默下去。刘艳说道:“你知道,我怎么解决这件事的吗?”

    陈扬说道:“我不知道。”

    刘艳说道:“我拿了一口刀,我抓住他,我说,我从大山里一步一步走出来,走到今天。我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当做上升的本钱,我不惜下贱,不惜一切,谁要是敢挡我的路,我就跟谁同归于尽。你如果敢将我和你的事公布出去,我就杀你全家。那魏京被吓坏了,给我丢下了五千块钱,从此以后不敢再联系我。”

    “可是后来……”刘艳说道:“我读完大学,我悲哀的发现,一个像我这样没有背景,没有钱的乡下小姑娘想要在这个城市里立足,想要闯出一片天来,真的太难了。所以,我又想到了依靠我唯一的资本,那就是我的身体。我必须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一副不错的身体,不然,我到不了今天。我从大学里出来后,我跑到了这个远离我家乡的城市,我断绝了一切跟那个大山的联系。我要过新的生活,在将来,我不会去联系我的父母,弟弟。即使我结婚,生子,一切,我都不会再跟那座大山联系。”

    刘艳说的咬牙切齿。

    过去的一切,那是她心中永恒的伤疤。她现在将伤疤揭开,将血淋淋的一面,呈现在了陈扬的面前。

    陈扬沉默了一会后,他说道:“刘艳,我理解你的一切。这个世界,是很不公平的。同样的苹果,有的苹果只能两块钱一斤,有的要接近二十一斤。所以,人与人之间,就有更大的不公平。有的人生下来就拥有你一辈子都渴求不到,追求不到的财富。”

    “我在这边付首付买了一套小房子,五十多平米。”刘艳说道:“陈先生,你知道吗?我终于不用再害怕下雨了。我很喜欢下雨和冬天,因为这样我才能感受到,我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我有一张很柔软的大床,我在床上放了许多的洋娃娃,我将我的小房子布置得很不错。我有时候在梦里会回到大山,一旦醒来,便是一身恶汗。我有时候走在小区里,我会觉得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必须狠狠的掐自己,然后告诉自己,这不是梦。”

    陈扬说道:“所以,你非常害怕失去你现在的一切。”

    “没错!”刘艳说道:“一个妖精修炼成了人形,最害怕的就是被打回原形。”

    陈扬说道;“刘艳,你有很多委屈。我明白你,但是,你愿意听我说几句话吗?”

    刘艳看向陈扬,她说道:“我其实很害怕你会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我。”

    陈扬说道:“不会。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很勇敢,你是生活中的斗士。但是,你也还有弱点,你不敢正式你的过去,你甚至不愿意回去看一次那座大山,你害怕那座大山。”

    刘艳沉默下去。

    陈扬说道:“如果有一天,当你的父母和你的弟弟真的不在这个世上了。你会后悔的,因为你失去了你生下来的根。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你可以放心坦诚的去谈恋爱。你也不用跟那个你未来的老公隐瞒什么。因为没人有资格瞧不起你。如果他瞧不起你,那么他也没资格得到你的爱。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强大你的内心。就算我不给你钱,以你的才华和本事,也足可以在这座城市里好好生活下去。”

    “我懂了。”刘艳深吸一口气,她微微一笑,说道:“陈先生,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陈扬微微一笑。

    刘艳又说道:“说了我这么多的事情,我对陈先生你的生平也很感兴趣。你说你从小就是孤儿,你也是在大山里生长的。可你怎么拥有现在这一切的?”

    陈扬说道:“我与你不同,我从小被我师父收养。我师父教我功夫,十六岁那年,我师父就将我丢到了非洲那边。非洲那边有许多小国家非常混乱,经常是政府军与叛军打来打去。我是在枪火中长大的,你淋的是雨,我淋的是枪林弹雨。”

    刘艳的嘴巴张了张,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现在看来,好像我的烦恼跟陈先生你的比起来,却是不足一提了。”

    陈扬说道:“那倒不会。”

    “精彩精彩!”便在这时,一名女子的声音传来。

    陈扬与刘艳吃了一惊。

    两人回头马上就看见有四名美丽无比的女子款步而来。

    陈扬不由无语,却是那峨眉派座下的四大首座弟子。

    说话的却是米华。

    米华小师妹上来就说道:“刚才听了这位刘小姐和陈先生的谈话,顿时觉得,你们的人生真够精彩的。”她说话带着一丝揶揄的味道。

    刘艳的脸顿时红一阵,青一阵。那不堪的过往被赤果果的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这让刘艳非常的难以接受。

    “小师妹,你说话注意点。”静宁呵斥一声。她是真有些生气,米华这话说的太不中听了。

    “你们怎么上来的?”陈扬有些恼火,说道。

    静宁却是向刘艳说道:“这位刘小姐,我们无意偷听你说话。你放心,你今天说的话,我们绝不会外传。”她随后又说道:“我这小师妹说话无礼,我代她向您道歉!”

    说完,静宁朝刘艳深深的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