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丁和农妇虽然爱钱,但也并不是什么奸猾之人。 所以两人商量一下之后,便由老丁去打听这些事情。

    农妇则出来招待陈扬和刘艳。

    “大兄弟,你饿了吗?”农妇说道:“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吧?”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还真有些饿了,那就麻烦阿姨了。”他说完又掏出一万块钱来,说道:“来,阿姨,这个就当是伙食费!”

    “哎呀,你这大兄弟,怎么这么客气呢?”农妇毫不客气的收了陈扬的一万块钱。

    反正这时候,农妇对陈扬就更加热情了。一会后还端上来了冰镇的绿豆汤。

    刘艳心里是在吐血,吐血这陈扬对什么人都土豪,就是对她不土豪。她心里不爽,不过喝起那绿豆汤的时候,还是觉得真好喝。味道非常的香甜醇厚。绿豆汤冰冰凉凉的,在这大热天的,喝到口里,便是一种特别透心凉的爽快。

    陈扬和刘艳也就找了椅子坐了下来。

    那农妇却是去做饭了。

    而老丁早已经去打听事儿了。

    刘艳将那吊扇打开,随后,她就和陈扬聊起天来。

    陈扬看着这渔村的设施,却是觉得有些新鲜。他问刘艳道:“刘经理,你是哪儿的人呀?”

    刘艳微微一怔,说道:“我是贵州山区的。”

    陈扬微微意外,道:“这么说起来,刘经理你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真了不起!”

    刘艳淡淡一笑,说道:“您很意外?”

    陈扬说道:“的确很意外。一个女孩子,从大山里走出来,能够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立足,这太不容易了。”

    刘艳说道:“陈先生您是聪明人,应该多少能猜到,我挣钱是靠了什么手段。”

    “不管是靠了什么手段,那都是你通过自己的努力挣到的。你付出了,那就值得尊重。”陈扬说道。

    刘艳微微意外,她说道:“陈先生您是个让人看不透的人。”

    陈扬说道:“哦,我有什么看不透的?”

    刘艳说道:“不说这个了,陈先生你是哪里人?”

    陈扬说道:“哦,我也是从山里出来的。云贵那一带你知道吗?”

    刘艳说道:“我知道,那一带特别的乱和穷,有许多毒贩走私都从哪儿走。还有很多逃犯也逃往了那边。”

    陈扬说道:“好像是这个样子的。”

    刘艳说道:“那陈先生你还真是白手起家?”

    陈扬说道:“我向来不说谎。”刘艳说道:“那我还真有些奇怪了。女人只要长得漂亮,然后再有一些手段,赚一些钱都不是问题,但男人,尤其是陈先生你还这么年轻,要挣到这么多钱,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陈扬说道:“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钱对我来说,都是数字,不重要。女人漂亮,挣的钱终究都是一个小数目。男人若是遇到机会,心狠一些,钱便是无可限量的数字。”

    “陈先生您是从事什么工作的,您这么有钱,想必一定是有大公司在开着吧?我也许听说过。”刘艳说道。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查一下博尔州的德克康集团。”

    刘艳马上就记在了心里。

    两人聊了一会儿的天,那农妇便出来喊道:“大兄弟,还有这位小姐,饭菜做好了,你们快来吃吧。”

    陈扬和刘艳应了一声好嘞,随后便起身到了内屋。内屋就是吃饭的地方,有一张大方桌,还有长板凳。

    那菜就是腊肉炒菜台,还有一大碗骨头汤,以及油炸大虾。

    而米饭是用酱油和鸡蛋炒出来的,上面撒了葱花,看着就香喷喷的。

    陈扬不由食指大动。

    刘艳也是吞了吞口水。

    还别说,这顿农家饭真是好吃到了极点。

    刘艳都顾不得减肥,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米饭。

    那些菜啊,汤啊,大虾啊等等的,全部被陈扬和刘艳吃的一点都不剩。

    “您这饭菜,真是太好吃了。”陈扬忍不住向农妇夸赞。

    农妇笑笑,说道:“大兄弟你是吃惯了山珍海味,所以突然吃些农家菜,反而觉得好吃呢。”

    陈扬呵呵一笑,也不多说。

    之后,陈扬和刘艳又喝了一些绿豆汤。

    大约一个小时后,老丁回来了。老丁回来的同时,还带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那老者老态龙钟,走路都不太利索了。不过,眼神却还是很不错。

    陈扬马上就站了起来,他微微一笑,冲那老者鞠了一躬,说道:“长者好!”

    一旁的刘艳也站了起来,她越发觉得陈扬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人。表面看起来,很土豪,没有什么文化素养。但实际上,他做事很有一套,进退有据,而且对长者特别尊敬。

    那老者马上也笑着说道:“小哥儿好。”

    老丁扶老者坐下,同时跟陈扬介绍道:“大兄弟,我问遍了全村,大家都没听说过你讲的什么东莱岛。不过,熊伯却说他曾经见过一座岛屿,这座岛屿是漂浮在海上的,很是奇怪。我想着也许就是你要找的东莱岛呢,所以就把熊伯带了过来。”

    陈扬便也就坐在了熊伯的对面。

    那农妇也走了出来。

    陈扬向熊伯一笑,说道:“老爷子,您见到的岛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熊伯说话有些不利索,道:“那都是十年前的事儿了,我听老丁说了,老丁说你要给钱。不过,我不是为了钱,我无儿无女的,要什么钱呢?也许明天就死了。我只是一直都对那个神奇的岛有遗憾。”

    “遗憾?这是从何说起?”陈扬问。

    刘艳与老丁还有农妇的心里都犯起嘀咕来了,难道这陈扬不是犯了富家子的恶趣味。那个仙岛是真实存在的?

    熊伯没有回答陈扬的话,反而问陈扬:“小哥儿你要找东莱岛是做什么?”

    陈扬说道:“寻一样东西,根据传说,那样东西是在那岛上。那东西对我有用,至于具体是什么东西,我现在不能说。”

    熊伯说道:“原来如此。”

    陈扬说道:“您看那岛,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您有什么遗憾?”

    熊伯说道:“那是十年前,我的身体还算硬朗。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出海,那次我出去了足足半个月。那天晚上,雾很大,什么都看不真切。我们都不敢在海上乱动。就是在深夜的时候,我们看见前方忽然有一道很强烈的金色光柱冲上了天空。那光柱将浓雾驱开,直冲天际。隐隐的,我们还听到了怪兽的咆哮声。”

    “当时,我和那些渔民们都吓坏了。后来,有人忍不住说要去看看究竟,说也许那边有宝物呢?”熊伯说道:“我也没忍住好奇,就同意了。当我们把船开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了那座岛屿!”

    老丁不由吃惊的说道:“熊伯,您可从来没说过这件事情。当初跟您一起去的那些渔民,也一个都没回来。那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熊伯说道:“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他们都上了那座岛屿,我最后害怕了,没敢上去。我就在船上等他们,再后来,我听见了他们的惨叫声。当时,我太害怕了,我没有上去。我……我开了船,逃了回来。”

    “这些年来,我的心里一直都不好受。”熊伯说道:“我有时候做梦都会梦见他们,他们在怪我没有救他们。”

    说到这里,熊伯的眼睛里满是混浊的泪水。他接着说道:“我现在年纪大了,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就说出来也无所谓了。我想,就算是死,我也想弄清楚,那座岛屿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老丁和农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艳也是被深深的震惊到了。

    “小哥儿,我就是不知道,我看见的那个岛,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岛?而且,那个岛非常的危险,我不知道我说了之后,你是不是还要去?你如果要去的话,一定要带上老头子我啊!”熊伯颤声说道。

    陈扬说道:“估计我要找的东莱岛就是老爷子您说的那个岛了。老爷子您也不必自责,对于未知害怕,那是人的天性。”

    熊伯眼中泛出泪光,说道:“这么说起来,小哥儿你还是要去找那个岛了?”

    陈扬说道:“当然!”

    “可那个岛很危险,你难道不怕?”熊伯说道。

    陈扬一笑,说道:“我走南闯北多年,还没有我害怕的东西。”

    熊伯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算是死,要是能死在那座岛上,也算是死也瞑目了。”

    陈扬便说道:“好,熊伯,那事情就这么定了。您在家里先准备准备,我最迟后天就会出发。出发之前,我来接您。”

    熊伯说道:“好,好!”

    陈扬便与刘艳站了起来。陈扬又对老丁和农妇说道:“我现在手上没那么多现金,不过你们放心,我答应给你们的钱,一定会给。后天我来接熊伯的时候,一并将钱给你们。至于熊伯说不要的那份,也给你们。”

    农妇与老丁顿时大喜过望。

    随后,陈扬便和刘艳告辞了。

    上了刘艳的大之后,刘艳启动车子。

    陈扬陷入了沉思。

    车子开出去之后,刘艳说道:“陈先生,看来你早知道那座岛屿充满了危险,对吗?”

    陈扬说道:“没错。”他顿了顿,道:“不过你们不用有顾虑,找到了那座岛屿之后,你们的人都不必登岛,我一个人上去就行。”